未分類

“ 其實明星看起來外表光鮮亮麗,其實不知道背後付出多少辛苦。臺下十年功,臺上一分鐘。這句話一點都不錯。”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是嗎?我原本還以爲,你是應該不是追星的那一族,應該很討厭明星的纔對,你怎麼對明星的評價那麼高呀。那請問,你趙子軒先生,你有沒有偶像明星啊!”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偶像明星,暫時還沒有,不過你喜歡的,就是我喜歡的,所以以後你有什麼,要支持你的,偶像明星,可以跟我說一聲。”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那我替我的,偶像謝謝你了。”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客氣什麼,你是我老婆,我是你的老公,你的利益,就是我的責任,維護你。也是我的責任,愛護你更是我的本則。”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真沒想到你嘞嘴,那麼甜,什麼都。喜歡說。”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你可別誤會,我可不是單單是玩兒嘴,我說的可都是事實。”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我知道,所以我要非常感謝你呀。”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明天爬山的東西,你都準備好了嗎?還是現在我們,沒有準備,我們要出去買,你說一聲,需要什麼,我都可以幫你。”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你這還需要說嗎?當然這樣東西都,需要你來幫我準備,那再說了,我們兩個人,一起旅行,又沒有什麼需要帶的。就嗯,我們現在回家,洗完澡之後吃飯,然後在那裏,呆一晚上,明天開始早上爬山,起來早的話還可以看日出。你覺得怎麼樣。”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老婆說的都是對的,老婆說的一切都需要遵守。”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那我們現在是回家,還是再找個酒店,把所有的東西都準備好。”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這事你做主就可以了,以後我們家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你做主,我只負責遵守,就可以了。”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你怎麼這麼會說呢,嘴上像抹了蜜了,一樣的甜,怎麼啦?做了虧心事了我不成?”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你們女人就會胡思亂想,說什麼呢,我怎麼可能會做虧心事啊,再說了,誰家做了虧心事,會告訴自己的老婆嗎?”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什麼不會呀,嘿呀。天下男人一般黑,都是一樣的,所有的男人,都沒有一個好玩意兒。”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你這有一點偏激啦,你這簡直就是因爲一個人打死,一整條船上的人,所以你這個想法是錯誤的,立馬都要改正,你想想,這我們結婚,這兩年來,我對你怎麼樣,可是從來你說什麼話,我都聽得,三從四德那是?在古代指的是女人,面對男人的時候,但對於你來說。我可都是男兒,三從四德,的對你。”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哎呀,你說的對呀,剛剛我不就說了嗎,天下男人一般黑,除了你之外。”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是嗎?你剛剛說了嗎?那怪我了,我沒有聽清,我還以爲你,是說所有的男人,都是一樣的德行,你剛剛,不是這樣說的嗎?那可能是我耳背吧!”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婷婷聽到趙子軒這樣說,嘴角一上揚,笑着不知聲,因爲那剛剛說的話,確實包括趙子軒在內,但是這話又不好,直接告訴趙子軒。 趙子軒帶着婷婷,來到了酒店的總統套房,洗完澡,換件衣服,把所有該準備爬山的東西,全部都準備妥當。趙子軒牽着思思的手,來到車前,由趙子軒開車自駕,來到山底下。趙子軒把車子,停在遠處,兩個人攜手爬山,由於現在,已經是下午,到天黑之前,兩個人如果,爬到山頂,然後住在山頂上,明天早上,就可以看日出了。

“你是想明天早上,看日出,還是想明天早上,一早去山上,爬山。”趙子軒轉身對着婷婷說道。

“明天早上再爬山吧,今天晚上,好好休息一下,明天早上五點多起來,確實山上爬山。到後明天帶着,帳篷,什麼東西呢?在山裏面住一夜的,後天早上起來一早看日出,你覺得怎麼樣。“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都聽你的,你自己決定就好了。不過去山裏面,嗯對,拿着火摺子,或者是什麼打火機之類的。不然的話,到時候山裏面遇見猛虎怪獸什麼的,你不害怕嗎。”趙子軒對着婷婷問道。

“我是怕呀,但是我又想野營,我能怎麼辦呢,我只有求助你呀,你不是當兵的嗎?你們當特種兵部隊裏面,不是常年在外面征戰。在那山裏面是睡到哪裏走到行軍,走到哪裏,睡到哪裏,躲避到哪裏嗎?本來挺害怕嗯,現在想想,有你在,反而不怕了。加油啊,明天全靠你了。”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明天我會好好的,保護你的,你放心我不會讓你受到一絲的傷害。嗯,你怎麼上的山,就怎麼讓你回來,絕對會毫髮無損,誰要敢傷了你,我直接滅了他。”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你不要說的像嗯,明天去幹嘛呢一樣,我們只是簡簡單單的,爬個山的事兒,沒有那麼嚴重,你不要過於太擔心了,再說有你在,別人敢出來嗎,沒事兒,婷婷拿着,換洗的衣服,洗完澡,關上水龍頭,走出來之後。趴在牀上,不一會兒就已經睡着了。

“傻丫頭,我不擔心你擔心誰呀。”趙子軒看着已經睡着的婷婷說道。

趙子軒看着熟睡的婷婷,一個手,託着腮,在那裏仔細地看着婷婷,這個表情就像是。朦朧中愛情的萌芽,剛開始的時候,趙子軒想到,一開始。和婷婷相處不有由得搞笑,沒想到他們兩個,原本以爲要兩個人離婚的。現在相處,沒想到那麼好?

人家都說結婚兩年,就一小吵,三年一大吵,然後就是七年之癢,九年之癢的。反正不管怎麼說,現在趙子軒和婷婷,感覺到非常幸福。如果家裏面的,再多一個孩子的話,那就更完美了。只是由於以前婷婷,之前給告訴自己說,婷婷吃了避孕藥,所以一時半會,還要不了孩子,等到避孕藥勁,一過的時候,婷婷,肯定會。嗯,要個孩子的,到時候家裏面,有老有少喲。爺家有一老,如有一寶,再加個孩子,到時候,可以把孩子放在,老家裏面讓媽媽照顧。或者婷婷要自己照顧。趙子軒也感覺人生足矣。

趙子軒!一想到這裏,渾身就精力充沛,感覺不到睏意,看見婷婷睡得那麼熟,自己也不能,一直坐到第二天早上。有事兒?趙子軒也轉身,走進浴室,洗完澡摟着婷婷,一覺睡去。

怡人的早晨,清脆的鬧鐘聲。把還在睡夢裏的,婷婷給吵醒了,婷婷本來伸手,要把鬧鐘給關閉上,但是被。趙子軒叫醒了。

因爲趙子軒如果不把,婷婷叫醒的話。哦,耽誤我了爬山的進程。到明天就看不到,日出了,這樣的話婷婷,也開心不起來的嗎?

“ 想好了嗎?今天我們要從哪裏,開始爬起。”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不知道誒,也不應該,從山的那頭,爬到山的那頭嗎?還需這還說,晚上還是要,想些什麼東西嗎?又不是搞商業機密,這個想那個想的。”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我一猜你就是沒有聽懂,我的意思,從山底,開始,往上爬的時候,這五座山,是連着的,所以你要一直爬,一直走到山頂,中間沒有車輛經過,因爲他底下沒有那個索道支撐,所以。 只能是我們一步一步的,爬到山頂峯。

但是從山的那頭,出發的話,地下是有,那個鎖道的。到時還可以在山頂上的,竹亭裏。


安心的,歇一下腳,或者是我們,在那裏。扎個鵬,等待着第二天的日出。但是你要是走山那頭,出發的話,那個地方有索道。而且你扒來的時候,可以坐索道滑車,直接滑到山頂坡。到時候,可以省下不少的力氣。趙子軒對着婷婷解釋道。

“嗯,你說的,我好像,聽懂了一些,但是我們本來就是來,爬山的,如果坐着索道上。直接到了山頂,那等於,還有事,不用來,爬山了,爬山就是要嗯累,要出汗,這是一個。嗯好的運動既能鍛鍊身體,又能呼吸新鮮空氣,就這樣吧,還是爬山上去吧!”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那好吧,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我都聽你的,今天全程,聽你安排,可以吧?”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這還差不多。”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於是兩個人,就先從酒店出發。帶着野營需要的東西,婷婷只負責爬山,而趙子軒則是承擔了,所有的力量擔當。可是趙子軒卻不以爲然,因爲趙子軒是因爲特種兵的,苔米1000,都是負重去跑十公里20km。5km最低要15km,也就習慣了帶着東西跑步。這就是特種兵了,身體好的素質。

可是爬上,不一會兒婷婷,就有點累了,不是自己身體素質差的問題,而是?最近婷婷都太懶毅,是好久婷婷都沒有來吧,鍛鍊過身體了,最近可能是。有點太懶,硬吃了,又睡,睡了又吃,活脫脫一個豬的結合。


不過婷婷,還真有一個,做豬的潛質。最近不知道自己怎麼了,總是這樣。嗯,再這樣混生活在,這樣的日子,一直下去,婷婷真的快要不行了。

“怎麼了,媳婦需要我揹你啊。”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不用你管好,你自己吧,你自己帶着那麼多東西還需要揹我,你這是打我的臉嗎?”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不過老實說,婷婷更得聽到,趙子軒說的,這句話,心裏有點,莫名的感動,因爲趙子軒身上背了,那麼重的東西,還需要你在還,居然說要揹他。婷婷知道自己最近,身體素質比較差,但是也不能讓趙子軒,這樣的背自己的,不然趙子軒,肯定心裏面,笑開了花,沒想。以後會更加嘲笑,自己的婷婷,堅決要。就是咬着牙,也不能讓趙子軒,先揹着自己,婷婷瞬間就決定了。可以漫遊的去,爬山嗯,明天早上到就好了,婷婷今天想好之後,隨便轉一個空間。綠草空地上,鋪上東西,喝點兒水,說自己太累了,等一會兒再爬上去。

趙子軒回頭看看婷婷,坐在草地上,也盤着腿。他累的那個樣子,不如的笑了起來。嗯

就在趙子軒看着婷婷,的時候,婷婷那也嗯,突然扭頭看向,正在向那裏,看見趙子軒的方向了,婷婷就不樂意了,怎麼了?沒想到她心裏面,肯定是在嘲笑自己,是自己提議,要來爬山的,沒想到自己是,第一個含着累的。是啊,他怎麼能給,一個特種兵比呢?特種兵每天訓練的東西,都是在跑我呀,鍛鍊身。婷婷突然覺得自己,對自己!有點不太公平。

“你,現在的心裏,是不是在嘲笑我呀。”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親愛的老婆,你怎麼會有,這種想法呢,我怎麼可能會嘲笑你呢?再說了女人天生就喜歡。嗯,很累嗎?這一點我是毋庸置疑的。“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什麼叫,每天喜歡,喊累呀,不是喜歡,喊累,是我真的累了,好不好,再說了我也不能跟你一個,特種兵比啊?想你每天練的席子,項目就是這些跑呀,累呀,負重呀。你想想,雖然爬山,是我先提起,那段事我也沒想到,最近我的身體素質,那麼差,我現在真的可以改正呀,等回去的時候,我每天都要練習,跑步一個小時。這樣總行了吧?”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你說的是真的嗎?回去就跑一個,每天跑一個小時的。我不還是這樣嗎?一個小時時間,太多了,你也跑20分鐘的,跑步訓練,然後回家的時候,我們房間裏不是有個沙袋嗎?答。20分鐘才殺得最後,再慢走20分鐘,總共1個小時,你覺得這樣怎麼樣。”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我心裏面真的,有一點莫名的感動,沒有想到,你還能,再幫我,心裏。講的你,回去肯定要遭,笑死我了。”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老婆,你要始終,相信我是這個,世界上最愛你的人,最疼愛你的人,我怎麼可能眼睜睜,看你的身體一天一天的,懶毅下去呢,從現在開始,我要跟你做,個鍛鍊的項目,你必須聽從,我的指揮。每天我讓你鍛鍊,多少次那樣多,少吃多少東西,你必須得吃多少東嚴格照着,我們。練習的項目,來進行,沒有一段。不用一段時間,你的身體自動的,就已經達到登峯造極的素質了。你覺得這個方法,可還行?”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這個方法,好是好,但是我就擔心,自己會繼續懶下去,達不到,你的要求,到時候你,肯定會生氣,生氣的話,那樣會直接影響,我練習的心情,所以我還是直接到,部隊裏面,跟着別人練習吧,你就算了。我看着你,你整天擺着,一個冰塊臉,相信你,自己的一樣。這樣我,肯定會受不了的,你要知道我是你老婆。不是你的兵?不要我怎麼可能,讓你一直這樣的,訓練我呢,你想都別想。”婷婷對着趙子軒斬釘截鐵的對着趙子軒說道。

“你是不是有點,太多心了,你們女人就是,這樣小心眼來着?我什麼時候,把你當成我的,一個兵啊,我如果把你,當成兵的話,你估計現在比。心理素質,要好了更多,新人估計都掉,了幾層皮。”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不是你剛剛說掉了幾層皮?什麼意思?你還真準備對我動手啊,再說你捨得麼,老公,我這樣天天的吃好,喝好,伺候你呢。你怎麼樣也,得給我開一個後門吧。”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算你還有點良心,你想想,如果我不跟你,開後門的話,你現在應該在,那估計也,都是在特種兵的。嗯,就是集體宿舍,每天四五點鐘,就起牀,樂言朋顧哪樣的,傷了你,而且女孩子,也有摔跤的項目,近身搏擊,到時候你更,受不了了,才更要說,我虐待你。我這是豬八戒,照鏡子,裏外不是人的。圖什麼啊?”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你這句話可真是,說到點子上了,你。嗯你說,你是爲了,什麼呀?你不是說爲了,有我這一個,如花似玉的老婆嗎?再說了,我什麼時候給你。鬧過脾氣,吵過架呀,你這些事情都可以,方便過去的好吧。”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你是不是說顛倒了呀,對我鬧脾氣,耍脾氣,不高興和,我先吵架的,不都是你每次,都是你挑起的嗎?現在怎麼說?你什麼時候,都沒做過,合着都是我做的,你身上有一個極大的毛病,就是做過的事情,還不承認,唉,我這人對你,愛服了you。”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你這是找老婆呢?還是喜歡噴人吶,你到現在還在糾結,這誰對誰錯,那這樣子吧,我就不和你,一起去爬山了,真的生氣了哎,我說你能大男子主義,怎麼那麼多呢?我又不是你的兵,我說了,我是你的老婆,你如果,要是再這樣,訓練的我的話,我真的要生氣了,你還是跟你的兵,的一起過吧。”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趙子軒聽到婷婷講的之後,不覺得自己有多,挺厲害,但是,扭頭卻發現,婷婷那臉色,真有點不對勁,這才感覺到,婷婷肯定,真的生氣了,自己還是選擇沈默,纔好吧。家是永遠,沒有講道理的地方,尤其是和女人,更沒有道理可講,趙子軒決定自己先低頭,嚥下這口氣,以後再慢慢的,和他講道理。

“怎麼了?怎麼突然,不說話,是不是被我說中了呀。”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沒有什麼可說的,媳婦兒的話,就是上帝,媳婦兒讓我幹嘛,我就幹嘛,以後以你爲主,你在咱家的地位,你永遠保持在第一位。”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今天你是怎麼回事,大清早起來的時候,就滿嘴的甜言蜜語,怎麼又做的,錯的地方嗎?還是說,又做了什麼對不起,我的事。”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沒有,什麼都沒有,你能不能別老是,胡思亂想啊,給你說,什麼都沒有,我最喜歡的,就是你,最疼愛的就是你,最想保護的還是你,這個總行了吧。”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什麼叫做我,胡思亂想啊,那個以前的秦陪,也難道不是她,把你的照片,你們兩個合照的照片,發到快手裏面去呢,嗯,你不說他的事,我還忘了給你說了呢。嗯,只要我一出門,就能碰見他,我也不知道是出門,沒有看黃曆,還是怎麼回事,第一次見她的時候,在商場我們兩個人,大打出手,第二次。能在買一個泳裝,去泳池的時候買的。那個時候,又碰見他,兩個人又不歡而散,第三次就昨天中午的時候,他在我的花店裏面,找找麻煩。嗯,我又跟她吵了起來。我怎麼看見她這個人就不爽呢?他是不是有病啊,真的,老是跟着我的路線走,幹嘛呀,神經病。”婷婷義憤填膺的對着趙子軒說道。

“ 老婆,你說什麼,她去你的花店裏面,是故意找麻煩的,應該是有什麼事吧,他應該沒有那麼無聊吧。”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但是此時趙子軒的,一番話咯,在婷婷耳朵裏面,又是別有,一番風味。此時的婷婷,覺得趙子軒是,在幫秦陪說話,心情更不好了,拿起自己的手,就伸手去掐趙子軒的胳膊。趙子軒疼的熬了一聲。跳開婷婷身邊。嘴裏喊着“你幹嘛。”


“你還有臉問,我幹嘛,你說你幹嘛呢,你剛剛那話,不是在幫秦陪呢,你感覺秦陪好,是吧!秦陪逼我,好,嗯,他沒有無理取鬧,她也沒有,故意找茬,一切都是我,故意騙你呢,嗯,都是我的錯了,他在我的花店裏面要求,賠償,找麻煩的時候,你在哪呢?現在來給我說,這種風涼話。到底現在,你到底是我老公還是她老公,你乾脆。和秦陪過去好啦!婷婷對着趙子軒大聲的吼道。

“哎,我說你這個人,怎麼像炮竹一樣,一點就着。唉,我只是給你分析,分析一下行不?你又掐又罵的,這樣一點點,都沒有淑女的潛質,好不好,我們現在要,深呼吸,深呼吸,要學會淡定。”趙子軒對着,且雙手向下,做個深呼吸的動作,對着婷婷說道。

“ 你還要讓我淡定,我怎麼淡定啊,我的老公,都是幫別人說話,從來都不幫我,你讓我怎麼淡定?你說啊。”婷婷繼續大聲的吼道。

“我什麼時候沒有幫過你,我只是在跟你分析,一下這個問題。再說了,就是他秦陪。再沒事,也不至於,他也不可能。有時間跑到你花店,裏面去找事情嗎?所以我覺得你這裏面,可能有什麼誤會。”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不會有什麼誤會,我看你還是,就是變相的幫他唄。”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我怎麼突然發現我,給你溝通不了呢,給你溝通怎麼就那麼難。親,她不可能無緣無故,跑到花店裏面去給你,找麻煩的,除非是那花兒,有什麼。不好不對,或者是其中,肯定有什麼的。”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那你現在什麼意思啊,說我冤枉他了,當時我真的,進店的時候,他正給我們店員,在那裏吵架,我知道。那個花,可能是送的中間,有什麼碾壓的,當時好像是,有這樣的情景,但是他也不能,不依不饒的對着店員,大吼大叫吧,一點素質都沒有,人家都已經說了,那花算自己的,再陪她一束,可是他一樣不依不饒的。”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這樣說來,他不是故意的,上花店裏面,去找你大吵大鬧呢,人家只是在買花,結果沒想到你,就是花店的老闆。事情已經出來了,很明顯嗎。”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不是,我說趙子軒你是,什麼意思,你是不是覺得我冤枉了他,然後。取這個大錦旗,騎到她家裏面,給她承認,錯誤嗎?是不是,還需要下跪道歉啊!”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我不想跟你說,那麼多了,你簡直就是,不可理喻,越說越離譜了,你休息夠了沒有?如果好了的話,我們可以繼續,往山頂上那邊爬,不然的話,耽誤了行程,明天早上的日出,可是就看不到了。”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爲什麼不說啦?怎麼啦?怕我從你的話語裏面。I聽出來你的,戀戀不捨,還是憐香惜玉嗯。遵循轉出來點蛛絲馬跡,你們兩個可就死定了。”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對死定了,所以方大小姐,我們可以走了嗎?”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 不好意思,我現在腳,有點痛,我要繼續在這裏面,休息一下。等我會哈,再繼續,往上爬,你要是等不及你可以先上去。”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那好嘛,我在這裏陪你。渴了吧!再喝點兒水。”趙子軒把包裏的水,掏出來,遞給婷婷說道。

此時到婷婷,直接從趙子軒,手裏面,接過。礦泉水瓶,喝了一口,寧上蓋子,遞給了趙子軒,而這個時候,婷婷正轉裑。那時候是,看見趙得軒拿出來香蕉,蘋果,還有雞腿,他們準備好的,那些飯菜,盒飯什麼的,嗯。大概是趙子軒,覺得婷婷是說累了,或者是上上走累了,在這裏面,休息一下,順便吃點美食,待會兒更加有勁,力氣爬上山頂。

看來婷婷,也是來者不拒,只要是趙子軒,拿出來什麼自己,就吃點什麼,吃着趙子軒在家裏面,桌面的香辣雞腿,也就是在酒店裏面,點的那個菜。哎呀,讓所有的美食,都是酒店裏面的,五星級廚師給,他們做好的,到把包裝好的他們,由趙子軒。背上山頂,本來他想着在山上,再把帶來的飯菜,拿出來的,但是又怕婷婷太餓,因爲他們帶來的食材,比較多,全部都是一天的,嗯。這樣的話,自己又可以,有吃有喝。也有住的,也帶了,一些帳篷,到時候到山頂上,直接撐起來不管下多大的雨,他們都不害怕。然後他還感覺,趙子萱比較心細,趙子軒還帶了,一點牛黃。因爲趙子軒經常的,在特種兵部隊裏面,有時候執行,一些I特殊任務,所以需要在山裏過夜,他明白如果不帶,在山裏過一夜的話會容易會碰見蛇!所以他就帶來一點硫磺。

婷婷肯定要爲,趙子軒的記憶力,經過就。R點贊,但是此時的婷婷,幾乎沒有,時間和興趣,因爲。他到這個,山裏上來,本來就小呢,只是來爬一下南山不能。下載的,沒想到嗯這個,山那麼遠,投下都來到山上的,已經小半個小時了還是?還是看不到,山上的曙光,這讓婷婷打起退堂鼓。嗯,本來爬山是一件讓人心曠神怡的事情,可是沒想到到婷婷,這裏也都成了怨言了。

“這個山,還要有上了多久,才能到山頂呀。”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怎麼了,小馬在檔口嗎?還早着呢,不是你說要來爬山那一槍,真這樣提到煉身體嘛,我不來,你還有點不高興,怕你不高興我纔來的,現在怎麼啦。想撤退呀”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誰說我要打退堂鼓了,我只是隨便問問,問問看還有多久能到山頂。你別多想啊。肯定要爬到山頂的話,還要在那麼那裏?哦路宿野營呢?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那就好,我還以爲你,想回去了呢。”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我纔不會像你這樣,半途而廢呢,放心吧,我一定要登上山頂,纔可以直言放棄。”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對,這纔是我有堅強有a利韌的好老婆嗎?”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現在才發現我的好,是不是有點晚啊,剛剛是誰在那裏,一直說秦陪的好,多喲,好處前面,不是那麼糊塗了,蠻纏紅線,互相把到的人,都是說我會生亂象。 玄幻之躺著也升級 ,什麼的嗎?”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這是在說我和你我們兩個人之間的事,你怎麼又扯到秦陪身上啦。嗯本來是和她秦陪!什麼關係都沒有照,你這樣的說的好像我和她。 有什麼關係呀?”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對不起嘛,我剛剛只不過是,在說一些氣話。親愛的老公,你不會因爲這一點小事,就給我生氣吧。”婷婷對着趙子軒撒嬌的說道。

“你要知道,我趙子軒,此生的老婆,只能是你一個,現在是,以後是,這輩子都是,我是不會給你離婚,除非我死,你休想從我身邊溜走。我一直會愛你,直到老的,所以你不要隨便的,懷疑我的真心。”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那是當然的啦,我也愛你,我也。hi是這樣想的嗯”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是嗎?我怎麼感覺不到,你愛我呢?從結婚之後你也沒給我買過,衣服什麼的。那總是在說,我給秦陪我們,兩個人有關係,我。我還以爲你們腦子,裏面只有這些東西呢。”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你現在就有點,胡說八道了好不好,我的腦袋裏面P一直,都很正常了。從來沒有懷疑過,你們兩個,只是不管是,前面的曖昧的,關係。我心情有點很不爽,所以纔會這樣的。”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 說真的,在現代,我們天氣熱了,有空調,天氣冷了,還有空調,又保暖的,但是再苦。在古代的時候,他們都是怎麼生活呀。”婷婷對着趙子軒說道。

“你的腦袋裏面,都裝些什麼,真愛胡說八道。現代還生活,不明白呢,還想着事兒,自己生在古代。日。不管在古代,還是在現代,都得需要一個男人,好愛你,人家不說。丈夫大於天。”趙子軒對着婷婷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