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

《大稻埕》影評:遲來的“記憶之戰”

台灣賀歲電影大稻埕2月16日票房突破2億台幣,成為今年台灣春節檔期的最大贏家。這部回顧20年代台灣歷史的“穿越電影”《大稻埕》由葉天倫執導,描述一個對歷史漠不關心的大學生佑熙(宥勝飾),在歷史系豬教授(豬哥亮飾)的引導下,“穿越”回1920年代台灣最繁華的台北“大稻埕”,見證當年的生活百態,並遇見與母親面貌相似的裁縫師阿純(隋棠飾),還與當紅藝旦阿蕊(簡嫚書飾演)譜出戀曲,甚至和“台灣民眾黨”的創立者蔣渭水並肩作戰,抵抗台灣人在日本統治下遭受的不平等待遇……

《大稻埕》熱映考據不足成話題

然而《大稻埕》熱賣後卻引發一連串歷史論戰,許多評論者批評《大稻埕》的考據失誤,如電影的背景是20年代的台灣,但片中的元素如歌曲《望春風》、《丟丟銅仔》、郭雪湖的畫作《南街殷賑》都是30年代以後的作品,甚至嚴詞痛批《大稻埕》是“破億的爛片”。

對此,導演葉天倫除了多次回應外,2月13日也在網路上為文針對相關細節說明,指出片中出現《望春風》和《南街殷賑》時,都曾強調作品尚未創作完成,《丟丟銅仔》的歌詞雖然是1943年才創作出來,但曲調早已在民間流傳,加上觀眾對現行歌詞較為熟悉,他才挪用了後來的歌詞。葉天倫更以繪畫創作“寫意而非寫實”的精神,強調在資金有限的情況下,他已盡一切努力秉持歷史精神,“寫意”展現20年代的台灣。

《大稻埕》引起的爭議讓人聯想到1989年侯孝賢《悲情城市》掀起的歷史論戰。當年部分學者批評,《悲情城市》暗示捲入228事件的知識分子早就對日本殖民者有所眷戀、真實身份可能是“台共”,忽視了大部分台灣人是因“228事件”對國民黨失望後才開始懷念日本政府、接觸左派思想,明顯錯置了歷史因果。

儘管侯孝賢多次聲稱,《悲情城市》主要想“拍出自然法則底下人們的活動”,甚至希望台灣觀眾不要將電影與“228事件”聯想在一起,但《悲情城市》在國外宣傳時曾數度強調該片的主題是“二二八、台灣大屠殺”,因此無法迴避史學家對片中228歷史錯置的質疑,如同《大稻埕》曾在宣傳過程中多次強調希望讓年輕人認識20年代的歷史,因此其“改編”或“寫意”的美學手段是否精準呼應所欲召喚的時代,確實值得作一定程度的檢視,無法完全以娛樂創意作為擋箭牌。

《大稻埕》的“挪用”是否符合應有的內在邏輯有其論辯的空間,然而如果再退一步看《大稻埕》和《悲情城市》這兩場因電影而掀起的歷史論戰,儘管所回顧的時代不同,卻都源於相同的政治背景。

集體失憶讓《大稻埕》和《悲情城市》姍姍來遲

大部分台灣人對在地歷史非常陌生,1949年起,國民黨威權政府基於“反攻大陸”的政策,長期利用學校教育和大眾媒體灌輸台灣民眾中國的歷史文化和身份認同,刻意排除和台灣本土有關的背景知識,敏感的228屠殺更是直接被“抽真空”。台灣傳播學者羅世宏對1971到1996年間的台灣電視劇進行內容分析就發現,這期間半數以上的台灣電視劇都以中國大陸作為主要敘事空間,敘事的歷史時間也有半數以上是以1949年前的歷史,中國大陸在國民黨的控制下成為台灣電視劇中“不在場的存在”、台灣反而成為“在場的不存在”。

台灣史也一直在台灣的教科書中缺席,幾乎所有台灣學生,對“長江”和“黃河”的理解都多過台灣的“濁水溪”和“淡水河”。台灣直到1997年才為中學生編出專門介紹台灣的“認識台灣”系列課本,向學生介紹台灣史地及敏感的228事件。

然而即使如此,許多關鍵史料早已在威權時期被“毀屍滅跡”,多年疏於存續在地文化也使得相關史料相較於中國史地單薄許多,加上為了升學而精於考試邏輯的台灣師生們,早已從命題趨勢和課程比例看出“台灣史”並非考試寵兒,算計之下,少有學子認真對待相關史料。這也是導演葉天倫在宣傳過程中感嘆:“希望這部電影至少能讓年輕人願意去Google一下‘蔣渭水’是誰”,並且在電影中,透過歷史系豬教授向主角強調:“沒有歷史,哪有你?”甚或他和父親葉金勝所主持的“青睞影視製作公司”自80年代起大量製播以台灣史為主題的影視作品背後的創作緣由。

除了威權時期的壓迫,“台灣史”的詮釋角度和教學比例在台灣解嚴後也始終是國、民兩黨競逐鬥爭的場域。台灣歷史課綱爭議幾乎年年上演,《大稻埕》在台灣熱賣的此時,台灣的媒體、歷史學者和教育部也正在為最新的歷史課綱是否不當刪除“白色恐怖”、是否過度“去台灣化”、放了哪些228史料而針鋒相對。

對立未歇台灣史敘事持續堵車

在這個背景下,20年代的台灣“大稻埕”即使曾人文薈萃,藝術家和政治運動者輩出,但台灣到了相隔近百年的今日才出現一部意圖再現“大稻埕風華”的電影,導致許多觀眾第一次認識郭雪湖的《南街殷賑》,甚或辯論起蔣渭水的政治主張和價值,如同1947年的228屠殺直到1989年才透過《悲情城市》被廣泛討論,皆是遲來的“記憶之戰”。

種種爭議也印證特殊政治和歷史情境下的“台灣史”仍是影視題材的“螞蜂窩”,《悲情城市》上映的1989年如此、《大稻埕》的2014年亦是。今年1月11日《大稻埕》在台北上映前,導演葉天倫等人曾參與過一場宣傳講座,主持講座、並曾和許多台灣中生代導演交流的知名影評人鄭秉泓便在會後接受采訪時提及,很多台灣中生代導演的夢想其實是拍攝60年代到80年代末解嚴後這段時間的集體記憶,特別是他們所成長、並充斥著社會衝撞的“野百合時代”,然而因為那段歷史所延續的對立和爭議至今仍深植台灣社會,許多導演目前只敢懸置這些念想,葉天倫選擇再現20年代已經算是打了打張“安全牌”。

沒想到原以為是張“安全牌”的歷史題材,上映後仍然硝煙瀰漫。至於那些更衝撞、更近身的“敏感題材”,台灣觀眾或許還得等一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