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

金莎張了張嘴,她發現,她居然無法反駁這個狂妄的胖子,的確,人類歷史上記載的偉大人物裡面的女性是屈指可數,無論是文學家還是科學家大都是男人,哪怕是女性從事最多的行業裡面,優秀的也是男人,比如,廚師,每天做飯的女人要比男人多若干倍,但是,很少聽到什麼大廚是女人,而美容美髮也是如此,那些大師級別的美髮師都是男人,甚至於,女人穿的衣服設計師也是男人……

不得不說,站在金字塔巔峰的都是男性,這是不可否認的事實存在。

「金莎,女人的地位同樣重要,是不可缺少的,但是,女人喜歡天生把自己放在弱者的位置,這束縛了女人的發展,很多女人本就可以成大業,卻總是想依附男人成就事業,因為,她們想的是,男人征服天下,女人征服男人就等於征服了天下,這種思想,將一直束縛著女人的主導地位,因為,男人從來不想用征服女人來征服天下,征服天下本就是一個有趣的遊戲,如果為了征服天下而征服一個女人,那就失去了遊戲的樂趣……」


「很多時候,也有男人利用女人征服天下的,但是,征服之後,這個男人很快會擺脫女人的束縛,而女人通過男人征服天下之後,卻無法擺脫男人,因為,天下本就是被男人控制著,沒有了男人,她就沒有了天下!」

「是的,你說得對,鄒大人,我們可以聊聊嗎?」金莎點了點頭,她突然感覺有一絲惶然,她從來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

鄒子川坐到了金莎對面的沙發上,現在,他的確需要休息。

「鄒大人,你給我一種很奇怪的感覺,有時候,你是一個鐵血無情的莽夫,有時候,你卻又是一個工於計算、心思縝密的智者,而更多是時候,你是一個運策帷幄的男人,你知道嗎?貝兒曾經和我說過你。」

「說了什麼?」鄒子川正襟危坐,他從來不會像金莎一樣捲縮在沙發之上。

「她說,你是一個很矛盾的人,你奉行著叢林法則,但是,你卻強制改變自己,好像你在強迫自己變得更有感情,呵呵……當時聽到這個評價的時候,我感覺很詭異的,現在一看,的確是這樣的。」

鄒子川一臉木然,沒有絲毫表情。

「貝兒還說,做你的朋友比做你的敵人好,如果做你的敵人,最好是要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殺死你,哪怕是百分之九十九也不行,因為,你是一個可怕的人,你的報復將會是排山倒海勢不可擋……」

鄒子川的瞳孔莫名的緊縮,彷彿針孔一般。

「貝兒還說,我把這些話告訴你之後,你肯定會越發提防她,她讓我告訴你,她不是她的父親皇浦嚴峻,她是皇浦蝶舞,你不用提防她,她不會是你的敵人,她只會是你的朋友,因為,她們家族只是一個經商的世家,她會恪守一個經商者的本分……」

「你效忠貝兒了?」鄒子川突然打斷金莎的話。

「我本就是貝兒的心腹,皇浦家族裡面有很多古怪族規,比如,接任族長的時候,就要把權力下放給下一任族長一部分,這是為了更好的權力交接,這是避免族長的權利過大,一個權力平衡的措施……我比貝兒大不了多少,我們家族一直依附於皇浦家族,像我們也恪守著皇浦家族的一些族規,比如我,就應該忠於皇浦蝶舞,而我的後代,會忠於蝶舞的接任者……」

「原來如此。」

鄒子川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難怪貝兒能夠和皇浦嚴峻對抗,一切都是因為皇浦家族制定的族規,實際上,皇浦嚴峻現在正當壯年,自然是不想退居幕後,眷念權力是理所當然的事情,而這個時候,家族多年埋下的制約開始發揮作用力,開始慢慢剝奪皇浦嚴峻的權力,按照這種趨勢,三年之後,皇浦嚴峻在家族的影響力將會蕩然無存。

「貝兒還說,她會帶領皇浦家族全力扶持你,無論你要什麼,她都可以滿足你,她只想得到你一個小小的承諾。」

「什麼承諾?」

「她說,她希望你能夠永遠把皇浦家族做為盟友,而且,希望這將形成文字法律……這個,我有點不明白……」金莎一臉疑惑的看著鄒子川。

「她為什麼要你說?」鄒子川低頭思索了一下問道。

「貝兒說,你對她的成見太深了,她說的話你肯定立刻拒絕,她想給你們雙方留下一個緩衝的時間。」

「貝兒太看得起我了。」鄒子川嘴角泛起一絲冷漠的笑容。

「她知道你會這麼說,她說,你只要想做,肯定能夠成功。」金莎獃獃的看著鄒子川冷漠的笑容,不禁一陣發獃,她想不到貝兒的猜測居然如此之准。

「等她不把我當棋子了再說吧。」

「好吧,貝兒其實知道結果,她說,你不可能立刻承諾她,她會用行動來表達她的誠意!」

鄒子川沒有回答金莎的話,而是閉上眼睛,他在思考一個問題,上次走火入魔自己到底說了什麼?

是不是貝兒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從貝兒說的話來判斷,似乎貝兒真的已經知道了他的身份。

「鄒大人,我只是個依附於皇浦家族混生活的女人,不懂你們玩的遊戲,但是,我感覺得到,貝兒並不完全是把你當一顆棋子。」金莎嘆息了一聲道。

「很快你就知道了。」

鄒子川站了起來,一臉自通道。

「你幹什麼去?」

「睡覺去,怎麼,你有興趣?」鄒子川最近微微一翹,瞄了一眼捲縮在沙發上的那雙雪白的長腿,這個金髮碧眼的女人捲縮著的身體露出驚心動魄的曲線。

……

ps:兄弟們,決定勝負的時候到了,最後一天,有月票的也別腋著藏著了,狠狠的砸吧,我們要絕對的優勢戰勝小九那個女作者,我們要壓死她,壓,壓,壓……(未完待續,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王毅的二師兄現在已真正的收服了那魔獄煞犬,而這一切都只發生在片刻之間,在一旁的王毅一直在觀看,儘管他面無表情,但是內心卻早已掀起了驚濤駭浪,他被他二師兄的外貌以及神通所震撼。

以至於那一隻水系的雙頭犬距他還不到百米,他還毫未察覺,依然沉浸在了那被收服的魔獄煞犬中。

「小師弟,小心那雙頭犬!」王毅的大師兄在空中疾馳著大聲呼喊道。

聽到這聲呼喊,王毅這才從神情恍惚中驚醒,他猛地回頭一看。

便發現有一隻面目猙獰的水系雙頭犬正向自己撲來,這凶犬高達一米多,全身出與半透明的狀態,身上散發出一股恐怖的氣息,再加上那猙獰的面容,讓人看到便不寒而慄。

王毅立馬反應了過來,向身後爆退的同時,抬起了右手,在拳頭上凝聚出了藍色的靈力,對著那水系的雙頭犬,向著虛無之中張開了那被靈力所包裹的拳頭。

瞬時間,那水系的雙頭犬竟詭異的向後暴退了數米之後才停下來,這水系的雙頭犬瞬時就露出了難以置信之情,瞪大著雙目詫異的看向王毅。

這招正是王毅苦練了數日的隔空取物之術,他早已能熟練的運用靈力,所以這次的出手絕不是偶然!

看到這一幕時,王毅的大師兄才鬆了一口氣,露出了讚許的目光,而那臉色蒼白的大長老卻是緊緊的皺住了眉頭。

「以為這樣就傷不了你了么?那你們四人也太小看我這個犬門大長老了,哼!」那依地而坐的大長老冷哼道,他身上五處傷口上又出現了大量的藍色靈力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向著那五條黑色系帶流去。

就在這時,那水系的雙頭犬竟又分離了一條水系凶犬出來,分別向著王毅的兩旁衝去,而在正前方不知何時又多出來了一條土系的雙頭犬,正向著王毅臨面撲去。

此時王毅的大師兄雙眉緊皺,伸出了右手食指對著那條土系的雙頭犬臨空一點,一道藍色的柱形靈力便幻化而出,從他的食指上激射而出。

那土系的雙頭犬感應到了這靈力是直奔自己而來,它渾身一顫,便昂天大叫了起來???

「嘣、嘣、嘣」在王毅的四周響起了三聲巨響,頓時一股駭人的衝擊力便驀然爆發而出,在空中掀起了陣陣漣綺。

「啊???」王毅被這股強大的衝擊力給襲卷爆退不止,要不是身上還有一個大龜殼,肯定要被這突如其來的衝擊力給震傷。

「轟」的又是一聲巨響。

這巨響聲是王毅大師兄的那柱形靈力撞擊到地面而產生的。

看到這王毅頓時就明悟了那之前的衝擊力是因那三條凶犬自爆而產生的,此刻的他雙眉微微皺起,神情凝重的看向那依地而坐的大長老。

這時王毅的大師兄以來到了王毅的身邊,與他肩並肩同站在一起,他也是神情凝重的看向那大長老。

就在這時,那木系的凶犬突然出現在了那剛剛自爆的三條犬的地方,身上散發出濃郁的黑煙,片刻間那剛剛自爆的三條凶犬竟又詭異般的復活了,這讓王毅與其師頓時就大吃一驚,神情更加的凝重了起來。

緊接著它們又一擁而上,這時王毅的大師兄又幻化出了那鐵槍,正準備向前突刺而去,可就在這三條凶犬剛臨近之時身體之中的那團靈光有開始了忽閃忽現。

「嘣、嘣、嘣」又是三聲巨響。

這強大的衝擊力讓王毅毫無防備,頓時就暴退了數米,就連嘴角也泌出了一絲鮮血,王毅神情怔愣了一下,就在剛剛他的大師兄擋在了他前面,替他擋住了大部分的衝擊力,此刻從後背看去這大師兄的衣衫破了,頭髮也凌亂了起來,有些狼狽。

王毅被剛剛的一幕打動了,急切地問道「大師兄你沒事吧?」

「咳,沒什麼大礙!」大師兄語氣沉重道,就在這時那剛剛自爆的凶犬竟又重生了,王毅與其師兄陷在了與這些凶犬的自爆戰中了。

另一旁由於王毅大師兄的離去,那身高矮一些的二長老頓時就輕鬆了許多,他正在與王毅的三師兄對戰,他拿出了一個菱形的晶體,嘴中默念起了口訣,這菱形的晶體頓時就消失在了手上。

「哈哈,你說你養的這畜生如果殺了,燉成一鍋狗肉湯那豈不是又香又補?」王毅的三師兄笑道。

「哼!口出狂言,我定讓你生不如死的!」犬門的二長老冷喝道。

只見這犬門的二長老,單手結印,靈力浮現,在他身旁的那條巨犬突然凌空一跳,朝著王毅的三師兄撲去,而王毅的三師兄哈哈一笑,也腳踏靈力沖了上去。

就在這時候,這二長老卻斜嘴一笑,右手向著王毅的三師兄凌空一抓,頓時王毅的三師兄覺得周圍的空氣一下子稀薄的許多,緊接著一個碩大的菱形晶體竟憑空幻化而出,將王毅的三師兄裹在了其內。

這時那條巨犬在空中竟旋轉了起來,掀起了一陣狂風,就這樣氣勢洶洶的朝那巨大的晶體旋轉而去,當臨近之時詫異的一幕又發生了,他竟然穿透而過勢不可擋的向王毅的三師兄旋轉而去。

那在晶體之內的三師兄也是神情怔愣了一下,他看見有數十道強大的捲風朝自己襲來,儘管知道只有一道是真的,但是在這晶體之內卻是難以分辨。

那面容枯槁的三長老也正在於王毅的二師兄對戰,他是以御獸為攻擊,此刻那魔獄煞犬竟被王毅的二師兄收服,他豈能不恨?這時他嘴中默念口訣,身旁那條三頭犬竟不禁的全身發抖,突然猛的變大了起來。

瞬間就達到了百丈之高,這時那面部猙獰的魔獄煞犬猛地就沖向了它,與他廝殺起來,這兩個巨大的妖獸對戰可以說是讓整座大山都為之震動,隱隱的都要坍塌一般,此時這犬門已是斷瓦殘恆、一片廢墟。

那犬門宗主看到這一幕頓時就勃然大怒,雙目之中已充滿了殺機,他定要將這四人斬殺與這犬門之內。 「你想得美!」金莎頓時一臉酡紅,臉上難得的露出一絲靦腆之色。

「幫我把那些訓練課程交給吉桑,他會安排的。」

「哦……,對了,鄒大人,我一直很想你回答我一個問題,這是我私人的問題,與皇浦家族沒有關係。」金莎突然問道。

「說。」

「你的武功與皇浦家族的情報資料不符,但是,你並沒有刻意的隱瞞武功,為什麼會這樣?」

金莎一臉疑惑的看著鄒子川,她一直看不穿鄒子川的武功有多高,同是古武修鍊者,自然對這方面更感興趣。

鄒子川給金莎的感覺非常詭異,因為,鄒子川從來不刻意的隱瞞自己的實力,但是,金莎卻無法從鄒子川表露的武功來判斷鄒子川的真實實力,至少,現在她就不會認為自己比鄒子川厲害了,無論是力量還是速度,鄒子川的表現都讓人有一種恐怖的感覺。

實際上,鄒子川的武功每天都在進步,他花費的修鍊時間是別人的若干倍,進步自然也快,不過,鄒子川的武力還沒有金莎想象的那樣強大,只是因為鄒子川堪比光腦的縝密思維把他的武功放大了無數倍。

「其實,我也很想知道。」鄒子川沉默了一下道,然後,轉身大步走進了艙房。


「你……」

金莎怒說著鄒子川的背影卻又無可奈何,只是,金莎想不到,鄒子川是真的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實際上,鄒子川對這具軀體的了解並非常有限,武功進步快是很正常的,但是,這具軀體的潛力好像始終沒有徹底的挖掘,每次在精力耗盡,感覺已經沒有了力氣的時候,那強大的耐力就開始凸顯,就像永無止境一般。

鄒子川現在一直處於和這具身體的磨合期間,而同時,這具身體也在有意無意的影響著鄒子川的行為。

在醫學史上曾經出現病人移植器官后出現了器官捐贈者的一些生活習慣的的典故,比如不抽煙的病人開始抽煙,不喜歡吃某一種食物的人開始特別喜歡吃不喜歡的食物的例子不勝枚舉。

其實,這從科學上來解釋是有根據的,人類擁有記憶的器官不只是腦細胞,實際上,人體的每一個器官都擁有一部分的記憶功能,只是記憶量庫存的大小而已。

有人被砍掉腦袋還步行數百米就是人體器官擁有一部分記憶力的有力證據,而在死刑和戰爭中,經常會有這種事情發生。

鄒子川完全繼承了另外一個人的身體,甚至於連腦細胞也是借用,那麼,或多或少被這具身體影響到言行是很正常的事情。

當然,鄒子川自己並不知道,很多時候,某一些決定完全是一種下意識的行為,只有在決定之後才會發現自己似乎有點改變了,因為,按照以往的行事風格,本不應該這麼處理的。

很多時候,鄒子川在考慮事情的時候保持長久的沉默也正是這個原因,他必須要慎重的決定一些事情,不能為身體左右自己的思想。

鄒子川這完全是一種自我保護意識,他不知道,正因為他那鋼鐵一般的意志力挽救了他免於陷入精神錯亂的境地,如果是換了另外一個人移植思想,很可能無法成功,而實際上,這本就是一項沒有經過臨床經驗的科學成果,所有的經驗就是移植一些動物實驗得到的數據作為參考。

金莎生了一會悶氣后開始安排鄒子川的訓練課程表,當看到鄒子川龐大的訓練計劃,金莎頓時驚得目瞪口呆。

金莎想不到鄒子川居然在這麼短的時間能夠策劃出如此詳細的訓練計劃。

鄒子川的訓練計劃之詳細讓人恐怖,因為,鄒子川把每一個訓練的動作要求和技術標準都寫得清清楚楚,更讓金莎感覺不可思議的是,鄒子川還在後面附加了一些說明,仔細的講解了每一個動作訓練后的結果,比如拉力會有多大,肌肉每秒鐘的產生的爆發力是多大,還有耐力會有多久等等。

這是一個繁複浩大的訓練課程,每一個步著都有著嚴格的要求,時間精確到了分鐘。

一點一點的看著這個課程表,金莎不禁有一種心驚肉跳的感覺,這個胖子的心思之縝密可謂是舉世無雙。

難怪貝兒說做鄒子川的朋友要比著鄒子川的敵人好得多。

金莎相信,任誰有了鄒子川這個敵人,晚上睡覺都會睡不著。

……


在金莎震驚的時候,鄒子川正在自己的卧室裡面修鍊,這卧室很溫馨,應該是貝兒布置的。

鄒子川的精神力進展非常緩慢,不過,因為鄒子川的心智堅定,三級精神力已經是越來越精純,但是,這次和上次不一樣,還沒有出現那種突破四級臨界點的感覺,很明顯,想要突破四級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不過,現在的鄒子川對精神力的追求並不高,擁有了三級精神力后,操縱機甲已經足夠了,畢竟,和斑斕殼蟲的對抗,機甲才是主流。

鄒子川正在尋找一種方法把精神力和眼睛的殺傷力相結合,甚至於,鄒子川還用大腦不停的模擬拉弓引箭的情景,這種模擬和真正的訓練雖然有一定的區別,但是,好處是顯而易見的,這會讓大腦形成一種自主模式,以射日弓為目標的情景模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