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忙完,我就去錦城公園找了你,但是慌忙間撞到人,手機又沒有帶,聯繫不到你,只能夠安排好那人之後才來找你。」

高澤期待的看著元笑,嘟著腮幫扮可愛,想要逗元笑開心,可是自始至終元笑都愁眉不展,就連櫃檯站著的老闆娘都有些看不下去。

「笑笑不相信么?我帶你去醫院看看?」高澤開玩笑的說,他大概現在只能夠在元笑面前能夠笑出來,想到那個被撞的男人還在醫院躺著沒喲醒來,就是一陣頭痛。

「我相信你,爸媽讓你照顧我,也是相信你的為人。」元笑冷不丁的說,她的語氣帶著拒人千里的生硬,一聽便知道她還在生氣。

高澤有些撐不住,只能尷尬的笑了笑。

「你沒有受傷就好。」元笑回過神來,不放心的看了一眼高澤,驟然間想起來家裡還有一個受了重傷的男人,端起面前的小碗,一口氣的喝光。

「我困了,你回去吧,不用送我。」元笑站起來就走,根本沒有看到高澤眼底的複雜。

一回到家,元笑就直接去看嬴隱,見他安然無恙的躺在床上,這才鬆了一口氣。元笑走近嬴隱,發現包紮的紗布隱約透漏著血跡,便準備給他換一塊乾淨的。

可是,當元笑掀開紗布的時候,看到之前猙獰的傷口已經癒合大半,撒了那麼多的消炎藥全然不見,大吃一驚。

「喂,嬴隱,你是怪物么?傷口恢復的這麼快!」元笑的眉頭在無意識間舒展開來,淺淺的酒窩浮現在嘴角,嬴隱被元笑吵醒,疲憊的睜開眼。

「吵。」嬴隱苦著臉,嘴裡就蹦出這麼個字,一盆冷水朝著元笑潑了下來。

「嫌我吵是吧,你個大怪物,看我打110報警,好人再也不會被人捅傷還不肯去醫院!」元笑恰腰瞪大眼睛,朝著嬴隱就吼了出來。她又進入了某種狀態,完全忘記在剛剛給嬴隱消炎藥時站在嬴隱角度說過的話。 嬴隱從床上坐了起來,頭部枕著雙手,饒有興趣的欣賞著元笑一人的手舞足蹈,在元笑更激動的時候,他揚起嘴角笑了。

「見到你的小情人,三言兩語就把你哄的這麼高興呀,不知道剛才是誰在哭著給我說感情不順。」嬴隱說罷就垂下眼睛,然後拿起元笑丟在一旁的紗布,自行換起紗布。

怎麼可以把元笑和她聯想在一起,瘋丫頭始終是瘋丫頭,片刻的認真永遠只有在記憶里才是永恆,長得再像元笑亦不是她,三年半前救下元笑時,他就清楚,可是終究晃了神。

元笑一聽,臉色驟然間變了,歡喜的模樣一掃全無,盯著一張苦瓜臉恨不得把嬴隱給吃掉。

「狗嘴裡吐不出象牙,高澤哥哥不是我小情人,他是我喜歡的人。」元笑糾正道,小情人怎麼聽怎麼覺得不正經,用來形容白童童還差不多,想到白童童,元笑的臉色又拉下來幾分,瞬間愁雲密布。

「他不喜歡你。」嬴隱伸了一個懶腰,從床上下來,雖然傷口好了大半,但是一動還是會痛,消炎藥的藥效即使在他靈力的催動下,百倍的吸收,也不能痊癒傷口,比起師傅的靈丹妙藥實在是差上太多。

「他……」元笑被嬴隱堵得啞口無言,最後元笑憋紅了臉拉著嬴隱的衣服不放,「他喜歡不喜歡我關你什麼事,你操心什麼,他不喜歡我又怎樣,難不成還會去喜歡你?像高澤哥哥這樣的好男人,女的排隊想還想不到,你個男人就更別想了!」

元笑氣不打一處來,一衝動就來開始亂扯,就算是嬴隱再冷靜,都要說佩服元笑無理取鬧胡扯八扯的本事。

「放開好么?」嬴隱側過頭,嫌棄的盯著元笑拉扯著他衣服的手,嬴隱的肩頭正以一種格外性感的狀態露出,瞬間讓元笑紅透了臉。

「就不放!」元笑嘴強牙硬,拉著衣服的手握著更緊了,一點女孩的矜持都沒有。

嬴隱見元笑態度堅定,不再理睬她,但是犀利的眼神從元笑手上掃過,還是讓元笑的心臟小小的抽搐了一下。只見嬴隱利索的掀起衣服低下頭,就把衣服從身上退了下來。

元笑此時只感覺自己的腦細胞不夠用,高高抬起的胳膊手中的衣服還懸著晃蕩,她緊緊的盯著嬴隱健壯的胸肌,不由的咽了口口水,為什麼幫他傷口的時候就沒發現他身材這麼好?

「你要做什麼?」元笑低下頭,聲音低得跟蚊子一樣,緊張的微微顫抖。

「去廁所,你要一起來么?」嬴隱瀟洒的走出房門。

元笑意識到自己被耍,抓起床上的枕頭朝著嬴隱砸了過去,絲毫不客氣。

「你耍我!」元笑見枕頭沒有砸到嬴隱,就直接跑過去,卻不料嬴隱停下,元笑一頭撞到嬴隱的後背。

嬴隱的皮膚光滑細膩,明明是嚴寒冬日去沒有因為****著上身而冰涼,即使有地暖,元笑也不曾感覺到過自己有這種的炙熱。

「流氓,色狼!」不等嬴隱轉身,元笑就是又抓又撓,也不知道是誰起了歹心思想不健康。

高澤站在元笑的家門口,遲疑要不要進去,元笑那樣子匆匆離開,他實在放心不下,本已經開車離開又拐了回來。他看著元笑的家門微微敞開,情不自禁的搖搖頭,這丫頭做什麼都這麼毛糙委實不讓人放心。

「流氓,色狼,你有本事不躲呀!」透過門縫,高澤隱約聽到屋內的動靜,再一次想到元笑匆忙的離開,和地鐵站口遇見的神秘男子他立馬緊張起來,比起險惡的社會笑笑還是過於天真。

高澤推門而入,元笑正揮舞著自己的魔爪,突然視線一片模糊,高澤如同幻影一般飛快的離去,只是瞬間,眼前便空無一人。

「笑笑,發生了什麼?」高澤熟悉的聲音進入元笑的耳朵中,元笑踢打抓撓的姿勢還沒有落下,高澤看來實在是怪異極了。

嬴隱從自己眼前消失了,元笑立刻搖了搖頭,這實在不科學,是她精神狀態不好,嬴隱說過他去衛生間,元笑抬起頭看了過去,只是衛生間磨砂玻璃門內一片黑暗。

「笑笑,你在做什麼?回家怎麼沒有關門,太不安全了!」高澤環顧四周,並沒有發現異樣,更沒有看到他腦海里的陌生男子,只是不知道為什麼,他沒有緣由的不安,感覺要發生些什麼,或者已經發生了。

元笑這才徹底的清醒過來,她看見高澤一臉的迷茫,立馬訕訕笑道「我……我在練習女子防狼術!」

元笑不擅長撒謊,但是卻有著當騙子的天賦,臉不紅心不跳,即使面對的是最熟悉的人。

可元笑越是鎮定,高澤心中越是不安,他垂著眼,長長的睫毛遮擋著眼底洶湧澎湃的浮躁,對元笑交代了幾句,便離去了。若是可以,他不會走的這麼早,醫院裡躺著的那位病人還需要他去解決。

高澤走後,元笑緊繃的心才鬆了一口氣,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對高澤說謊,只是在那一刻,她格外的精神,潛意識中似乎有另一個自己在支配著她自己,幫嬴隱守住秘密。

嬴隱站在露天陽台,鵝毛大雪不斷的飄來,可嬴隱卻似乎沒有感到半點寒冷。他透過窗帘,觀察著屋內的情況,看著高澤的側臉,若有所思,原來元笑的喜歡的人是剛繼承天勝集團的董事長。

「果然!」嬴隱聽到低沉的聲音立馬尋看了過去,之間一個身穿黑色西裝的男子從隔壁陽台輕鬆躍來,在如此高的樓層攀爬沒有任何的恐懼,一些列動作完成格外輕巧,甚至是落到元笑家的陽台沒有發生任何聲音。

「你為什麼還要招惹她!」男子從懷裡拿出手槍直對嬴隱的眉心,他生氣的臉上帶著一目了然的不甘。

嬴隱眯起眼睛,他不會忘記面前的人是誰,在三年前為了守護元笑,從而達成了那個約定,導致自己被同門追殺三年之久,比起城府,他從沒有想過自己會栽在一個乳臭未乾的毛孩子手上。

「周栩。」嬴隱向前走了一步,他伸出手,推開了指著自己的槍口,眼神里是不加遮掩的殺氣。

「我從未想過讓任何人捲入自己的事情,倒是你,若是真想要守護一個人,絕對不應該讓她走進你見不得光的世界。更不要來接近她。」嬴隱冷酷的說,他的話比刺骨的寒風還要冰,刺入血肉直要人命。 果然,小紅的答案並沒有讓他失望,恭敬地道:「公子忘記了么,一個多月前奴婢跟公子打賭是奴婢輸了,而公子您又從祭壇里出來,那自然是得到了通天闕里的寶藏,奴婢願賭服輸,這是來履行承諾,奉公子您為主來了。」

「好,那以後你就跟著我吧。」葉問龍平靜地道,心中卻是大樂不已,他問了小龍,小龍讓他放心的收著,魔龍猿族也算是龍族的一個旁枝,擁有一些的龍族血脈,而且魔龍猿族跟地獄魔猿族一樣,都是信守承諾的種族,一旦答應,就絕對不會背判。

他並沒有問為什麼原本是認老大現在卻變成了做主人,這些對結果沒有什麼影響,只要是小紅以後聽他的指揮就行。

「多謝公子成全!」小紅激動地拜倒下去,這回是大禮參拜,儼然她爺爺這一個多月來給她灌輸了很多東西,比起一個多月前的猥瑣樣子成熟了很多,只不過她內心是否依然猥瑣,葉問龍管不了,也不想管,用人不疑。再說了,這樣的小紅肯定是比一個多月前那猥瑣的樣子強上十倍百倍不止。

「起來吧。」葉問龍點了點頭。

「多謝公子,不過,公子,奴婢現在跟在您身邊,要怎麼跟您出塔?」小紅並不知道葉問龍已初步煉化了通天塔,前面七層塔都任由葉問龍出入,是以才有些擔心,湊到他身邊小聲問道。


葉問龍在看到小紅之後早就問過小龍怎麼處理,聞言肅然道:「你屬於此塔的生靈,受到這裡規則的限制,要想離開,必須要跟我簽訂一個靈魂契約,完成契約之後,我才能帶你離開。

「不過這得要你自己願意才行,一旦簽訂了靈魂契約,以後就真的是我為主你為次了,一旦我身隕,你也會死亡,你真的願意跟我嗎?如果你不想簽訂靈魂契約的話,等我實力再強一些也許會有能力帶你出去,但現在還不行。你自己想清楚。」

「我願意,請公子成全,小紅再也不願呆在這鬼地方了。」小紅點了點頭,她早就問過她的爺爺,她爺爺也是這麼說的,所以倒也沒有感到奇怪。魔龍猿族是通天塔的鎮守者,是以受到了通天塔規則的限制,除非是她的實力能夠突破通天塔的限制,不然的話,只有認外面的生靈為主簽訂靈魂契約才能隨主人一起出去。

當然,如果是妮雅的話,情況又不一樣,畢竟妮雅屬於外來者,並不屬於通天塔的生靈。

而且葉問龍的確也沒有欺騙她,以後不知道,但以目前葉問龍對通天塔的煉化程度,他還不能將通天塔里的生靈直接這麼帶出去。

「放開你的靈魂!」葉問龍道。

小紅配合地閉上了走到他面前,放開了靈魂識海。

葉問龍雙手結印,連續打了數十個複雜的手印,而後伸指一點小紅的額頭,金光一閃,一縷靈魂印記便即沒入小紅的靈魂之中,在靈魂深處種下了契約種子。

這種靈魂契約是比較簡單的一種,但對小紅限制極大,除非是葉問龍自動解除,否則小紅是不能去掉這顆契約種子的。

「他連這種古老的寵獸契約方法都會,真是厲害!」蘇若語在旁邊默默地看著這一幕,心中震撼不已,看著葉問龍的眼神,更是充滿了柔情。

「我們走吧!」靈魂契約簽訂完畢,葉問龍低聲在小紅耳邊囑咐了幾句,在蘇若語還搞不清什麼狀況,便來到了第七層的入口處,這讓蘇若語驚奇不已,一問之下,小紅說她可以帶人在武塔之內隨意傳送。當然這些都是葉問龍教的,她知道葉問龍不想讓蘇若語知道他煉化通天塔的事,自然要極力為自己這個新主人隱瞞了。

「葉公子,你們可出來了,我家公主可真是急壞了。」小咪一見三人出現,立即嘰嘰喳喳地大聲嚷嚷起來。

「葉公子,你不要聽小咪胡說八道,妮雅只是擔心在葉公子你們的安全,現在看到你們沒事,我也放心了。」妮雅瞪了小咪一眼道。

「黑妖貓族?我喜歡!」小紅盯著小咪那一身肥肉,咕嚕地猛吞了一口口水,兩眼放光芒,長而尖的舌頭突然伸出舔了舔嘴唇,那樣子恐怖至極。

「你誰呀,信不信我一爪抓死你?」小紅氣息收斂得很好,如果不知道的還以為她就是一個人類女子,以小咪的修為和眼力,哪裡看得出她是一個強大的魔獸。

「刷」

小紅突然動了,除了葉問龍,沒有人能夠看得清楚她的出手,小咪還沒有反應過來,已然被小紅掐著脖子提了起來,猩紅的長舌猛地伸出在小咪的臉上舔了一舔,嘿嘿獰笑道:「你再說一次給紅爺聽聽,信不信紅爺一口把你給吞了。」

小咪突然感覺到一種來自靈魂的恐懼,小紅的氣息並沒有完全爆發出來,但卻已壓製得她渾身動彈不得,她終於知道,這個全身鮮艷大紅衣的女人根本不是人類,而是一個魔獸,且還是一個強大的魔獸。

「放開她!」妮雅大驚,喵地嬌叱一聲,閃電般地向小紅撲去。

小紅腦子出現了短暫的暈眩,手一松小咪便掉落下來,妮雅抓著她的肩膀迅速遠離,對著小紅怒叱道:「你是什麼人,竟敢動本公主的人!」

「貓音攝魂?嘿嘿,黑妖貓族皇族傳承技能,小妞兒,你是黑妖貓族的公主?」小紅不屑地瞅了她一眼,嘿嘿笑道。

「既然知道了,你還敢無禮?」妮雅冷哼道。

「二階初期而已,紅爺一根手指頭便能碾死你!」小紅不屑地道。

剛才一幕的發生,只在電光火石之間,葉問龍看到小紅終於又露出了邪惡猥瑣的本性,心裡苦笑不已,不過聽小紅一說,他倒是才注意到,妮雅竟然突破到玄階初期了,心中倒是佩服不已,這才短短一個多月時間,妖獸的妮雅,魔獸的小紅都一一晉階,不得不說,妖獸與魔獸的晉陞要比人類容易得多。

「好啦都別鬧了,都是自己人。」葉問龍知道如果自己不說話的話,這一妖一魔肯定會打起來,小紅的階別雖然高一些,但妮雅晉陞二階玄階,速度明顯比一階黃階的時候快了一倍,要是打起來妮雅肯定打不過小紅,但小紅要想佔便宜估計也沒那麼容易。

「是,公子。」小紅自然不敢逆葉問龍的意,不屑地瞅了妮雅一眼道:「算你這小妞命好,今天我給公子面子,不與你計較,若是再敢對紅爺無禮,紅爺一口吞了你。」

「呸,怕你不成,有本事放馬過來,本公主抽死你!」妮雅毫無畏懼地道。

「小妞,你別以為我不敢,再敢說一句試試?」小紅踏前一步道。

「來喂,誰怕誰!」妮雅同樣踏前一步,寸步不讓。

「若語,我們走!」葉問龍苦笑著搖了搖頭,連話都懶得說,牽起蘇若語的手便走。

兩個女人打架,眾男迴避;一妖一魔兩個母獸打架,眾神迴避。葉問龍說一兩句可以,要他去勸說,他沒那閑情。

「公子等等我!」小紅這才急了,飛快地衝到葉問龍身邊。

葉問龍停了下來,卻不說話,只是冷冷地看著她,看得小紅心裡一陣發憷,她知道葉問龍肯定生氣了,低垂著頭,可憐兮兮地道:「對不起公子,對不起對不起,是小紅錯了,以後再也不敢了。」


「我讓你跟著我,是要你幫我對付敵人的,現在你卻來對付我的朋友,真威風啊,要不要連我也要給你揍上一頓,讓你更加威風一些?」葉問龍冷冷地道。

「咚」

小紅嚇得渾身劇顫,雙膝一曲便是跪了下去,恐懼地道:「小紅不敢,縱然給小紅天大的膽子,小紅也絕對不敢對公子無禮,小紅知道錯了,請公子責罰!」

不要說兩人簽訂了靈魂契約,就算沒有簽訂,葉問龍此時身上有意散發出來的淡淡龍威,同樣壓製得她大氣不敢喘。須知在獸類世界中,異族之間血脈等級壓制是有,卻不是很大,但相聯血脈之中,血脈的壓制是極其厲害的,魔龍猿族是擁有一些龍族血脈,但與神龍一族的皇族血脈相比,卻又相差天邊地遠。

也是到了此時,小紅才完全相信了爺爺的話,她認的這個主人,果然是擁有著最為強大的龍族血脈,那種來自於血脈的強大壓迫,讓她再也興不起絲毫反抗之心,面對葉問龍的怒火,她是發自內心的恐懼。


「可一不可再。」葉問龍淡然道:「你對敵人如何我不管,但是對我的朋友,必須得尊重。好了,這次我不怪你,不過你必須得向小雅道個歉。」

這暴力猿妞不打壓一下不行,以她那野性子,如果不給她幾分顏色瞧瞧,明兒個說不定她會給你開個染房,相信此次之後,她不敢再放肆了。

不過他也沒有要求很過份,沒讓她向小咪道歉,畢竟小咪的身份不同。獸界雖然是實力為尊的世界,但同樣有等級觀念,小咪畢竟是一個婢女身份,身份比不過小紅,實力就更不用說了,要小紅向小咪道歉,那是有些打她臉了。

妮雅卻是不同,她實力雖不如小紅,葉問龍卻當她是朋友,葉問龍的朋友,即便是一般的人,也是與葉問龍同級的存在,小紅向她道歉並不委屈。 葉問龍要求小紅向妮雅道歉,小紅心裡雖然還是不服妮雅,但葉問龍的吩咐她又不敢不聽,當下只得老老實實的向妮雅道了歉。妮雅自然也就見好就收,惹怒這暴力魔妞,其實她心裡也是顧忌的很。

回趕的時候,葉問龍並沒有再讓妮雅和小咪代步,而是直接將眾人傳送到了五層,妮雅和小咪在這裡與葉問龍道別,依依不捨地看著葉問龍三人再次傳送而去。

「公主,我們回去吧。」小咪看見自家公主獃獃地站在那裡一動不動,似乎滿懷心事的樣子,搖了搖頭催促道。她一向大大咧咧的性格,哪裡猜得出妮雅心裡在想些什麼。

「葉公子絕非池中之物,唉,此番一別,只怕難有再見之日。」妮雅幽幽輕嘆道。

「不是呀,公主,葉公子不是答應了么,有機會會去我們黑妖貓族做客的。」小咪滿是不解地道。

「是啊,但願那不是客氣話。」妮雅也不想跟小咪解釋太多,看著葉問龍等人消失的方向輕嘆一聲,身化妖獸之身,刷地飛馳而去。

「公主等等我!」小咪也趕緊化為妖身,飛快地追趕而去。

要說葉問龍對妮雅的印像還真是不錯,這樣的妖獸若是能夠收為己用,對自己將來會是一大助力。不過葉問龍也是有所顧慮。

在人類星域與外星域位面之間,目前的屏障還沒有打開,人類星域也還沒有妖獸魔獸出現,妮雅與小紅的情況不同,畢竟小紅是屬於通天塔的生靈。通天塔相當於人類星域與外星域之間的屏障,一旦外星域的妖獸魔獸進入人類星域,葉問龍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所以他還不想節外生枝。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