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一招敗你!」龍華冷笑一聲,他這一拳轟出時,腦海里已經想象到林塵被他打成重傷的一幕。

他很想要看到林塵被他打的凄慘模樣。

林塵的嘴角勾勒出一抹冷笑,抬起手,體內的雷屬性靈力瘋狂暴涌,最終傳至了手指上。

這道靈力是異雷榜中的其中一道異雷青雷紫電煉化而成。

當林塵點出一指時,一道紫色的電弧激射而出,凡是電弧所碰之處,空間震蕩,空氣變成了一團白煙。

撿個少主來種田 嗤嗤!砰!

電弧碰到龍華的火焰拳時,只聽一道驚耳浴聾的聲音響起,恐怖的電弧直接電滅了火焰,並直接電穿了龍華的左肩!

「啊…」

龍華悶哼一聲,左肩處蹦射出了一道血流。

「九星武師,也不過如此!」林塵體內的雷屬性依舊在瘋狂運轉,電弧源源不斷的從手指中激射而出。

砰砰砰!

僅僅頃刻間。

龍華渾身就有多處受傷,龍華的臉色變得蒼白至極,痛的讓他臉龐猙獰扭曲。

「我認輸!」龍華。

砰!

當龍華的話音剛落時,一股恐怖的電弧如人形一般粗壯,猛然轟在了龍華的身上。

咔嚓!

紫光爆閃,龍華被電的身形倒飛出去,渾身鮮血淋漓,在陽光的照耀下,顯得無比滲人。

林塵停手,負手而立,他望向前方躺在地上渾身流血的龍華,淡淡道:「三皇子確實厲害,至少在我的認知里,能在我手中撐過一招的人,很少很少。」

噗!

龍華聽到這話,怒氣攻心,氣的忍不住又噴了口血。

他堂堂九星武師,面對三星武師的林塵,竟然遭到了完敗,他心中無法接受。

「快將三皇子帶下去療傷!」古雲風沉聲道,他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塵,林塵剛剛所釋放的電弧,到底是什麼武技?竟然能將雷屬性武技發揮出這樣的威能?

在眾目睽睽之下,龍華被抬走。

無數人的目光都望著林塵,林塵以絕對的力量將龍華給擊敗了!

「林塵之前煉丹的時候用了火焰,現在又用了雷,本身又是風屬性,難道,他其實是火、雷、風三種屬性?」有學生挑著眉頭。

「應該是了,沒想到林塵隱藏的這麼深,若不是這次的比武,估計林塵還會繼續隱藏!」

有學生酸道:「林塵將三皇子打傷,得罪的不僅是皇子,乃是整個帝國,整個龍家!帝國的皇子被打,可想而知,林塵的下場會如何了!」

眾人認同的點了點頭,都認為林塵之後會遭到許多強者的針對。

這時。

林塵目光望向了牧少塵,只見牧少塵皺著眉頭,當察覺林塵的目光時,他眼神變幻了一下,對林塵說道:「我認輸!」

林塵挑著眉頭,真是無趣,這就認輸了,本來他還想收拾一番牧少塵。

眾人倒是能理解,畢竟林塵已經暴露了這麼強的戰力,牧少塵若是不認輸,下場肯定會很凄慘。

林塵的目光又望向了楚炎,楚炎的眉頭皺了一下,旋即說道:「我認輸!」

林塵聳了聳肩,都認輸了…

林塵的目光望向古雲風,悠悠道:「丹道比試跟武道比試我都是第一,還請副院長給我兩粒破王丹,另外、我妹妹丹道比試第二,比武第二,你沒意見吧?」

「沒意見…」古雲風的眼角微微抽著,沒想到最後的結果竟然會是這樣。

他拿出了四粒丹藥,這丹藥呈金色,品質無比的圓潤,至少在五星品質以上。

古雲風將四粒破王丹都給了林塵,這讓無數學生眼熱,這可是破王丹啊!

巔峰武將服用,至少有一半的幾率能突破至武王,武王很強很強,能靈氣化翼,遨遊天際,那種感覺,多麼令人嚮往?

「你們都先回去吧,皇子的事情我來處理,你不用擔心。」古雲風對林塵說道。

林塵聳了聳肩,懶得說什麼,他走到柳青璇跟林溪的跟前,說道:「回去休息,今天倒是挺累的。」

「嗯。」林溪點了點頭。

柳青璇一如既往,默然不語。

不過都跟著林塵離開了。 回到內院十八號院子。

林塵便直接閉關修鍊。

他要在這次的閉關里,再突破一個小境界。

靈液服用之後,丹田氣海陡然鼓脹,鼓脹到一定程度時,氣海猶如球一般,而靈液依舊在不斷的灌入,氣海也在漸漸的變大,當越來越大時,就好像要爆炸了一般。

一盞茶時間后,林塵的體內陡然發出了一道悶響,接著,林塵感到自身的氣海變的比之前更大了。

「四星武師!」

林塵的目光微微咪著,四星武師的境界還是太低了,但是接連突破,對道基也不是什麼好事。

「算了,在沉澱沉澱吧。」林塵走出了房間,看到柳青璇跟林溪正在喝茶,不禁走了過去。

「我要出去一趟,你們在這裡好好歇歇。」林塵說道。

「你去哪裡?」林溪皺著黛眉,擔憂道:「我們得罪了那麼多人,現在待在學院應該是最安全的,你若是出去,怕是會被人盯上。」

「管好你自己就行了。」林塵白了她一眼,說道:「我去米蘭商會,將得到的四粒破王丹處理掉。」

「早點回來。」林溪說道。

柳青璇默然不語,只是美眸看了一眼林塵。

林塵輕點了點頭,隨後離開。

丹師公會位於帝都的西部。

米蘭商會位於帝都的東部。

米蘭商會主要掌管帝國的拍賣行,而最大的拍賣行就在帝都東部。

林塵一路向著東部區域掠去,如今得到了四粒破王丹,留著也沒用,至少他是不需要這樣的丹藥,等突破了武將,他一樣能煉製出王品丹藥。

林塵足足掠了小半天的時間,身形出現在了東部區域。

東部區域人山人海,有許多都是從外地來的。

林塵望著前方密密麻麻的行人,他皺了一下眉頭,隨後找了個偏僻的地方,然後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一套黑袍衣裳,且戴上了斗笠,臉上戴了一副面具。

「這下應該安全了。」林塵笑了笑,向著前方走去。

過了一盞茶的時間,林塵看到前方一座巨大圓形堡壘,上方刻著五個大字。

「米蘭拍賣行!」

林塵走向拍賣行,當出現在門口時,就見一個中年模樣的男子,一臉倨傲的姿態,望著林塵,哼諷道:「怎麼老是有一些人喜歡穿著黑袍,把自己遮的嚴嚴實實,以為會有人打劫你嗎?」

林塵掃了他一眼,冷淡道:「我穿黑袍關你屁事?」

「吆喝!」中年男子立即惱怒,他怒視著林塵,怒斥道:「你知道我是誰嗎?」

「滾!」

林塵一拳砸出,在男子還愣神的時候,一拳已經砸中了他,直接將他給砸暈了地上。

林塵冷冷的撇了他一眼,隨後踏入了拍賣行中。

凡是能入拍賣行的人,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因為拍賣行也有著限制,不是什麼人都能進去的。

這時,一名老者注意到了一身黑袍、頭戴斗笠的林塵,他走了過來,望著林塵,笑著問道:「老朽是拍賣行的管事,閣下應該知道拍賣行的規矩,想要進入拍賣行參加競拍,至少要證明閣下的身份才行。」

林塵望著這老者,說道:「我有貴重的東西要在這裡拍賣,需要借一步說話。」

老者挑著白眉,驚訝的望著林塵,說道:「你有什麼東西?先說說看。」

「破王丹!」林塵附耳,低聲道。

老者神色一變,目光如炬,凝望著林塵,眼神里有著一抹震驚。

破王丹,這樣的丹藥竟然都隨便拿出來拍賣?

「閣下,請跟老朽來。」老者在前方帶路,神色有些急忙。

林塵走在後方,直到來到了一處房間,老者讓林塵坐下,隨後笑著開口:「閣下,不知您的破王丹,能否讓老朽檢查一番?」

林塵拿出了一個玉瓶,瓶子里放著一粒破王丹。

老者連忙接過,然後查探其中的破萬丹,到底是真是假。

他僅僅只是瞧了一眼,立即激動道:「這真的是破王丹,而且還是六星品質,這樣的丹藥,能煉製出來的真的不多了。」

老者這時望著林塵的眼神多了幾分尊敬,能拿出破王丹拍賣的人,可想而知,背景有多深厚了。

「一共四粒!」林塵望著老者說道:「我知道破王丹若是被拍賣,定能拍個好價錢,而我不需要錢,也不缺功法、武技。」

「那閣下想要什麼?」老者一時茫然,什麼都不缺,那到底想要什麼呢?

「消息!關於異風的消息!」林塵注視著老者說道:「若米蘭拍賣行能告訴我近千年來關於異風的行蹤,或許,我會以一粒破王丹作為交換!」

「僅此而已?」老者有點不確定的問道。

「僅此!」林塵注視著老者,說道:「不過我需要的是肯定的信息。」

老者深深的看了一眼林塵,隨後說道:「你在此等候,或許我家小姐應該知道異風的消息。」

林塵輕點了點頭,老者放下破王丹,然後走出了房間。

林塵的目光微微咪著。

對於別人而言,破王丹或許很貴重,甚至能憑藉破王丹,能一舉成為無數人仰望的武王。

但對他而言,破王丹僅僅只是一粒丹藥而已,而且這樣六星品質的破王丹,裡面有許多的雜質,服用后,容易對根基產生不可恢復的破壞。

他現在只想儘快找到關於異風的消息,只有這樣,他才能去煉化異風,讓自身對風之力量理解的更加透徹。

過了一會兒。

房間門開。

剛開門,就一股誘/人的芬香瀰漫而來,林塵嗅到這股味,不禁望了過去。

只見一個嫵媚、性感的女子,婀娜多姿的走來,她的美眸打量著林塵。

林塵一襲黑袍,僅僅只露出了一雙眼睛,不禁讓她暫時判斷不出什麼。

「我是米蘭拍賣行的首席總管江北月,是你要用破王丹換取異風的消息?」嫵媚女子優雅的坐了下來,她的聲音悅耳動聽,讓人陶醉其中。

「沒錯。」林塵望著女子,這女子長的確實很美,應該是絕色榜中的其中之一吧? 「沒錯。」林塵望著江北月的眼睛說道:「若你能告訴我確切的異風消息,我給你一粒破王丹。」

江北月的美眸里泛著好奇之意,異風為高層次能量,雖然有許多人都想得知,但即便見到了異風,想要將異風收服煉化,也是很難很難。

而這黑袍人,難道以為能輕易煉化異風?

「我倒是知道一些異風的消息,最近兩月,有一道異風在太虛山脈出現過,如今,丹皇顧江南跟流嵐宗主葉嵐,還有騰龍帝國的國主龍南霜,正在追蹤這道異風。」

江北月緩緩道。

「太虛山脈。」林塵微皺著眉頭,問道:「你可有整個東荒界的地圖?」

「……」江北月意外的看了一眼林塵,林塵竟然需要東荒界的地圖,這是對東荒界不熟悉么?

「有。」江北月從儲物戒指里拿出了一張地圖,地圖上標註了許多位置,幾乎每個大地方,這裡都有標註。

林塵收起地圖,然後望了一眼桌子上的破王丹,對江北月說道:「這丹藥已經是你的了,不過! 漢明 玉出藍田 希望你給我的消息是真的!」

「如果是假的呢?」江北月的美眸望著林塵的眼睛。

「假的?」林塵看了她一眼,說道:「如果是假的,就送你下黃泉!」

說完這話,林塵便走出了房間。

江北月愕然,送她下黃泉?

放眼整個東荒界,有誰敢輕易送她下黃泉。

「看來不是帝都本地的人。」江北月笑了一下,她叫江北月。

人的名,樹的影,放眼帝都,有誰不知道她江北月有個令人敬畏的爹呢?

「小姐,要跟蹤他么?」一名老者出現,問道。

「自然要跟蹤。」江北月的美眸泛著一抹好奇之色,她倒是想知道林塵到底是誰,又來自哪裡。

此時林塵已經走出了米蘭拍賣行,他穿過大街小巷,繞了許多次小道,這才換掉了一身黑袍。

林塵慵懶的伸了個懶腰,仰天說道:「還是這樣比較舒服一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