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用去了,他們已經來了!」

葉天目光望著小殿之外,他從沒覺得自己的精神之力這般的清晰過,幾乎整個月峰的一動一靜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這是一種極為特別的感覺,應該是腦海中的凝神天丹所給予的饋贈。

「葉天,你能感應到師尊他們?不會吧?」

宏烈芷珊聞言嬌軀一震,饒她如此擅長精神之力的運用,但也不可能感知這麼遠,至少在她的感知範圍中烈焰虹等人並沒有出現。

「等等吧,三分鐘后他們就到了!」

葉天說罷就徑自盤膝坐了下來,這股掌控一切的感覺固然很好,但是此刻他的體內卻只是一個空殼,丹田內的靈氣早已耗盡,必須要開始修鍊。

「額……」

宏烈芷珊雖然有些不信,但還是留了下來。

果然,三分鐘后小殿的門前就出現了三個身影,他們的速度極快,之前還遠在百米,但下一刻就已經來到了殿中。

「葉天醒了?」

烈焰虹三人一來到殿中就將目光射向了端坐在正中央的葉天。

「恩!不過他好像並沒有完全恢復!」

宏烈芷珊在一旁答道。

「刷!」

葉天在這時也睜開了雙目,目光望向了殿內的三人。

「小子,你的身上還有什麼問題?」

烈焰晨直接走出來問道,頗有一切事情都不在話下的趨勢。

「想必是三位前輩救了小子吧,葉天在此先行謝過了!」

葉天並沒有直接回答他的話,而是率先道謝起來。

「葉天的腦海中好像被凝神天丹給侵佔了,但並沒有出現什麼危險的事情,還請三位前輩為他看看!」

宏烈芷珊以為葉天不好意思說,於是主動道。

「凝神天丹沒有消融?」

聽了這話,烈焰虹三人臉色都變了,他們從沒有遇到過如此詭異的事情。

「我來看看!」


烈焰晨的手中直接射出了一道黑芒,直衝葉天的腦海。

面對這突如其來的一幕,葉天放棄了抵擋,這老頭既然救了自己,那此刻應該不會傷害自己。

「刷!」

黑芒成功來到腦海,下一刻異變就發生了。

還未待烈焰晨探查,葉天無盡的精神之力就已經噴涌而出,將那抹黑芒盡數摧毀。

「蹬蹬蹬!」

繞烈焰晨無比強大,此刻也忍不住倒退了三步,因為他駭然發現葉天腦海中的精神之力居然如同海洋一般,比他還要強大。

「這……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這一切令得這個見到大世面的老者也有些獃滯了。

烈焰虹兩人在一旁看得目瞪口呆,忍不住心中好奇探入了葉天的身子。

「刷刷!」

又是兩道黑芒探入了葉天的腦海,但是她們卻比烈焰晨還要凄慘,居然直接迎上葉天精神之力的反攻。

「噗!」

兩人剛剛進入,就覺眼前一黑,一股完全不可抗的精神之力通過黑芒傳遞到了她們的體內,頓時一口鮮血從口中噴出,剎那間就已經受傷。

「葉……葉天,你體內到底有什麼鬼東西?」

烈焰虹臉色蒼白,語氣有些顫抖。

「我也不知道,之前凝神天丹好像鑽入了我的腦海,之後就成這樣了!」

葉天一臉無辜的模樣,此刻他心中比烈焰虹三人還要緊張,但是卻無法逃避。

烈焰虹三人目光震驚的對視了一下,在他們心頭突然想起了主院前輩說過的話,凝神天丹在萬不得已之下不能亂用,否則將會引起中域大亂。

莫非葉天的異樣正在應驗這句話,那真的是太過恐怖了。

「葉天,你現在感覺怎麼樣?有沒有什麼異常的感覺?」

烈焰虹突然著急的問道,假如丹藥真有奇特之處,那定然先率先感受道。

葉天徑自感受了半響,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異樣,只得搖了搖頭道:「我現在很好,就是心神與你們一樣,無法探入自己的腦海,它彷彿懂得自我保護一般。」

「那就好,這一切不要和任何人說,就讓它就此沉寂吧!」

烈焰晨突然告誡著說道。

作為中域的巔峰存在,他們完全奈何不了這凝神天丹。

一旦真的流傳出去,那整個中域之人都會聞風喪膽,到時候葉天將會被當成怪物一般看待。

而且只要出事,他們三人便是最為重大的罪人。

「前輩儘管放心,我不會去多言的,現在只希望這凝神天丹不要對我造成什麼傷害可好!」

葉天當即答應道,反正他已經死過一次了,此刻凝神天丹救了他的命,應該懷抱感恩之心才對。

「好了,現在我們應該談談正事了!」

烈焰輝三人同時點了點頭,突然臉色一正說道。

「正事?不知三位前輩想談什麼?」

見到三人肅穆的模樣,葉天的心中充滿了疑惑。

對於收徒之事,他可是全然不知道的,而宏烈芷珊在之前的談話中也並不有道明。

畢竟這等同於挖人,宏烈芷珊實在是不好意思說。

「呵呵!葉天,你小子很不錯,我們打算將你收入烈焰學院,你意下如何?」

烈焰晨突然笑著說道。

「將我收入烈焰學院?」

葉天聽了這話後身子猛地一頓,還以為是開玩笑呢,苦笑道:「三位前輩說笑了,我的體內掩藏著巨大危機,怕是會給貴學院帶來災難啊?這中域應該是沒人敢收我為徒了。」 葉天說的確實是實話,凝神天丹恐怖至極,此刻掩藏於自己的腦海,不是大福便是大禍。

而烈焰虹幾位絕世強者也奈何不了這顆神丹,整個中域怕真的沒人敢收他為徒了。

「小子,我早與你說過,將凝神天丹之事給我忘了,我們也不會將此放在心上,況且此乃神丹,說不定在將來能帶給你無法想象的際遇!」

烈焰虹略有些生氣的告誡道,凝神天丹著實令他們煩心,但正因為如此他們才不會放過葉天。

收這小子做學生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現在代價已經付出,他們豈可放棄葉天。

「那好吧,葉天謹記幾位前輩所言!」

此刻的葉天對於面前幾人只有感恩之心,因此很是爽快的答應下來。

而烈焰晨聽罷更是以為葉天答應加入烈焰學院了,當即走上前道:「小子,這就對了嘛,有沒有興趣做老夫的弟子?只要你答應,老夫定然能將你帶到這中域之巔!」

聽了這話,葉天臉色微變,自己完全沒有加入烈焰學院的想法啊!

但還未待其應答,烈焰輝也走上來道:「小子,老身乃是星院的院主,正缺你這樣擁有絕世天賦的弟子,只要你來到我這,定然不會虧待於你!」

「星院院主?」

葉天從來沒有聽到過這樣的名號,此刻難免有些反應不過來。

見狀,宏烈芷珊主動解釋道:「葉天,之前忘與你說明了,烈焰學院下方為四大院,而在你面前的三位分別是日月星三大院的院主,我師尊屬於月院!」

她在介紹的同時也等於在為烈焰虹拉人。

「原來如此!」

葉天點了點頭,拱手謝道:「三位院主的救命之恩葉天感激不盡,但是加入貴學院一事還恕我無法答應!」

「什麼?你不答應?那就給我們一個理由!」

烈焰虹一聽態度立刻就變了,沒想到這小子如此不識趣。

「我本就是暴風安前輩帶往暴風學院之人,現在貿貿然加入烈焰學院好像不太好吧!」


葉天言語淡然的解釋道,同時他從烈焰虹等人的態度上隱隱已經猜出了什麼。

「哼!你小子去過暴風學院嗎?還有你真正來到中域之時在哪裡?」

烈焰輝的語氣也變得刁鑽刻薄起來。

「諸位前輩,我懂你們的意思,雖然我初到之地乃是烈焰學院的領地,但是這並不代表我就是烈焰學院的人,小子來自暴風下域,理應回歸暴風學院才對。」

葉天繼續據理力爭道,不過言語並沒有過激,畢竟面前這三人冒著大不韋救了他的性命。

「哼!此地乃是中域,不要再想下域,況且之前的葉天已經死了,你以為有人會相信你能從幽冥天霧中得救嗎?現在你唯一可以依靠的就是烈焰學院,否則……」



烈焰晨的話語已經隱隱帶有威脅之意,在這個立場上,他們三個關係不怎麼好的院主站到了同一戰線上。

「這……」

葉天頓時惆悵起來,面前這三位「恩人」做的實在是有些過分,這架勢是要強制將自己留下了。

但是以他的性格是鐵定不會答應的,畢竟自己的親人朋友都在暴風學院之中,他必須要回去與他們團聚。

「三位前輩,你們的救命之恩小子定當謹記在心,但是此事真的無法答應!」

葉天最終還是毅然選擇拒絕。

聽了這話,在場眾人的臉色都變了,包括一直默默無語的宏烈芷珊,她本想勸說一下葉天,現在看來這不過是徒勞罷了。

這一刻,烈焰虹反倒是靜下心來,淡淡道:「葉天,你小子到底在想些什麼,雖然我比暴風安那老傢伙差上一些,但是整個烈焰學院的實力完全不比暴風學院差,來這裡你照樣能得到想要的一切!」

「而且,我看你與芷珊的關係也不錯,你倆同為烈焰學院的學生豈不是更好?」

烈焰虹終於將宏烈芷珊搬了出來,她知道葉天紅顏知己很多,迫不得已之下只能用宏烈芷珊來勾住葉天的心!

而一旁的宏烈芷珊聽到這話也羞澀的低下了頭,不知為何心中居然沒有抵觸的心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