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讓!」墨九狸直接到。

「抱歉,不讓!」宮本千夏大聲道。

「哼,很好!」對方聞言冷哼一聲,不再說話。

最後雪瑩草妖植化形的小娃娃,被墨九狸花了兩百一十萬仙靈石拍到手!

樓下雲落楓繼續拍賣下一個拍賣品!

雲城拍賣行的工作人員,已經抱著剛才箱子裡面的娃娃,直接來到墨九狸所在的包間外敲門!

白一過去把門打開,讓人進來!

「貴客,這是你買下的奴隸,一共是兩百一十萬仙靈石!」來人是一個老者,把懷裡的小娃娃放在地上后,然後恭敬的說道。

「給你!」銀色直接拿出一張卡遞給對方道。

對方接過銀色的卡,划走兩百一十萬仙靈石后,行禮退了出去!

地上的小娃娃看到墨九狸等人,大眼睛眨啊眨的十分可愛!

宮本千夏直接走過去把對方抱起來問道:「小傢伙,你會說話嗎?」

「會!」小傢伙聲音稚嫩的說道。 再不吃飯就成了餓死鬼了!

想起當初被那個餓死鬼老太太給纏上,是多麼的驚悚恐怖,我是寧做飽飯鬼,不做餓死鬼的。

齊銘的話確實管用,成功的把我腹中的飢餓給引出來了,咕嚕咕嚕的叫囂。我摸了摸已經凹下去的肚子,跟着齊銘雄赳赳氣昂昂的向餐進發。

在我們酒足飯飽之後,也該到了下班的時間了,齊銘也並沒有要求我們繼續留下來做方案,而是讓我們提早回家了,只是跟我們說,讓我們明天早點來,不要遲到。

回到家裏還是老樣子,沒過多久,我們就各自回到房間睡覺了。早上的時候,響應齊銘的號召,我起了個大早,美滋滋的走出臥室的時候,發現夏未早就已經在餐桌旁等我了,這個傢伙每天到底是什麼時候起牀的。

這一天,以我磨磨蹭蹭的吃飯,開始了一天的緊張生活節奏。

“終於做完了!”我從一桌子的稿紙中,興奮的擡起頭,大喊道。

我喊的時候沒有發現什麼不對,喊完了之後,才發現,他們三個人都用非常鄙視的眼神看着我。

白玉更是毫不留情的吐槽我:“現在才做完,還在這裏大喊大叫的,嘖嘖嘖!”

我的眼神往他們的辦公桌上一撇,除了齊銘的桌上,還攤着少量的稿紙外,其他人的桌子上已經找不到稿紙的影子了。

我看着鋪滿稿紙的桌子,非常不滿的說:“你們做了多少年的警察了,我才做了幾天,寫這些東西當然不擅長了,一回生二回熟,說不定下次我比你們做的還快呢!”

白玉挑了挑眉說:“夏未也是第一次做方案,爲什麼他比做的快不少呢?我們都已經在這裏等你快兩個小時了。”

我張了張嘴,想要反駁他,可最終也沒有好意思反駁,我不會承認,夏未的智商比我高出一大截子的,雖然這是事實。

我選擇無視掉白玉,拿着弄好的稿紙走向齊銘:“我弄好了,你看看還有什麼地方需要改進的?”

白玉悠悠的來了一句:“剛纔夏未的方案可是一把過得喲!”

天哪!白玉怎麼陰魂不散啊,我不動聲色的用眼睛狠狠的颳了她一眼,如果眼神是有型的,白玉這時候,早就已經被我千刀萬剮,凌遲處死了。

齊銘皺着眉頭看着我的方案,讓我的心頓時糾結起來。這個方案我可是反覆研究了好幾遍,纔拿過來給齊銘看的,本來就是完成的最晚的一個,如果錯誤還一大堆,那我就不用活了。

齊銘一副很認真的樣子,一個字一個字的看着,翻頁翻得也很慢,這給在一旁焦急等待結果的我,無疑是一種煎熬。

齊銘看到最後一頁,終於舒展開眉毛,用充滿鼓勵的語氣對我說:“一開始我還有點擔心呢,沒想到你居然完成的這麼好,讓我非常的意外。你要知道,你這一環,可是非常重要的一環,容不得出任何差錯。你的這份方案裏面沒有任何的錯誤,完成的非常好。”

我興奮的回到了自己的辦公桌,路過白玉的時候,還衝着他挑釁般的挑了挑眉。我完成的晚,又怎樣,還不是一把就過了。

齊銘擡頭看了一下時間說:“大家可以下班了!”

白玉高呼道:“你終於看到了,早就該下班了,我的烤串,我來了。”隨後,白玉接着說:“現在大家都沒有事,不如,我請大家去吃烤串吧,夏天晚上啤酒喝烤串更配哦!”

齊銘收拾好了桌子後,站起來說:“我看還是等明天吧,明天進行的順利,我們可以開一次慶功酒會,大家覺得如何?”

對於能吃好吃的這件事,我是舉雙手贊成的,晚一天吃也是無所謂的。夏未這一票就當做不存在吧,對於這樣的事,他都不屑於表態的,最傷心的莫過於白玉,有點哀切的說道:“你們不去吃,還不讓我去吃!還不如不說呢?”

面對白玉如此,我們哈哈一笑,齊銘說:“明天我請客,你們撒開了肚子吃就行。”

早上醒來的時候,天還沒有亮,可能是因爲心裏面裝着這件事,順帶着睡眠也不好了,潛意識裏,總覺得會睡過頭,所以早早就醒了。

試着自我催眠式的睡了半個小時,終於還是睡不着,而且是越睡越覺得煩躁,索性就坐起來了,抓了抓頭髮,思考着,現在該繼續催眠呢,還是起牀呢?

懵懵懂懂的抓了一把亂糟糟的頭髮,決定現在就起牀,早點去警局瞭解一下情況。

迷迷糊糊的洗漱完畢之後,想着這時候夏未應該還沒有起牀,我如果這個時候出去,他一定會發現我失眠了,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我還是繼續躲在臥室裏面,等一會兒再出場。

正好不知道想要幹什麼的時候,眼睛突然瞟到了牀頭上,放着一本醫學方面的專業書籍,我大喜,就是它了,興奮的拿起書,躺在牀上就看了起來。

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之後,我一下子從夢中驚醒了,看了看還拿在手裏的專業書籍,腦子一下子有點轉不過來。

下一秒,我就非常快速的從牀上跳了起來,我居然睡過頭了,火急火燎的走出了臥室。

啞夫種田記 夏未坐在餐桌旁,用眼睛掃了我一眼,輕飄飄的說:“我還以爲,你會失眠呢,沒想到,你居然睡眠這麼好。今天有這麼重大的活動,你都能睡過頭,我還真是佩服呢。”

我咬了嘴脣,慢吞吞的走過去:“今天我起的特別早,真的!”

夏未挑了挑眉說:“然後呢?”

我低着頭小聲的說:“然後我又睡過去了。”

夏未笑着說:“你這樣和原來就睡過頭,有什麼區別嗎?同樣都是快遲到了!”

我用非常小的聲音說:“我也不想遲到啊,可是我確實是又睡過頭了,這又不是我的錯。”

我還沒有說完,就看見夏未一個冷眉朝我刺過來,嚇得我,趕快低下頭吃飯,不在多說一句話。

等我們到達警局的時候,一切都已經準備就緒了,白玉遠遠的看見我們來了,就非常興奮的衝着我們招手。

我見就白玉自己在這,我有些疑惑的說:“怎麼就你自己在,齊銘呢?他去哪了?”

白玉無奈的說:“他還能去哪啊,又去檢查機器和人了,在等你們的這段時間裏,他都檢查了不下三遍了。”

我衝着白玉撇了撇嘴說:“齊銘去檢查了,你怎麼不去呢?又在偷懶!”

白玉非常不願意的說道:“你一個遲到的人,有什麼資格說我啊?”

“我……”我了半天也沒有找到合適的詞語,來反駁白玉,只好裝作非常認真工作,請不要打擾我的樣子。

過了十五分鐘之後,齊銘回來了,對我們說:“現在正好八點鐘,我們現在出發吧。這一路上,可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

在護送屍體去火葬場的路上的時候,一路上都非常的平靜,車也非常快,我猜這肯定是齊銘的命令。

去的路上是沒有什麼情況,在活化的時候,情況就出現了,目標不是別人,而是我。

我和所有的警察一樣,穿着制服站在靈堂的外面,看着一個個民衆拿着紙錢走進靈堂,去拜祭裏面的人們,看着他們一個個都帶着略帶悲傷的面容的時候,我已經分不清他們這時候的悲傷,是發自內心的,還是擺在出來給人們看的。

不知道是不是這個悲傷的氛圍的原因,一股子悲傷的情緒,從心底裏蔓延到我的眼眶,鼻子一酸,我的眼眶中已經蓄滿的淚水。

夏未當時就在我的旁邊,一轉頭,看見我紅紅的眼睛,立馬從口袋裏面掏出一條青色的手帕遞給我,對我小聲的說:“控制一下,你的情緒,現場還有很多記者,被拍到了,非常的不好。”

我接過夏未遞過來的手帕,帶着濃重的鼻音說:“我知道了。”

我擦了擦眼淚,平復好了情緒以後,打算將手帕收起來,洗乾淨之後再還給夏未,就在這個時候,我眼睛的餘光掃到了一個穿紅衣服的女子,只出現了一秒鐘,我都有些懷疑,是不是我的眼睛出了什麼問題了,眼花了?

在我的腦海裏面立即就出現了一個人的名字,不會吧?

現在可是白天,按道理來說,她是不可能來到這裏的,那麼剛剛出現的那個穿紅衣服的女子是誰呢?

最終還是忍不住好奇的跟上去,在剛剛出現過紅衣女子的地方尋找着她的身影,可是無論我怎麼尋找,都沒有一點的蹤跡。

我正在思考着要不要回去的時候,突然感覺身後出現了一個人,我頓時驚出了一身的冷汗,慢慢的轉過身,看向聲源處,這一看不要緊,立刻嚇得我倒退了一步,差一點跌坐在地上。

在我面前出現紅衣女子不是別人,正是我以前的死對頭樑音,這麼多天沒有看見過她,她還是一點都沒有變,只是原本就非常蒼白的面容,現在變得更加蒼白的,都快變成透明的了。

見我被嚇了一跳,樑音陰測測的一笑說:“現在知道害怕了,剛纔不是還在千方百計的找我嗎?不用怕,我可還是跟以前一樣溫柔呢。” 第3577章

「雪草!」小傢伙萌萌的說道。

「雪草啊,還不錯,你長的真可愛,聽說你一萬多歲了啊!」宮本千夏看著小雪草越看越喜歡,不斷的逗問道。

軒轅名一直留意著宮本千夏懷裡的小雪草,雖然對方小小的一隻,但是實力可比宮本千夏弱不了多少,他自然要提防對方傷人了!

墨九狸只是掃了一眼宮本千夏和雪草,就沒再理會了!

她買下對方,只是因為想起寧兒不忍心他落到魔族的手裡,至於帶在身邊還是算了,等到回去就讓銀色給放了就好!

「是的!」小雪草說道。

「那你怎麼長的這麼小啊?一萬多歲才化形,看起來你天賦不怎麼樣啊?」宮本千夏笑著道。

「可能吧!」小雪草想了想說道。

然後眨著眼睛天真的,一會兒看看墨九狸,一會兒看看軒轅名,一會兒看看銀色幾人,最後還是選擇安靜的待在宮本千夏的懷裡!

小雪草覺得包間裡面的這些人,還是抱著自己的胖女人好對付一些!

要是宮本千夏知道小傢伙心裡把她說成胖女人,怕是直接會把對方給丟到地上去的,自己分明都減肥成功了,竟然還說自己是胖女人,簡直不能忍啊!

包間立面都是宮本千夏跟小雪草聊天的聲音,雖然小雪草說的字數不多,但是卻都回答了宮本千夏的問題,可見對方是十分聰明的!

接下來拍賣的還是獸族的奴隸,期間還拍賣了兩顆魔獸蛋,雲落楓把兩顆魔獸蛋說的很強悍,但是價格卻不高,畢竟魔獸蛋內到底能出什麼,都是未知的!

墨九狸偶爾會看看下面拍賣的東西,但是大部分奴隸墨九狸都不是很感興趣,反而因為覺得不舒服,幾乎不怎麼去看了!

這雲城拍賣會場的設計還是很好的,大概因為五樓的貴賓包間就是給有錢有權的人準備的,因此隔音設計很特別,除了喊價的聲音,大廳內眾人議論的聲音都隔絕掉了!

每件拍賣品上來的時候,只要有人出價時說的話,墨九狸等人都能聽清楚,墨九狸沒什麼事情,就跟銀色詢問了一下雲城的一些勢力分佈,和雲城現狀的事情!

到現在為止,墨九狸還是沒決定是否讓翡翠樓的人,幫助自己尋找帝溟寒和寧兒還有寶寶的事情!

至於小澤,墨九狸中間跟妖王聯繫過,才知道妖王帶著小澤在神界,而且一切安好,墨九狸跟小澤還聊了一會兒,知道小澤很好,她也就暫時放心了!

但是寧兒和寶寶,到現在都沒有消息,這已經是墨九狸心裡的一塊心病了!

特別是寶寶,到現在墨九狸都不知道寶寶的傷勢如何了,紫夜也只是說了,紫天在寶寶身邊,寶寶沒有生命危險,但是卻無法告訴自己寶寶現在究竟怎麼樣了!

墨九狸知道紫夜如果知道,絕對不會隱瞞自己的,所以紫夜的含糊不清,怕是連紫夜也不清楚寶寶的情況的!

「主子,你什麼時候去翡翠樓看看?」銀色的聲音打斷了墨九狸的思緒。 鬼找我?

還是我的老對頭,死鬼樑音?如果早知道是她,打死我也不會過來的,真是好奇心害死貓!

我哆哆嗦嗦的說:“你突然出現在這裏有什麼企圖?我可告訴你,外面可都是我的人!”

樑音陰邪的一笑,好像聽到什麼好笑的事情一樣:“我當然不會對那些假屍體有什麼企圖,我對你有非常大的企圖。”

果然,我猜的沒錯,樑音來這裏,真的是爲了我,那我現在不是自投羅網了嗎?我得趕快像個辦法離開這裏。

樑音好像知道現在我在想什麼似得,陰測測的說:“你不要想着逃跑,你到了我的幻境之中,正能任由我宰割,你今天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

我直視着樑音那張蒼白的臉說:“那就讓我領教一下,你的幻境,看一看最後鹿死誰手?”

樑音哈哈一笑說:“這可是你自己找死!可怪不得我了。”

樑音的話畢,周圍的建築物全部消失了,變得異常蕭瑟。整個環境突然變得陰沉起來,黑壓壓的雲層直接壓下來,好像下一秒就要壓下來一樣,陰沉的讓人的呼吸都有些困難。

我剛剛只注意到周圍環境的變化了,沒有注意到樑音到哪裏去了,我站在原地,看着周圍蕭瑟的景象,有些不解,樑音到底去哪裏了?

不對,樑音肯定還在這裏,她剛纔說這裏,是她弄出來的幻境,幻境還在,那麼她也一定在這裏。

我閉上眼睛感受着周圍空氣的變化,呼呼的陰風在我周圍吹着,現在是夏天,正值最炎熱的季節,我穿的比較單薄。現在就算是穿着警察長的襯衫,我都感覺有些冷,冰冷的風穿過我的每一寸肌膚,刺骨的寒冷,吹得渾身顫抖。

寒冷的陰風吹得我,使我不能平靜下來,一時之間,居然感受不到樑音在哪裏,幾分鐘過去了,樑音都沒有什麼行動,這時候,我卻有點急躁了,根本就感受到樑音的身體,再這樣下去,後果不堪設想。

就在非常着急的時候,樑音突然出現在我的身後,陰測測的說:“你是在找我嗎?”

還不等我反應過來,我就感覺後背火辣辣的疼,好像被什麼東西劃開了皮膚,血珠順着我的背部流下了。

我顧不得身上的疼痛,立刻轉過身,看向後背,樑音不知在什麼時候,已經消失了。

樑音這一次對我出手,讓我更加手忙腳亂,衝着周圍大喊道:“樑音,你給我出來,整天躲躲藏藏的算什麼,有本事跟我面對面啊!”

樑音的笑聲從四面八方傳過來,笑了一會兒說:“我跟你面對面?怕你沒有這個資格,我哦害怕一不小心時候,一下子就把你殺了,那可就不好玩了,對待獵物,一定要用盡其可愛之處,爲獵人制造更多的樂趣。”

樑音果然要這樣做,這麼說現在我只能任樑音宰割了?樑音現在的實力確實在我之上,她的這個幻境,我就沒有辦法破解,連樑音在哪裏,我都不知道。

在我想事情的時候,樑音突然出現在我的面前,有些不悅的看着我說:“想什麼呢?竟然這麼的不專心,真是該罰,這一巴掌算是這次對你不專心的懲罰,再有下次,可就不是一個巴掌,這麼簡單了。”說完,樑音的面色變得陰狠起來,擡起手,狠狠的甩給我一個巴掌。

這一巴掌,樑音肯定用了很大的力氣,我一下子被掀翻在地上,臉上火辣辣的疼,左邊的臉瞬間就腫了起來,我下意識的,輕輕的摸了一下左邊臉頰。

只是輕輕的碰了一下,我就縮回手,現在的臉根本就不能碰,越碰越疼,就好像臉上的血液,要衝破臉部的皮膚,破蛹而出了。

我感覺手上有什麼東西,低下頭一看,手上居然有少量的血跡,這讓我聯想到樑音長長的指甲,肯定是剛纔甩巴掌的時候,連帶着劃破了我的皮膚,我如果毀容了,做鬼也不會放過她的。

得知臉部被劃傷了之後,我的火氣也是蹭蹭的往上竄,都有點抑制不住了,我衝着周圍喊道:“樑音,你這個賤人,給我出來!躲躲藏藏的算什麼本事!”

周圍還是沒有樑音的身影,只是周圍的空氣中的溫度驟然下降,樑音一定是生氣了,很好!

我又繼續大聲喊道:“樑音,你這輩子,就是註定什麼也得不到。以前就算你跟我搶,餘季最後也沒有喜歡你。我猜現在,他還是不喜歡你的,這次來殺我,你是瞞着他,偷偷來的吧!”

樑音不知從哪裏弄了一條長長的鞭子,陰狠的出現在我的面前,怒吼道:“你給我閉嘴!”她的鞭子也隨着她的話音一起落下來,狠狠的抽在我的身上。

我對着樑音大聲的說:“怎麼?被我說中了?惱羞成怒了?”

樑音什麼也沒有說,用鞭子代替了回答,那條長長的鞭子就跟我的身體來了個親密接觸。

我笑道:“說真的,你還真癡情呢,現在還會爲了餘季,而專門跑過來殺我!”

樑音陰狠的說:“我怎麼樣,還用不着,你在那裏指手畫腳。”

我嗤笑了一聲說:“這件事也跟我有關,爲什麼我不能說?還是你怕我說?怕從我的嘴裏聽到,你以前的事情嗎?”

樑音吼道:“閉嘴!”

我勾了勾嘴角說:“怎麼?怕了?”

“我讓你閉嘴,你聽到沒有?”說完,一道鞭印出現在我的身上。

我現在已經感受不到疼痛了,只是想快點結束這場可笑的事情。忍受着鞭子一下一下的抽在我的身上,可能是抽了很多下了,已經感受不到疼痛了,只是忍受着樑音的鞭子,落到我的身上。

就在我快要堅持不住的時候,夏未好像出現我的眼前,我迷迷糊糊的看着夏未焦急的樣子,有一種恍若隔世的感覺。

夏未抓起快要跟我的身體接觸上的鞭子,從樑音的手裏抽出來,扔在了一旁的地上。

焦急的跑到我的身邊,溫柔的扶起已經奄奄一息的我,非常緊張的說:“阿綾,你怎麼樣了?”溫柔的幫我擦去了嘴角的血跡。

手縮回去的時候,不小心碰到了我的左臉頰,疼我的‘絲’的一聲,夏未嚇得不敢碰我的臉頰了。

一動不動的摟着我,心疼的看着已經傷痕累累的我,眸子中充滿着憤怒的冰冷,溫柔的對我說:“不要怕,我來了,你再忍耐一會兒,等我解決了這件事,我就帶着你離開。”

最強兵王闖三國 夏未說完之後,小心翼翼的把握放在地上,轉過身走向了樑音。

夏未冰冷的開口說:“你最大的錯誤是,你不該來這裏,更不該傷了阿綾,你真該死!”

話畢,也沒看見夏未是怎樣出手的,樑音已經尖叫着倒在了地上。之後我的眼皮越來越沉,在得知夏未能夠完勝樑音之後,我就堅持不住了,眼睛漸漸的閉上了,昏了過去。

好像隱約的聽到,樑音聲淚聚下的跟夏未哭訴着什麼,也沒有聽清到底是什麼事,後來,感覺有人把我溫柔的從地上抱了起來,只是感覺這個懷抱好熟悉,沒有多想就徹底的睡過去了。

我迷迷糊糊醒來的時候,我最期待的第一眼不是夏未,而是冰冷的天花板。我不會是在醫院吧,夏未這傢伙,居然把我一個人丟在醫院,不見人影。

我趕緊往四周看看,發現這周圍的事物怎麼這麼熟悉,這不就是在我自己的臥室裏面嗎?

這個夏未,我都醒了,他還不來看我,我現在可是個病號。左等右等夏未還是沒有來,我終於忍不住了,把身體小心的挪到,靠近牀頭櫃子。

用盡全力的拿起桌子上的厚厚的專業書籍,在用力往桌子上一拍,以此來製造非常大的動靜,引起夏未的注意。

做完這一系列的動作,我氣喘噓噓的躺在牀上,眼睛一眨也不眨的盯着臥室的門,好似能在能上盯出來一個夏未一樣。

過了十分鐘之後,夏未才慢悠悠的端着一個杯子走進來,如果不是我現在身體非常的虛弱,我早就拿起桌子上的書,朝夏未毫不留情的扔過去了。

看着氣定神閒走過來的夏未,我翻了個白眼,沒好氣的說:“你知不知道,我是個病號啊,不在我的牀頭,隨時陪着我,也就算了。剛纔我弄出這麼大的動靜,你怎麼也沒有立即過來,這麼磨磨蹭蹭的,我再出點什麼事怎麼辦?”

乘歡妻下:首席的第一愛人! 夏未走過來,優雅的擡起手,摸了摸我的額頭,勾了勾嘴角說:“我看你這麼精神,完全不像是病號,倒像是想要興師問罪的小怨婦一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