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錯不錯,是個魔法師的好苗子。」楚雲看到這些信息不由誇讚道。

希爾的潛力比起希露確實高出不少,沒有修鍊前精神力達到普通人1.5倍已經達到學習魔法的基本要求。

親和度達到50%已經具有成為4階魔導士的潛力了,而且她的火元素親和也不錯,如果接受良好的教育努力學習,這輩子甚至有機會成為大魔導師!

「希露,希爾的年齡也差不多可以開始學習冥想了,你這幾天除了煉藥順便引導她進入冥想狀態吧。」

「好的老師!」希露聽到楚雲的肯定后很是高興。

一旁的唐妮這個時候神色複雜的走了過來:「希露……羅亞他對不起你們,你們要走了么?」

羅亞除了今天這事,平時沒少把希露寄回來的錢亂花,希爾平時吃的穿的都非常簡陋,唐妮也有些過意不去。

「唐妮嬸嬸你放心,我知道你還是對我們好的,以後我會常回來看你的。」這些年來希露寄回來的錢不少,也算是報答了寄養之恩。

希露收拾了下屋子將希爾和自己的東西帶走,隨後跟著楚雲撤離離開了這個企圖賣掉自己的「家」。

唐妮只能目送他們離開,心中有些不舍和愧疚。

當楚雲離開下城區,羅亞終於也拖著受傷的身體回到了這裡。

唐妮看到羅亞后,長久以來積累的怒氣終於爆發開來。

「羅亞!你竟敢,竟敢做出這種事來!」唐妮衝上前去一把將瘦弱的羅亞提了起來。

唐妮經常做家務和粗活,力氣比起羅亞都要大的多。

羅亞這些年來有了希露的錢后整天不務正業只喝酒玩女人早已掏空了身體,再加上現在受了傷根本不是唐妮的對手。

「你這瘋女人快住手,你要幹什麼!」羅亞不滿的吃喝道。

「啪!」

唐妮一巴掌甩向羅亞:「你這個廢物、懦夫、出賣女兒的狗東西!以後不出去工作掙錢的話別想吃飯!」

唐妮剛才在楚雲和希露面前雖然沒有表現多麼明顯,但是隨著羅亞的所作所為她的內心已經有了天翻地覆的改變。

在唐妮心中,希露和希爾雖然只是寄養在他們家裡,但是她已經把她們當作自己的女兒了。

她不想繼續妥協,不想繼續被羅亞這個廢物壓榨,是時候反抗暴政了!

說白了希露寄回來的錢都被羅亞拿去花天酒地,她平時的花銷大部分都是自己依靠做些手工活來維持,即便沒有羅亞她也能過得下去。

楚雲並不知道他走後發生了什麼事,他現在正帶著希露和希爾在塞卡城商業區逛街,給她們買了一大堆漂亮的衣服和玩具。

至於在下城區尋找血裔進行觀察研究的想法,楚雲經過今天這事已經放棄作罷。

得了絕症適合作為目標的人有很多,他覺得還是上城區的靠譜點,至少變成吸血鬼後上城區的人有錢購買血液補充生理需求。

若是下城區的人,很有可能因為貧窮的緣故鋌而走險,即便忍著不吸血對方也可能因此陷入瘋狂之中。

楚雲和眾人閑逛了一通,對塞卡城的風情也更加熟悉起來。

希爾很快就被楚雲的漂亮衣服和玩具收買,一口一個大哥哥,叫的比希露還要親切。

看到妹妹這麼喜歡楚雲,希露的心情也非常好。

逛完街后,楚雲將兩人帶回酒店,只是剛打開房門希露的臉色就頓時大變。

「主人~歡迎回來~」

「老師!你居然,你居然……金窩藏嬌!」 聽到這話楚雲卻是一臉震驚的看向希露:「希露你居然會用成語?金屋藏嬌這詞你是哪裡學到的?」

「別轉移話題,老師!你什麼時候又收了個這麼可愛的……貓族女僕?」希露有些受傷,自己明明也是兼職女僕,沒想到老師背著自己又找了個。

而且從對方那刻意賣萌的穿著來看,或許不僅僅是普通女僕那麼簡單。

「你是說米婭啊,她是酒店的工作人員,我訂的是套房這裡房間不少你自己挑間吧。」

楚雲隨後將空間中一整套的煉金工具和素材取了出來:「別想這些亂七八糟的事了,好好工作掙錢養希爾,有什麼需要就和米婭說,老師我還有事情要出去一趟。」

希露看到這些精緻高端的煉金器材果然被轉移了話題,之前旅行的時候使用的都是最簡陋的替代品。現在有齊全的設備她很想知道自己的真正實力究竟如何,能製作出什麼樣的藥劑。

至於希爾,剛才買了不少玩具和連環畫什麼的,此時看到童話故事中才有的城堡般的房間已經激動的臉色通紅,恨不得在柔軟的大床上蹦蹦跳跳玩起來了。

名門私寵:霸道總裁輕輕愛 「米婭,幹完活沒什麼事的時候就陪希爾玩玩吧,我可能要出去一整天。」

「好的主人~」米婭也很高興,希爾和希露都是女孩子,在她們面前沒有在楚雲面前那麼拘謹。

楚雲和希露有神奇觸角手機可以進行聯繫,有什麼事的話十分方便。

楚雲再次離開皇家酒店,這一次他的目的地是冒險者公會。

冒險者公會裡有各種各樣的任務可以接,經常會有採藥治病之類的任務。

而且這類任務大多數都是疑難雜症,否則直接到醫院或者教會就可以解決,沒必要特地掛在冒險者公會。

塞卡城作為東部邊境的重要城市平時人口流動頻繁,說不定就正好遇到個能人異士可以解決疑難雜症。畢竟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塞卡城治不了的病其它地方來的冒險者說不定有偏方。

楚雲的冒險者等級因為穆拉鎮事件的緣故提升到了F級,雖然不算多高,不過擺脫了G級菜鳥行列就可以接取無限制的公共任務。

塞卡城的冒險公會位於商業區入口處,這裡匯聚了來自各地的冒險者,楚雲甚至在這裡看到了一名漂亮的精靈族少女。

只是這精靈少女從皮膚的顏色來看應該是個暗精靈,一個神奇的種族。

冒險者公會裡頭的任務按照不同級別和類型張貼在不同的公告板上。

楚雲先是來到了F級任務公告板,F級任務是眾多新手冒險者的選擇,上面的任務相對來說比較簡單而且危險性低。

【任務名稱:迷路的小花】

【任務級別:F級】

【任務類別:搜索】

【任務要求:找回失蹤的小花】

【任務獎勵:5銀幣】

【任務說明:三天前僱主帶著寵物貓小花在中心花園閑逛,途中遇到惡犬導致小花逃走……】

【圖】【圖】【圖】

楚雲撓了撓頭,默默的離開了這個公告板,來到公共任務區。

公共任務區通常不限制接取人的級別和數量,例如大量收購某種草藥或者魔物素材之類的任務,通常達到收購上限后就會終止,如果提交任務遲了可能就錯過了。

楚雲掃了眼,許多任務的獎勵還挺不錯的,只可惜沒有找到自己想要接取的任務。

他有些遺憾的又查看起其它級別的任務欄,雖然他只有F級,不過若是願意支付抵押金的話也可以越級接取任務。

越級越多抵押金數量越多,最終獲得的積分獎勵也越多,是快速升級的不錯選擇。

「嗯?這個任務似乎還不錯。」

【任務名稱:凋零的白玫瑰】

【任務級別:D級】

【任務類別:疾病治療】

【任務要求:治療雷蒙家族二小姐的怪病】

【任務獎勵:300+金幣】

【任務說明:艾薇兒小姐這幾個月來持續高燒不斷,皮膚、牙齦、鼻腔均見出血,教會和醫師無功而返危在旦夕】

【任務說明2:基礎獎勵300金幣,若能徹底治癒還將獲得更多獎勵。】

雷蒙家族在塞卡城算得上大家族,是真正有底蘊的貴族。

原本這個任務也是放在公開任務欄上的,只是遇到太多想要碰運氣或者乾脆就是湊熱鬧的傢伙,不僅沒把病治好反而讓她的病情更加糟糕。

無奈之下雷蒙家族只好調高任務級別,真有實力治癒疾病的人級別級別不夠也可以越級接取任務。

楚雲作為一名煉金大師對於藥理十分精通,若是願意在塞卡城開個鋪子估計要被當作神醫。

楚雲上前取下任務單子,看板娘見到楚雲胸前的F級勳章急忙提醒道:「這位先生,這是D級任務,您若是想要接取的話需要先行支付抵押金。」

周圍的冒險者看到楚雲接下的是這個任務紛紛搖頭:「小老弟,我勸你還是別接了,你是不是想著家鄉的土方子能治好艾薇兒小姐的病?或許可以掙到酬金?」

「別做夢了,以前還好,不試白不試。現在要是亂來搞砸了,押金可要被扣而且聽說有些亂來的人還被雷蒙家族暗中報復過。」冒險者大叔好心提醒道。

「嘿,你不過就是個F級的冒險者,你有錢支付抵押金么?」另一名冒險者就沒這麼好心,看到楚雲的勳章不由嘲笑起來。

楚雲沒有理會他,朝著工作人員問道:「越級接取任務需要多少抵押金?」

工作人員取出一張表格說道:「這個D級任務基礎獎勵是300金幣,因此E級冒險者接取需要150金幣抵押金,F級冒險者需要300金幣抵押金。」

「如果您要接取的話請帶著表格到前台繳納抵押金。」

楚雲接過表格和任務單子,在眾人搖頭嘆息中來到前台取出一枚紫金幣。

那名剛才還嘲諷楚雲的冒險者看到紫金幣,頓時臉上火辣辣的躲了起來,楚雲壓根就沒理會他,他不過是自取其辱。

「楚雲先生,這是您的任務憑證,帶著憑證就可以到雷蒙家族進行任務了。」

「好的,謝謝。」 雷蒙家族的房子位於上城區最核心地帶,這裡幾乎都是貴族和名流居住。不僅環境優美而且治安也非常不錯,走在路上經常有護衛巡邏,遇上衣冠不整的可疑份子還會上前盤問。

楚雲在之前逛街的時候也給自己買了些適合城市穿著的名牌休閑服,再加上他那英俊的面容看上去簡直就像是個王子。

路上遇到護衛的時候他們都會恭敬的朝楚雲行禮,偶爾有貴族小姐姐路過也會投以好奇和欣賞的目光。

一些擦滿胭脂粉末的貴婦甚至想要上來調戲楚雲,不過大部分都被楚雲故作冷峻的神情勸退。

「女人就是麻煩。」楚雲再次躲開一名熱情的貴婦,終於來到雷蒙家族的大門前。

「你好,我是接了冒險者公會任務的冒險者,這是我的憑證。」楚雲將自己的憑證取出交給門衛。

門衛習以為常,這段時間太多人來了。

不過看到楚雲是繳納了保證金越級前來的冒險者后,不由有些好奇。

自從任務等級提升,已經很久沒有這樣投機取巧的人前來接取任務。

「請稍等,我這就向雷蒙子爵彙報。」

雷蒙家族的名字來自於雷蒙子爵,他其實是從另一個大家族獨立出來的分家,自身實力強大足以獨自成家。

雷蒙子爵共有三個子女,大兒子在塞卡城中任職,二女兒重病在床,三兒子被安排到塞卡城附近的小鎮代為管理家族領地。

原本雷蒙平時都是在自己的領地里,這段時間由於女兒的病特地在塞卡城的家裡待了許久。

片刻過後,一名身穿管家服的老管家來到門口。

老管家看到楚雲如此年輕有些失望,不過還是客氣的說道:「您就是這次前來治病的……醫師吧?請跟我來。」

楚雲緊隨其後,老管家在路上將艾薇兒小姐的病情重新仔細的描述了一遍。

「小姐一開始只是輕微的發熱,後來轉變為高燒。雖然採取一些方法降溫,可是每隔幾天幾乎都會複發一次。」

楚雲微微點頭:「除了發燒有發炎的跡象么?具體在那些部位?」

老管家看了眼神情認真的楚雲回答道:「咽峽、口腔、扁桃體、齒齦比較頻繁發炎,耳部、腸胃有時候也會發炎……」

交談中,兩人來到了一間布滿白玫瑰的房間中,一名留著絡腮鬍的中年男子已經等候在門口。

「這位是我們尊敬的雷……」

「好了別廢話了,你有什麼辦法治好我女兒么?」

雷蒙子爵十分疼愛自己的女兒,這段時間不僅是艾薇兒憔悴就連身為高級戰士的雷蒙都瘦了一大圈。

艾薇兒的母親死的早,雷蒙子爵沒有再找新的夫人,一直以來最疼愛的就是自己的女兒。現在女兒遇到這種事,這位猛男不知道暗中落淚多少次。

楚雲沒有急著進行治療而是繼續詢問道:「聽說艾薇兒小姐她最近已經開始出血了?方便我查看下么?」

正是因為這個奇怪的狀態楚雲才決定接下這個任務,和血有關的疾病用血族的方式來解決最簡單。

雷蒙子爵點了點頭,帶著楚雲來到艾薇兒小姐的病床前。

可以看得出來艾薇兒原本還是非常漂亮的,只是現在面色慘白幾乎沒有血氣。

視網膜上布滿恐怖的血絲,呼吸有些困難,下肢略顯水腫。

「病症倒是對的上,不過還是確認一下比較好。」

楚雲凝神看向艾薇兒,有關艾薇兒的基本信息頓時出現在他眼前。

【艾薇兒Lv18,病入膏肓的人類女法師。】

【說明:血液中的造血幹細胞因為增殖失控、分化障礙、凋亡受阻等機制在骨髓和其他造血組織中大量增殖累積,並浸潤其他非造血組織和器官,同時抑制正常造血功能。】

最美愛上你 「怎麼樣?艾薇兒她還有救么?」按理說雷蒙子爵已經失望過無數次,早已不報希望才對。

可是他卻不願放棄,每天都花費大量金幣讓教會的人前來為艾薇兒續命。

雖然他也覺得楚雲年紀輕輕不大像是個靠譜的醫生,不過既然對方敢於支付保證金或許還有些希望。

「艾薇兒小姐得的是一名名為白血病的疾病。」

楚雲說出了一個讓雷蒙子爵有些懵的名字,這段時間來治病的人不少,但是大多數根本叫不出名字來。

一些人也是胡亂取了個奇奇怪怪的名字,像楚雲說的這麼直白和肯定的口氣還是第一次遇到。

「白血病?可是艾薇兒她的血沒有變白,只是臉色變白了啊?」雷蒙不解的問道。

「血液中有許多物質,在抗凝固狀態下血液會逐漸分層,夾在中間的一層便是白色。艾薇兒小姐的血液中,這層白色物質增多因此引發了各種疾病。」楚雲以這個世界的語言為雷蒙子爵科普了一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