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錯,都成熟了,可以用藥了!」林楠笑的很高興。

超乎想象。

原本按照計劃即便是以中品進化液催熟,也需要半年的時間,但實際上再度提前了。

五個月而已,提前了一個月的時間,先前林楠將這些靈藥材隨手發給了長生小店老頭子,讓他來查看,老頭子已然給了答覆。

和天國那邊的沒什麼太大的區別,即便是藥效微差一些,但也完全可以接受的那種。

用這些靈藥材煉製低端的靈丹,足夠了。

如此,等若是讓林楠一次性收穫了一百畝地的靈藥材!

全部加在一起,數十萬株靈藥材,即便是拿出去販賣,也能數億點靈氣值,不算人工土地租金等,靈氣值的凈利潤在50%左右。

一次性凈賺兩億點靈氣值!

真若是直接送到丹藥公司,足以生產出數百萬顆靈丹!

「那可就太好了,還真怕出什麼意外。」林忠笑了,這個老實人最近沒少關注這裡,深知這些東西的重要性。

林楠輕笑一聲,而後看向趙春農。

最強躺贏 「老師,這裡的專研怎麼樣了?」

而今的趙春農,不僅僅負責大仙農集團蔬菜瓜果的種子科研工作,同時早已開啟了對這些靈藥材中的特殊成分進行專研。

這也是林楠的一種設想,若是能夠以地球現有之物,來加工成製造靈藥材內的那種相似的成分,能夠以這些特殊物質代替靈藥材,批量生產出這些新的丹藥。

當然,這還是暢想,能否成行,還要看具體專研。

武出法隨 丹藥公司那邊,陳聽雨早已安排人在全力以赴,趙春農這邊也在開始。

畢竟他是農業方面的專家,對這些靈藥材的生產情況一直在監控,在專研,不斷的研究,可能有意外收穫。

「暫時還在測試中,一些特殊成分可以用其他普通中藥材中的成分來代替,可以提煉出來,但有些東西暫時還沒有辦法徹底分析出來。」趙春農沉聲,這件事不好做,畢竟這其中涉及到靈藥材中的特殊用藥成分,還有天地之力的蘊含。

這一點,他們還沒有想到如何去判斷?

以前的能量單位焦耳,氣壓大為帕等在這裡完全不適用。

林楠不算意外,否則丹藥公司那邊早該研究出來了。

「不著急,慢慢來,這東西專研出來,造福人類,真若是能夠大量普及,後世萬代或許真的有可能全民修鍊!」林楠開口說道,帶著一絲嚮往。

全民修鍊,那是一種什麼情況?

想想都讓人激動。

「全民修鍊!」趙春農和林忠聞言,眼中放光,尤其是林忠,忍不住有些雙拳緊握。

他也就比林楠大上兩三歲而已,不到三十歲年的年紀,以前在村裡被人看不起,甚至本人喊大傻子,而今眼下他成了林楠的得力助手,將大仙農農業種植方面打理的井井有條,整個人早已好似變了一般。

不僅如此,修鍊之風盛行,林忠雖然沒有加入到鳳凰山一脈,也實際上也在暗自修鍊,每日很刻苦的努力著。

而今的林忠,已然踏入內功層次,體內有著微弱的真氣存在。

看到林忠這一幕,林楠輕笑,雙石村不少人都在暗中修鍊,鳳凰山一脈不再招收,但功法有,而且他們也阻止人去偷師,自然不乏一些人一大早就趕過去在一旁刻苦修鍊之人。

林忠便是其中一人。

而且還頗為不錯的那種。

心中一動,十顆大力丸遞了過去。

「林忠哥,給你。」林楠笑著說道。

林忠見狀,輕笑了一聲,沒有拒絕,這東西他很需要,鳳凰山一脈比他們修鍊的更快,不是因為他們比林忠這些人更優秀,可能有更刻苦的原因,但更主要的是有靈丹幫助。

其他人比如林忠這種,雖然和林楠極為熟悉,但卻不好意思開口索要靈丹,只能悶頭苦修,修為也增加極慢。

「謝謝。」

「咱們兄弟還說這話就客氣了,以後靈丹用完了,就找我即可。」林楠笑著說道。

哪怕他是華夏大地第一人,但也是雙石村的一員,雙石村的人也都是親人。

能幫助的,林楠不會說個不字。

當然,特殊過分的要求就算了。

林忠這種,自然沒問題。

一旁,趙春農看著二人也不說話,但整個人實際上顯得比去年還要年輕的多,這自然少不了林楠的靈丹輔助。

雖然他不修鍊,但這東西對身體極好,讓他身體健康,延年益壽自然是沒問題。

此刻看著這位弟子,趙春農極為滿意。

和二人閑聊一會,林忠開始安排人收割這些靈藥材,不同的靈藥材,採摘方式也完全不同。

有些要葉子,有些要種子,更有要根莖之類的。

這些東西,可都是真正寶貝,最便宜的那種販賣給通天店鋪也能賣出個數百點靈氣值。

採摘之事林忠頗為小心,一百畝地足足安排了兩三百人同時進行。

頓時,大量的靈藥材收取好,然後堆積在一座大棚內。

一百畝地的,太多了,饒是林楠的須彌戒指也裝不下去。

這些東西林楠沒打算賣,更適合煉製靈丹妙藥,這才關鍵,華夏大地需要這些靈丹,越多越好。

全世界各地更是不用說,比華夏大地還需要。

當陳聽雨被一群大修士高手煩的腦袋快要爆炸的時候,林楠打來電話,告訴了這個好消息,頓時讓陳聽雨笑了,臉上的不爽一掃而空。

數百萬顆靈丹的核心材料有了!

「好,好啊,終於有了好消息了。」陳聽雨精神都好了不少。

數百萬顆靈丹妙藥,哪怕是現在華夏以及全球修士高手的消耗,也足夠小半年的使用時間。 雲夢恬深刻的意識到,她如果連這點事情都做不好,以後還能做好什麼呢!

看到葉一朵的消息,她也大大方方的回復了。

雲夢恬:我沒事,你回家了就好,我本來還擔心你一個人在宿舍里,會害怕呢,現在挺好的,我這會正在我大舅家呢,你也不用安慰我,我挺好的,真的!

葉一朵:你去大舅家了啊,我還以為,你在你家裡呢!

雲夢恬:是啊,我在大舅家,我喜歡我兩個舅舅,他們都特別疼我,我是家裡唯一的女孩,我上面兩個表哥和哥哥,他們都寵著我,我是老幺,每次放假都要去各家住一段時間的!

葉一朵:你們感情真好!對了,你也要去你小舅家嗎?

雲夢恬:你問這個幹嗎?還是說,你想問我表哥路彥琛!

葉一朵:沒,我就隨便問問!

葉一朵本來是想問路彥琛的,可是,等到雲夢恬問她是不是問那個人的時候,她突然覺得問不出口了。

因為她也不知道,自己要問什麼。

葉一朵:對了,我記得你昨晚說,你要出國留學,真的嗎?怎麼這麼突然,我到現在還覺得難以置信!

雲夢恬:沒什麼難以置信的,我以後可能也要在家裡的公司幫忙,去國外長長見識也是好的,我突然特別想長大,想一出是一出,我這人就是這樣,你放心吧,如果我真的走的話,我還會再見你一面的,畢竟,我們是好朋友,不是嗎!

葉一朵:恩,你也是我在南大,最好的朋友!

雲夢恬:我先去吃點東西,不說了!

葉一朵:"恩,你去吧!

跟雲夢恬聊完天,葉一朵的心情,並沒有好到哪裡去。

雖然雲夢恬今天跟她說話的態度很和氣,可是,葉一朵總覺得,什麼事情變了。

雲夢恬好像突然就長大了,之前的雲夢恬,根本不是這個樣子的。

葉一朵只覺得心裡慌的要命,可是,她卻什麼都猜不到。

這樣的感覺,格外的糟糕。

葉一朵去做其他的事情,想讓自己轉移注意力。

可是,兩天下來,她發現在,自己根本做不到,她還是想念路彥琛,擔心雲夢恬。

而且,這樣的感覺,越來越強烈。

最終,她還是沒忍住,給雲夢恬打了電話。

葉一朵知道,自己不能聯繫路彥琛的,畢竟,分手是她說的,現在去糾纏路彥琛,只會顯得自己很low。

她不想讓自己變成那種出爾反爾的人,哪怕她心裡很想很想見路彥琛。

電話接通后,雲夢恬的語氣,有點陰沉,跟平時完全不一樣。

她問葉一朵:"怎麼了?打電話有事嗎?"

雲夢恬問的如此不客氣,葉一朵心裡有點慌:"小夢,你到底怎麼了?你實話告訴我,你這幾天,真的很不對勁,我能感覺到的,你不要騙我!"

雲夢恬嗤笑了一聲:"我騙你做什麼,我能接你電話,這至少說明我好好的,沒死!"

葉一朵被她的話噎住了:"小夢,你是不是受了什麼刺激了,說話怎麼能這麼不客氣呢,好端端的,你說什麼死不死的幹什麼!"

雲夢恬聲音有些冷:"可能是我愛說,我想說唄,你有意見嗎?"

雲夢恬徹底不知道該說什麼了,她悶悶的搖搖頭:"沒什麼,我就隨便問問,你說話我能有什麼意見啊,我只是覺得,你不想跟我說話,就告訴我,我不會跟你置氣的,沒必要!"

聽到葉一朵也不客氣了,雲夢恬徹底無心應付:"既然覺得沒必要,那你就不應該給我打電話,沒事的話就掛了吧!"

雲夢恬的確是無心應付葉一朵了,她這兩天也忙的焦頭爛額的。

家裡這邊,長輩似乎都察覺到一點問題了,一個個的都追著她問。

傲世英俠傳 可是,她什麼都不能說,最重要的是,小表哥還沒有下落。

小表哥丟了,屍體找不到,那麼大的大樓倒了,小表哥也有可能被埋在了某個小角落。

一想到這個可能,雲夢恬覺得心臟都疼的厲害。

她不想跟葉一朵說話,她害怕自己遷怒葉一朵。

可是,葉一朵也是個直性子,說話比較直接,雲夢恬根本不想過多的泄露自己的情緒,只能用這樣冷冰冰的,陌生的態度。

雲夢恬本以為,自己這樣說了,按照葉一朵的性子,可能會掛電話。

可是,葉一朵今天卻沒有掛電話。

她反而擔心的問了一句:"小夢,你真的沒事吧,我承認,可能是我說話的態度和方式有問題,可是,你平時說話也不是這樣的,我真的很擔心你,只是單純的擔心你,或者,你這麼針對我,是因為路彥琛嗎?是不是你表哥出什麼事了?"

葉一朵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想到這個問題上。

畢竟,雲夢恬能正常的跟自己通電話,她實在是想不到,好端端的,雲夢恬對自己的態度,為什麼會發生這樣大的變化。

雲夢恬聽到葉一朵的推測,明顯愣住了。

她獃滯了幾秒鐘,慌亂的開口:"你胡說什麼呢,朵朵,你不要胡亂詛咒我表哥,我表哥好好的,你不要再亂說了,我只是覺得,我馬上要出國了,不需要對國內的人和事,有太多的情愫,以免影響我以後的生活!"

葉一朵對雲夢恬這種說辭,根本不相信。

可是,雲夢恬態度這麼冷硬,她也不好說什麼。

她只能悶悶的回了一句:"既然你覺得,你要出國,就應該用這個態度對我說話,我真的無所謂,但是,我必須明確的跟你說,我沒有詛咒路彥琛,我只是覺得心裡憋得慌,總覺得出了什麼事,我沒人問,才來問你的,當然了,如果你不願意告訴我,這是你的自由,我也不能勉強,就這樣,如果路彥琛沒事的,我就掛了!"

雲夢恬聽到葉一朵的話,只覺得心裡更難受了。

她直接掛了電話,獃獃的看著電話,差點哭出來。

她也不想這樣跟葉一朵說話的,可是,她就是忍不住。

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太多,她的確是長大了,可是,她也忍不住憤怒,忍不住難受。

為什麼所有的事情,都變成了這個樣子,她感覺,她都不認識自己了。

其實,別說葉一朵覺得心裡憋得慌。

她也覺得憋得慌。

的確是出事了,小表哥出事了,表哥和哥哥都在忙著找小表哥。

他們三個還要瞞著上面的長輩,不想讓他們知道,這樣的感覺,真的是糟糕透了。

雲夢恬感覺,她從來都沒有這麼憋屈過。

可是現在,這樣的情緒就像是長在她身體里,怎麼都甩不掉。

她左思右想,還是走進卧室,將門關上,給雲彬柯打了一通電話。

這幾天,路彥琛的電話根本打不通,雲夢恬只能打電話問問雲彬柯,那邊情況怎麼樣。

超能作者 雲彬柯這次接電話的時間有點長,雖然打通了,可是,每次都不接。

直到雲夢恬第三次撥號的時候,他才接通電話。

雲夢恬趕緊問:"哥,你那邊情況怎麼樣了?還是沒有消息嗎?"

雲彬柯的聲音,聽起來有些顫抖:"小夢,都怪哥哥,是哥哥不好,我應該攔著大表哥的!"

"怎麼了?"雲夢恬心慌的亂成一片,她感覺自己說話的時候,嘴唇都在發顫。

雲彬柯聽起來,像是要哭出來了一樣:"大表哥來了英國,不眠不休的找人,他在廢墟那邊都找了兩天了,本來精神狀態就不好,結果……結果有仇家趁著暗夜組織出了事,過來找事,大表哥不小心中槍了,我聽那邊的人說,大表哥的情況挺嚴重的,中彈部位很關鍵,有生命危險,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跟家裡人交代,小表哥和大表哥都在這邊出了事,我們要怎麼辦啊,我現在都不知道,這件事情到底要不要告訴家裡人,萬一……"

雲夢恬聽得出來,哥哥已經說不下去了。

她自己早就哭出來了:"哥,哥!我們要不告訴舅舅他們吧,萬一你們都出了事,我怎麼辦啊!"

雲夢恬的眼淚都流進了嘴裡,鹹鹹的,苦澀的要命。

她吸了吸鼻子:"你先去那邊看錶哥怎麼樣,我這就告訴舅舅他們,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雲彬柯本來是不想告訴家裡人的,可是,暗夜組織的暗主和明主現在都出事了,他也在暗夜組織訓練的。

可是,他的位置,根本不能震懾到下面的人。

現在兩個表哥都出了事,暗夜萬一內部內訌分裂的話,這個責任他不知道要怎麼承擔。

況且,大表哥中槍,如果組織內部內訌,他的安全就成了問題。

雲彬柯打這個電話,其實就是跟家裡人求助,他沒臉說,只能告訴雲夢恬,讓她轉達。

雲彬柯從來沒覺得,自己這麼無能過。

他在這邊,和路彥琛分兩路找人。

路彥琛在廢墟里和周邊找人,他則派人封鎖英國這邊當地各個碼頭和車站,甚至機場也安排了人。

萬一路彥昭沒有出事,也有可能是被仇家帶走,那情況就更嚴重了。

可是,他們找了兩天,不僅毫無頭緒,就連路彥琛都出事了。

雲彬柯自責不已,如果一開始,他們告訴家裡人的話,事情會不會演變不成現在這個樣子。 靈藥材之事,讓林楠看到了希望,也讓陳聽雨等人看到了未來。

只要眼下能守住,華夏大地的實力會飆升,人類會更強,不會被異境所滅,林楠口中的盛世當真會開啟。

那將是華夏大地的黃金時代!

這讓人期待,讓人激動!

當聽聞林楠那邊一次性擴展到一千畝地的種植規模后,陳聽雨更是顯得激動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