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不開心?」司厲霆一眼就看出了她的情緒變化。

蘇錦溪將平板扔到一旁,剛剛的好心情瞬間被破壞。

「我媽讓我們晚上回蘇家有事要說,三叔,以蘇家人的性格我覺得讓我們去准沒好事。

我對蘇家已經仁至義盡了,如果蘇家人要提什麼過分的要求,你不要答應。」

司厲霆看到蘇錦溪板著一張小臉,嘴角勾起一抹笑容,「好,我知道了。」

就算蘇錦溪不開口他也不會讓蘇家佔便宜,蘇家要是對蘇錦溪好也就罷了,關鍵是她們壓根就沒有將蘇錦溪當成家人。

現在還想要從蘇錦溪身上得到利益,他不報復就算好事了,怎能讓她們如願。

記者會發布的報道很快就被各大公司後期加工潤色製作好發布了出去。

網上的吃瓜群眾這才知道真相,紛紛跑去蘇錦溪的微博下面道歉。

沒出事之前蘇錦溪微博就幾百個粉絲,出了那件事之後大家為了方便黑她,一夜漲粉一百萬。

她一個月以前發布的一條微博被人罵到了六十八萬評論,現在真相大白。

熱搜話題全都變成了「心疼蘇錦溪」「我們欠她一個道歉」「正能量女神」「寵妻狂魔霸道總裁上線」「混血兒總裁」。

前十基本上被蘇錦溪和司厲霆霸榜,尤其是司厲霆在鏡頭前面說的那些話,引得無數少女追捧。

無奈司厲霆沒有開通微博,大家又一窩蜂的跑到蘇錦溪的微博下面留言。

基本上都是來道歉的,也有表達各種羨慕嫉妒恨的。

「小姐姐,我為之前自己的言論向你道歉。」

「女神,你好漂亮呀,看你不僅人美心更美,正能量女神。」

「蘇小姐,你上輩子是拯救了銀河系才會遇上司先生么?」

「老天爺,賜我一個司先生這樣的男朋友吧。」

她的粉絲在急速暴漲,雖然不是演藝圈的人,因為最近的話題熱度漲得飛快。

再回過頭來看那天她在商場被人圍攻的畫面,畫面中的蘇錦溪讓人心疼不已,一雙眼睛很無辜的看著周圍的人。

冥主 她不是演員,用不著做戲,周圍的大媽們對她指指點點,還上手掐著她,失手將她推下電梯。

之前這個視頻下面全是點贊轉發,評論都是大快人心,大媽們替天行道,滅了這個潘金蓮的評論。

現在大家知道了真相,都覺得蘇錦溪委屈又可憐。

虐愛總裁追逃妻 明明不關她任何事情,最後無端背了鍋,摔下電梯流了那麼多血。

說起來她的那位哥哥也很帥啊,大家又開始扒抱走蘇錦溪的陌生男人。

另外一部分的人則是強烈譴責將她推下電梯的大媽們,微博上一片熱鬧,輿論已經開始變好。

很多媒體記者更是大肆宣傳蘇錦溪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身為豪門千金卻一點都不嬌氣,比普通人還吃苦耐勞。

關於蘇錦溪的報道鋪天蓋地而來,之前的髒水消失得無影無蹤。

看到報道的華晴氣得臉色發青,她本想要借著大眾的輿論來施壓和報復。

誰知道唐茗竟然偷梁換柱用了這樣的手段來維護蘇錦溪,不僅沒有達到目的,而且還讓司厲霆當著所有人的面對蘇錦溪告白。

「在此我告誡所有人,你們動我可以,以後但凡有人動我太太一根毫毛,我司厲霆必定不死不休,和你死磕到底!

我太太過去吃了很多苦,從今往後我不希望她再受一點委屈。」

司厲霆的話一字一句傳到華晴的耳里,看著屏幕中那英俊冷酷的男人。

對著鏡頭的時候他冷如寒冰,唯獨在看向蘇錦溪瞬間變成了滿滿的寵溺。

華晴妒忌的臉色都變得很猙獰,恨不得現在就將屏幕中的蘇錦溪撕碎。

貓窩俱樂部 「賤人!賤人!」她狠狠的怒斥道,一把將平板扔到了地上。

扔到地上她還覺得不開心,還用高跟鞋狠狠踩著屏幕。

霆,如果你知道對蘇錦溪下手的人是我,你會捨得報仇么?

平板裡面還傳來記者道歉的聲音,為什麼和她想象中完全不一樣,這些人憑什麼道歉!

應該往死里罵蘇錦溪這個賤人。

華晴身體緩緩滑到了地上,抱著屏幕裂開的平板,痴迷的看著裡面的司厲霆。「霆,你不是說過要娶我么?她要是你的太太,那我又算什麼呢……」 正在做美甲的白小雨對這個消息一無所知,直到接到寧蕊的電話還一臉淡定,「小蕊,我在做指甲呢。」

「小雨,現在都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你居然還在做指甲,你心也是夠大的。」寧蕊的聲音在電話之中顯得十分著急。

冷情暖少:愛妻哪裏跑 「發生什麼事了?最近流行這海洋系列的指甲還不錯,你要不要過來,我請你做。」白小雨懶洋洋道。

她這兩天心情很好,之前在美國就發現蘇錦溪和別的男人在一起,現在爆出來那個男人竟然是唐茗的三叔。

白小雨本來還擔心唐茗會在不知不覺間喜歡上蘇錦溪,現在報道都出來了,任何男人都不可能喜歡上一個出軌自己三叔的人。

蘇錦溪被全網罵,白小雨莫名也跟著很開心。

「我的白大小姐,你快上網去看看吧,還有心情做指甲呢,我都服了你,我馬上過來找你。」

寧蕊一聽白小雨的口氣就知道她暫時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如果她知道的話早就發火了,怎麼可能這麼淡定。

白小雨正好做完了一隻手,拿出手機刷了一下新聞。

首先看到的就是給蘇錦溪道歉的熱搜,好端端的幹嘛給她道歉?

白小雨一點點往下拉,當她看到唐茗牽著蘇夢的手,整個人已經僵硬在了當場。

這是怎麼回事?明明是蘇錦溪和三叔的事情,現在怎麼突然變成了蘇夢和唐茗?

點進了記者發布會的視頻,當白小雨看到那熟悉的人一字一句道:「其實我喜歡的人是蘇家二小姐,蘇夢。」

「不,不是這樣的!」白小雨受了極大的刺激。

「白小姐,你沒事吧?」旁邊塗指甲的人也都十分擔心她的樣子。

白小雨受到了巨大的打擊,她之前見過一次蘇夢,蘇夢坐在唐茗的大腿上。

但那個時候唐茗明明表現出很討厭蘇夢的樣子,為什麼今天就變成了兩人在一起?

她要找唐茗問清楚,這一定不是真的,撥打唐茗的電話,唐茗的電話呈現出關機狀態。

寧蕊也趕到了白小雨做指甲的地方,見到只做了一半指甲的白小雨失魂落魄,顯得十分可憐的樣子。

「小雨,或許只是誤會,你先不要胡思亂想。」

「小蕊,他的電話打不通,他是不是存心想要躲著我?」白小雨覺得天都好像塌下來了一樣。

「這個點說不定是在公司,我陪你去他公司問清楚。」

「好,我們這就去。」白小雨受了巨大打擊,由寧蕊扶著起身。

「白小姐,您的指甲還沒有做好。」

白小雨哪裡還有心情做指甲,拉著寧蕊就急沖沖的離開,她從未想過有一天自己要是失去了唐茗會變成什麼樣子。

原來就是現在這種感覺么?

白小雨剛剛一走,剛剛給她做指甲的人也在八卦,「唉,虧得之前我還以為唐總會娶這位白小姐呢。」

平時白小雨盛氣凌人,很不尊重人,導致大家對她沒什麼好態度。

「算了吧,就她這種野雞唐家會要?蘇家雖然沒落了,好歹也是名門望族,她算什麼?插上鳳羽也飛不上枝頭當鳳凰。」

「你還記得上次她來做指甲那個樣子,嘖嘖,還真將自己當成唐太太了,現在被打臉了吧?」

人們最擅長的就是落井下石,平時在白小雨身上積累的怨氣都在此刻爆發。

回到車上,白小雨的身體還在不停的發抖,寧蕊將她從駕駛座位拉下來。

「小雨,你現在的情況很不好,還是我來開車吧,我認得唐總公司的路。」

白小雨緊緊抓著寧蕊的袖子,「小蕊,你說他會不會不要我了。」

「胡說什麼,唐總不是那種人,如果他真的想不要你,又何必等到今天?這些年他對你有多好你不用我來說明了吧。」

白小雨的神情恍惚,這件事他壓根就沒有和自己說過,如果是假的他也應該提前和自己商量才是。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作為唐茗枕邊人的她竟然是最後一個人知道的,這應該是最悲慘的事情了。

而且這次唐茗是當著所有人的面前說自己要和蘇夢結婚,同蘇錦溪那一次截然相反。

那一次他是為了照顧自己的情緒,沒有和蘇錦溪領證,也沒有通知任何朋友和媒體。

純粹的是為了應付唐家的人,如果上一次是為了唐家,那麼現在又是為了什麼?

白小雨從來就沒有放棄過要嫁給唐茗,名正言順當他唐太太的夢想。

現在他直接宣布了和蘇夢的婚事,這就直接變成了不可能。

急沖沖的趕到唐氏集團,卻被秘書告知唐茗今天根本就沒來上班。

「詹助理,你應該知道他在哪裡吧?我求求你告訴我!」現在白小雨只想知道真相。

「白小姐,很抱歉,總裁取消了今天一天的行程,他沒有告訴過我他的行蹤,我也不能幫到你。」

詹助理是最清楚唐茗和白小雨這一路走來的全過程,至於唐茗為什麼走到今天這一步,他也不知道究竟是誰的錯。

「詹助理,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茗,求求告訴我吧!」

白小雨除了詹助理之外,她發現自己完全就沒有可以聯繫到唐茗的辦法。

她更不敢直接去唐家,一定會被唐媽媽給轟出來的。

從前她覺得自己雖然不能和唐茗結婚,除了這一點和夫妻又有什麼不同呢?

唐茗從來不限制她的零花錢,她喜歡的東西只要開口唐茗就會給她買來。

但是到了現在,白小雨突然覺得沒有那張紙,她永遠都是名不正言不順的地下情人。

「白小姐,我確實不知道唐總的下落,要是知道的話我肯定會第一時間告訴你的。」詹助理也很無奈。

別說他現在不知道,就算知道也不可能告訴白小雨,清官都還難斷家務事呢。

況且這次唐總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他要是敢插手,弄出了什麼事情的後果誰來負責?

寧蕊只得將白小雨拉走,「小雨你先冷靜一下,這個蘇夢一看就不是什麼好貨色,唐總不可能喜歡她的。」

「不管喜歡不喜歡,她總歸可以嫁給茗,那我又算什麼,這些年一直陪在茗的身邊。」

「之前唐總和蘇錦溪鬧得沸沸揚揚的,對唐氏集團的影響肯定不好,為了公司他也要出來澄清。

你看現在網上所有的負面輿論都消失了,這不就是公關的一個手段,至於結婚什麼不過就是說說。

唐總對你這麼好,我們都是有眼睛可以看到的,你難道還不相信他嗎?」

白小雨搖搖頭,「不是這樣的,小蕊,最近茗對我很冷淡,已經好久都沒有和我在一起了。

每天他都說忙,別說碰我,就連和我吃飯的時間都沒有,有好幾次我主動找他他都說很忙,他是不是早就變心了?」

「這些話還是等你聯繫到唐總以後再說吧,總之我不相信唐總會是那樣的人。」

「他沒來公司,就連秘書都不知道他人去了哪裡,我找誰問?」

越是這個時候白小雨就迫不及待想要向唐茗要個說法。

「對了小雨,你手機不是下了一個APP,雖然找不到唐總在哪裡,但你可以查到他車子的定位啊,你看看他車子停在哪裡的,說不定有答案。」

寧蕊給白小雨提了一個好辦法,白小雨眼前一亮,她怎麼忘記了這件事。

上一次她找蘇錦溪住在哪個醫院就是從唐茗車子的軌跡知道的,她趕緊打開手機。

發現唐茗的車子停在一個別墅區,那並不是他的家。

白小雨上網查了一下,「他在蘇家!」

「也對,現在他和媒體已經都說好和蘇家結親,現在應該是在蘇家的,我們早就該想到了。」

「小蕊,馬上去蘇家!」

寧蕊瞪大了眼睛,「小雨,這樣不好吧,那是蘇家呢,這是你和唐總兩人的事情,我覺得你們私下處理比較好,還是不要鬧大了。」

白小雨就是個急性子,恨不得現在就找到蘇家去要個說法,她哪裡還能忍!

「不,我忍不了,一分鐘都不能忍,小蕊,開車,我們就去蘇家。」

寧蕊沒有辦法,只有導航到了蘇家,白小雨還在不停的刷著那兩人的新聞。

尤其是看到採訪的時候,蘇夢對記者炫耀幸福的模樣。

「茗對我可好了,之前我生病,他在美國知道了,連夜就坐私人飛機飛回來看我。

「我只是有點咳嗽而已,他在醫院陪我住了好幾天,連水都是他給我喂到嘴裡。」

「我很喜歡一個牌子,這裡就不方便說什麼牌子了。

茗知道我喜歡那牌子的衣服后,就專門飛到米蘭去找總設計師設計我的婚紗……」

白小雨眼淚刷刷落下,她不知道蘇夢說的是真還是假,但她知道兩人肯定是要結婚了。

寧蕊看到哭個不停的白小雨,「小雨,你就別看那些了,一定都是假的,這個蘇夢還真是不要臉,我才不相信唐總為她做這些。」「小蕊,如果她們真的要結婚呢?那我該怎麼辦?」白小雨淚如雨下。 顧柒臉上竟然露出了羞澀的表情,「我都一把年紀了還結什麼婚,肯定會讓人笑話。」

「柒兒,還記得火山島嗎?」穆南樞卻是溫柔的問道。

「當然記得了,當年你收購那個島的時候引起了多大的轟動?我怎麼可能會忘記。」

「因為你一句戲言,將那座島嶼完善花了我二十年的時間,柒兒,這輩子我欠你太多。」

穆南樞雖冷,唯獨對顧柒溫柔,他欠顧柒的一定會加倍奉還。

顧柒覺得奇怪,「你可從來不喜歡說這些話的,怎麼突然說這些了。」

「大概是看到年輕人們的熱鬧有感而發。」

今天這樣的日子,不僅是幾位新人,就連圍觀的人也都感受到了愛情的甜蜜美好。

穆南樞攬著顧柒,「我真的沒想過有一天我這樣的人不僅有了你,還有了這麼多孩子。」

這些孩子畢竟都大了,儘管從小沒有在他身邊生活,又是女孩子,大了也不便和他多親密,他雖從不說出口,但在他的心裡每個孩子都佔據著很重要的位置。

顧柒也收起了紈絝的笑容,「你能這麼想真是難得。」

正好小竹抱著錦諾過來,穆南樞從她手中將孩子接過來。

如今錦諾已經會簡單的疊詞了,一見到穆南樞就很開心道:「公公公。」

看到這孩子他心都軟了,顧柒也逗弄著孩子,「叫外婆。」

「婆婆。」錦諾乖巧的叫著,一雙藍眼睛忽閃忽閃

「真乖,不知道以後又有多少女孩子要遭殃了。」顧柒最喜歡的就是錦諾這雙眼睛。

「喜歡孩子?」穆南樞問道。

「是啊,雖然我生了好幾個孩子,但沒有陪一個孩子長大過,這是我,也是你最大的遺憾。」

見穆南樞若有所思的樣子顧柒趕緊道:「你可別誤會,我沒有在暗示你什麼。」

說著顧柒趕緊跑掉,她好不容易身上的毒才完全消失,這世間的大好時光還沒有度過,她才不想懷孕什麼都做不了。

顧柒跳到一棵大的樹上,看著她的三個女兒坐在馬車裡,猶如公主一般終於嫁給了她們心心念念的王子。

當年她在那種情況下生下孩子,還以為這輩子都得顛沛流離,沒想到一個孩子都沒丟,苦盡甘來儘是甜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