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什麼要緊的事。」

「你廢話那麼多做什麼,這若不是要緊的事,還能輪得到我來通知你。」扁扁奶聲奶氣的嚴厲怒斥,可心肝卻顫抖的不行,他竟然怒斥朝廷重臣,回頭皇後娘娘若是知道了,會不會把他五馬分屍啊。

冷夫人很為難:「可我的馨雅還哭鬧著。」

「我已經傳達了娘娘的話,要不要去那是你的事。」扁扁扔下了一句話,便轉身離開了房間。

冷夫人低頭看著懷裡的孩子,伸手摸了摸冷馨雅道:「雅雅,不哭了,娘要去見皇後娘娘,你這樣讓娘怎麼能安心的把你放這兒。」

冷夫人這話一說出來,冷馨雅就不哭了。

她轉溜著濕潤潤的大眼,止住了哭聲。

冷夫人見冷馨雅乖了下來,便將冷馨雅放回搖籃里去,尋思著冷蕭寒也差不多該來了,便對冷馨雅說:「雅雅乖哦,爹爹一會就來,雅雅在這兒睡會,等你睡醒了,娘也就在你身邊了。」

她輕輕的搖了搖搖籃。

孩子被搖的漸漸睡了過去。

冷夫人見孩子暫時醒不過來,便轉身急急的走出了院子,生怕讓柳狐玥等急了。

就在冷夫人離開這院子時,鳳天賜瞧了瞧房間,再看看院子外頭的那幾條走廊,確定無人到來,便悄悄的走入了房間。

今日的冷府可夠忙,忙的後院都騰不出人手來照顧冷馨雅。

鳳天賜來到了搖籃前,盯著那粉雕玉啄的嫩娃娃。

她穿著一身大紅色的衣服,臉蛋兒粉撲撲的,安安靜靜的閉著雙眼,那根根又長又翹的睫毛還沾著淚珠。

鳳天賜好奇的盯著冷馨雅,隨後抬起了手,抓住了冷馨雅的手。

「手好小。」

「那當然啊,她才剛出生呢,太子殿下你出生的時候,肯定就跟她一樣小。」

「扁扁,你再多嘴,我扇了你嘴巴。」鳳天賜冷眉一橫,瞪了眼小太監。

小太監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接著他就看到鳳天賜把小女嬰從搖籃里抱了起來,小太監驚呼:「太子殿下,你你你你想幹什麼?」

「玩!」鳳天賜沒有理會扁扁,兩手打橫抱住了冷馨雅,就往房門走去…… 原本睡得更香的冷馨雅突然睜開了眼睛,好奇的看著眼前的小男孩。

鳳天賜見她醒來,便停下了腳步,此時,他也不知道自己走在了冷府的哪一個角落,只知道,他所站的位置是一座拱橋,橋底下是荷花池。

池裡開著各種不同元素力的荷花,花瓣上縈繞著不同顏色的元素力,它們就像螢火蟲一樣,從橋底飛向橋頂,繞著鳳天賜跟冷馨雅圍。

冷馨雅那對烏黑的雙眼轉溜了幾圈,似乎對這個世界,對眼前這個男孩充滿著好奇。

嘴裡發出了「啊啊、吖吖」的叫聲,兩隻小拳頭也隨之不安分的揚舞了起來。

鳳天賜縮了縮鼻子,只覺得冷馨雅身上有一股很好聞的味道。

他忍不住的低下頭,在冷馨雅那微微啟開還流著口水的小嘴兒輕輕的親吻了一下。

扁扁驚呼:「太子殿下,你在幹什麼啊。」

鳳天賜不悅的回頭瞪他:「滾,別跟在本宮後面。」

「可可可可……可是剛才太子殿下讓奴才跟著的。」


「現在不需要了。」

扁扁欲哭無淚的抹淚:「殿下,你真是重色輕友!」

「滾,快滾,再不滾本宮把你踹下荷花池。」

……

鳳天賜抱著冷馨雅繼續往前走,延著荷花池岸一直走到了一個涼亭。

冷馨雅卻難得的沒哭,不但沒哭,反而多次沖著鳳天賜笑。

鳳天賜找了一塊石板坐下,打橫抱著冷馨雅問:「你叫什麼名字。」

「吖吖——」

「烏鴉嗎?」

「嗚嗚……」冷馨雅嘟起了嘴兒似乎像是聽得懂鳳天賜的話,又似乎只是巧合的回答了他。

「什麼都不會說,本宮給你取個,你長得白白的,眼睛大大的,看起來就像本宮東宮裡養著的那隻小白兔,那日後本宮就叫你小兔兒,你以後就叫冷小兔,如果喜歡就對我笑一個,不喜歡也笑一個。」

「吖啊——」冷馨雅不笑也不哭,吖吖著抬起了小拳頭,放入自己的嘴裡吸吮,眼睛一眨一眨似乎想睡覺了。

大宋有毒 ,立刻捏她的臉蛋兒:「不準睡,陪本宮聊聊天。」

「啊……」冷馨雅眯著眼,低聲的回應,而她的小手抓住了鳳天賜的手指,就那樣死死的攥著。

鳳天賜想抽回自己的手指,哪料她攥的太緊,讓他無法抽離開,無奈之下,低頭看她:「你是不是餓了。」

「哇啊,哇啊……」冷馨雅一聽,雙眸亮了起來,扯開了嗓音大哭了起來,告訴鳳天賜她是真的餓了。

鳳天賜皺緊了眉頭,用手捂住了冷馨雅的嘴巴,冷馨雅的嘴裡就發出了「嗚嗚」的哭聲。

鳳天賜便哄她:「本宮給你找吃的,你不準哭。」

冷馨雅真的沒有再哭,只是張大了嘴巴等著鳳天賜給她找吃的。

鳳天賜回頭看向荷花池,荷花的葉子上裝滿了清晨的露水,而這片荷花池又經過人工精心的培養,那些露水裝滿了修鍊者們可吸食的元素力,含著豐富的營養,他想,那個應該可以給冷馨雅吃。

鳳天賜就用一隻手抱著冷馨雅,惦起腳尖,飛向了荷花池…… 他騰出了另一隻手,將整片荷花葉摘下。

這當中,冷馨雅卻「咯咯」的笑了。

鳳天賜低頭看向懷裡的小女嬰,他覺得,她的笑容比天上的太陽還燦爛,好看極了。

長年板著的那一張臭臉也不自覺得笑了。

鳳天賜飛回到了亭子,坐回剛才的石板凳,剛好石桌上放著一盤茶具,他將露水採集了放到茶子里。

拿著茶子想餵給冷馨雅喝,可怎奈冷馨雅是一個剛出世不久的孩子,哪裡會這樣喝。

鳳天賜見此,低下頭,自己喝了進去,再低下頭,捏住了冷馨雅的小嘴,那張小嘴立刻張開。

鳳天賜就將嘴裡的露水渡到了冷馨雅的嘴巴里。

……

冷馨雅一口一口的咽進去,不知喝了幾口,冷馨雅開始將嘴裡的露水吐出來。

鳳天賜知道這是吃夠了。

隨後又見冷馨雅張嘴,看起來是又困了。

「你怎麼又困了。」鳳天賜嘟嘴道。

冷馨雅小手在鳳天賜面前晃了晃,鳳天賜見她是真的困,也沒有再阻止她睡覺:「好,你睡,我給你一個時辰的時間,一個時辰后,你必須醒過來,明白嗎?」

等到鳳天賜這句話說完后,冷馨雅早就醒過去了。

這頭鳳天賜很淡定的看著他懷裡的小女嬰睡覺。

而冷府的院子內,早已亂成一鍋粥。

因為他們冷家的小姐不見了。

……

「怎麼會不見了呢。」柳狐玥擔心的喝了一聲,回頭瞪著冷夫人問:「孩子剛出世,你怎麼可以把孩子丟到院子里,自個跑出來,萬一孩子從搖籃上滾下來,你說怎麼好?」

「娘娘,是……是太子身邊的小胖太監說娘娘找臣妾,臣妾怕怕娘娘久等,不得已將小女放在房裡,尋思著老爺很快就會到房裡來,哪裡會知道,會知道轉眼的功夫小女就不見了。」冷夫從嚇的低聲抽泣。

一面是柳狐玥的責備,另一面是想到自己的女兒不知去了何處而擔憂。

冷蕭寒扶住了冷夫人:「孩子不見了就找找,沒準是府里的哪個丫鬟抱去玩了,這不……人都還未回來嘛,你再等等,沒準一會雅雅就回來了。」

冷蕭寒安慰冷夫人。

冷夫人抬頭抓住了冷蕭寒的手:「老爺,是我對不起你,雅雅要是有個萬一,我也不活了。」

「夠了,本宮什麼時候讓你來見我,還有……孩子既然丟了,就去找,挖地三尺也要找回來。」柳狐玥嚴肅一喝,隨後又想起了冷夫人嘴裡所說的小胖太監,這小胖太監不正是太子身邊的扁扁嗎。

「太子呢?」柳狐玥問。

小黎君從人群中露出了一顆腦袋說:「娘親,天賜剛才往那邊的院子去了。」

「哪邊。」

「東南廂房,有人看到天賜往那去。」小黎君說。

……

冷夫人與冷蕭寒紛紛對視。

那東南廂房不正是冷夫人所住的院子嗎。

……

柳狐玥是知道冷夫人居住何地,立刻知道問題出了何處了。

她回頭看了看鳳逸軒。


鳳逸軒勾唇低笑:「去把太子找回來。」 「不必找了。」就在人們準備出去尋找太子鳳天賜的時候。

一道小身影就直直的站在庭門前,他懷裡抱著一個粉嫩嫩的女嬰,俊臉綳的很緊。

柳狐玥與鳳逸軒面面相視,隨後兩人都笑了。

「天賜,你怎麼這麼胡鬧。」柳狐玥板著臉,惡狠狠的教訓鳳天賜,可是心裡頭卻樂得不行,也對冷蕭寒的女兒打了主意。

她走前,就要從鳳天賜懷裡抱過冷馨雅時,鳳天賜突然吼了吼:「母后,這個死丫頭尿了我一身,你快把她抱走。」

噗……

尿了一身。


柳狐玥沒好氣的笑,就算剛才自個心裡恨不得將鳳天賜倒吊起來打的想法都沒有了。

趕緊走前就要將鳳天賜懷裡的冷馨雅抱過來。

然而,冷夫人哪敢讓堂堂一國皇后做這種事情,趕忙先走前,從鳳天賜懷裡接過了冷馨雅說:「太子殿下請息怒,雅雅還小不懂事,臣妾這就讓人給您重新送一件新衣裳過來,讓太子殿一梳洗乾淨再用宴餐。」


「還不快去。」鳳天賜臉色發黑的冷道。

回頭瞥了瞥窩在冷夫人懷裡,安安靜靜的睡覺的冷馨雅,剛才尿在他身上的時候,他都有了恨不得把她丟到荷花池裡的心了。

死丫頭,給你吃你還尿本宮一身,看我日後怎麼收拾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