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什麼鬼?」馬超舉目望去,曹軍這火放得,大有自己燒關的意思,這倒是奇聞。

「我明白了,他們是想用火牆擋住我們的夜襲,此舉確實高明!」李儒打馬從身後過來,直到此刻,他才悟出對方的真正意圖。

「這樣么,他們確定要燒一晚上,這要多少柴伙?」馬超愣了愣,有點想不明白。

「你瞧瞧,這滿山遍野都是柴伙,只要能抵士兵的命,他們不怕把時間花在砍柴上面,如此一來,我們只能放棄夜戰了!」李儒指著左右黑乎乎的山巒,只要曹軍願意,這方圓十來里的大山,都是他們的柴場。

「唔!」馬超望著越燒越旺的函谷關,只能下令停止進攻,派出一旅士兵守在這裡,看他們放火便了。 ?黑閣下一章已更新Н·нéiУāпGê·СΟмШШШ.НéiУАпGê.СОM張嘯天上場沒有立即動手,先觀察了幾眼之後纔將扳指裏的化生子給召了出來,依然是上次那個藍奴。[燃^文^書庫][www].[774][buy].[com]

這小子看見我稍微有些恐懼,畢竟上次我招魂就是招的他,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我看着這小子笑了笑:“一會兒哥哥給你糖吃,你到邊上看着就好。”

我說完,張嘯天嘴裏卻念起了法咒,這化生子眼睛突然變藍,也不管恐懼就向我衝了過來。

胖小子也已經是藍眼級別的了,我見後召出了胖小子。

胖小子一出來,就砰砰砰跟藍奴打了起來,這倆小子打架有板有眼,出拳出腿的力度都很大,與他們的形象完全不符合。

出了拳腳上的交鋒,雙方還不斷撕咬,一輪下來,兩人都受了創傷,不過胖小子似乎要更嚴重一些,畢竟他纔剛變成藍眼。

張嘯天哼哼笑了兩聲:“趕屍術並不適合對付你,由我親自來打倒你。”

從他剛纔不費吹灰之力就把陳鬆給打倒這點來看,他打架這方面,比我厲害多了。

他一拳向我轟來,我默唸一句:“冥神附身。”

再摸了摸扳指,張嫣立馬進入我體內,我眼睛也一籃,擡手就將接住了他揮來的拳頭。нéiУāпGê下一章節已更新

張嘯天收回手有些吃驚:“你竟然敢讓鬼魂居住在你體內?”

在陽間的鬼怪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找一個驅殼,人的驅殼是最好的選擇,所以有不少人被鬼上身的案例。

就算是張嘯天他們這種專門捉鬼的人,也不敢把自己軀體讓給鬼怪住,因爲,萬一鬼怪趁機吃了本體的魂,佔據了驅殼怎麼辦?

我笑了笑,回答說:“你與鬼怪完全是主人與奴隸的關係,自然不敢將自己驅殼讓給他們住,我跟你不一樣,他們是我的朋友,朋友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

說完我衝上前,一把抓住了張嘯天的胳膊,但是卻被他反手製服,摔在了地上。

“即便如此又如何?若是我連一個鬼怪都打不過,又怎麼去收鬼?”張嘯天揉了揉自己的手腕,一腳向我踢了過來。

這是陳文教給我的第一個方法,讓張嫣暫時控制我的身體與張嘯天對打,不過我沒想到,張嘯天一介肉軀,在不能對我使用法術的情況下,竟然還能打倒我。

迅速閃開,張嫣控制下,我速度變快不少,在速度上,張嘯天絕對比不過張嫣。

所以,這一次是我將他撂倒在地。

趁他病,要他命,之後連續進行攻擊,張嘯天倒退幾步之後,突然咬破手指往四周一甩。

這一滴血不偏不倚,剛好落在了馬蘇蘇的眉心,馬蘇蘇還沒來得及抹去,張嘯天突然唸叨:“天殺歸天殺,地殺歸地殺,年殺歸年殺,月殺歸月殺。諸尊助我,殺天殺地殺人間。”

聽這法咒,我知道他要用趕屍方法了。

馬上施展出了陳文教給我的第二個方法,也咬破手指說:“杳杳冥冥,天地昏沉,雷電風火,官將吏兵,若聞關名,迅速來臨,驅除幽厲,拿捉精靈,安龍護身,功在天庭。”

唸完,道觀周圍烏鴉突然哇哇叫了起來,撲騰翅膀往我飛來,在我頭頂盤旋。

“殺!”我指向張嘯天。

控制烏鴉,這裏所有人大驚。

張嘯天也稍微出神,也往我一指:“殺!”

他一指完,馬蘇蘇突然向我走了過來,我愣了半秒。

馬蘇蘇突然掐印往我額頭上拍了過來,我閃躲開,馬文生喊道:“陳浩,他控制了蘇蘇。”

“蘇蘇妹妹?”我喊了聲,馬蘇蘇並不迴應。

“停。”我喊停了烏鴉。

張嘯天也喊停了馬蘇蘇,虎視着我。

我不敢動,他也不敢動。

我不能對馬蘇蘇動手,他也同樣抵抗不了烏鴉的啄食,雙方就這麼僵持了將近一分鐘。

我看馬蘇蘇滿頭大汗,臉色蒼白,得知要是再這麼耗下去,馬蘇蘇肯定會神魂消耗殆盡,成爲植物人。

“撤。”我對烏鴉下了指令,烏鴉隨後退到了我身後的樹林裏,我然後對張嘯天說,“這一場,我認輸。”

張嘯天神色不太好,上前在馬蘇蘇的眉心畫了兩下,馬蘇蘇立馬就倒了下去,我見勢將馬蘇蘇抱住。

馬蘇蘇因爲神魂消耗太多,已經口鼻流血了。

“胖小子,回來。”我喊了胖小子一聲,胖小子隨後進入扳指之中。

我抱着馬蘇蘇忙往醫院跑,出道觀時候,張嘯天說了句:“你我平手。”

都這會兒了,誰還在意比試結果,抱着馬蘇蘇迅速下山,找了臨近的一間醫院,馬蘇蘇被推進重症室,馬文生等人好一會兒才趕到。

頗爲着急,張嘯天等張家人也來了。

張嘯天到後,我冷視着他說:“要是馬蘇蘇有什麼事兒,我絕對不會放過你。”

張嘯天微微一笑,轉身離開這醫院。

過了將近兩個小時,醫生才從裏面出來,出來只是搖搖頭說:“症狀從來沒有見過,各方面都沒有出任何問題,但是情況越來越嚴重了,建議你們轉院。”

馬文生臉色很差,雙手微微顫抓着我:“陳浩小兄弟,救救她,我只這麼一個孫女。”

我暫時也沒什麼辦法,不過突然想起了陳文,馬上衝進病房將馬蘇蘇抱了出來,讓趙小鈺開車將我們送到趙家別墅。

但是陳文這會兒根本不在別墅裏面,馬文生比任何人都着急,我將馬蘇蘇暫時放在了牀上,撥通了陳文的電話。

我將情況全部跟陳文說了,陳文馬上說:“你來做法,我教你。”

之後按照陳文的要求,我讓所有人退出了房間,關好房門之後,問陳文:“哥,接下來怎麼辦?”

“有兩種方法,第一種,你和她行房事,陰陽相生相剋,用你的陽魂補她的陰魂。”陳文直接說。

我看了一下牀上的馬蘇蘇,她這嬌小的身軀,我做不出那種事情,又問:“第二種呢?”

陳文回答說:“抽出你自己的魂,補她的魂。”

這是個可行的方法,馬上按照陳文的指示安排起來。

先是三支香,分別立在開、休、生三吉門之上,然後再是三道招魂符,分別貼在馬蘇蘇的額、胸、腹。

最後是兩帝鍾,立在八卦中的乾、坤兩位。

一切準備妥當,我脫掉衣服開始念八大神咒。

這算是做法事,需要將身上一切**除去,因爲我本事不足,只能脫掉衣服,這樣輕鬆一些。

陸先生,愛妻請克制 “把馬蘇蘇的衣服也脫掉。”陳文又說。

我猶豫了,不過猶豫了一會兒,還是上去褪掉了她的衣服,就當一回色鬼也無妨。

準備妥當,開始念淨心、淨口、淨身、安土地、金光、淨天地、祝香、玄蘊八大咒語。

唸完用紅繩牽引着我和馬蘇蘇,開始念起了收魂咒剝離自己的魂魄。

我才唸了一句,頓時一個激靈,這種感覺就像腦袋裏被千根針扎一樣,不過看了一眼這嬌小的身軀,還是堅持了下來。

隨着念動,符紙嘩啦啦作響,帝鍾叮鈴鈴響動,三支香飄出嫋嫋煙霧。

大概念了十分鐘,我口鼻也開始流血,不過馬蘇蘇漸漸好轉了,我看她眉毛動了動,馬上找被子搭在了她身上,也用被子裹住了我自己。

“咳咳,蘇蘇妹妹醒了。”我尷尬笑了一聲。

馬蘇蘇一臉呆滯看着我,說:“你流鼻血了。”

我抹去了鼻血,想要走兩步,卻因爲頭痛頭暈滾落到地上,眼睛一黑,沒了知覺。

等醒過來也不知什麼時候了,醒來見馬蘇蘇還有張嫣和趙小鈺三人在牀邊守着,休息了一陣,已經沒有大礙。

不過看她們仨的神色有些不對勁,就問:“怎麼了?爲什麼用這種眼神看我?”

趙小鈺賊兮兮打量我,把馬蘇蘇推到前面,問:“說,你對蘇蘇妹妹做了什麼?”

馬蘇蘇慌忙解釋:“沒有,小鈺姐你別亂說。”

我知道她說的是什麼事情,迴應說:“那是做法事需要。”

“是不是看爽了?蘇蘇妹妹這麼可**,又這麼漂亮,鼻血流了那麼大一攤,還說是做法事需要,色陳浩。”

我無語看了趙小鈺一眼:“你穿的粉色的,更可**。”

趙小鈺馬上夾緊雙腿,滿臉羞紅指着我:“你……你怎麼知道的?”

我只是胡亂猜測的,沒想到竟然猜對了,就繼續胡謅:“我能透視,想看隨時可以看,用不着這麼明目張膽,更不會給你們留下把柄。”

趙小鈺和馬蘇蘇好像還真的相信了,慌忙出了這房間。

張嫣微微笑了笑,然後正色看着我,關切問:“你沒事兒了嗎?”

我恩了聲,站起身來,雖然頭還有些暈,不過已經沒有大礙。

張嘯天這仇,這次是接下了,完全沒有緩和的餘地,不讓他身敗名裂,我就不姓張。

之後出去,馬文生也在趙家別墅,見了我激動不已,如果不是輩分在那兒,怕是他要直接對我下跪了。

他還沒說道謝的話,我就說道:“蘇蘇妹妹因爲我才遭厄,這是我應該做的。”

馬文生連連點頭,一臉欣慰說:“好小子,陳懷英有個好後人吶,來,蘇蘇過來,快跟陳浩說謝謝。”

馬蘇蘇過來盯了我一會兒,然後低聲問我:“你真的會透視嗎?” 「她是誰?」甄宓剛要準備進廚房看看今天早膳吃什麼,卻見一位打扮洋相的風華女子端著大碗羊奶和一盤糕點輕步出來,於是轉頭詢問身後的丫環,還以為大白天遇見女鬼了。

「公子新招來的待女,這二天一直在正房伺候著呢!」下人正經地回答,其實目光中帶著複雜的神情,她們看在眼裡,卻不敢多嘴。

自上次吵架以後,兩人分居於院內,好幾天沒見,卻聽說曹丕突然多出這麼個風騷的丫環,瞧她挑的那些食物,都是曹丕平日不怎麼吃的,轉身時掐著一塊香糕迫不及待塞進嘴裡,斷然不是待女的作派。

甄宓仔細一想,莫不是曹丕為了報負她,故意找來這麼個事主,曹家三公子可從來是不識美色的,這招露得太明顯,於是並不十分在意,看對方究竟要演到什麼時候。

她拿著兩份量的早膳進了自己閨房,讓下人打探好曹丕的動向,見對方還沒有出閣,於是親自端著盤子,送往後院儲物間。

「盟主派人來營救我了?」張世平顯得異常高興,他對袁尚是充滿信心的,知道不會將自己丟在這裡不管不問。

「明日我們便可救你出去!」

「真是太好了,這次多虧了你!」張世平感激的目光看著對方,突然臉上疑遲了一下,似乎有什麼想說又不敢說的話。

「沒關係,我和你們盟主很熟,他不派人來,我也會救你出去!」甄宓見對方吃的差不多,準備收拾盤子出去。

「甄夫人,你等等!」見她這就要走,張世平突然起身攔住。

「張先生,您這是?」想必對方是有什麼事有求於自己,甄宓故而留步片刻。

「有件事情我不知道該不該和你講,是關於曹公子的!」

張世平是個商人,商人一般都比較聰明,看事情一目了然。

「什麼事?」

見對方停下腳步,張世平把他拉到一邊,將所見之事一一陳述,沒有添油加醋半分。

這事對眼前這位女子來說,是件難以切齒的醜聞,她望著見證人,臉上露出難以言喻的表情,有羞澀,有後悔,有憤恨,更有無奈。

「我知道了!」短短几個字,掩蓋了她所有的心情,如同聽完別人的故事一般,毫不相干的走出去,她無法再面對張世平,儘管對方並無嘰嘲之意。

原以為曹丕不至於那麼低級趣味,沒想到他就真的這麼做了,顯然是倉促之間下的決定,甚至是隨便在大街上找了一個鄉野女子,然而現在,不再是故意氣她那麼簡單。

甄宓毫不在意的外表之下,是心裡在滴血,為了這個家,她不惜遭受公婆白眼,甚至斷掉想那個人的念頭,為他生兒育女,付出一生的幸福,如今換來的竟然是背叛。

踏過一塊塊方磚,一根根雕花廊柱從身邊掠過,為何偏偏會停留在這裡,如果最後一絲感情也被拋棄,她將把自己變為復仇的工具,不再有任何念想。

放置文房四寶的廂房,散發著新貴撲鼻的香味,曹丕伸直懶腰,開始慢慢嘗試另一種味道,他痛恨自己醒悟的太慢,沒有意識到世界的五彩斑斕,身為丞相府公子,本應有更多選擇的權利。

「來,公子,再嘗一個!」郭女王跪在他的枕邊,淡黃色的糕點一片片撕下來,時而放到自己嘴裡,時而放到躺在床上的男人嘴裡。

「我剛才好像見到她了,現在開始明白,你為什麼會被她氣得暈頭轉向,如果我是男人,也不會允許這麼優秀的女人背叛我!」

「你也這麼覺得?」曹丕感到很好奇,男人眼裡的女人和女人眼裡的女人有什麼區別?沒想到他們竟然能得出同樣的結論。

「不過你好像失算了,她並不在意我的存在,也就說明並不在意你!」

「那又怎麼樣?我現在不需要她的在意,只要你!」曹丕意猶未盡地摟著新來的婢女,倆人雙雙倒於榻上。

隨著西北戰事日漸激烈,加急戰報沒有停止過,以至於曹操糾結大軍出發之前,仍有快馬不斷從洛陽方向而來。

部隊集結是倉促的,當曹操的麾蓋出現在許昌城北,皇帝的御駕也在緩緩而來,京城百官紛紛前來送行,還有那些大大小小的曹氏子孫,這些人依附於曹操的權威之下,不得不戰戰兢兢的趕來。

此次隨其出征,有夏侯惇的重甲步兵,夏侯淵的虎豹騎,呂虔的長弓兵以及曹洪的青州兵,精兵強將十餘萬,立於城北浩大的平原上,不少百姓以此為風光,爬上城樓感受大漢的強盛,他們何曾知道,這是曹操當政以來最為危機的一戰,盛則大漢興,敗則大漢亡。

不過那是在曹操和他的爪牙眼裡,在漢獻帝看來,結果相反,她彷彿看到一個新的王朝從廢墟中崛地而起。

號鳴十響,鼓醒三通,眼看著便要傳令出發了,曹操的眼眶中卻還是不見那個人的身影,連皇帝那慢吞吞的鸞駕都到達了,身為自己最為看重的兒子,以及穩坐於後方大本營的重臣,如此關鍵的時刻,怎麼能不出現呢?

正在眾人盼切之中,一輛馬車飛卷而來,司馬懿的心總算落了下來,還有那些支持曹丕當政的人。

「吁!」馬車夫不敢靠丞相太近,於是在不遠處停下車馬。

本以為是兒子曹丕會從車裡鑽出來,沒想到伸出頭來竟然是自己的兒媳婦。

他很想問一句,你來幹什麼?,卻見甄宓朝自己的公公冷冷一笑。

「我的丕兒呢,你把他弄到哪裡去了?」曹操一向不大看好這位兒媳婦,要不是曹丕痴迷般護著她,只怕這個河北女人活不到今天。

「爺爺,父親和那個女人還在房間里睡覺,我只能和母親來給你送行!」曹叡不知何時從馬車裡鑽出來,一臉天真的望著曹操。

這個可憐的孩子,才六歲不到。

「什麼女人?」曹孟德愣了一下,不禁從他的大戰車上跨步下來,他的聲音很小,內心卻是非常震驚,考慮到自己現在的處境,於是彎下腰小心地問道。

「父親新招的一位侍女,他們都好幾天沒出府了!」

「怎麼搞的,身為內室正妻,你就不管管?」 重生八零之種田撩夫 曹操不敢責怪自己最疼愛的孫子,抬眼責問兒媳婦。

「丞相的兒子個個威風八面,我一介女流,只能眼睜睜的看著自己被拋棄,正是無處訴苦,哪裡還敢去壞了他的好事!」甄宓一臉冤枉,見不遠處站滿了大臣,也壓低自己的生聲,正所謂家醜不外揚。

「嘟!」 重生之農門嬌女 曹操挺腰時,行軍號悠然響起,為了顧全大局,他不可能為了區區家事再次拖延時間,只能悻悻登上馬車。

「轉告他,給我小心著點!」最後只丟下這麼一句話,幾乎喊得在場人都能聽見,這話,不僅是說給那個女人聽的,還有不遠處站著的司馬懿等人。 ?我有些愕然,沒想她會冒出這樣一句,想了想說:“放心吧,不會看你的。[燃^文^書庫][www].[774][buy].[com]本書醉快更新百度搜索抓幾書屋。”

馬蘇蘇哦了聲,隨後小聲說:“你,救我的時候,都看了嗎?”

當然都看了,不過馬蘇蘇是個保守的人,就沒說話,只是尷尬笑了笑。

馬文生道謝後對我說道:“蘇蘇的父母過幾天要回來了,到時候陳浩小兄弟一定要來我馬家做客。”

我嗯嗯答應。

他們離開後,我坐在沙發上揉了揉腦袋,沒多大會兒,趙小鈺從沙發後面一下摟住了我脖子,一臉魅惑問我:“你真的能看見?”

馬蘇蘇懷疑,那是因爲她年齡小,涉世未深,沒想到趙小鈺竟然也會這麼問,馬上說我是騙人的。

趙小鈺這才鬆開了我,往門外走時對我說:“奉川縣出了一宗命案,死者都是在被嚇死之後再被人插上剪刀的,我懷疑你四娘出現在奉川縣內了,你要是好一些了的話,就跟我去看看吧。”

我立馬就精神了,馬上上車:“走,出警!”

趙小鈺噗嗤笑了出來:“小屁孩兒。”

諸天雲盤 我白了她一眼,用某某程序測試,我的心理年齡已經27歲了。

趙小鈺將我帶到死者家裏,這裏已經拉上了警戒線,因爲有趙小鈺在一起,我得以進去。

進去時,在牀上看見了死者,死者仰面躺在牀上,胸口插着剪刀,衣服上沒有多少血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