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他就是傭兵王的義子?」易天驚訝地說道,「伊洛芙躲之不及的就是他?」

「對,就是他。」紀塵笑嘻嘻地說道,「不過,你怎麼知道伊洛芙躲他,你認識伊洛芙?」紀塵迷惑地問道。

「伊洛芙?我當然認識,我們關係還不錯呢。」易天理所當然地說道,也不算吹牛,兩人關係還真不錯,當然也僅僅局限於不錯。

「我們停下的時間不短了,紀塵,我們該走了。」紀瑩原本是在旁邊含笑聽兩人談話的,不過當聽到「關係不錯」時,面色一僵,決定立刻走了。

「哦,好的。」 臨時老公,玩刺激! ,而此時紀瑩已經走近馬匹,正要翻身上馬,紀塵也沒有拖拉,起身就走,翻身上馬後回頭問道:「還不知你叫什麼呢,介意讓我知道嗎?」

「易天。」對於名字,易天哪有什麼介意不介意的。紀塵得到回答,策馬追趕紀瑩而去,風中吹來紀塵的四個字「後會有期」。

「很有意思的一個貴族公子。」易天笑著說道。

而在奔馬背上的紀塵也想到:「這個小乞丐挺有意思的。」

索基策馬奔出幾里,速度逐漸慢下來,後面跟班趕了上來。索基似乎很正常地說道:「剛才那個人,我不想他活著,要神不知鬼不覺的。」可話語內容表示出他已經動了殺意。

「是,殿下,我會安排的。」跟班男子自然知道索基說的他是指易天,雖然兩人都不知易天的名字。跟班男子回應說道,似乎接這麼一個殺人的命令非常正常,沒有任何驚訝。

差不多同時,紀瑩對紀塵說道:「索基不可能放過易天的,你自己看著辦吧。」

「那個虛偽小人,易天這麼有意思說什麼我們也得表示一下。」紀塵理所當然地回答,說完招呼傭兵護衛,安排了一些新任務。

「唉……」易天伸了伸腰,起身說道,「午休結束了,上路咯。」

易天獨自走在古道上,與當初心如死灰一樣,不同的是,當初的行屍走肉已經蛻變成了意氣風發,朝氣蓬勃地向人族腹地走去。 臨近黃昏,易天終於來到了一個小村落。雖然易天實力一階不到,且根本沒有護衛跟著,但儀錶堂堂,衣著華麗,氣度不凡,頗有大勢力廢材傳人的風範,倒也沒人敢隨意欺辱,順利入住了一間小客棧。

易天簡單吃過晚飯便藏進了房間,倒不是累了得睡,而是抓緊時間修習凈靈決,早日徹底祛除落英掌的古怪力量,重新崛起。這才是易天現在最重要的事,什麼身世什麼惡夢狐什麼的,都通通靠邊。

易天盤腿坐在床上,很快進入修行狀態。慢慢凝聚起來的汗珠表明了易天的不輕鬆,不過易天絲毫沒有放棄的意思,這是在考驗易天的耐力和意志,第一次易天就已經知道了,凈靈決,不是那麼簡單的。


半個時辰后,易天逐漸從修行中清醒過來,吐出一口濁氣,興奮地說道:「身中落英掌這麼久了,今天終於將其留在體內的力量祛除乾淨,重獲自由身。」

「凈靈決,果然不一般,世人無解的落英掌的詭異力量也能祛除,只是不知凈靈決是否比破劫強大,否則,倒不如重修破劫。」易天自語說道,其實易天也非常擔心,凈靈決雖然逆天,但如果僅限於祛除一些詭異力量,達到凈靈目的的話,那凈靈決就太雞肋了。

說到底,還是強大的功法武技重要,這與實力直接掛鉤,而如果凈靈決真的就這麼雞肋,重修破劫才是明智的選擇。

「我有大概半個月的記憶空白,在那沒有記憶的半個月里,我得到了凈靈決並且修行了它,事已至此,唯有一搏了,希望凈靈決別讓我失望。」斟酌一番后易天還是決定修習凈靈決,就當捨命一搏。當然這個說法誇張了,功法不兼容,轉修需要時間,現在沒有自保能力的易天最缺的就是時間,因為保不定就有麻煩上身。

做出決定的易天沒有遲疑,直接又進入修行狀態,這次,易天面態安和,似乎沒有承受什麼痛苦。而事實上也是,現在是易天沒有任何痛苦的感覺,如果不是能感覺體內的靈力正在運轉,易天都懷疑是不是在修習凈靈決了。

隨著易天的修行,天地間的一些肉眼看不見的氣體一樣的東西逐漸彙集起來,緩緩涌讓易天體內,易天的身體如同無底洞一樣來者不拒。

幾個時辰后,天還未亮,易天卻已經清醒過來,感受了一下身體,更是驚訝起來:「一階中級。」

是的,易天沒有說錯,現在的易天已經恢復到一階中級了。凈靈決果然不一般。

興奮的易天覺也不睡了,繼續修行。倘若保持這種恢復速度,回到三階中級指日可待。

不過,易天失望了,幾個時辰后易天還是沒有進入二階,甚至一階高級都沒有達到。修行幾個時辰,只是把中級向高級無限靠近了而已,可再怎麼靠近,沒有突破就是沒有突破。

「怎麼回事, 重生之妖妃禍國 ?沒有聽過有這種怪異的功法啊。或者天地靈氣不夠?也不對啊,傳言開啟大陣能將一定範圍內的靈氣全部吸盡,但明顯我沒有這種能力,不可能將靈氣吸盡。為什麼呢?」易天思索著。

「不對。」易天突然感覺到體內靈力的純凈程度有點高,根本不像一個一階中級該有的駁雜,甚至比自己原先的靈力還要純凈。雖然易天還沒有達到可以通靈的境界,但勉強辨別靈力的純粹還是可以的。


易天有個神秘的強大的師傅,自然也知道靈力純凈的好處,靈力越純凈表示雜質越少,經武技施展出來威力也就越強大。

而要靈力純凈一般有兩個方法,一是功法的品階,品階越高代表吸納靈氣化為靈力的能力越大,達到的純凈程度也越高。二是靠時間,比如一個人卡在某一階數十年的人,那麼正常情況下他的靈力純凈程度一定比同階的高很多,理所當然地也就比同階強大。

現在既然不是第二種情況,那麼,凈靈決的品階一定很高很高了,絕對要比破劫高出很多!易天心中暗自猜想。

「如果真的是這樣,凈靈決對靈氣濃度要求過高,能滿足凈靈決正常修行的地方几乎沒有,這卻是個大問題。果然是有一利必有一弊。」易天突然懊惱起來。靈氣幾乎是均勻地分佈在天地間,正常情況下各個地方的差異不大,那麼在這種靈氣濃度下修行,別說恢復三階,就是突破二階都困難,畢竟凈靈決的提純太耗靈氣了。即使靈力非常純凈又如何,別人以量可以輕易碾壓易天的質,螞蟻多了還咬死象呢,就算易天的靈力純凈強大到如同大象,也會被別人駁雜卻如同螞蟻一樣多的靈力咬死。

「容我想想哪裡可能適合我修行。嗯……」易天陷入短暫的思索中,「似乎還真不知道有這種地方。」

「靈石或許可以解決這個問題,不過,靈石似乎太過珍貴,這不現實。」易天說的靈石其實是一種特殊的石頭,是靈氣的固化狀態,當然,一般純凈程度不會很高,但也非常珍貴。

「與靈石有類似能力的有?」易天繼續思索到,突然靈光一現,激動地說出聲來,「獸核!」

獸核是妖獸強大的根本,由妖獸自主吸納靈氣聚集體內形成固體,是一種非常有價值的東西。不過獸核蘊含了妖獸的戾氣殺意,會給接觸者帶來嚴重負面影響,卻獸核等級越高戾氣殺意就越大,造成的後果也越嚴重,這大大降低了獸核的實用性。

所以即使有人想走捷徑要吸收獸核,也挑選那些溫馴些的低級妖獸獸核,因為溫馴妖獸獸核蘊含的戾氣殺意相對少了很多弱了很多。畢竟,一不小心沒承受住戾氣殺意的衝擊侵蝕,死了還好,一了百了,傻了瘋了才真的麻煩。

「不知凈靈決夠不夠逆天到能化解獸核蘊含的戾氣之類,如果可以……」易天激動起來,不過馬上又冷靜下來,做個深呼吸,努力讓自己平靜,「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不過,我總得試試。」易天不甘地想到,「身上沒有獸核,看情況明天出去試試運氣。對,就這樣。」

做出決定的易天也不修行了,頭埋入枕中,緩緩睡去。

紀家因為查不出易天的底細,又以為易天已死,便忽略了易天的存在。而紀塵紀瑩對紀家和二隊因為易天結怨的事一無所知,便沒有把易天好活得好好的消息告訴家族,導致紀家錯過了化解這段怨仇的最好時機。

而二隊知道易天的人也屈指可數,雖然不放棄對易天的查找,卻因沒有絲毫頭緒,短時間內也未能知曉易天還活著。 次日一早,易天早早起來,簡單梳洗后便付賬離開,出了村落就擇道上山。現在雖然不在北望山脈內,但依舊沒有出山區,屬於雲夢山脈的範圍,取獸核,自然要去有妖獸的地方取。

易天不敢說自己多強大,也不會天真地以為自己就一定能完美地擊殺一級妖獸,不過對自己的實力還是有的自信的,只要不遇上一級巔峰且生性好鬥兇猛的妖獸,以自己近乎完美的靈力純凈程度,量是不多,支撐一兩個小神通還是勉強可以的,那問題應該就不大的。

師傅就曾告訴過易天,靈力的質和量是決定一個人強大與否的兩大要素。質近乎完美,量卻只有丁點,根本不夠支撐神通的施展,又何談強大。但量若汪洋,質卻雜亂不堪,又不能施展對靈力純度有限制的大神通,沒有大神通壓身,說強大那一定是弱者裡面的強者,矮個群中的高個。

日上三竿,易天已經在山裡轉混了頭,沒有遇見任何一頭妖獸,小兔小鳥這種野獸都算不上的小動物倒見了幾隻,可這不是易天的目標。易天要找的是殺傷力弱的一級妖獸,要的是獸核不是野味,不過沒吃早餐的易天還是逮了只野兔烤了吃,填了填肚子,然後繼續他的尋獸大業。

「二弟,你確定那是一頭二階妖獸嗎?」易天在停下休息的時候突然聽見有人說道。


「當然確定了,那可是二階靈狐。大哥,我可是一發現就找你來的。」另一個聲音肯定地說道。

「不是獸潮前夕所有的妖獸都會回森林深處嗎,怎麼這靈狐還在?而且,如果真的是二級妖獸,以我們二階的實力四個也不是它的對手。」大哥有些迷惑地說道。

「這個。」二弟停頓了一下說道,「因為那靈狐受傷了,傷得嚴重,現在躲在一個山洞裡。」

「哦,那快點,不要讓別人搶先了。」大哥突然急切地說道,表現迫不及待的樣子。

「有貓膩。」易天暗道,悄悄地循著聲音跟了上去。

靈狐是一種非戰鬥型的妖獸,視覺嗅覺以及行動速度都非常好,且生性膽小,警惕性非常高。正常情況下不會出現受傷的情況,要麼生要麼死,因為靈狐的戰鬥力比較弱小又生性膽小,基本上不可能參與打鬥,何來受傷?有時候會遭遇蛇之類的隱蔽殺手,要麼被一擊必殺,要麼逃之夭夭,所謂受傷很重,可能性很低。

這算不上是常識,但知道的人一定比較多,那麼,這兩個人的這種情況,就顯得很可疑了,最可疑的是,其實靈狐不入洞,準確說,是不入山洞,這點,除了與靈狐經常打交道的人不為外人所知。

在妖獸群里長大的易天當然知道,但剛才說話的兩人就不一定知道了,無論知不知道,說的是真是假,說靈狐在山洞裡就是可疑,要麼靈狐可疑要麼人可疑。

跟出不遠,兩人進入了一個山谷。山谷不大,平淡無奇,幾乎沒什麼特色讓人看一眼就記住它。

「大哥你看,就是那裡,我就看見靈狐躲進了這個山洞裡。」二弟指著一個僅容一人通過的漆黑洞口說道。易天藏在山谷口,順著指向偷偷看去,那裡荊棘遍布,嫩芽抽枝,裡面,還真有一個黑乎乎的洞口一樣的東西。

「你確定在裡面?我感覺不對勁,你不會是坑我過來的吧?」大哥似乎蠻有經驗的樣子,看了看周圍環境說道。

「大哥你這是什麼話,我怎麼可能坑你。不信我先進去。」二弟不滿地說道,一副被大哥冤枉的表情。說完彎腰低頭進入了山洞,大哥在洞口看著二弟進去,沒有阻止。

「啊……」二弟進去不到三個呼吸,從山洞裡傳出一道慘叫,似乎二弟在裡面遭受了重創。

「二弟……」大哥原本是有些懷疑二弟的動機,不過這時已經把那絲懷疑拋得遠遠的,留下的都是對二弟的擔心,大吼一句,衝進那個並不寬敞的山洞。

「啊……」衝進去不到兩個呼吸,一道比之前那道還慘烈的嘶吼響徹整個山谷,就連藏在山谷外的易天都嚇了一跳。

「二弟,你……」易天依舊能聽到山洞裡大哥悲憤的聲音,不過卻想不出裡面發生的事,「啊……」緊接著是一聲怒吼,有點像臨死前最後的掙扎。

就在易天想靠近去看看時,一個人從山洞裡沖了出來。易天看去,這人腰部以上沒什麼異樣,腰部以下鮮血淋漓,顯然受傷在腰部。讓易天感到吃驚的是,出來的人居然是後進去的大哥,而先進去的二弟除了開始的慘叫外沒有任何生息。

大哥出洞後腳步踉蹌,沒走幾步就摔倒在地,掙紮起身卻不能。

「難道我多疑了?」易天自問。原本懷疑二弟有什麼不可告人的目的,但看現在這情況,難道二弟為了暗算到大哥不惜付出生命?隨即這個想法被易天推翻,得多大多深的仇恨才至於這樣。

易天慢慢地上前去,保持著警惕, 韓娛之崛起

「呵呵……捨得出來了?」男子自嘲地笑了笑,平靜地說道。

「我有些不懂你的意思。」易天頓時做好了身退的準備,聽男子的話,似乎早就知道自己跟在後面似的,這怎能不讓易天防備。這時易天才看清楚,男子腰部被什麼東西撕裂了,血肉模糊,有些破爛的衣服粘在上面,看不出到底傷得多重。

「不是你們唆使我二弟暗算我的?現在又裝什麼沒事人?」男子鄙夷地說道。這時易天才知道二弟果然有問題,暗算了自己的大哥,同時易天也迷惑大哥已經出來了那二弟呢?被大哥臨死反撲擊殺了?

「我還真不知道你們的事,我只是在路上聽到了你們的談話感覺可疑才跟上來的。」易天解釋說道,雖然這樣的解釋很無力,但有總比沒有好。

「可疑?哪裡可疑了?」男子平靜地問道。男子腰部血流不止,但說話的語氣都沒有因此有所改變。這才是身經百戰,鐵錚錚的硬漢子,合格的傭兵。

「靈狐是唯一一種絕不會進入山洞的狐類。」易天肯定回答說道。

「哈哈……」男子突然笑了起來,因為他發現自己也聽過這種說法,當初以為是有人故意編出來唬人的,也就當笑話聽后就忘了,想不到今天還能聽到這種說法,而自己居然還就因為忘記這種說法而性命難保。不得不說這非常諷刺。

笑過之後男子說道:「看來我錯怪你了。」而這時男子說話已經沒了剛才有氣力,「過來我有些事要和你說。」

易天遲疑了,就這樣就相信自己了?不會吧,這麼簡單。把自己騙過去然後向我出手?這個,還真有這種可能。但也有可能男子臨死了真的有遺言要交代,糾結啊。

給讀者的話:

求推薦求收藏求點擊 「我知道你不信我,就像剛才我不信你。但你真的沒有時間了。」男子越發虛弱了,「聽我說,我身上有一枚石匙,你帶著它去雲夢山脈的第九峰上,在第八個台階下,那裡有他們想要的東西。後面山洞裡被我放了毒,如果你不想放過我二弟的財物,進洞前必須先服用我懷裡白瓶中的解藥,要快,他們馬上就來了,快…拜託了…」男子足夠堅強,硬是說完才不甘地死去。

「麻煩了。」易天嘀咕。一聽男子的話就知道肯定有人要取石匙,要謀害男子,如果自己現在拿走石匙,就意味著得罪那個隱藏在後面的人。

「看這人即不大凶也非大惡,為人家完成遺願也未嘗不可。」易天注意聽了聽,不可能有人在附近,便從男子懷中摸出一枚石匙,與之一起的還有一個白色小瓷瓶。

石匙呈巴掌大小,十字形狀,易天翻看也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倒是白色小瓶讓易天想起剛才男子的話,短暫思索后決定信男子一次。

從白瓶里倒出一枚帶著芳香的小顆粒吞下,慢慢地走進山洞。山洞頂有些大空隙布滿滕蔓,但並不影響洞里的採光,所以看起來說道里還是挺明亮的。

易天小心翼翼地走在山洞裡,走不不到三米右折。易天剛一拐彎就看見拐角處躺著一個人,臉部漆黑,很明顯的中毒跡象,令易天驚訝的是這個人身上居然沒有任何傷口。

易天借著背後的光看去,山洞口有一塊大石半擋著山洞,裡面不到一米就到洞底,地上躺著條比手臂還粗的不知名的黑蛇,生死不知。易天注意到,黑蛇尾部盤成一個圈,護著中間一株同樣不知名的草,而腰身中部還有一些舊傷口。

一看易天就知道了,一定是二弟先入洞,躲在洞口的石塊后自己慘叫,把大哥引進去,不知情的大哥衝進去就被已經準備好攻擊的黑蛇襲擊中腰部,而自己因為躲在死角沒有被黑蛇攻擊,不料卻被大哥臨時撒下的毒毒死。偷雞不成蝕把米。

易天沒有遲疑,抽刀將黑蛇的頭部劈開,慶幸的是還真的找到了黑蛇的獸核。易天收起銅幣大小的圓形獸核就走,對洞里其餘的東西都不感興趣,無論是蛇的屍體還是人的財物。

易天記著男子臨死的的話,出洞后離開就離開了山谷。就在易天離開山谷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山谷來了一批不速之客。

來人是一個小團伙,不下十人。為首的是一青年男子,長相陰冷齷齪,看見山谷里的屍體神色大驚,急忙過去查看,立刻也有人進洞查看。不過,兩人進去后除了有輕微倒地的聲音外沒有任何聲響。

「大哥,裡面有古怪。」一個人對正在檢查男子屍體的青年男子說道,「進去的人都莫名其妙地死了。」

「什麼?死了。」青年男子不可置信地吼道,自己向洞口旁邊挪了幾步,看了看憤怒地說道,「蛇和人都死在裡面了,裡面一定有毒,東西也被人取走,廢物,廢物……」

「去追啊,愣著想死嗎?」被青年男子一罵,眾人都低頭不敢吭聲,男子又怒吼道,手下這才向四周散去。

「一群廢物。」男子陰沉地罵道,「去把我馴的狗帶過來,只要有人來過這,就一定要找到他,快去啊,磨蹭等死啊,廢物。」留下的唯一的手下也向來時的方向奔回去了。

易天一手拿著石匙一手拿著獸核飛快地跑出好遠,最後尋了個隱秘的山谷,把石匙扔在一旁,壓住自己內心的激動調息起來。易天要自己的一切調整到最好,然後嘗試吸收獸核,這是關乎易天未來的大事,易天豈能不上心。

調整了片刻,易天吐出一口濁氣,將獸核握在手裡,暗自運行凈靈決。

「啊……」易天忍不住痛苦的叫出聲來。易天明明感覺到獸核里蘊含的靈氣被自己吸收進入體內,可是還沒來得及高興,一陣堪比經脈寸斷的疼痛徹底將易天的實驗打斷。

「為什麼會這樣?」易天表示不解,按理獸核里蘊含的靈氣與天地靈氣應該沒什麼差別,吸收天地靈氣時感覺到的是舒適,為何吸收獸核卻如此疼痛難忍?

感覺剛才真的吸收了些許靈氣入體,不甘的易天決定在試試。呼出一口濁氣,平復下心情,默念凈靈口決,緩緩運轉凈靈決,體內靈力逐漸緩慢地沿經脈流動,而後不出意料的感覺到疼痛難忍,易天有了經驗,強忍疼痛,繼續運行凈靈決。此時因為疼痛,易天感覺不到靈氣入體,也沒空閑暇去關注靈力是否在增大。

瞎子出門,看不到路途中的風景,只知道跨步向前,現在的易天就是這種情況,感受不到修行的樂趣,只知道咬牙運行凈靈決,強忍經脈破裂的痛楚。

隨著易天的吸收,獸核表面逐漸化去,緩緩從易天的手掌進入體內,而其中夾雜的一些雜質則化為粉塵遺留在易天掌心。一些肉眼看不見的戾氣和殺意等也順著易天的手掌進入易天體內。

凈靈決終究不是萬能的。易天只感覺自己的世界變成了血色,想殺戮,要殺戮,殺性已起!好在因運行凈靈決而導致的經脈疼痛時刻提醒易天不要迷失自己。不過只有易天自己才知道自己堅持得有多艱辛。


一刻后,易天手中的獸核已經僅剩不到一半,易天「啊」的一聲停止了修行,疼痛難忍,即使有心裡準備,只要沒有麻痹,就不可能長時間的忍受痛苦。待疼痛稍微腿去,易天閉眼感受自己的身體和靈力,而後驚訝有驚喜地叫道:「已經一階高級了,太棒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