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以諾姐,為什麼啊?為什麼我爸不待見沈珏啊?」上官娜娜攬著趙以諾的脖頸,低聲問道。

又是沈珏的事情,趙以諾搖了搖頭,嘆了口氣。

「好了好了,別喝了,趕緊回家,都這麼晚了。」說著,趙以諾便扶起上官娜娜。

「不,我不回去,我難受,我要喝酒!」上官娜娜直接甩開趙以諾的胳膊。

一瓶,兩瓶,三瓶,終於,上官娜娜的意識,已經沒有之前那麼清醒了。

嗯,可以走了,趙以諾背起沙發上的女人,走出酒吧。

這個臭女人,怎麼這麼沉!

「哎,娜娜,你該減肥了。」趙以諾故意晃了晃上官娜娜。

「啊?喝!乾杯!」背上的上官娜娜咂著小嘴,一副滿足的模樣。

也是服氣了!

就這樣,趙以諾背著上官娜娜,等在路邊,試圖打車。

可是車沒等來,卻等來了幾個陌生的男人。

「呦,小姐,需不需要幫忙啊,我來幫你背吧。」突然,一個禿頭男人跑到趙以諾面前。

「不需要。」趙以諾輕聲回答。

「哎,美女,不要忙著拒絕啊,你看你背的多吃力啊,還是我來幫你吧。」說著,那個男人直接蹲在趙以諾面前。

看來,今天是遇到地痞了,趙以諾緊緊地攥著手裡的拳頭。

「不用,我們還有事兒,先走一步。」趙以諾立馬轉身。

背後的幾個男人相互看了看,立即攔住趙以諾的去路。

「小姐,你看都天黑了,我們來幫你吧。」說著,男人直接將上官娜娜扯下來。

「哎哎哎,你幹嘛,娜娜,醒醒,快醒醒!」趙以諾大聲喊著。

可是此時的上官娜娜竟然還閉著眼睛,依偎在那個禿頭男人的懷裡。

「這才叫乖嘛,你看人家,多懂事兒啊,帶走!」禿頭男人看著趙以諾,狠狠地說道。 「放開我,你們到底想幹嘛?」趙以諾掙扎著。

「臭女人,你最好給我老實一點兒,我已經注意你們很久了。」 刀劍天帝 突然,那個禿頭男人說道。

看來,今天是被盯梢了。

可是上官娜娜卻還睡著。

這個女人,都什麼時候了,竟然還敢睡覺。

「娜娜,你醒醒!」趙以諾大聲喊著。

「啊?什麼?喝!來!再來一杯!」突然,上官娜娜抬起頭,閉著眼睛嚷嚷著。

天知道趙以諾這是交了一個假朋友,被地痞綁架了還在睡覺,睡覺還想著喝酒!

「你別喊了,我知道她喝了很多酒,一時半會兒,她是醒不過來的,倒是你,應該關心你自己。」說著,那個禿頭男人緩緩走向趙以諾。

頓時,趙以諾有些后怕了。

「你想做什麼,我告訴你,你不要亂來啊!」趙以諾叫著。

「還能做什麼,肯定是做遊戲了。」禿頭男人的手,直接撫摸上趙以諾的臉頰。

趙以諾只覺得很是噁心。

噁心的男人,噁心的氣息!

手機響了,禿頭男人看了看旁邊的手機,有些猶豫。

再看手機屏幕上跳動的兩個字的時候,他有些震驚。

而他從前到后的反應,趙以諾都是看在眼裡的。

看他剛才那副睜大眼睛的模樣,他應該是害怕顧忘吧?

趙以諾用力解著自己手上的繩子,可是太緊了,她根本就沒有辦法解開。

「哎,你們放了我,我就當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不然,顧忘要是找到這裡,你們都得玩蛋!」趙以諾狠狠地說道。

如今,她只能碰碰運氣了。

禿頭男人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寒光。

顧忘是誰,那可是本市赫赫有名的人物,誰會不忌憚他的威風。

那麼,就更不應該放過這個女人了。

「老大,怎麼辦?她認識顧忘。」一個年輕的男生趴在禿頭男人耳邊低聲問道。

「沒事,做完之後處理掉就行了。」禿頭男人直接回答。

頓時,旁邊的男生愣了愣,他從來沒有想過要搞出人命,他也不敢。

「老大,不行,這是要出人命的,這是要坐牢的!」男生緊緊地抓住禿頭男人的胳膊。

「那還有什麼辦法?要是被顧忘知道了,我們幾個都沒有活路!」禿頭男人直接吼了出來。

果然,他們還是害怕顧忘的,趙以諾突然有些慶幸。

「哎哎哎,你們聽我說,如果你們現在放了我們,我保證,大家以後各走各路,各回各家,怎麼樣?我就當今天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趙以諾趕忙說道。

聽著趙以諾的這一番話,禿頭男人有些猶豫了。

「老大,你聽見了么,那個女人說只要我們現在放了她,她就不追究我們的責任。」男生著急地說道。

手機還在響著,好像只要趙以諾不接聽電話,就會一直響下去。

「老大,你看,那個手機一直在響,說明這個女人對顧忘來說很重要,我們不能得罪他啊!」男人的眼神里有一絲害怕和恐懼。

禿頭男人看了看手機,又看了看被綁著的趙以諾,臉上一副為難的表情。

許久,禿頭男人緩緩走到趙以諾面前,蹲下。

「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么?我要是把你們放了,你不會對顧忘說被綁架的事情?」禿頭男人的眼睛里閃過一絲凜冽。

「是真的是真的,我絕對不會說出半個字,我發誓。」趙以諾趕忙回答。

雖然被綁架了,但是她們並沒有受到傷害。

這件事情,沒有必要向顧忘說明。

「老大,不行,不能放了她們,女人說的話,都不可信,你忘記那個女人了么,當初她可是背叛了你!」突然,一個長發男人跳了出來。

什麼鬼? 神獸召喚師 趙以諾一顆充滿希望的心,瞬間又跌入了谷底。

「我怎麼可能忘記!」禿頭男人緊緊地攥著手裡的拳頭,目光很是兇狠。

「大哥,絕對不能放了這兩個女人!」長發男人大聲嚷嚷著。

看著那不停叨叨著的長發男人,趙以諾真想一個拳頭打過去。那個禿頭男人好不容易快要答應放了她們了,他來摻和什麼?

「我沒有說謊,我說的都是真的,只要你放了我們,今天的事情,我絕對不會透露半個字!」趙以諾又重複著。

禿頭男人轉過身子,歪著腦袋,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酒,我要喝酒……」上官娜娜嘀咕著。

趙以諾無奈的看著女人,有些泄氣。

要是上官娜娜醒著就好了,平時她的鬼主意最多。

「我發誓,如果我泄露出去了,這輩子不得好死!」趙以諾大聲說著。

禿頭男人立即回頭看著面前的女人,眼睛里有一絲柔和。

看他的眼神,他應該會放了自己和上官娜娜吧?

趙以諾期待著禿頭男人的答案。

「好,我放了你們,不過,不是因為相信你,而是為了我的兄弟們,今天的事情,讓你受委屈了,希望你不要告訴顧忘。」禿頭男人直接說道。

一品幻靈師:邪王寵妻無下限 旁邊的幾個男人,一副驚訝的模樣。

所有的人都以為只要提到那個背叛老大的女人,老大就會一定把事情給做絕。

「老大,你忘了那個女人么,當初她說要回來找你,可是後來還不是跟著別的男人跑了!」

「閉嘴!」禿頭男人大聲喊道。

他當然知道女人的話不可信,如果當初不是因為自己相信了那個會回來找自己的臭女人,他又怎麼可能會一直未娶!

「放她們走吧!」禿頭男人低聲說道。

禿頭男人心裡很清楚,他們得罪不起顧忘,尤其是顧忘的女人。

如果他真的把事情做絕了,日後顧忘一定會要了他所有兄弟的命!

命令一下,趙以諾隨即得到了自由。

「小姐,還請你信守承諾,記住你剛才所說的話。」禿頭男人淡淡的說道。

「你放心,我說到做到!」趙以諾嚴肅的回答。

禿頭男人的嘴角處勾起一抹弧度。

他並不在乎趙以諾能不能說到做到。

一個被女人傷透了心的男人,又怎麼能輕易相信女人說的話?

只是他相信,這兩個女人沒有受傷,就算顧忘真的找到他們了,也不會做出什麼過分的事情。

「不過!」趙以諾突然回頭。

「請你相信,這個世界上,還是有好女人的。」 「娜娜,你醒醒!」趙以諾晃著女人的胳膊。

可是上官娜娜還是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這個女人,關鍵時刻掉鏈子,不就是一個沈珏么,至於么!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上官雄現在不同意不代表以後就不同意啊!

無奈之下,趙以諾掏出手機,撥了過去,「喂,顧忘,你現在在哪兒?你來接我們吧,娜娜喝多了。」趙以諾著急地說道。

「誰啊這是?」突然,電話里傳來凌辰的聲音。

這個臭凌辰,竟然還和顧忘在一起。

太過分了!趙以諾緊緊地攥著手裡的拳頭。

「你現在在哪兒?我馬上過去接你。」顧忘趕忙說道。

「不用了。」突然,趙以諾拒絕著。

「顧忘,讓凌辰來接我們。」女人繼續說道。

顧忘一陣狐疑,但是看著旁邊沙發上的凌辰,顧忘馬上明白了。

最近凌辰老是過來找他,弄得趙以諾很不開心。估計應該是吃醋了吧。

顧忘的嘴角處勾起一抹滿意的弧度。

人若有情,天荒地老 他突然很想看到趙以諾吃醋的樣子,一定很可愛。

掛了電話后,顧忘緩緩走到凌辰面前。

「凌辰,趙以諾讓你去接她。」 孽緣:市長有個小情人 顧忘淡淡的說道。

瞬間,凌辰蒙圈兒了。這是什麼意思?

這個男人讓自己去接他的女人?

他就不怕自己把那個趙以諾給拐跑了?顧忘會這麼大方?

「好,我去。」凌辰直截了當的回答。

顧忘看了看他,笑了笑,隨即轉過身子,翻閱著文件。

臨走之時,凌辰看顧忘一點兒反應都沒有,心裡很是疑惑。

「哎,顧忘,你就不怕我把趙以諾帶走啊?」凌辰低聲問道。

「不會的,現在趙以諾比較害怕你把我帶走。」顧忘淡淡的回答。

頓時,凌辰無語了。

不知道過了多久,終於,一輛車子停在兩個女人面前。

「你們喝這麼多酒幹嘛?」凌辰趕忙去扶上官娜娜。

「我能怎麼辦,勸不住。」趙以諾輕輕拍了拍凌辰的肩膀,終於鬆了口氣。

「哎,趙以諾,你怎麼了,怎麼臉上搞得這麼臟!」凌辰低聲問道。

趙以諾愣了愣,趕忙拿出紙巾罷了擦臉。

「沒事兒,剛才不小心摔了一跤,娜娜太沉了。」趙以諾趕忙掩飾著。

「什麼啊,你輸了,趙以諾,來,喝酒,必須喝!」上官娜娜突然大聲喊道。

旁邊的凌辰看著上官娜娜那副模樣,著實嚇了一跳。

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看著兩個女人,凌辰總覺得哪裡有些不對勁兒,但又說不上來。

上官娜娜還好,一直都是醉酒的狀態,可是趙以諾看起來,卻是一副很有心事的樣子。

此時的趙以諾,看著窗外,腦海里還是剛才自己和上官娜娜被綁架的畫面。

那個禿頭男人,被女人傷過,所以才不願意相信女人了吧?

趙以諾的眼神閃過一絲悲哀。

她見過太多這樣的事情。

戀愛過程中,男人甩女人,女人甩男人,都是一些家常便飯。

但是若是不經歷這些,怎麼會成長?

「以諾,以諾?」凌辰狐疑的看著後座的女人。

可是趙以諾卻一點兒反應都沒有。

「趙以諾!」凌辰突然大聲喊了起來。

「啊?」女人被嚇了一跳。

上官娜娜也跟著顫抖了一下。

「怎麼了?」趙以諾低聲問道。

「你們剛才,是不是經歷了什麼?」凌辰小心翼翼的看著趙以諾。

不行,這件事情絕對不能透露。她答應過那個禿頭男人,一個字都不會透露出去。

「沒有,我們能發生什麼,無非就是娜娜喝多了,引起了小小的轟動而已。」趙以諾尷尬的回答。

她只能拿上官娜娜來當擋箭牌。以凌辰和顧忘的智商,如果告訴他們沒有發生任何事情,他們是絕對不會相信的。

原來如此。那就好,凌辰鬆了口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