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

李佳藝再度被氣得鼻子都要歪了,卻悲哀地發現,自己竟然無言以對。

「滾吧!」

「滾啊!小李子,你媽喊你回去吃飯了……」

「……」

毫無徵兆地,鄺佳文和吳小磊幾個人的起鬨聲,很快掩蓋了現場所有的其他聲音,最後逼得李佳藝落荒而逃。

不過,在逃之前,李佳藝還是沒忘給林飛放了一句狠話。

「等著,明天我就會讓你輸得心服口服!」

「好啊!我靜等!」

林飛淡淡一笑,從容應道。

「哼~」

李佳藝冷哼一聲后,撒腿就逃。

鄺佳文和吳小磊等人紛紛朝林飛豎起大拇指,甚至有人大喊「老大威武」。

林飛正想說什麼的時候,口袋裡的手機卻是一陣震動,來電鈴聲隨之響了起來,他趕緊掏了起來,看了一下屏幕,當即臉色一白。

「菲菲,是我,你到了嗎?」

當林飛這比女人還要溫柔的聲音一經說出時,立刻讓鄺佳文等人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唉呀媽呀,真沒想到,老大居然還有說話說得如此溫柔的時候,簡直就是活久見了。

不過,這幾個八卦男的議論聲,林飛此時直接選擇了自動過濾掉。

他拿起手機,很快就出了門,一邊飛快地往外面狂奔,一邊聽著電話。

「哦,已經到門口了是吧?好的,我也快到了,菲菲,你等我一下……」

說完后,林飛並沒有掛電話,而是瞬間加速,形成一道殘影在校道掠過。

幸好,現在校道上人不多,所以並沒有引起轟動。

出了校門口后,李飛立刻見到了久未謀面的陳雨菲,心中當即激動不已,沒想多少就張開雙手朝陳雨菲小跑而去。

「菲菲……」

(本章完) 「林飛,她是誰?」

正當林飛幸福地張開雙手,準備將在不遠處向他微笑以對的陳雨菲給擁抱入懷時,一道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恍若一道閃雷迎頭劈來,直接就懵逼了。

姚紫菱?!

林飛僵住幾秒后,緩緩轉頭過去,見到一臉陰沉的姚紫菱正在用審視般的眼神看著自己時,他整個人都不好了,頭皮頓時像被丟了一顆炸彈般,瞬間炸開了。

「林飛,她又是誰?」

陳雨菲原本喜悅的臉色也瞬間消失,立刻變得陰沉起來,連語氣都變得生硬了不少。

完了!

林飛自覺得自己此時此刻,就像一塊被夾在中間的三文治般,左右為難,都快要瘋了。

「額……呵呵,紫菱,菲菲,好巧啊……來來來,相請不如偶遇,我想你們兩個都是第一次見面吧,我來給你們互相介紹一下,紫菱,這是菲菲,陳雨菲,菲菲,這是紫菱,姚紫菱,呵呵……」

林飛一邊傻笑著,他額頭上的冷汗在不停地流出,足以可見此時此刻他內心是多麼地崩潰,甚至連老天爺的祖宗十八代都問候了好幾遍,誰叫老天這麼不長眼,居然一下子讓自己的兩個目前還不認識的女人見面,這不是沒事找事嗎?

「你叫姚紫菱?」

「你是陳雨菲?」

「嗯,沒錯,我是姚紫菱!」

「我是陳雨菲!」

「你好!」

「你好!」

「……」

就在林飛以為這就是世界末日,這就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前夜,這就是世界大戰的前夕的時候,姚紫菱和陳雨菲兩人卻忽然同時往對方走去,不到一會兒兩人就已經面對面站著,互相審視著對方,然後又同時伸出手,客套了起來。

林飛看得目瞪口呆,老半天才回過神來,他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才相信眼前的一幕是真的。

「紫菱,菲菲,你們……」

緩過神來的林飛,怔怔地看著眼前已經牽著手,明顯已經熟絡的姚紫菱和陳雨菲兩人,還是覺得眼前這一切太過於不真實。

什麼情況?

說好的互相撕逼呢?

軟妹嬌妻,總裁大人寵上癮 說好的互相謾罵呢?

怎麼可能會什麼事都沒有呢?

這不科學啊!

「我們?我們怎麼了?很好啊!」陳雨菲白了林飛一眼,朝他招手:「還不快點給我過來,既然紫菱也在,那就一起去吃個飯吧,我都在手機上訂好酒店了,走吧!」

林飛:「……」

怎麼辦?原本說好的二人世界,現在硬生生地變成了三人行,而且林飛怎麼看怎麼覺得陳雨菲對著他笑的笑容裡面藏著一縷殺氣,只是不知這殺氣什麼時候會發泄出來,而且會不會射在林飛身上,那就很難說了。

「走啊!」

陳雨菲見林飛一動不動,便當即臉色一變,瞪了一眼過來。

「咯噔~」

就是這一眼,差點把林飛給嚇得魂飛魄散。

當即狠狠顫抖了一下后,林飛趕緊深吸一口氣,接著強迫擠出討好的笑容,屁顛屁顛地迎了上去,「好嘞,走吧,我們……」

「哼~」

當林飛的眼神和姚紫菱的眼神相遇時,姚紫菱直接翻了個白眼,再冷哼一聲后就不再理會他,而是摟住陳雨菲的手,繼續邊聊邊往前走。

林飛:「……」

好吧,你們高興就好!

反正,這頓飯他的吃相鐵定很難看。

陳雨菲開了一輛寶馬車過來,這輛車是陳老在她生日的時候送給她的生日禮物,現在她為了林飛調過來京城,所以順勢也把這車給空運過來,也是今天才運到,陳雨菲去拿了車后,就興沖沖地開了過來找林飛。

只是,讓她沒想到的是,林飛居然一見面,就給她一個大大的「驚喜」。

看來,林飛這個花心大蘿蔔,又給她們的後宮隊伍擴員了。

「哼,死林飛,看我等一下怎麼炮製你!」

陳雨菲在心裡狠狠地腹誹了一句后,便將車鑰匙扔給林飛,說:「還愣著幹嘛?開車啊!難道你還好意思讓我們兩個弱女子給你一個大男人開車嗎?說出去也不怕別人笑話你?」

林飛:「……」

行,你們一個女警,一個女教官,居然還好意思說自己是弱女子?

腹誹歸腹誹,林飛還是乖乖地接過車鑰匙,打開車門鑽進駕駛室內,治好安全帶,再確認陳雨菲和姚紫菱都上了車后,他才一踩油門,轉動方向盤,緩緩地將車開上了主幹道。

現在正是傍晚時分,路上的車簡直比螞蟻還要多,也就是俗稱的下班高峰期,平均都是幾分鐘挪移幾步,即便是過個橋,也夠嗆,沒個半小時都過不了。

當然,這些情況林飛是絕對不容許發生在自己身上的。

對付堵車,他有自己的方法應對,一個字,那就是——快!

嫻熟高超的車技,加上對紅綠燈閃爍時間的精準預判,使得林飛開著的寶馬,幾乎每次都能在最後時刻過綠燈,節省下一次又一次的等紅燈時間,僅僅花了五分鐘不到,就成功駛離了擁堵路段。

隨後,林飛快速地調整檔位,踩油門踩剎車……一系列讓人眼花繚亂的動作之後,車子已經順利到達了目的地——龍鳳酒樓!

這裡是京城的三環地帶,相對於一環二環,這裡略顯偏僻一些,但卻多了幾分接地氣的鄉村氣息。

當然,這裡不是農村,而是城鎮化程度極高的京城三環商業區。

龍鳳酒樓,據說是由一家路邊攤發展而來,老闆是一對老實巴交的農民夫婦,硬是憑藉著吃苦耐勞的拼勁兒,發展成如今的全國十大文化著名酒樓之一,並且夫婦兩人的固定資產總額已經達到了驚人的六十八億華夏幣。

龍鳳酒樓每日的客流量基本上都是以萬為單位,每日純收入也高達百萬華夏幣,畢竟名氣太大了,每時每刻都客似雲來。

陳雨菲之前曾經因為一件案子來過京城,並且在龍鳳酒樓吃過飯,還替那對老闆夫婦抓過小偷。

老闆夫婦很感激陳雨菲,硬是把一張終身免費金卡送給陳雨菲,以表謝意。

這次來陳雨菲起初沒打算要來這裡吃飯,但後來細想了一下后,還是覺得這裡最好,也是她最熟悉的地方,因此也就將就著用了一次免費金卡。

「雨菲,你終於來了?想死我了!」

三人剛從地下停車場出來,才出電梯呢,就聽到一道熱情的中年女聲響起,伴隨著一陣焦急的腳步聲傳來……

(本章完) 「華姨,我也想死你了!」

陳雨菲露出難得一見的撒嬌笑容,接著像個小孩子般跑了過去,和對方緊緊擁抱了起來。

這位被稱作華姨的中年女人,長相普通,就是一張大眾臉,不過笑容可掬,而且留著一頭燙染過的泡麵頭,給人一種暴發戶的感覺。

不過,說句實話,她本來就是一名暴發戶。

華姨和她的丈夫原來是一對普通夫婦,為了養家糊口,不得不一起每天起早貪黑地經營著一個小攤鋪,也不知躲了多少次城管,居然神奇地發跡了起來。

原因其實也很簡單,就是某一年的某一天,她丈夫忽然興奮地把正在家裡做飯的她拉到一邊,揚了揚手上一張小紙條,興奮地跟她說這是他今天賭錢贏回來的一個炒菜秘方,據說用裡面所說的秘制調料去炒,會很好吃。

一開始,華姨只當丈夫發瘋,根本不相信。

但她丈夫當天晚上出去擺宵夜攤的時候,就把秘方用上了,晚上做的所有宵夜居然全部都賣完了,一些沒買到的人,甚至都不捨得走,說無論多久都會等,希望他們馬上回家拿食材過來,再做一點。

光年彼端 華姨也不記得當時自己是怎麼個心情,總之有種如墜雲里夢裡的感覺,聽丈夫的話,趕緊跑回家把家裡的食材存貨全都拿過來,由她丈夫接著做宵夜賣。

結果當然也是被搶購一空,甚至一些還是沒能買到的,居然紛紛給了數額不小的定金,說是明天無論如何都要先留一份出來給他們。

就這樣,夫妻倆收攤回家后,統計了一下當天的銷售總額,當數字出來的那一剎那,都驚呆了。

五萬塊!

居然短短的一個晚上的宵夜銷售額達到了五萬塊!

重生之殺伐庶女:亡妃歸來 這還是剔除了一切成本開銷,所賺到的純利潤,怎能不讓他們覺得不可思議。

於是,就從那天晚上開始,夫妻兩人的攤鋪生意越來越好,收入也越來越多,生活很快就從溫飽進入了富裕。

一年之後,他們告別了攤鋪,用錢盤下一間地理位置很不錯的鋪位,開了一家店,自然生意一如既往地火爆。

兩年後夫妻二人的身家已經過億,最後索性就做大,自己出錢買了一塊地,建了這家龍鳳酒樓。

而陳雨菲和華姨夫婦兩人的相識,也僅僅是一次巧合而已。

畢竟,他們兩人的發家,肯定會引起有心人的關注,正所謂樹大招風,之所以大麻煩沒有,那也是因為他們懂得花錢擺平,但總有一些人是花錢擺平不了的,比如說同行。

同行如敵國,凡是身家資產或者有一定社會地位的商人,都不希望在自己這一畝三分地的眼皮子底下,突然冒出來一個比自己還要厲害的競爭對手出來。

於是,為了打壓和擊垮你,明面上手段耍不了,那麼就只有暗地裡出招了。

隔三岔五地派一些當地的地痞流氓去給你添堵,也是他們經常使用的伎倆,自打龍鳳酒樓建成那一天開始,這種騷擾就幾乎沒有停止過。

不過,華姨夫婦兩人也不是傻子,吃過一兩次虧之後,也捨得花錢請了一幫人回來做保安,專門對付那些過來找麻煩的人。

還別說,這一招還真管用,這幾年即便是麻煩常有,但是還沒有達到影響酒樓日常營業的地步。

「傻孩子!」

華姨溺愛地白了陳雨菲一眼,故作生氣說:「既然想我們,怎麼都不來找我們的?是不是嫌棄我和你叔了?」

陳雨菲說道:「華姨,瞧你說的,我這不是一直在忙嘛,這次我調來京城,不是第一時間就過來找您了嘛,你看,我還把我朋友都帶過來了。」

說著,陳雨菲朝林飛看了一眼過去,林飛立刻意會,屁顛屁顛地擠出一臉笑容快步走到華姨跟前,熱情說道:「華姨您好,我是……」

「華姨,他就是我經常跟你提起的林飛,我未婚夫。」

沒等林飛說完,陳雨菲就強行打斷,並且還特地提高聲調說道。

林飛:「……」

下意識地,林飛偷偷看了姚紫菱一眼,發現她竟然臉色一點都沒變,但恰是這種不變,讓林飛覺得一陣心驚膽戰。

果然,他的預感很快就靈驗了。

「華姨,您好,我叫姚紫菱,也是林飛的未婚妻。」

姚紫菱沒等陳雨菲的介紹,自己居然主動上前,微笑著向華姨伸出了手。

華姨一愣,饒有深意地看了陳雨菲一眼,再看了一下林飛,前者滿是憐愛,後者則全是責怪,林飛豈能感受不出來,華姨這是在怪他一腳踏兩船,而且還踏得這麼囂張,都把小三帶過來一起吃飯了!

現在的年輕人吶,實在太不像話了,對待感情怎麼可以這樣呢?

在替陳雨菲一陣鳴不平后,華姨決定好好教訓一下林飛和姚紫菱兩人。

面對姚紫菱伸出來的手,華姨笑而不理,話鋒一轉,說:「是嗎?姚小姐,對於您的到來,我們龍鳳酒樓萬分歡迎,但是真的很抱歉,我們家菲菲今晚只訂了個雙人包間,而且還是貴賓房,按照我們的規定,決不允許第三者或者多餘的人入內,還希望您能諒解!」

華姨在說到「決不允許第三者」這一句時,特意加重了語氣,並且用警告目光看著姚紫菱說的,當然,說完后還不忘瞪了林飛一眼。

姚紫菱淡然一笑:「哦,那沒所謂呀,我就在大廳等她們唄,反正我不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