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你……」龔平頓時傻眼了,他也就能用這一點去威脅這些學生了。人要真的豁出去不上學了,他可就一點能耐都沒有了。

葉青冷眼看著龔平,對林鵬道:「你放心,就算他把你開除了,我也會幫你找更好的學校,讓你完完整整地把學上完!」

林鵬大喜過望,急道:「真的?」

「別聽他放屁了!」龔平在遠處大聲道:「林鵬,你只要敢說一下試試。你別忘了,洪明明他爸是誰。你敢亂說話,你就別想再上學了!」

林鵬有些畏縮,葉青卻皺起眉頭,沉聲道:「姓龔的,你給我聽清楚了。不管洪明明他爸是誰,也不能成為你們開除一個學生的理由。我本來不知道我弟弟到底是對是錯,但是,剛才看到你們這些人的做法,我覺得我弟弟絕對沒錯。所以,你記住,這件事現在不僅僅是我弟弟跟洪明明之間的事,還是我跟你們學校之間的事。學校這次要不給我一個滿意的回答,這件事,休想罷休!」

葉青能在學校里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他實在是怒極了。剛才他一直沒有出手阻攔老黃對付林鵬,一來人家是學校的工作人員,二來他也想看看這些學校所謂的工作人員,究竟已經喪心病狂到了什麼地步。結果卻讓他吃了一驚,這些所謂的工作人員,那醜惡的行徑,比社會上的無賴還要讓人不齒啊。至少,無賴只是最多只是欺負這些學生,敲詐他們的錢什麼的。但是,學校這些工作人員要是耍無賴的話,可是要連學生的家長一起敲詐的啊!

一句叫家長和開除,也不知道害苦了多少學生,敲詐了多少學生家長啊!

龔平渾然不知自己已經得罪了怎樣的人,只憤怒地道:「你敢這麼說洪書記,你等著,你等著,我這就給洪書記打電話!」

葉青根本不理他,轉頭看著林鵬,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林鵬看了看遠處正在打電話的龔平,低聲道:「哥哥,他……他真的在給洪書記打電話呢!」

「不用怕他!」葉青擺手,道:「只要咱們佔在理上,誰也不能把咱們怎麼樣的。如果這個洪書記也是蠻橫不講理,那我也不會放過他的!」

以前葉青沒這個本事說這樣的話,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有丁老爺子給的那個電話,能被丁老爺子當做朋友的人,肯定不簡單啊。更何況,他現在還有億萬家產,有足夠的資本跟那個洪書記對著幹了。

見葉青這麼自信,林鵬也安穩了許多,道:「哥哥,這件事根本不怪小正,都是那個洪明明找事。」

葉青看著林鵬,緩緩點頭,道:「說具體點。」

「要說具體的話,這件事就要從半個月前說起了。」林鵬看著葉青,道:「哥哥,你知道我們學校半個月前有女生跳樓的事嗎?」

「還有這種事?」葉青詫異,不過,這件事跟小正的事又有什麼關係呢?

「就在半個月前,就在那邊的樓上。」林鵬指了指葉青身後的樓。

「那不是辦公樓嗎?」葉青奇道。

「就是辦公樓。」林鵬低聲道:「那個女生,是從王副校長的辦公室跳樓的!」

葉青立馬皺起眉頭,這件事聽起來怎麼越來越奇怪了呢。

「究竟怎麼回事?」葉青沉聲問道。

「學校和警方給出的說法是那個女生在王副校長辦公室偷東西,趕上王副校長回去開辦公室門。她想從窗戶溜走的時候,不小心失足掉下去了。」林鵬頓了一下,道:「不過,不少同學都在傳,是王副校長想要對那個女生做……做那種事,那個女生不同意,被逼無奈從樓上跳下去的……」

「還有這種事!」葉青面色頓寒,一個校長,竟然能幹得出這樣喪心病狂的事,也真是令人髮指啊。葉青此刻也火了,這種事,根本是不能原諒的!

「是啊,學校有不少女孩子都被……都被王副校長……」林鵬畢竟是個學生,下面的話說不下去了,不過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

葉青皺緊眉頭,沉默了一會,道:「但是,這跟小正的事有什麼關係?」

「跳樓的那個女孩名叫顧雅清,跟小正關係挺好。」林鵬道:「她從樓上跳下來,差點把人摔死了。但是,學校卻還讓警察機關把她帶走,調查她偷東西的事,更是連一分錢醫藥費都不賠。顧雅清她爸是學校老教師,但是後來不知道因為什麼事被開除了。為這件事,她爸專門來過學校一趟,但是被保衛科的人趕出去了。小正對這件事很生氣,經常在同學們面前說這件事,還……還對那個王副校長做的事評價了很多……甚至揚言要等他哥哥回來,讓他哥哥來收拾那個王副校長!」

葉青心裡一暖,小正遇到這種事情,第一個想到的還是他,看樣子他對這個不是親生的哥哥也產生了依賴心理。這當然很好,畢竟大家以後要在一個家裡生活啊。

「然後呢?」葉青問道:「他怎麼跟那個洪明明產生矛盾了?」

林鵬低聲道:「洪明明……洪明明是王副校長的外甥……」

葉青恍然大悟,看來,洪明明是從別人那裡聽說小正在背後說王副校長,他才來找小正麻煩的。

葉青沉聲問道:「他們說小正在學校里動刀子了?小正平時上學的時候都帶刀了嗎?」

「那都是胡說!」林鵬急道:「我跟小正住同一個寢室,我倆關係很好。小正這個人,是個熱心腸的人,平時很喜歡幫助別人。他雖然脾氣有點暴躁,但也不至於帶刀上學。而且,洪明明找他麻煩的那天,我是親眼看到的。當時洪明明帶了七八個人來寢室里,毆打小正一個人,那把刀是洪明明帶的。小正被打得實在受不了了,從洪明明手裡奪過那把刀,把一個學生的胳膊劃了個口子,其實都沒多大的傷。但是,警察來了,不問三七二十一,直接把重傷的小正帶到警察局了。當時小正還想反抗,帶隊的那個警察,用警棍在小正頭上打了一下,我看小正當時都快被打暈了!」

葉青頓時握緊了雙拳,難怪林鵬說小正在學校里被人欺負得太狠了,也難怪龔平一直不讓林鵬說這件事。因為,這件事裡面,真的牽扯了太多事啊!

林鵬看著葉青,道:「你就是小正說的那個哥哥吧,你……你要把小正救出來啊,小正真的沒做錯事啊……」

「你放心吧,我不會讓小正吃虧的!」葉青緩緩抬頭,看著對面的辦公樓,沉聲道:「他們對小正做過的事,我一定會讓他們百倍千倍奉還的!」

林鵬雖然不知道葉青是什麼身份,但是,看葉青那堅毅的目光,他真的相信葉青能做到這件事。

「你先回家,等我把這件事處理好了。你想來這個學校上學,或者去更好的學校,我都可以幫你安排!」葉青拍了拍林鵬的肩膀,道:「謝謝你了,這幾天,不要回學校。這件事沒解決清楚之前,你在學校里,不安全!」

「嗯!」林鵬使勁點了點頭,匆忙跑進教室,拿了些東西便下樓了。

葉青站在這教室外面,並沒有離開的意思,他在等龔平打電話叫來的警察。

果然,等了不到十分鐘,幾輛警車便衝進了學校。這幾輛警車還是從局裡調過來的,縣局距離學校可不近,這出警的速度堪稱歷史之最了。看來,這件事已經傳到那個洪書記耳朵里了!

老黃的腳還未踹到葉青的胸口,葉青已一腳踹了回去,反倒把老黃給踹倒在地。

「敢打人!」

「揍他!」

旁邊幾個保衛科的人立馬呼吼著奔了過來,葉青順手把凳子腿扔到一邊,一伸手,抓住第一個青年踹過來的腳。同時一拳打了回去,正打在這青年的臉上,這青年立馬捂著臉退了回去,哀嚎聲不斷。

至於其他幾個青年,對葉青來說根本沒有任何威脅。葉青打倒了兩個人,剩下三個人就不敢再上了,只遠遠看著葉青,面上帶著驚慌。這些保衛科的成員,其實也就是小混混而已,能有什麼本事?而且,真正混的好的,誰來學校干這種活啊?

「你……你敢打人……」老黃趴在地上,指著葉青怒道:「報警,趕緊報警,別讓他跑了!」

剩下三人立馬要摸手機,葉青一瞪眼,沉聲道:「誰敢報警,我就先廢了誰!」

這三人立馬把手機又裝回了口袋,再沒有一個人敢有任何小動作了。

葉青轉身,將林鵬拉了起來。林鵬還處於極度激動當中,渾身不斷地哆嗦,剛才他真的是氣極了。

「沒事吧?」葉青輕聲問道。


林鵬搖了搖頭,淚水無聲無息地落了下來,他真的感到很委屈。看著葉青,林鵬突然咬了咬牙,道:「哥哥,我把小正的事告訴你吧!」

「你敢說!」遠處突然傳來龔平的聲音:「你敢說,我就把你開除了!」

林鵬一把扯下校服,重重摔在了地上,怒吼道:「老子不上了!」

「你……你……」龔平頓時傻眼了,他也就能用這一點去威脅這些學生了。人要真的豁出去不上學了,他可就一點能耐都沒有了。

葉青冷眼看著龔平,對林鵬道:「你放心,就算他把你開除了,我也會幫你找更好的學校,讓你完完整整地把學上完!」

林鵬大喜過望,急道:「真的?」

「別聽他放屁了!」龔平在遠處大聲道:「林鵬,你只要敢說一下試試。你別忘了,洪明明他爸是誰。你敢亂說話,你就別想再上學了!」

林鵬有些畏縮,葉青卻皺起眉頭,沉聲道:「姓龔的,你給我聽清楚了。不管洪明明他爸是誰,也不能成為你們開除一個學生的理由。我本來不知道我弟弟到底是對是錯,但是,剛才看到你們這些人的做法,我覺得我弟弟絕對沒錯。所以,你記住,這件事現在不僅僅是我弟弟跟洪明明之間的事,還是我跟你們學校之間的事。學校這次要不給我一個滿意的回答,這件事,休想罷休!」

葉青能在學校里把話說到這個份上,他實在是怒極了。剛才他一直沒有出手阻攔老黃對付林鵬,一來人家是學校的工作人員,二來他也想看看這些學校所謂的工作人員,究竟已經喪心病狂到了什麼地步。結果卻讓他吃了一驚,這些所謂的工作人員,那醜惡的行徑,比社會上的無賴還要讓人不齒啊。至少,無賴只是最多只是欺負這些學生,敲詐他們的錢什麼的。但是,學校這些工作人員要是耍無賴的話,可是要連學生的家長一起敲詐的啊!

一句叫家長和開除,也不知道害苦了多少學生,敲詐了多少學生家長啊!

龔平渾然不知自己已經得罪了怎樣的人,只憤怒地道:「你敢這麼說洪書記,你等著,你等著,我這就給洪書記打電話!」

葉青根本不理他,轉頭看著林鵬,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林鵬看了看遠處正在打電話的龔平,低聲道:「哥哥,他……他真的在給洪書記打電話呢!」

「不用怕他!」葉青擺手,道:「只要咱們佔在理上,誰也不能把咱們怎麼樣的。如果這個洪書記也是蠻橫不講理,那我也不會放過他的!」

以前葉青沒這個本事說這樣的話,但是,現在不一樣了。他有丁老爺子給的那個電話,能被丁老爺子當做朋友的人,肯定不簡單啊。更何況,他現在還有億萬家產,有足夠的資本跟那個洪書記對著幹了。

見葉青這麼自信,林鵬也安穩了許多,道:「哥哥,這件事根本不怪小正,都是那個洪明明找事。」

葉青看著林鵬,緩緩點頭,道:「說具體點。」

「要說具體的話,這件事就要從半個月前說起了。」林鵬看著葉青,道:「哥哥,你知道我們學校半個月前有女生跳樓的事嗎?」

「還有這種事?」葉青詫異,不過,這件事跟小正的事又有什麼關係呢?

「就在半個月前,就在那邊的樓上。」林鵬指了指葉青身後的樓。

「那不是辦公樓嗎?」葉青奇道。

「就是辦公樓。」林鵬低聲道:「那個女生,是從王副校長的辦公室跳樓的!」

葉青立馬皺起眉頭,這件事聽起來怎麼越來越奇怪了呢。


「究竟怎麼回事?」葉青沉聲問道。

「學校和警方給出的說法是那個女生在王副校長辦公室偷東西,趕上王副校長回去開辦公室門。她想從窗戶溜走的時候,不小心失足掉下去了。」林鵬頓了一下,道:「不過,不少同學都在傳,是王副校長想要對那個女生做……做那種事,那個女生不同意,被逼無奈從樓上跳下去的……」

「還有這種事!」葉青面色頓寒,一個校長,竟然能幹得出這樣喪心病狂的事,也真是令人髮指啊。葉青此刻也火了,這種事,根本是不能原諒的!

「是啊,學校有不少女孩子都被……都被王副校長……」林鵬畢竟是個學生,下面的話說不下去了,不過意思已經非常明顯了。

葉青皺緊眉頭,沉默了一會,道:「但是,這跟小正的事有什麼關係?」

「跳樓的那個女孩名叫顧雅清,跟小正關係挺好。」林鵬道:「她從樓上跳下來,差點把人摔死了。但是,學校卻還讓警察機關把她帶走,調查她偷東西的事,更是連一分錢醫藥費都不賠。顧雅清她爸是學校老教師,但是後來不知道因為什麼事被開除了。為這件事,她爸專門來過學校一趟,但是被保衛科的人趕出去了。小正對這件事很生氣,經常在同學們面前說這件事,還……還對那個王副校長做的事評價了很多……甚至揚言要等他哥哥回來,讓他哥哥來收拾那個王副校長!」

葉青心裡一暖,小正遇到這種事情,第一個想到的還是他,看樣子他對這個不是親生的哥哥也產生了依賴心理。這當然很好,畢竟大家以後要在一個家裡生活啊。

「然後呢?」葉青問道:「他怎麼跟那個洪明明產生矛盾了?」

林鵬低聲道:「洪明明……洪明明是王副校長的外甥……」

葉青恍然大悟,看來,洪明明是從別人那裡聽說小正在背後說王副校長,他才來找小正麻煩的。

葉青沉聲問道:「他們說小正在學校里動刀子了?小正平時上學的時候都帶刀了嗎?」

「那都是胡說!」林鵬急道:「我跟小正住同一個寢室,我倆關係很好。小正這個人,是個熱心腸的人,平時很喜歡幫助別人。他雖然脾氣有點暴躁,但也不至於帶刀上學。而且,洪明明找他麻煩的那天,我是親眼看到的。當時洪明明帶了七八個人來寢室里,毆打小正一個人,那把刀是洪明明帶的。小正被打得實在受不了了,從洪明明手裡奪過那把刀,把一個學生的胳膊劃了個口子,其實都沒多大的傷。但是,警察來了,不問三七二十一,直接把重傷的小正帶到警察局了。當時小正還想反抗,帶隊的那個警察,用警棍在小正頭上打了一下,我看小正當時都快被打暈了!」

葉青頓時握緊了雙拳,難怪林鵬說小正在學校里被人欺負得太狠了,也難怪龔平一直不讓林鵬說這件事。因為,這件事裡面,真的牽扯了太多事啊!

林鵬看著葉青,道:「你就是小正說的那個哥哥吧,你……你要把小正救出來啊,小正真的沒做錯事啊……」


「你放心吧,我不會讓小正吃虧的!」葉青緩緩抬頭,看著對面的辦公樓,沉聲道:「他們對小正做過的事,我一定會讓他們百倍千倍奉還的!」

林鵬雖然不知道葉青是什麼身份,但是,看葉青那堅毅的目光,他真的相信葉青能做到這件事。

「你先回家,等我把這件事處理好了。你想來這個學校上學,或者去更好的學校,我都可以幫你安排!」葉青拍了拍林鵬的肩膀,道:「謝謝你了,這幾天,不要回學校。這件事沒解決清楚之前,你在學校里,不安全!」

「嗯!」林鵬使勁點了點頭,匆忙跑進教室,拿了些東西便下樓了。

葉青站在這教室外面,並沒有離開的意思,他在等龔平打電話叫來的警察。

果然,等了不到十分鐘,幾輛警車便衝進了學校。這幾輛警車還是從局裡調過來的,縣局距離學校可不近,這出警的速度堪稱歷史之最了。看來,這件事已經傳到那個洪書記耳朵里了!

… 幾輛警車停下來,龔平立馬跑過去,跟那些警察說著什麼,還時不時地回頭指著樓上的葉青。這傢伙面上一副得意的模樣,彷彿葉青已經是瓮中之鱉似的。


帶隊的警察葉青還認識,正是縣局副局長周宏斌。上次葉青幫助楊老五抓那個殺手的時候,還是周宏斌帶隊的。不過,當時周宏斌跟葉青便有些隔閡,葉青把殺手抓到之後,周宏斌更是把臉都丟盡了,而楊老五對他也很是不滿意,據說楊老五還通過關係把他收拾了一番。沒想到,這次又見面了,這可真算得上是冤家路窄了。

聽完龔平的話,周宏斌便立馬指揮著自己的手下,分別從幾個樓梯爬上來,直奔葉青而來。看那樣子,好像是害怕葉青逃跑了一般。

周宏斌則站在樓下,冷笑看著樓上的葉青。他接到電話的時候,就知道來人是葉青了。上次所受的屈辱,他這次當然要好好討回來了。他心裡甚至都開始在盤算,回去之後該用怎樣的酷刑對付葉青呢。

眼看那幾批警察上了樓,快到自己這邊的時候,葉青突然跨過護欄,徑直從三樓跳下。

圍觀的人都吃了一驚,從三樓跳下去,差不多五六米的高度了,還不得摔斷腿啊?

「王八蛋,狗急跳牆這是?」龔平奇道,不過,他話音還未落,葉青已經伸手抓住了二樓的欄杆,將下降的速度減緩一些。而後又鬆開手,直接落在一樓的草坪上,就地一個翻滾,卸去下降的力道,根本一點事都沒有。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