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可給我想好了!這是我最後一次給你們機會,過了這村,可就沒這店了!」

一旁的王淼也在隨聲附和道:「好啊!這個價錢很公道!妹子你要是收了,我馬上放行!順便運費我還給你打個五折怎麼樣?」

「那太好了!謝謝王總!」

兩個人一唱一和,蕭綺夢都看在眼裡,又一次不爭氣的留下了淚水……

這就是明擺著,欺負他們。

恐怕人生最痛苦的事情就是明知道對方挖坑讓你跳,你卻沒有絲毫的反抗餘地。

見蕭綺夢還在猶豫,蕭馨然有些不耐煩,開口道:「你到底有沒有開過廠啊?你現在不賣我,回頭你連給你們這幫工人發薪水的錢都沒有啊!真是個蠢貨!」

此言一出,該輪到身後那些工人慌了……

這幾天的情況大家也是有有目共睹,現在蕭馨然這話算是說到大家心坎里去了。

一時間,背後的眾多工人也是議論紛紛……

「老闆,不行就賣了吧。」

「就是啊,賣吧,我們家裡下個月還等著用錢呢……」

「老闆,你們之間的事情,不能連累我們這些打工人啊,我們也不容易……」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這些話像是一把把刀子,不斷刺激著蕭綺夢的心!

就在蕭綺夢快要忍受不住的時候,陳北冥忽然大聲道:「幹什麼啊!造反啊!」

「我們新蕭氏這麼多訂單都能做得起,還會缺你們那點薪水?」

「幾個跳樑小丑在這說幾句話,就把你們動搖了,都幹什麼吃的?」

聽到這話,王淼頓時火冒三丈!怒氣沖衝來到陳北冥面前!差一點就要動手了!

陳北冥絲毫不避,甚至看著他的眼神還帶著幾分鄙視。

「小兔崽子,你說誰是跳樑小丑?」王淼咬牙道。

陳北冥輕蔑一笑:「我覺得我說的沒什麼問題,還有,如果你不打算動手的話,就別在這礙眼了,我們的車馬上就要來,裝貨的時候砸到你們就不好了。」

王淼聞言,突然狂笑起來,指著陳北冥道:「好!我倒要看看今天誰敢來裝你們的貨!」 岳霖原本計劃只差幾天把初級機械師技能拆到3級就繼續探索這顆荒星,尋找武器和其他裝備。誰曾想他拆著拆著拆上癮了,10天下來裝備一件沒找到初級機械師的技能倒是刷到了5級。

初級機械師每升一級會漲1點智力,現如今岳霖智力值高達13點,在現階段的玩家裏,絕對是傲視群雄的存在。

可惜這麼高的智力值他目前也沒看出來有什麼用,除了拆卸速度越來越快,能夠辨認出的機械人配件越來越多外沒什麼明顯用處。

機械人拆的多了,岳霖發現這些看上去各不相同的機械人實際只分成兩類。

一種以電池作為能源,這類機械人結構都很簡單,外形也比較粗糙,拆起來連兩分鐘都不要,一看就知道是便宜貨色,垃圾堆里最多的機械人就是這種。

另一種以一塊特別小的透明結晶作為能源,每個機械人里的結晶塊大小不一。這類機械人往往結構複雜,小零件繁多稍有不慎就會損壞,拆卸起來費時費神,相應的,所獲得的經驗也比普通機械人高很多。

遊戲鑒定給這些不規則小塊透明結晶的名稱為[核心能源],岳霖不知道這些小塊有什麼用只是單純的覺得好像很厲害的樣子,把收集到的核心能源全都放進背包里留着。

遊戲時間15天,岳霖的等級已經升至5級,新得到的2點自由屬性點2點全都加在力量上。在遊戲前期玩家力量數值非常低的情況下,每加一點力量都是對弱雞玩家身體素質的一個質的提升。

現在的岳霖可以輕鬆做到徒手劈磚,再來一次從3樓往下跳定不會出現10天前頭朝地砸掉二十幾點血量的糗事。

但也沒太大用,找到一把有屬性加成的趁手武器才是提升戰力的最好方法。

如果是熱兵器,像是槍械電磁炮之類的,沒有屬性加成也能大幅提升戰力。

過了10天以天為被,以導線,塑料薄膜,金屬板,軸承,齒輪,金屬管,二極管等一系列硌人的東西為席的日子,岳霖無比懷念不溫暖但柔軟的床。

拆完手頭上的機械人,把核心能源從鑲嵌的圓洞裏扣下來收進背包,岳霖抬頭看了一眼遠方正在傾倒垃圾的垃圾船,將散落在地上的他覺得有用的零件和工具收拾一番裝進大木箱再將木箱收進背包里,開始朝城區走去。

遊戲背包是死的,人是活的。雖然遊戲背包理論上每格只能收納相同的東西,但如果玩家把小東西裝進箱子裏,再把箱子收進遊戲背包也只佔一個格子。

前往城區的路上,岳霖還順便拆了一輛廢棄在路邊的汽車的門,拆完兩扇門后發現拆汽車不給經驗這才作罷。

技能和人物等級一樣,每升一級所需的經驗就多100。初級機械師3級以前岳霖卸一個普通機械人的胳膊有1點經驗,複雜機械人有4點經驗,3級以後經驗減半。岳霖能在10天之內把技能刷到5級完全是靠量堆,沒有任何技巧可言就跟工作室打金一樣,純靠肝。

岳霖心裏很清楚,3級以後肯定有更好的刷經驗方法只不過他沒有發現。他也曾想過重新組裝回去經驗會不會更高,但沒有圖紙的情況下,以他現有的水平每次組裝都會多幾個零件,5級的初級機械師並沒有讓他獲得無師自通組裝機械人的能力。

現在他初級機械師的經驗是lv5(62/500),想要升滿10級專職還需要刷4438經驗。且不說他剩下的四十多天能不能刷滿這四千多經驗,按照這個經驗遞減速度,能不能找到那麼多機械人給他拆都是個問題。

在距離城區只有500米不到的地方,有6個玩家圍在一輛廢棄車輛邊上,2個指指點點,1個蹲在地上試圖拆引擎蓋,看起來像是在修車。

若是以往岳霖看見這麼多人肯定繞道走,但現在是第1屆挑戰賽,民風淳樸,玩家大多樸實無華且好騙。遊戲時間15天,除了每隔5天會定時出現的垃圾船外,這個荒星上沒有出現任何意外,就連天氣都是一樣的,不颳風不下雨不打雷。

有不少玩家撿15天的垃圾都撿煩了到處亂跑,岳霖這些天刷經驗的時候就遇到了幾個話癆玩家,隔着大老遠非要過來找他聊天。

如果不是看他們衣服挺正常,一看就是一個和自己一樣的窮逼,岳霖都想把那本《精神力淺談》賣給他們。

書他已經看完了,雖然理論很扯淡大概也看懂了,就是技能沒學到。

可見就算是第1屆挑戰賽也沒有大方到只要是本書就是技能書的地步。

岳霖先是遠遠的觀察了一下修車的3人手上都沒有拿武器,就是蹲在車前的那位老哥手上拿了把起子,沒什麼殺傷力,這才走上去。

「老王你行不行吶,你不是說你能修嗎?我們哥幾個好不容易給你湊齊了工具,你這都多久了,連個引擎蓋子都沒撬開,你不行我來。」

「你來試試,這遊戲里的車長得和現實生活中差不多,實際上根本不一樣,你看看你能不能撬開。」老王把工具往邊上一扔,示意話多的來。

吐槽那人還真不服氣,從地上撿起工具就開始撬引擎蓋,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愣是一點沒撬動。

「你看吧,這是我的問題嗎?」老王怒道。

「這車什麼材質做的?看上去破破爛爛還挺結實,我這幾天的自由屬性點都加力量上了,居然撬不動它。」話多的人用力往車上錘了一拳,發出碰的一聲巨響,引擎蓋上沒有任何捶打過的痕迹,可見材質確實不一般。

「你們在幹嘛呢?」岳霖問道。

老王看了岳霖一眼也不避諱,道:「這不是撿垃圾撿煩了嗎?我是汽車修理工,就想着能不能修輛車開着玩,光走太慢了。」

「也不知道這遊戲里的車是拿什麼玩意做的,居然連引擎蓋都撬不開。」

岳霖看了看另外兩人:「你們一起的?」

這組隊速度夠快啊,半個月就組成三人小隊合夥修車了。

「認識。」

就在岳霖和老王聊天的時候,另外一人也嘗試把引擎蓋撬開,不出所料以失敗告終。

「算了算了,這遊戲里的車沒準就是不能開。」最後一人明顯脾氣爆一些,見撬不開還狠狠踹了一腳,「md,等出去我就投訴這個鬼遊戲。什麼生存挑戰賽,就是一個撿垃圾比賽!打個破星際的幌子騙我們進來撿垃圾,走了走了。」

「撬不行的話我試試能不能……」老王話還沒說完就被岳霖打斷。

「讓我試試吧。」

他之前路過拆車的時候雖然只拆了車門沒撬引擎蓋,但拆車門的時候他也沒覺得有多難多複雜,比拆機械人簡單多了。

車前的兩人讓開,把位置空出來給岳霖。

這三個人準備的工具還挺齊全的,估計是從哪棟房子裏翻出了工具箱,各種型號的螺絲刀,起子,刻刀,撬棍應有盡有,但大多都用不上。

剛才岳霖就看出來了,這引擎蓋不能撬,得拆。

就幾個點,跟拆機械人主體一樣。

不過一分鐘,岳霖就把引擎蓋拆下來了。

「可以呀小兄弟,你也是做汽車這行的?」老王一臉驚嘆。

岳霖笑笑:「算是吧。」

「我是師範生。」

老王:?

岳霖幫忙拆引擎蓋只不過是順手,他主要是想看看這位老王能不能把車修好。

老王說的沒錯,靠走實在是太慢了。

老王拿着工具探頭伸進去敲敲打打十餘分鐘,最終只能無奈搖頭。

「不一樣,完全不一樣。」老王一臉失望,指了指裏面一根長長的流淌著瑩綠色液體的透明管,「這玩意兒整的跟科幻電影一樣,根本就不是汽車的構造。」

聽他這樣說另外兩人只能作罷,失望離去,三人小團伙瞬間分離崩析。

通過幾人剛才的反應,岳霖能看出來老王是個沒什麼戒備心還挺好說話的人,乾脆靠在車門上向他打聽這些天城內的消息:「我能跟你打聽一些事兒嗎?」

「小兄弟你說。」

「我這幾天一直在郊外沒回來不知道城裏什麼情況,除了每隔5天就來一次飛船,城裏就沒發生別的事情?比如說有什麼新冒出來的NPC或者其他的。」

「沒,一直就這樣。」老王道,「天天除了撿垃圾就是撿垃圾,城裏的那些垃圾桶早就翻遍了。倒是別墅區有人發現有地下室可能藏了東西,可是沒電打不開啊。那鐵門又厚又重給人的感覺好幾十噸,有個人的劍都劈斷了就在上面留了點印子。」

「就連那個掄錘的都錘不動,他那鎚子連房子都能錘塌,錘那鐵門也是只能留點印子。」老王說着還搖頭,「要我說這挑戰賽是挺沒意思的,如果不是修理店倒閉了沒事幹,我也不會閑着沒事來玩這種撿垃圾的遊戲。」

岳霖:……

第一屆的遊戲玩家都是什麼離奇的構成。

和老王分開后岳霖進城,一進城就發現低矮的平房塌了很多,滿目皆是廢墟,不知道的還以為郊外的垃圾場在這裏開分廠了。

往城中心走了會兒,岳霖物色好一棟六層樓房,看起來挺結實的應該不會塌,從外觀上看沒有破損的痕迹應該沒被錘過。

安全。

岳霖剛走進去,就在樓道里和一個玩家遇上。

乍看一眼這個玩家還有點眼熟,岳霖也沒在意,正要上樓,被對方大喝一聲叫住嚇得一個趔趄。

「你個死騙子,拿一本破書騙我三件裝備,這下可算被我逮到了。」

「RN*,退錢!」 「林逸,你要媳婦不要?」

梅夕月望著林逸,笑吟吟問道。

聽到這話。

林逸不由面色一紅。

「梅姨,我還差幾個月,才滿十六歲!」

「現在說這些,未免太早了!」

「我也沒想過這事!」

林逸面色羞紅,連連擺手道。

眼下,他一門心思,都是放在衝擊聚靈境七重上,放在加入飄渺宗上。

「你這個年紀,娶妻生子,確實早了點!」

「但這個年紀定親,正是時候!」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