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媽的停車也不事先通知,我能剎得住車嗎?別扯這些趕緊賠錢,我這車燈加上車身烤漆十八萬。」西裝男牛氣衝天的大罵。

「天啊!這麼多錢我哪賠得起。我摔一跤腿也傷了,不知道能不能站起來。嗚嗚嗚……」老農嚇得哽咽起來,十八萬,就是讓他做三年也還不清。

「那個男人真不講理,明明是自己開車沒注意撞在對方車屁股,還要讓人家賠錢。」楊婷婷氣憤的說。這是路上已經被堵上長串的汽車,眼見他們糾纏不清,不少人在鳴響喇叭。催促西裝男趕緊將車移開。

「吵什麼吵,沒看到出車禍嗎?我這可是輝騰,幾百萬的名車,一個車燈就值你們一台車。」西裝男看一眼堵住的車隊不屑的叫嚷。

頓時有人不高興起來,隔著車窗抱怨:「輝騰了不起,看著跟帕薩特沒什麼區別。」

「該不是花200元在黑市上買的假輝騰標誌,帕薩特愣充輝騰,上街碰瓷騙錢。」

「我看這人就不是好東西,明明撞了別人反而怪老農不是……」

西裝男聽這話頓時氣得鼻孔冒煙,破口大罵起來:「誰說老子的車是帕薩特,有種站出來。我爸爸是李小綱,一個電話就要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誰……誰再說……」

一番警告真就將眾人嚇住,在省會不知道李小綱的人還真不多,都知道那是警察局長,權焰滔天的人物。難怪眼前這傢伙如此牛逼,原來是李小綱的兒子。 眼見惹不起,幾輛奇瑞、長安、吉利便從車縫中小心的行駛,壓著半邊反向車道繞過輝騰離開,堵住的車隊長龍慢慢移動起來。而陳陽這輛夾在中間的翼虎卻是沒辦法通過那條狹窄的縫隙,無奈只能將車停到路邊。

跟著翼虎的還有幾輛車,也都是比較牛氣的大排量SUV,過不去只能靠邊停車。楊婷婷氣鼓鼓的下車向西裝男走過去。陳陽一看要壞緊跟上去。

西裝男嚇退眾人後更加的得意,對老農的逼問更加囂張:「老東西,你家住在哪裡?將姓名住址,家裡有幾口人詳細的留下來,我派人去你家裡收錢……」

「嗚嗚嗚……先生,我就一孤老頭,家裡兩間破瓦房,就是賣了也賠不起你的車。求你高抬貴手。」老農聽他說是李小綱的兒子,更是嚇得不輕,坐在地上使勁的磕頭賠禮。

「放過你!放過你誰陪我車燈,總不能由我自掏腰包。」西裝男冷笑,得意的沖輝騰車內一個妖艷的妹妹眨眼嬉笑。賠錢對他來說是小意思,主要還是享受這種欺負人的快感。眾人被他嚇著,而老農一個勁的磕頭求饒讓他特別滿足,覺得這才是大爺。

「嗚嗚嗚……先生……」老農苦的很傷心,連著磕頭額頭一片青紫。

這些都發生在楊婷婷走過去之前,她緊走幾步到達老農身邊,攙扶老農說:「大爺別怕!是他違反交通規則負全責,要賠償也是他賠償給你。」老農連上來露出驚喜神色,但還是很害怕,坐在地上不敢起身。

西裝男見突然有人管閑事,眼睛瞬間瞪的銅圓,但看清楊婷婷的模樣后,卻又是眼睛眯起來,露出色迷迷的銀光,奸笑起來。

西裝男態度180度轉彎,擺出一個自認為超級有型的范,沖著楊婷婷瀟洒的一甩七分頭和顏悅色的問:「美女,你是這老頭的親戚?」

「不是!」楊婷婷冷眼看他一眼,寒氣逼人。別看她平時一副大大咧咧無害的樣子,冷艷起來一點不遜色於江新月。

「哪你還幫老頭說話。真當自己是太平洋警察,你知道多管閑事要付出多大代價嗎?」西裝男囂張地說。

楊婷婷對這種傻逼直接無視,將老農扶到一邊路肩坐下,掏出手機撥打報警電話。

「哈哈哈,警察來了也是讓他賠錢。美女你要是真想幫他,答應我一個要求,我立馬放了這老頭。」西裝男狂笑。

楊婷婷望他一眼問:「什麼要求?」她見老農腿上的傷並不是很嚴重,也不是多生事端。

「看你長得不錯,陪我吃飯。我請你去本市最好的巴蜀酒店。」西裝男得意地說。

「無恥!「楊婷婷冷哼一聲,俏臉氣得通紅。

我擦!竟敢公然調戲我的婷姐。陳陽不高興了,走上前決定結束這場鬧劇。

春懷 西裝男顯然會錯了楊婷婷的意思,見她俏臉通紅,還以為她對自己有意思。囂張的邁著四方步過來,伸手去拉扯楊婷婷。

突然被陳陽一把抓住,只感覺手腕就像被鐵鉗子夾住一樣,痛得他直叫喚:「幹什麼?你小子敢抓我!找死啊!」

「滾!」陳陽怒吼手上用力將他的身體推了出去。俺們小陳可是修真高手,隨便抖手就有千斤力,對付西裝男一根手指頭就能捅翻他。

「哎喲……你敢打我。小子你等著!」西裝男連跌好幾步身體撞在輝騰車頭才站住,痛得慘叫出聲。

「你再說一句!」陳陽冷眼看著他,手舉起來。

嚇得西裝男轉身就跑躲到輝騰車裡,將車門緊鎖,這才再次囂張的叫嚷起來:「有種別走,本少爺這就叫人收拾你!」

掏出手機打電話,剛按幾個數字他的手機竟然響起來,有電話接進。西裝男一看號碼,臉上頓時精彩起來,憤怒、不甘心、驚喜、猶豫……

急切的按下接聽鍵,臉上已經裝出一副謙謙佳公子的神態說:「冉冉到了。」

「嗯,我剛下飛機,來機場接我吧!」一個無限美好的聲音從手機里傳來,西裝男聽得整個身體都酥了。頓時將對陳陽的仇恨忘到九霄雲外。

「好好,我這就去機場,冉冉你可以在機場茶座休息片刻,我過去付賬……」西裝男對著電話一個勁獻媚。發動汽車鳴響幾下喇叭,啟動汽車就走,臨走時狠狠的瞪陳陽一眼。

這種結果連陳陽都想不到,傻逼的李小綱兒子竟然被自己手掌推一下就嚇跑了。

輝騰一走道路恢復暢通,楊婷婷安慰老農幾句,讓他趕緊離開這是非之地。便跟陳陽開車離開,這事雖然鬧心,但也不過是旅遊途中的小插曲。她們上車聊幾句后也就沒再當回事。

兩人開車進入巴蜀酒店,門口保安一看幾十萬的翼虎就知道來了貴賓。點頭哈腰的上前歡迎,領著陳陽將車停到大堂門口,有門童出來幫助提行李,保安隊長則是親自幫助陳陽泊車。當然陳陽也沒有虧待他們,從口袋裡抽出大把的票子打賞小費。

在總台報出名字,小姐便調處他們預定的豪華套房,一共兩套。陳陽拿出銀行卡刷卡預付房錢,拿到兩把鑰匙卻是有些鬱悶。怎麼是兩間套房,這多不方便而且浪費。其實我們只要一間就行。楊婷婷在一邊不說話抿嘴偷著樂

跟著迎賓小姐上樓時,他還酸酸地問:「小姐,這裡情侶住一間套房沒有問題吧!」

「先生,我們是七星級酒店,所有的服務都是以顧客需求為首位。你們住一個房間當然沒問題。」迎賓小姐客氣的回答,眼裡閃過一絲揶揄的笑意。

「嘿嘿,哪麻煩你將這鑰匙帶回去,我們只需要一間套房。」陳陽作勢要將手裡的鑰匙遞迴去。迎賓小姐一愣,接也不是拒絕有不好,要知道豪華套房一晚的租金就是5000多。陳陽退房酒店可就損失了5000多。

「我只退鑰匙,那個房錢付了就付了,不用退。嘿嘿嘿……」陳陽解釋說,自然明白她猶豫的原因。

「哦……這樣啊……我幫你們保管可以……」小姐反應不慢,笑著答應。正要伸手接鑰匙,卻被楊婷婷一把搶過去。 然後陳陽就被楊婷婷粉拳一頓暴打:「哼!誰說跟你一個房間了,我們分開睡。」

陳陽被打得抱頭鼠竄,卻不忘回頭向小姐調侃:「她騙人,其實我們已經同床共枕很多次了,哈哈哈……哎喲……」

一路追打進套房,楊婷婷這才放了陳陽,打開行李箱找出一套便服扭屁股就去了浴室。竟然真的只進一間套房,陳陽趁著她洗澡將另一間套房的鑰匙藏在門口的鞋架里。

吩咐小姐說:「給我們送兩份午餐上來,不怕貴,也不怕多,多上特色菜,我就是要哄女朋友開心。」

「是先生,做你女朋友真好。」小姐萬分羨慕的答應一聲,轉身離開。

十分鐘后,她推車餐車進來,上面的菜肴果然豐富,不但齊全而且多,足夠十個人吃的量。陳陽付錢時多給她200元小費,小姐更是開心的歡呼,轉身離開時陳陽手裡就多了一張名片,上面是她的電話和家庭住址,竟然還是應屆大學生當地人。

陳陽看著名片很是得意一番,以前只聽說某某高富帥享受過這種美女遞名片的待遇。現在自己竟然也享受到,我是不是也成了所謂的高富帥。

得意一陣后趁著楊婷婷洗澡還沒出來,小心的將美女名片珍藏在大床的褥子下面。雖然沒想過約會人家,但這也算是他的第一個粉絲,還是蠻有紀念意義。

楊婷婷洗澡后香噴噴的出來,看得陳陽都不想吃飯,想起那句經典的名言『秀色可餐』。看著整整一桌子菜,楊婷婷自然又是要嬌罵他一頓,說他太腐敗,不會過日子,說得陳陽老臉紅了又紅,都不敢再向她提出非分之想。

吃過飯下午兩點多鐘,兩人換上休閑便裝相攜出酒店去資金廣場看花卉展。西部省坐落在西部山區是華國著名的旅遊聖地,省會更是四季如春,素有『春城』的美譽。現在花都市正值夏季酷暑炎炎,這裡正午時分卻是一片涼爽。

街上行人的服裝也是五花八門,混合著春夏秋季的各種時尚元素。還有不少身著少數民族傳統服飾的異族人。陳陽走到大街上就喜歡上這種一邊走動一邊看風景的美妙經歷,當然他看的不是鮮花美景,而是街上的各色美女。

哈哈,這個美女好看,底V圓領衫胸前白花花高聳聳一片,看著養眼。

嘖嘖,那邊女孩更過癮,底V小背心不說,做舊的牛仔短褲更是只遮住屁股的中部,上下都露在外面。這叫我情何以堪,眼神都不夠使,到底是看上面好還是看下面好……

忽然一陣香風襲來,迎面走來一位高挑女郎,身上薄薄透明的黑紗雖然覆蓋面積挺大,但是一眼望去就像只穿了罩罩和小內褲一樣。陳陽首先聞到香氣百合味道,然後看到黑紗以及黑紗里傲人的曲線,完美的S型身高足有1.7米以上,穿著高跟鞋跟陳陽擦身而過,竟然不比陳陽矮。

最後才發現哪一張白皙精緻的臉龐,耳根一顆細細的美人痣,冷艷高傲的氣場,陳陽倒是不怎麼喜歡,感覺帶著一種經歷風塵的世俗之氣。這種氣質在那些電影明星身上很常見,從她們身上看不到其真實的一面,從來都是戴著偽裝,臉上常年掛著表演的成分。當然,也不是所有明星都這樣,沈舒瑤就不這樣,她從來都是本色出演高貴中有著鄰家小妹的單純。

陳陽正欣賞著,忽然感覺手臂一緊,一條軟綿綿的手臂纏上來,淡淡紅玫瑰馨香隨之清晰起來。這是楊婷婷,她可能也是感受到美女如雲的壓力,主動靠近陳陽將他把牢。這傢伙不看緊很容易被野花野草勾引走。

腰間嫩肉一痛,顯然是她在暗中警告陳陽,野外的小花不要采。還不等陳陽誇張的慘叫反抗,就聽到一聲冷哼,被一道陰霾的眼神掃過。原來在女郎身邊還跟著一人,竟然是那個西裝男。他此時還是那身潔白西裝,跟女郎休閑黑紗走在一起,看著很不協調。一個超級俗氣的傢伙。

他看到陳陽兩人自然生氣,不過現在美女在側也不好衝上來報復。只能用眼神來殺死陳陽。

陳陽對這種傻逼直接無視,你瞪我就怕你。要是眼神能殺人,俺小陳早死了一萬次。俺小陳天天被美女眼睛瞪都沒事。

「陳陽,那邊鮮花好美,快去看看!」楊婷婷拉著陳陽歡呼,她竟然沒認出西裝男,一心關注著廣場上爭奇鬥豔的鮮花。女孩子神經很大條的,討厭的男人很容易被她們在腦海里過濾掉,西裝男就是這樣的角色。

楊婷婷向大叢的玫瑰花陣跑去,一臉陶醉閉上眼睛做深呼吸狀,她愛鮮花最愛的還是各色玫瑰。不一會兒她就發現這裡有幾十個玫瑰品種,其中好幾種還是自己第一次見到。

忽然旁邊伸過來大束雜七雜八的玫瑰花,其中就有她沒見過的新鮮品種。

「嘿嘿,送給你。」陳陽手捧鮮花傻笑。

楊婷婷面上一喜,但隨即又緊張起來,沖四周望一眼責怪說:「喂!你怎麼偷花,這裡的花只能看不能偷采。」眼見陳陽手裡鮮花雜七雜八還有長又短,一看就不是從花店買出來的,心想他肯定是從花陣中偷采出來。

「我……」陳陽一臉的委屈,心說我有你這麼一朵漂亮的玫瑰花,還去偷采野花幹嘛。這是我花錢買的好不好。

「快趁著別人沒發現插回去。」楊婷婷推著他的後背催促說。

「這是我買的,花了錢。唉!好好的送花場面被你這俗氣的幾句話破壞。」陳陽一臉鬱悶,手指壓著楊婷婷一邊臉蛋,讓她轉頭向廣場一角觀看,那裡還真有不少賣花的小女孩。她們手裡的鮮花都不一樣,每人只賣一個品種,陳陽收集齊這一束雜花可是費了不少心血。

楊婷婷看到這一幕,頓時感動得眼淚汪汪的,挽著陳陽的胳膊道歉:「陳陽對不起,我不該誤會你。」 「道歉有什麼用,給我點獎勵吧」陳陽繼續苦著臉,心裡卻是嘿嘿壞笑,不趁機賺點好處怎麼對得起自己。

「獎勵呀!嗯,我送你一朵花吧!嘻嘻嘻……」楊婷婷故作認真的想一遍嬉笑說。

「呃……不好。」

「那你要什麼?」

「比喻是親個嘴,打個啵或者晚上睡一個房間……嘿嘿嘿,我要求不高……」

「你就做夢吧!哼……」楊婷婷牛氣的脖子扭到一邊,就是不讓陳陽得逞。

陳陽多聰明,一看她的神態就知道某顆小心肝已經在默許。只是人家臉皮薄不好意思當面答應,立即嘴巴嘟成喇叭狀湊過去,眼看就要親吻到白白嫩嫩的俏臉蛋。這種場合玩濕吻還是不好,被很多人看不好意思。俺小陳還是蠻單純的人,不喜歡出位。

忽然一張靈活的手掌伸過來擋在臭嘴巴上。「啵」陳陽嘴巴跟掌心親了一口,塗人家滿掌心的口水。

「呀!你真討厭,討厭。」楊婷婷頓時生氣起來,拿著小手掌使勁擦,當然擦手的東西是陳陽的骷髏頭T恤衫。面前的骷髏頭被她手掌又搓又揉的,搞得陳陽羨慕不已。

唉!我連骷髏頭都不如,他還能跟柔軟的小手又摸又蹭。我只是碰一下,卻被暴打一番。

「哇……那邊還有花車,陳陽,我們快去看……」楊婷婷忽然驚喜的叫起來。

陳陽卻不肯走,一副幽怨的表情。心裡直嘆氣:「你說這女孩子怎麼十八變,之前關係沒這麼好時,你天天勾肩搭背占我便宜,現在我剛主動一點,你又躲起來了,讓人心裡痒痒的難受……」

「小氣鬼,好啦!我獎勵以一下。」楊婷婷無奈心不甘情不願,過來張開雙手使勁給陳陽一個熊抱。但看她抱過後的表情卻又是滿心歡喜,女人的心思真是猜不透。

兩人向花車走去,側面一道陰沉的目光盯著他們看,即羨慕又妒忌。西裝男正好就在邊上,那個黑紗女郎正在百合花陣前觀賞。卻是連手都不讓西裝男牽一下,冷艷高傲的模樣。西裝男學著陳陽去廣場邊上買來雜色玫瑰花送給她,她猶豫著接過玫瑰花,卻是連打幾個噴嚏,淡淡的道聲謝隨手放在一邊。

搞得西裝男別提多鬱悶,都是人差距哪就這麼大。陳陽送花楊婷婷開心得不得了,而自己送花給女郎卻是比沒收到鮮花時還要冷淡。

沒辦法,誰叫他白痴呢?女郎喜歡的是百合,你卻送有樣學樣送人家玫瑰花,偏偏人家對玫瑰花粉過敏。你這樣能討到好嗎?

楊婷婷拉著陳陽在廣場逛得開心,讓陳陽幫她拍照,或者請別人幫他們兩個拍照,玩得那叫一個開心,不一會兒陳陽的臉上就多了好幾道唇印,跟著也精神抖擻起來。

在廣場四周有不少賣工藝紀念品商店,到了傍晚時分很多小商販更是將地攤擺到路燈下,吆喝聲此起彼伏,比白天還要熱鬧。

楊婷婷在一個個攤點前閑逛,看到新奇的東西就停下來觀看。陳陽自然大手一揮說:「全買了。」騷包的樣子遭來楊婷婷白眼,手指掐他一把小聲嬌罵:「笨蛋,看看就可以了,幹嘛要買。這些東西在花都夜市就有。」

「哪你把玩的還這麼開心?」陳陽可憐兮兮的辯解。

「哼,我喜歡把玩不行啊!把玩又不要錢。」楊婷婷蠻有見地的嬌哼。

忽然陳陽被兩個擺攤的年輕人吸引,那是一對帥氣的年輕男女,20多歲,膚色在路燈的照射下有些黑,仔細一看竟然是健康的小麥色。他們身著白色印有卡通圖案的情侶衫,男的胸前是副紅色的唇印圖案,女的胸前是心形中間兩個黑眼珠的圖案。顯得健康有朝氣。

他們的腳下放著大號旅行包,一塊深色雨布上擺著幾樣小物件,有軍刀、望遠鏡、指南針,還有幾串造型奇特的項鏈。陳陽蹲下身子拿起望遠鏡看。

哇咔! 沒關係,只是結婚 無意中對著遠處一個低V女郎看一眼,女郎胸部突然暴漲好幾倍,在陳陽的眼前晃蕩,雪白的高峰,深深的溝壑,還能看到一抹沒被遮住的深色,那應該是饅頭尖了。

陳陽看得好一陣激動,隨即又看向一個穿短裙正蹲在地上打電話的女郎。哇咔咔,連紅色的小內褲都能看的清清楚楚,毛髮好濃密都包不住了。

哈哈,這東西好,果然是偷窺必備之殺器,比俺的御龍訣都好使。比市面上賣的望遠鏡倍數高多了,手感也不錯,捂在手裡有種厚重感,有著明顯歲月沉澱的痕迹。不像是贗品。

楊婷婷也蹲下身子,去看那串貝殼穿成的項鏈。

「兄弟,這東西多少錢?」 我真是族長 陳陽看過望遠鏡問,旁邊那些軍刀指南針也是好東西,但那些他用不上。

「2500元。」男青年瀟洒的說,陳陽看望遠鏡時,他也在觀察陳陽。

「哇,這麼貴,坑人吧!」楊婷婷驚訝的叫起來,連忙將項鏈放下。這種地攤望遠鏡竟然要2500元,比搶還要狠。要知道普通望遠鏡才幾十元。

男青年笑而不答,女青年溫順的依偎在男青年一直就不說話,渾身透著賢惠淑靜的氣質。

「呵呵,不貴。我買了。還有這兩串項鏈,你也說個價。我一起買。」陳陽卻是拉住楊婷婷的手,不然她繼續說話,笑著說。

楊婷婷臉色一動,便沒有再說什麼。乖巧的依偎在陳陽身邊,聰明的女人知道什麼時候撒嬌管教男人,而在男人認真的時候卻是百分百的尊重男人。所以說大街上那麼多漂亮女人,為什麼有的錦衣玉食過著貴族般的生活,而大多數卻是平庸的嫁給卑微的小男人,只能過普通的生活,就是因為她們不知道取捨,不知道怎樣才是成功男人最喜歡的東西。現在社會好看女人多了去,但真正被成功的男人看中又有幾個,現在男人不光要好看,還要氣質和內涵。

「這兩根項鏈是我們在俄羅斯以及古巴旅遊時,從當地少數民族頭人那裡換來的,無價。你真心想要就隨便給。」男青年笑著說,語氣里透著一種從容大氣。 「哈哈,有意思。」陳陽大笑,從懷裡掏出5疊百元大鈔往雨布上一放接著說:「我身上的現金就這麼多,占你便宜了。」

「哈哈哈,這幾樣都是我最心愛的小物件,證明我們性格相投。錢多少無所謂。你好!我叫龍天,這是我女朋友龍辛月。」男青年跟著大笑向陳陽伸出手掌。

「你好!我叫陳陽,這是我老婆楊婷婷。」陳陽伸出手跟龍天緊握,兩人眼裡都是一片真誠。

楊婷婷也是跟龍辛月握手,小聲的招呼幾句。

陳陽將那串貝殼項鏈往楊婷婷脖子上一掛,自己則是將那串黑色骨牌項鏈套在脖子上,頓時兩人的氣質就變了,一個彷彿到了熱帶海邊,一個則是原始森林走出來的獵人。

揮手跟龍天兩人告辭,兩人繼續逛夜市。走出一段路后楊婷婷還是有些不滿意,捅陳陽一下說:「就這幾個破舊東西值得到五萬元。我看你就是天下第一號傻蛋。」

「這是在今晚,如果錯過今晚,我們要想買這幾樣東西,用10萬都買不回來。沒看出來這些都是他們的隨身物品嗎?拿到夜市上出售,肯定是遇到困難了,全當幫他們。」陳陽此時卻是很認真。

「嗯,我也覺得他們不簡單。好羨慕他們能夠滿世界的旅遊。陳陽,我也想去旅遊,最少每年去一個地方行嗎?」楊婷婷點頭卻又是一臉的羨慕。

「好,我保證帶你游遍世界每個角落,讓婷姐成為最漂亮的旅行家,去南極看企鵝,去北極騎北極熊。」陳陽點頭,順手將楊婷婷摟緊。

地攤的盡頭飄來陣陣濃香,整齊的劃一的粉紅色餐桌。一眼望去整條街500多米,都是一家連一家的大排檔,此時正值晚餐高峰期,每個桌子上都坐滿了人。衣著性感的小姐穿行在各個餐桌之間,場面火辣。

一個漂亮小嫂子見陳陽兩人走過來,熱情的招呼:「帥哥美女,這邊還有空位置,正宗的野生大龍蝦,鄉下土雞公。」見陳陽看著她眼神熱烈,故意還將上身下傾,低領衫就變得更低,胸前大片的雪白晃得陳陽眼花,走路頓時都不自然起來。

陳陽是個經不起誘惑的人,同時還是一個健康的五好青年,所以能幫到小嫂子自然不會拒絕。現在這種情況去小嫂子的大排檔宵夜,就是對她最好的幫助。

小嫂子引領著兩人穿行在桌椅之間,有意無意的拿翹臀美腿在陳陽身上撞一下,磨蹭一下,好幾次都撞中小陳陽。

陳陽特地選擇了臨街大樹下的一張空桌子,知道在大排檔吃宵夜什麼位置最好。打算來大排檔宵夜,享受的就是這種火熱,盡情喝酒盡情吹牛的大場面。吃的並不一定最好,口味也不一定最佳,只是追求這種大口喝酒大口吃菜的豪氣。

所以選擇位置時就要挑選空曠又不失熱鬧的地方,一般樹蔭下、湖岸邊都是最好的位置。一邊吃著麻辣火鍋一邊享受著習習涼風,比坐在空調房間,或者吹電風扇不知要好多少倍。

而很多自認為高檔的人就不明白這一點,想感受一下大排檔的氣氛,卻又嫌這嫌那覺得路邊臟,樹上會掉髒東西下來。於是讓老闆給他們安排在臨時搭建的包廂里。其實那就是一個玻璃籠子,坐在裡面雖然有空調卻是比外面更熱,空氣更加的污濁。

這時在陳陽的對面五米的位置一個包廂里,就坐著兩個傻逼。西裝男和那個黑紗女郎,西裝男正大聲的招呼著老闆娘上最好的菜肴,喝這裡最高檔的酒水。而黑紗女郎卻是微皺著眉頭,顯然不習慣裡面污濁的空氣。

西裝男無意間看到陳陽兩人,露出得意的神色,沖這邊豎中指,一臉的鄙視,心說:「老子就是比你有錢,我能坐包廂,你就只能在路邊最差的位置,喝汽車尾氣,吃灰塵。」

其實他不知道,大排檔就沒有高檔的地方,你坐包廂吃一樣的菜,喝一樣的酒,最後算賬起碼比外面貴一倍不止。人家不宰你這種傻逼250宰誰。

「帥哥,吃點什麼?」小嫂子又是故意俯身彎腰一臉嫵媚的望著陳陽問,這次離得更近,而且陳陽坐著,她站著彎腰讓陳陽看得更清楚。一對好大的咪咪。雖然在罩罩的襯托下依然有些下垂,但是其九成的白皙度,八成的柔軟度,以及兩顆櫻桃經過修飾后如同少女般的粉紅色,加起來也不失為一副好饅頭。陳陽在心裡給她打75分,覺得能跟御姐那裡大部分小姐爭奇鬥豔一番,自然也就多看了幾眼。

「哼!」楊婷婷在旁邊嬌哼一聲,示威似的挺起胸脯將陳陽驚醒。

連忙拿起紙巾擦眼睛說:「哎呀!眼睛怎麼被沙子蒙了,搞得什麼都看不清,嫂子就隨便挑拿手菜上三樣,我們兩個人吃不了太多。」

「哎喲……真不好意思,這裡灰塵大。我這就讓小二去馬路上潑水。」小嫂子也是故作不好意思的幫著掩飾。嘴裡這麼說,根本沒喊小二洒水,其實馬路上已經很濕了,而且一到晚上連一輛車都沒有哪來的灰塵。

「謝謝嫂子。我已經好了。」陳陽點頭,沖楊婷婷傻笑,楊婷婷拿筷子捅他一下,哪裡看不出他這點花花腸子。只是懶得繼續審問罷了。

「我看這樣,大龍蝦肯定要一盤,再來一盤鴨五件。最後我向你們推薦本店招牌菜花江狗肉,也來一份怎樣?」小嫂子建議說。

總裁的獎品新娘 「行,就這個。」陳陽點頭知道人家沒瞎掰,這幾樣都是大排檔招牌菜,價格適中而且是他們最拿手的絕活,吃排檔也就是吃這些東西。

「狗肉,這個季節吃好嗎?」楊婷婷卻是有點猶豫,現在可是大熱天,本身火氣就旺,萬一吃了亂性怎麼辦?我還不想這麼早交給他呢!

「哈哈,沒事,我保證今晚不碰你!」陳陽壞笑。

小嫂子也是投來揶揄的詭笑,氣得楊婷婷揮拳暴打。 「好好好,我今晚碰你還不成嗎?」

「哼,我不准你碰我。」

「呃……那我。」陳陽的眼睛瞟向小嫂子,然後是那些衣著暴露的賣酒女郎。

「你敢,那些女人更不能碰!」楊婷婷俏臉通紅警告,手指在桌面之下將陳陽的大腿都快掐爛了,痛得陳陽直咧嘴。

包廂里西裝男看到這一幕,臉上露出羨慕的神情,也想跟黑紗女郎逗樂,說了幾個笑話,人家是笑了,卻是不耐煩的苦笑。

幾分鐘后菜上齊,楊婷婷看著滿桌子的紅色,盤子里冒出的霧氣聞著都辣得直打噴嚏。握著嘴巴說:「壞蛋!這怎麼吃?討厭。」

「哈哈,就這麼吃唄!看著辣吃一陣就不覺得辣了。」陳陽蠻有經驗地說。不等楊婷婷,伸出筷子就在砂缽里撈起大塊的狗肉猛吃,嘴裡呼呼冒熱氣一副很享受的神情。

楊婷婷被吸引,忍不住也夾了小塊的狗肉品嘗,肉剛進口便哇的一聲吐出來,大叫:「辣死啦!這麼辣,要人命啊!」她平時吃菜偏向甜食,很少吃辣的,自然受不了。

「哦……我忘了,先應該麻醉一下你的小嘴巴。小姐過來!」陳陽壞壞的說,伸手招呼賣酒女郎,其實不用招呼,人家已經站在桌邊有一陣了。

「帥哥哥,我在這裡。我這裡有枝江大麴,沱牌酒,皖酒……你要什麼啊?」女郎甜美的詢問,小背心超短褲包裹著火辣的身材,只不過黑了點。

「扎啤,我要冰鎮扎啤,越冰越好!」陳陽盯著她的饅頭看一眼就沒再看,黑了點而且有點假,裡面塞了東西,比小嫂子差遠了,難怪只能賣酒。

「好的,是雪津還是藍帶?」

「隨便。」陳陽無所謂地說,喝酒是喝氣氛,兩種都是普通的啤酒喝起來沒什麼區別。

「好!」女郎跑回去,不一會兒就用冰桶提著十瓶啤酒過來,陳陽瀟洒的甩過去200元說不用找,剩下的小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