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就是龍奕?」

李然愣了愣問道。

「不錯,正是龍某!」龍奕點頭道。

「嘖嘖,才區區神通境界第一重,簡直太弱了!!」李然鄙夷道。

「的確是有些弱了,還以為是多強的少年呢,哎,還不如跟這熊瞎子來了!」玉兒頓時失去了興趣,擺了擺手就要離開。

「你等等!我將這小子一起帶走。」李然急忙叫道。

玉兒頓住了身子,懶散的打了個哈欠,擺手說道:「動作快些,我想回去睡覺了。」

唰!

李然獰笑一聲,身形當即向前一衝,宛如熊掌般的手掌霍然揮舞而下,目標直指龍奕的脖頸。

「呵呵,二位未免太小看龍某了吧?」龍奕淡淡一笑,身形霍然消失不見。

砰!


就在李然愣神之際,消失的龍奕再次出現,一巴掌直接拍在了他的頭頂,將李然拍的倒退了數步,搖晃著頭感到一震頭暈眼花。

「呀,不錯不錯,一定是那神棺所致的吧?真是好寶貝,拿出來給我看看唄。」

咻!

玉兒美眸眨了眨,身形瞬間出現在了龍奕的身旁,速度快到肉眼難以分辨,就連是全神貫注戒備的龍奕,都是無法預測到一絲軌跡,等反應過來時,已經被她近身了。

好強!

絕對是神通境界第六重甚至更高的存在!

「你不要害怕,我只是對神棺很好奇,並沒有要搶奪的意思,我保證。」玉兒舔了舔紅唇笑道,那誘人的姿勢,使得龍奕喉嚨乾澀了起來。

如此嬌小的身軀,美麗的臉蛋,絕對是任何男人都無法反抗的。

「該死的!我不服!我們再來!」李然回過神來,大吼著就要再次衝上去。

砰!

沒等到近千,李然的身軀霍然飄飛向了高空,那宛如炮彈般的速度,身形旋轉著,引的龍奕目瞪口呆。

「玉兒,你幹什麼!!」

李然的身形在高空強行止住,一臉怒意的盯著玉兒大吼。

「沒看見本小姐問他話呢嗎?還不站在一旁老實等著!」玉兒哼哼道,伸出小手向著虛空一按,聞聽嗡的一聲,那李然的身軀突然僵硬的一動不動,只能轉動著眼球表示著他的憤怒。

神通境界第五重的李然,完全被玩弄於股掌之間!

這小女孩到底是有多強?

龍奕微微後退數步,眯著眼睛,萬分的戒備著,暗暗溝通著力量,欲將九大器物盡皆召喚出來,但力量的凝聚下,卻是發現體內的力量完全不受控制。

天地威壓!

「不要白費力氣了,本小姐是神通境界第七重的強者,可以隨意的控制天地威壓,就算是神棺的宿主,在沒有達到神通境界第五重之前,我都可以隨意的掌控!」玉兒得意笑道。

原來如此!

神通境界第七重!天地威壓的使用者!

天地威壓,顧名思義,那是可以操控天地大道的存在,隨手都可以禁錮住空間,只要境界比她低的武者,在她手中,完全沒有還手之力!

「你用天地威壓禁錮了我的力量,我要怎麼將神棺拿出來給你看呀?小妹妹?」龍奕眯著眼睛笑道。

咯咯咯!

玉兒聞言掩面嬌笑了起來,美眸滿是好奇的打量著龍奕,纖纖小手點在了他的鼻子上,哼哼道:「你以為本小姐是三歲小孩嗎?如果不禁錮你,還怎麼能讓你交出神棺了?」

「那沒辦法了,我很想讓你看看神棺,但現在,真是愛莫能助了。」龍奕聳了聳肩笑道。

咻!

砰!

突然,一道流光從遠處迅速接近,龐大的威壓從天籠罩而下,直接將玉兒的天地威壓震的粉碎,使得玉兒一口鮮血噴了出來,較小的身軀跌坐在了地上。

「哼,一個小孩子,居然也敢對我父親的傳人出手?」

熟悉的聲音,熟悉的面孔,使得龍奕心頭驚喜萬分。

「金朵朵,你怎麼來了?」龍奕喜道。

此女可是活了一千多年的人物,強大到什麼地步誰都無法估計,就連東洲數一數二的強者坤老,在她手中都和小孩子沒什麼區別。 「你是誰?」

玉兒驚道,在年輕一代中,能夠如此輕易戰勝自己的人沒有幾個,同為女性的更是少之又少,而且那些人自己都認識,但眼前的女子,卻見都沒有見過。

「我是誰?你會知道的。」

金朵朵戲虐的打量了她兩眼,轉而看著龍奕說道:「這個女人我要帶走,你這幾日準備準備,到時候我會來找你,帶進去一個好地方的。」


咻!

話音一落,龍奕還沒反應過來,玉兒就已經被金朵朵給抓了起來,當即化作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天際。

砰!

失去了天地威壓掌控的李然,也是瞬間摔落下了高空,極為狼狽的爬起了身子,扑打著身上的灰塵,極為憤恨的說道:「該,活該啊,這下遇到對頭了吧?」

龍奕聞言不由得笑出了聲,暗道這兩人可真是一對活寶,好奇問道:「你就不擔心你那朋友的安危嗎?」

「擔心?擔心要有用的話,誰還修武了?」李然不屑的撇了撇嘴,哼道:「那位前輩的目的並不是殺玉兒,這點,難道你看不出來嗎?」

好吧,倒是自己落了下乘了。

龍奕聳了聳肩,極為禮貌的伸手示意道:「李兄,聞名不如見面,進去喝兩杯如何?」

喝兩杯?

「你請?」李然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置信的吧唧著嘴,之前命人前來邀請都以被打一頓失敗告終,怎麼現在還反過來了?

「自然是我請了,要是那什麼關秋能夠像李兄這般豪爽,我也不至於讓將他打回去。」龍奕淡淡笑道。

的確,李然性格雖然火爆了一些,但不難看出他的心並不壞,龍奕最喜歡結交朋友,如此性格豪爽的,自然是首選。


「哼,你不用和我玩什麼花花道子,你想請老子,老子還不同意呢,告辭了!」李然抱了抱拳,極為瀟洒的背著手離開了。

龍奕見此一幕,不由得目瞪口呆,這到底是玩的哪一出?

「哎,看來我是無緣和李兄結交了,也罷,從今日起,我就開始閉關吧,沒有個三五年,只怕是出不來了。」龍奕淡淡道。

唰!

李然的身形瞬間奔了回來,極為兇狠的瞪著龍奕,哼道:「算你狠!」

為了神棺,才命關秋邀請龍奕,要是正主真閉關個三五年,豈不是要目的落空了?

「嘿嘿,李兄請!」龍奕笑道。

客棧二樓,龍奕與李然相對而坐,各飲三杯后,便是沉默了起來。

「李兄想要神棺?」龍奕眯著眼睛問道。

李然聞言愣了愣,搖了搖頭道:「我不要那個,是玉兒要,她到底要幹什麼,我也不清楚,不過為了她,我勸你還是交出來吧。」

「呵呵,李兄有所不知,神棺此物已經和在下結成了宿主關係,就算是我死,他也不會被任何人輕易掌控的,如果真有那一天,只怕東洲都難以尋到神棺的蹤跡。」龍奕認真道。

李然瞳孔微微一縮,深深的看著龍奕,良久才是狐疑道:「你是不是覺得我狠傻?隨便三言兩語就能騙的了我嗎?」

「豈敢豈敢,李兄信也好,不信也罷,縱然你們有幸得到了神棺,可能面對多方勢力的圍殺?」龍奕淡淡道。

「這個……」李然撓了撓頭,豈能不知道神棺的危害之處?整個東洲無數強者都想得到,為此都可以爭奪個頭破血流。

很難想像,龍奕到底是怎麼將神棺保存到現在的?

「李兄不用這麼看著我,我為何能夠活到現在,我自己都不清楚。」龍奕直言不諱。

也許是坤老的原因,也許是四大世家神獸殘魂的原因,更可能是父母的關係,也可能是皇宮深處那道熟悉氣息的原因。

總之到底為什麼能夠阻擋住無數強者的爭奪,龍奕自己也不清楚。

「真是見了鬼了。」李然吧唧著嘴不通道。

開玩笑,到底是什麼身份能夠讓東洲的強者都不敢輕易動手?

念及於此,李然都是變得有些忐忑起來,龍奕能夠帶著神棺活到現在,的確是個天大的謎團。

「行了,等玉兒回來,看看她到底要做什麼吧,如果真要搶奪神棺,我一定不會手下留情的,告辭!」李然思慮了下,起身抱拳告辭。

龍奕望著他的背影,雙眼微微的眯了起來,皺著眉頭,同樣思量著,到底是什麼,讓無數強者停下了腳步呢?

「你們聽說了嗎?飄渺宗的第一神女下山了!」

「什麼?難道是那個凌波神女嗎?」

「不錯,不是她還能有誰配的上神女的稱呼?就連那宏葉公子在她眼中,也不過是個笑話罷了!」

「聽說凌波神女下山的目的是那個叫龍奕的少年。」

「怎麼人人都找這個龍奕?他到底犯了什麼大罪啊?」

頃刻間,大街上變得無比吵鬧了起來,引的龍奕緊皺著眉頭,比宏葉公子還要強的存在,目的居然是自己!

「龍奕在這呢!龍奕在這!!」


李然突然放聲大喊了起來,指了指龍奕所在的二樓,大笑著拍了拍屁.股,一副極為痛快的大笑了起來。

「這小子!」龍奕無語的搖了搖頭,身形一閃,瞬間來到他的身前,在李然沒反應過來之際,已然將其抓起消失在了人群中。

唰!

龍奕前腳剛剛離開,從高空之上便是突然出現了數十道身影,每個人都身著著白色的長袍,在胸口處都刻畫著「飄渺」二字。

而在這數十人的最上方,則是漂浮著一座樓閣,銀白色的絲布迎風招展,陣陣香氣從其中飄出。

「不用找了,他已經跑了。」

一道宛如仙音般的聲音傳出。

「是!神女殿下!」

數十位強者點頭應聲,一同運轉力量,托浮著樓閣緩緩消失不見。

「天吶!那就是凌波神女的空中樓閣嗎?」


「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啊,聽說那數十位強者,都是神通境界第五重之上的好手,他們曾經都是凌波神女的追求者,不過到最後卻不知道為何成了奴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