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怎麼了?」小蠻王問道。

「沒事,舊傷複發。」洪錚擦了擦嘴角的鮮血,面色有些痛苦。好在精神力量雖然強大,但也就是在方才一瞬間衝擊在他的元神上。

冷酷總裁獨寵迷糊小嬌妻 洪錚再次閉上了眼睛,腦海中的精神力量被他的腦海汲取壓縮煉化。

卡擦卡擦!

他腦海中宛若某種禁錮被打碎了一般,精神力量灌入到他腦部某個區域,讓他的大腦發光。

「好奇異的力量。」沒多久,他福靈心至一般,快速掌控了這種力量。

邪性老公別裝純 「收!」伴隨他心念,精神力量全部被他收入到了大腦中某個區域,凝結成了一顆光點。

「放!」而後,他心思再次一動,頓時,以他頭顱為中心,一股無形的漣漪擴散而出,如同潮水一般,覆蓋了他身軀。他驚奇的發現,他看清楚了自己的長相,看清楚了自己的身軀以及體內的景象,無比清晰。他看到自己的腹部,一輪照海發光,照海上,懸浮一顆蒙昧星胎。他看到了自己的脊背大骨,彎曲如同一尊真龍。

漣漪繼續擴散,他的目光看到了大茶壺等人,他們的修為,精神波動,全部完整的展現。

他看到了地下,無數蟲蟻在蠕動,小草在紮根,甚至,他還聽到了根須的蠕動聲。漣漪繼續擴散,達到了百丈,然後是千丈,接著是九千丈!

整片天地在他腦海中,呈立體圖一般的展現。

漣漪繼續如同潮水一般的滾動,當達到萬丈的時候,他感受到了一種極限。並且漣漪與虛空中行來的一人相遇了。

身穿一身錦袍,是一名長相無比威嚴的中年男人。漣漪覆蓋在他身上的時候,他全身暮然發光,背後浮現一片小乾坤。小乾坤中,浮現三座靈山,每座靈山山,都盤踞一尊蓋世巨妖!

中年男人猛然看向洪錚所在之地:「何人膽敢釋放神識,窺視本座?」

洪錚瞬間收回漣漪,心中有些震驚。原來這漣漪,就是神識!

修道之人,修為低下者,會有五官感應。但修鍊到靈體大境三重天之後,就能夠化五官感應為神識!

他沒有想到,這次自己因禍得福,機緣巧合之下修鍊出了神識。

洪錚剛剛收回神識,視線中便出現了那中年男子的身影。他一身錦袍,氣質威嚴,出現的瞬間,天地轟鳴,穹頂之上的白雲避退,煙霞綻放,五光十色。他的氣勢太恐怖了,站在那裡,眸子若神燈,釋放出可怕的光芒。身軀周圍,虛空不斷的扭曲,然後癒合。諸天大道,萬物生靈,似乎不敢近他的身。所以他周身十丈,出現了空白地帶。

徹地大境的高手!又稱福地大境,熔煉十方福地洞天與自身!

他所熔煉的三大福地,在西北聯盟赫赫有名。

「姑父,你怎麼來了。」千秋桑榆驚喜的站了起來,蹦蹦跳跳的跑了上去。

「桑榆,你怎麼在這?」中年男子目光掃視了一圈,有些疑惑。方才他分明感應到一股神識在窺探自己。但是現在自己來查看,居然沒有任何發現。

千秋桑榆誇張的拍了拍胸口:「姑父,你不知呢,我都差點隕落了。不朽腦魔與魔蠍大帝復甦,我還中了魔蠍之毒。」

「你這孩子,就會胡說八道。」中年男人有些溺愛的看了一眼千秋桑榆,「你要中了魔蠍之毒,你還能夠好生生的站在這裡?」

「是真的啊,不信你問他們。還是洪錚救了我呢,不然我早沒命了。」千秋桑榆皺著鼻子,說道。

「他怎麼救你的?」

「用帝道甘霖啊。」千秋桑榆理所當然的說道。

洪錚心中剎那間一沉。 果然,男子在聽到帝道甘霖的時候,雙眼猛然爆射出恐怖的光。如兩輪太陽一般刺眼,天地都明亮了一下。

「你有帝道甘霖?」中年修士看向洪錚,問道。

洪錚沒有說話,暗自戒備著。

「我在問你話!」男子見到洪錚不語,臉色陰沉了下來,「交出來。」

他說的很直接,根本就沒有把洪錚放在眼裡。

「沒有了,就一滴。」洪錚平靜的回答。

中年修士面色陰沉了下來,雙眸如電,直視洪錚。

那目光中,蘊含了驚雷閃電一般,裡面有雷霆在炸裂,電舞銀蛇,劈啪作響。一股讓乾坤傾覆的氣息從他身上流轉出來。

「姑父,你做什麼!」千秋桑榆跺著腳。

「桑榆,你先到驚雷宮去吧,這裡,我來解決。」他看了千秋桑榆一眼。

千秋桑榆道:「不行,姑父的性格我清楚,你會對他出手。他畢竟救了我啊,姑父,我們一起回吧。」

「好。」出乎眾人預料的是,中年男修士居然答應了。

千秋桑榆笑逐顏開,隨後與他駕馭金光遠走。

那股讓在場眾人驚懼的氣息消失了。

但洪錚卻感覺到了不對勁,立刻起身:「快點走,此地不宜久留。」

「確實,洪兄你的處境很危險,那人是驚雷宮的徹地大境高手陳坤,為人陰沉。他送走千秋桑榆,必定會尋來。」小蠻王面色嚴肅。

洪錚點頭:「就此別過,各位後會有期,我們洪家再見。」

說完,洪錚推動鳳凰翅,展現筋斗雲,化為一道金光,裂開長空而去。筋斗雲迸發彩霞,浮動仙光,極度不凡。

大茶壺與七彩天雞對視一眼:「我們怎麼辦?」

大茶壺沉吟了一番:「我們先走,之後去洪家尋洪錚吧。」

洪錚臉色陰沉,暗道自己大意與江湖經驗太過於不足。他早就知曉帝道甘霖這種東西,不能隨便展現。但是他卻不忍心眼睜睜的看著千秋桑榆去死。而且,自己還拿了她的混元一氣。雖然他不知曉那是什麼東西,雖然他完全可以等千秋桑榆死去,那混元一氣就是自己的。

但是他有自己的原則,一物換一物。

他將速度推到極限,心中那股危機感卻遠遠沒有擺脫。徹地大境的高手,太過於恐怖。那種人物,一旦全面鋪展開修為,威能驚天動地,有毀天滅地之力。出手間,滅盡萬物,動輒間,山河永寂,乾坤破滅。

他們屹立於大道上,俯瞰眾人。

「來了!」忽然,洪錚感受到了一股悸動,一道威壓從地平線盡頭掃了過來,迅速鋪蓋了乾坤。整片天地似乎都是他的囊中之物。

轟隆隆!天地間暮然回蕩出驚雷聲,橫掃而過,瞬間瀰漫一方天宇。

「交出帝道甘霖,本座饒你不死。」地平線盡頭,乾坤瘋狂衍化,青山突兀聳立,高聳入雲,撐起蒼穹。那尊大岳,很是雄偉。洪錚只回頭看了一眼,就感覺到了元神悸動。在大岳之巔,屹立著一道人影。他身穿錦袍,雙手遮籠,眸子中有兩束光破開虛空,看向洪錚這裡。

雖然隔著無盡遠,但洪錚還是被那股氣勢壓的嘴角流出鮮血。

「你逃不掉,我數到三。」楊坤聲音如雷,爆發出驚天氣勢,這一大片乾坤,都成為了他的場域。他就如同這方乾坤的主宰,可逆轉陰陽,斷人生死。

「一!」他開口,背後濤生雲滅,一條彎彎曲曲的長河出現,如同一條大龍,沖霄而起。長河乃是虛幻,裡面流淌著無數大道符文,金燦燦一片,向洪錚衝來。

長河決堤,大道符文流淌,虛空震蕩不已。

「二!」他聲音如同神靈一般無情,符文長河源頭居然化為了一顆頭顱。頭顱如人類生靈,面容猙獰,發出了凄厲的咆哮。

這是豐都河,三千福地之一,楊坤當年在豐都河上悟道,攥取豐都河一道符文修鍊而成。

符文長河蜿蜒,頭顱迅速前行,如同一尊大蟒,張開大口,就要向洪錚吞噬。

洪錚沒有回答,只是瘋狂的逃遁著。他面色陰沉,指尖開始發光,他準備爆發出朝拜王三擊。但隨後,他心中再次一沉。因為……朝拜王的三擊,居然推動不了!

「怎麼回事,到底出了什麼問題!」洪錚面色微變,如果爆發不出朝拜王三擊……那麼在楊坤的面前,自己將沒有任何機會!

「三!」

「冥頑不靈,我摘取你的靈魂,施展搜魂術,就能夠知曉了。」楊坤聲音很是冰冷,終於親自出手了。

他屹立在絕巔大岳上,身軀雖然不高大,但頂天立地,氣勢巍峨無比,周身異象宏大,電舞銀蛇,雷霆炸裂。

他身形未動,依舊屹立在那裡,探出一隻手,向洪錚抓去。

咔擦!

咔擦!

穹頂發生了大爆炸,無數雷霆聚集,化為一尊雷電大手。半邊天空,都是被這尊雷電大手覆蓋,雷光閃爍,劈啪作響。

小蠻王,耶釋農夫,紅蓮仙子遙遙的看著這一幕,臉上露出了複雜之色。

「楊坤手中,很少有活口,有些麻煩了。」

七彩天雞與大茶壺也是停了下來,看著這一幕。

「怎麼辦,救還是不救?」七彩天雞問道。

大茶壺思索了很久,還是搖搖頭:「還是不救了,我們去了,也是送死。他現在並不是我的老闆,除非他說出一百晶石。」

「有道理,他沒出,我們就不救了。」七彩天雞深感同意的點點頭。

隨後二人沒心沒肺,蹦蹦跳跳的開始走遠。

洪錚看著頭頂之上,要蓋壓下來的巨大手掌,眸光閃爍。

雷電大手繼續推進,虛空如同水面一般抖動,出現了漣漪與斷層,一道道裂縫蔓延。大手之上,雷電肆意遊走,充斥毀滅性的氣息。

「大裂谷,只有大裂谷才能救我!」洪錚看到了前方的大裂谷,臉上露出了狠戾之色。

大裂谷中,很是恐怖。封印著魔蠍大帝與不朽腦魔,但天羅傘進去之後,大發神威,很有可能將不朽腦魔與魔蠍大帝再次鎮壓。

而楊坤,則是為了奪帝道甘霖。一旦自己落入他的手中,那麼將一點生機都沒有了。相比而言,還是天魔大裂谷有一絲的生機! 咻!洪錚浮動鳳凰翅,金色羽翅發光,揮灑漫天光雨。

雷霆大手遮籠蒼穹,崩碎雲朵,釋放恐怖氣息,雷光蔓延。它攜帶無上威能,向洪錚扣壓而去,要將洪錚掌持在手中!

洪錚面色漸漸的猙獰起來,他已經來到了大裂谷上方。頭頂之上,大手離他已經不過十丈。無比恐怖的威壓如泰山一般,壓蓋在他的身上。讓他的體表出現了無數裂紋!

「噗!」他吐出一口鮮血,臟腑受到巨力擠壓,受了重創。他回頭看了楊雄一眼,發出了瘋狂的咆哮聲:「楊雄,我若能從大裂谷中活著出來,他日必定取你性命!」

楊雄眸光如電,兩道恐怖的光如同宇宙大射線,擊穿虛空:「想走?」

無盡地平線盡頭,他身軀動了。周身浮現十萬道雷電,那裡發生了大爆炸,無盡的光芒沖霄而起。下一秒,他身軀消失,斗轉星移間,出現在洪錚背後!

洪錚加快速度,瘋狂進入到大裂谷中。但還是遲了,因為楊雄伸出了右手。掌指發光,如同鋼爪一般,抓向洪錚的背後。

「滾!」洪錚推動魯班魔裝,金龍槍刺出,但被楊雄一掌擊碎。

同時,一股恐怖無比的力道灌入到洪錚體內,讓洪錚體表炸開了無數血霧。

轟隆一聲巨響,雷霆大手拍進大裂谷內,轟在了洪錚的身上!

哼!洪錚一聲悶哼,虛空中灑下了無盡的鮮血,他幾乎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身軀墜落而下。體內的經脈,骨骼,炸碎了一大片。

「滾走!」大裂谷內,忽然傳出了一道咆哮聲,那不屬於洪錚。但也不屬於楊雄,不朽腦魔,以及魔蠍大帝的。這道聲音來自於第三道光門!

這咆哮聲,浩蕩出天威,從大裂谷中席捲而上,化為恐怖風暴。金色音波橫掃,迅速推進,擊向楊雄。

楊雄周身浮現場域,迎擊金色音波,將金色音波擊潰。

他速度不停,沖向已經受了重創的洪錚,面色淡漠,對著洪錚的後背,一手如刀,猛然劃下!

那手刀,比神兵利器還要鋒利無數倍,刀氣如虹,璀璨驚人,釋放鋒銳無比的刀芒。

咔擦!

魯班魔裝被撕開了一道大口子,手刀結結實實的切在了洪錚的脊背大骨上。

洪錚雙眸爆睜,渾身顫抖,那一刀,直接將他的脊背大骨切開,分崩離析!他全身的血肉,也是在炸開。全身的骨骼,都被炸碎。眨眼間,他就剩下了一個骨架。脊背大骨彎彎曲曲,無力的散落著。

洪錚無力的墜落在大裂谷內一處平台上,雙眸中的光芒漸漸的黯淡。

楊雄冷漠的看了洪錚一眼,又忌憚的看了看那九道光門,開始退走:「本座得不到的東西,你們也別想得到!」

……

大裂谷外,楊雄化為長虹,飛回驚雷宮。半路上,千秋桑榆一臉複雜的看著楊雄:「姑父,他……」

「死了。」楊雄說道,臉色不是很好看。

千秋桑榆嘆息一聲,眼眶有些發紅:「姑父,你有些過分了。」

大茶壺與七彩天雞正行在半途中,忽然,大茶壺停了下來,同樣一臉複雜的看向大裂谷的方向:「洪錚,好像隕落了。」

「你怎麼知道?」七彩天雞問道。

「第六感。」大茶壺嘆息一聲。

小蠻王,紅蓮仙子,耶釋農夫怔怔站立許久,而後各自長嘆。他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位有著無敵氣魄的修士。沒有想到,今日卻隕落在徹地大境高手之手。

白帝宮,地底囚牢,滿臉憔悴的白玉涵忽然睜開了雙眸。她雖然一身囚衣,但氣質依舊如仙,美艷不可方物。她睜開眸子,眼中盡都是驚慌失措之色。

「洪錚……洪錚出了問題,我失去了他的感應!」白玉涵流下了眼淚,猛然站了起來。

「哥,讓我出去,求你,讓我出去。」白玉涵全身發光,渾身爆發鴻蒙氣,體內的修為在急劇的提升。她體內開始跳動一團又一團火焰,在燃燒。她在燃燒全身精氣。

「你瘋了!」白玉唐出現了,大罵。

「哥,只要你放我出去,我什麼都願意。我願意入轉世池,我願意斬一生憶,我甚至願意融合審判之眸,甚至願意元神歸入到白帝額骨矛本體中。」白玉涵揚起晶瑩的臉龐,凄厲的說道。

「如果不放我出去,那麼,我將散去一身本源,破碎自身全部符文。」說道最後,她聲音冷厲了下來。

白玉唐沉默了,而後轉身,眉心出現一桿白帝額骨矛,釋放鴻蒙氣,混沌光穿空,將虛空切的破碎。

「給你一天時間,白玉唐留下,一天後回不來……白玉唐,也要死。記住你的選擇!」虛空中傳來一道冷漠的聲音,如同天威。

「服下它,能夠讓你在短時間內,恢復到巔峰。」白玉唐溺愛的看了白玉涵一眼。

「謝謝,謝謝。」白玉涵滿臉感激。十方雲霞開始聚集,百川匯海一般匯入到她身軀內。她換上了一身白色長裙,翩翩而去。

「在哪裡?」半空中,白玉涵仔細的感應著,滿臉焦急。

「雲海地?」她速度奇快,能夠瞬間移動,橫渡虛空。一瞬間,她就來到了雲海地。龐大的神識掃過,瞬間覆蓋整個雲海地。

「沒有。」她再次來到耶釋魔地,當她釋放出神識的時候,看到了上官墨苔。

上官墨苔正在打坐,忽然覺得視線中多出了一個人。那是一名仙子,氣質出塵,不食人間煙火。

「洪錚呢,洪錚呢?」白玉涵見到上官墨苔,焦急的問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