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確定山海市警局的顧問樂天殺了人?老莊……這句話可不是可以亂說的,你知道樂天這個顧問對於山海市警局意味著什麼嗎?你知道這個山海市人對我們東海市做過什麼幫助嗎?」他沉聲問道。

庄哲沉默不語。

的確,樂天在山海市是什麼地位他不是太清楚,但是這個人對於東海市的幫助可是有目共睹的,如果沒有他,上一次那上百個受害女子就是一個無法解決的難題。

「可是……他的確殺了人!」庄哲看著局長。

「紫影……你怎麼看?」局長看著蘇紫影。

「我不信我姐夫殺了人!就算是那個女人因為我姐夫而死,我姐夫也不會是殺死她的兇手!這其中必定有什麼隱情……我要馬上解剖那幾個人的屍體!」蘇紫影看著局長。

局長點點頭,示意蘇紫影可以現在就去。

蘇紫影馬上離開了。

「這件事暫時不要對外界發布,你可以將實情和山海市警局做一個通報!看看那邊是什麼反應。」局長看著庄哲。

庄哲點點頭。

「老莊!你是十幾年的老警察了,做事應該知道分寸!」局長看著他。

庄哲再次點頭。

山海市警局,蘇紫萱剛剛處理完手頭上的事。

「蘇隊,局長讓你過去一下。」內勤的過來通知。

蘇紫萱應了一聲,將手頭上的東西收拾好就去了局長辦公室。

「紫萱,我和你說一件事,你不要太激動。」局長看著蘇紫萱慢慢的說道。

「什麼事?」

蘇紫萱奇怪的看著他。

「樂天失蹤了。」局長說道。

蘇紫萱鬆了口氣,嚇了她一跳。

「沒事的,樂天可能有一些自己要辦的事。」她說道。

局長看了看蘇紫萱。

「你仔細聽我的話了嗎?樂天失蹤了……根據東海市警局發過來的消息,他殺了人!目前屬於潛逃狀態。」他沉聲說道。

「什麼?」

蘇紫萱的眼睛瞬間瞪大。

「這樣!你馬上去一趟東海市,配合東海市的警方將樂天找出來!現在就出發。」局長看著蘇紫萱。

自己的這個侄女他是清楚的,東海市她必須要去,自己還不如做個順水人情。

「好!我馬上走。」蘇紫萱點點頭。

「紫萱!記住了……無論什麼時候,你都是一個警察,不要感情用事。」局長看著他。

蘇紫萱沉默了一小會。

「叔叔!失蹤的人是我的男人,您告訴我……我的丈夫殺了人,我該怎麼做?」她反問。

局長吐了口氣。

「我……我只希望你能記住你是一個警察。」

蘇紫萱點點頭。

「我記住了。」

局長看這蘇紫萱急急忙忙離開的背影,他吐了口氣。

顧小冷驚訝的看著蘇紫萱。

「你要幹嘛紫萱姐?」

「我要去東海市一段時間,家裡的事你來照應……樂包和小晗你要照顧好。」蘇紫萱看著她。

「哦,我知道了。」顧小冷點點頭。

蘇紫萱離開了。

顧小冷莫名其妙,這是怎麼了?難道是樂天哥出了事?

她急急忙忙的去找樂包了。

樂包奇怪的看著顧小冷。

「小冷姐你幹嘛?」

「包子,你趕緊把你的屎盆子拿出來看一看,看看是不是樂天哥出了事!紫萱姐突然要去東海市,我感覺她的情緒不太對。」顧小冷催促。

樂包無語,自己那是聚寶盆!

「那我們要回家啊!」他無奈的說道。

這東西自己來醫院是從來不帶的。

「馬上回家。」顧小冷說道。

以她現在在醫院的身份,這話絕對有分量,就算是徐老怪都不能命令顧小冷,那可是將來的副院長啊。

海邊別墅,蘇紫萱連家都沒回就離開了。

樂包和顧小冷回到了別墅,包子火急火燎的拿出了聚寶盆。

「千里黃泉水!萬事因緣現!」

他低喝一聲,咬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血進去。

「小冷姐你不能看!你看了會迷失的。」樂包提醒道。

顧小冷點點頭。

樂包看了幾眼,他的眼前也是一陣迷糊,他也不能多看。

「怎麼了?」顧小冷連忙問道。

「樂天哥沒事!」樂包回答。

顧小冷鬆了口氣。

「不過樂天哥好像出了什麼問題,他的人雖然沒事,但是他的命數卻被隱藏了,即使我動用了黃泉也看不到!只能看到一點點痕迹,而且還弄得我頭很暈。」樂包看著顧小冷說道。

「也就是樂天哥的人是沒事的?」顧小冷又確認了一句。

「沒錯!」樂包點點頭。

「呼……人沒事就好,其他的都無所謂。」顧小冷鬆了口氣。

對她來說,也真的是這樣,以她父親顧建的身份,就算是天大的事,他幾乎都能扛下來!

蘇紫萱快速地開著車,她的目光突然看到了路邊站著的一個姑娘,她急忙一個急剎車停了下來。

「小秋?你怎麼在這?」她奇怪的問。

「紫萱姐,我在等你。」高小秋回答。 高小秋幾乎毫不猶豫的就上了蘇紫萱車,蘇紫萱驚訝的看著高小秋。

「你要幹嘛?」她問。

「我要去東海市!樂天出事了……」高小秋的聲音也讓有些急促。

「你怎麼知道樂天出事了?」

蘇紫萱奇怪的問。

「紫萱姐,我以前在樂天的身上留過一些痕迹,可是這些痕迹都消失了,這說明樂天一定出現了一些無法逆轉的大事,否則他不會這個樣子的,我們快點去東海市!」高小秋看著蘇紫萱。

蘇紫萱想了想,樂天早就說過高小秋的神秘,現在看來,樂天的擔心也不是全無道理。

這個姑娘的確是神秘的很。

車子再次啟動,飛快的趕往東海市。

三個小時的路程,蘇紫萱只用了兩個多小時就到了,庄哲親自接待了蘇紫萱。

「到底怎麼回事?」蘇紫萱沉聲問道。

「我和樂天顧問破獲了一個進行人體改造實驗的案子,可是對方的人體改造技術已經成熟了,我們遇到了一些非常詭異的情況……」

庄哲還是將昨晚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講述了一遍,不過這都是他的視角,和事實的真相差距較大。

蘇紫萱眉頭緊鎖,高小秋的臉上卻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紫影呢?」蘇紫萱問。

「在解剖室……她……」庄哲好像有話難以說出口。

蘇紫萱來到了解剖室就發現蘇紫影居然還在解剖,她走了過去。

「紫影……」

「我絕不相信我姐夫殺了人!我一定要為他找出證據!」蘇紫影喃喃低語。

「你先停一下,和我說說樂天昨晚到底發生了什麼?」蘇紫萱拉住了自己妹妹的手。

可是等蘇紫影抬起頭,蘇紫萱卻發現妹妹的臉上全是眼淚。

她愣住了。

「姐……姐夫,姐夫會不會死了啊?他昨晚受了非常嚴重的傷,我看到他的嘴裡一直在吐血,他和我說……就算是自己死了,也一定要將我安全的保護好!嗚嗚……」

蘇紫影撲進蘇紫萱的懷裡大哭了起來。

蘇紫萱面色大變。

「樂天沒死!我可以感覺到他沒死,但是他到底出了什麼事……不好說。」高小秋低聲說道。

蘇紫影聽到樂天沒死,她的情緒恢復了許多。

蘇紫萱和高小秋有聽到了另一個版本的恐怖別墅故事。

「你是說……只有一個人能活著出去!整棟別墅都被人改造過?」蘇紫萱近乎不可思議的問道。

「是的,而且姐夫說,那整個別墅小區都有問題的。」蘇紫影點點頭。

蘇紫萱看了看高小秋。

「紫萱姐,我們要快去現場看一看。」高小秋提醒道。

蘇紫萱點點頭。

「解剖還要多久?」她看著蘇紫影。

「馬上結束了,剩下的就要等化驗結果。」蘇紫影回答。

「好,你加快速度,一會帶我們去現場看一看。」蘇紫萱點點頭。

庄哲得知蘇紫萱要去現場,他也就跟著去了。

再次來到別墅小區,高小秋一眼就看出問題了。

「這個小區不能留!必須全部改造。」她說道。

「什麼?全部改造?這不可能……」庄哲搖搖頭。

「不可能也要可能,除非你想這個小區變成一個鬼蜮。」高小秋看了他一眼。

庄哲倒吸一口冷氣。

樂天早就和自己說過,這裡問題極大。

「這個我不能做主,我只能向上級通報。」庄哲回答。

「那是你的事,如果這裡徹底變成了鬼蜮……東海市的樂子就真的大了。」高小秋無所謂的說道。

庄哲心中的警惕性迅速提高。

來到那棟別墅的面前。

「傻妞!別墅里的煞氣極大……你要特別小心!後面那一男一女就不要進去了!」蛟褫提醒道。

蘇紫萱扭頭看了看庄哲和蘇紫影。

「庄隊、紫影,你們留下!這裡不適合你們進去。」她說道。

「那怎麼行?」庄哲毫不猶豫的拒絕。

「你想死?」蘇紫萱反問。

庄哲愣住了,他印象內的蘇紫萱不是一個樣子的啊?為什麼現在說話這麼直接?

「沒事,我給他們擋一擋煞氣,如果呆的時間不是很長問題不大,而且他們的身體已經被煞氣侵襲了,一會離開之後我幫他們徹底祛除一下。」高小秋開口說道。

如果沒有當事人在場,也的確會不方便許多。

高小秋拿出了兩個小紙人,在庄哲和蘇紫影的身上各自貼了一個。

「我姐夫也有這樣的小紙人……」

蘇紫影說道。

她有些奇怪,難道姐夫和這個高小秋有什麼關係?

高小秋點了點頭,沒有多說什麼。

一行人走進了別墅。

「真的是煞氣極大……整棟別墅都是一個穿心煞!煞中帶煞!這些人真的是瘋了。」高小秋驚訝的看著整棟別墅的格局。

庄哲意外的看著高小秋,這個姑娘看起來有些奇怪。

走進了別墅,蘇紫萱和高小秋仔細的查看了幾乎每一個房間。

最終兩個人停留在樂天用銅匕首捅碎的那面牆的面前。

「小秋,妳看出什麼來了?」蘇紫萱問。

她的觀察力已經可以說是練出來了,但是卻幾乎什麼都沒有看得出來!

「樂天好像是故意離開的。」高小秋回答。

「我也有這樣的感覺,他是不是想做什麼?」蘇紫萱奇怪的問。

高小秋搖搖頭,現在什麼都是推測。

樂天留下的信息極少,這讓她們無法判斷。

最終在這棟別墅裡面的收穫也不大。

蘇紫萱和高小秋又去了醫院,看了看一隻奄奄一息的劉良。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蘇紫影呵斥。

看到這個傢伙,她就想用手術刀割了他。

「神要做什麼,無需和凡人解釋……」劉良還能說話。

庄哲詢問了醫生,醫生告訴他,這個人活不了多久了,能撐得過今天都算是好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