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你說是我爸的養子,可是我從來都沒有聽他說過有你這樣的一號人物!」

「沒聽說過並不代表不存在不是!不知道那隻能說明你才疏學淺呀!」

何建成嘲諷了高月一句,就在他要生氣的時候,突然回頭看向身邊的各位股東說到:「我們的韓董事長不知道我是誰,各位誰來給她解釋解釋!」

眾人尷尬的看了看,突然全部起身對著何建成行了一禮,然後看著高月說到:「何先生確實是以前董事長的養子,而且我們韓氏許多項目都是有何先生參與的!」

只是夏熏溪出現之後這個人就像是消失了一樣,他們以為韓董事找回來自己的親生骨肉,已經將他給遺忘了呢!沒有想到……

所有人看著何建成手中的遺產轉讓書一時間有些懵!這……

韓董事到底想要幹什麼!怎麼會將韓氏留給一個外人呢?還是他以前知道找不回親生女兒,所以才簽下的!

何建成擺了擺手,讓一直站在一旁的律師隊,沒錯,是一個隊的律師,加上什麼筆跡鑒定師一起上前,當著所有股東的面確認了這一份資料的合法性!

當然,何建成還是非常禮貌的!

看著在場所有人說到:「我帶來的人必定你們不太會相信的!所以……怎麼樣?要不要請公司的代表律師過來看一下!」

甲股東看了看一臉鐵青卻沒有說話的夏熏溪,出來打圓場!

「何先生帶來的資料我們當然是相信是真的了!只是……你看看,現在韓董事也找回來了自己的親生女兒,按理說,這一份家業也應該留給小姐才是!何先生現在是……」

「停下你的想法,我當然不是回來搶遺產的!一個韓氏,說實話我還真的看不上,不過呀……」

所有人都提心弔膽的看著他,既然不是要遺產的,那就是完全來作妖的了!

只看到何建成妖嬈的一笑,頗為擔憂的看著高月說到:「聽說前段時間有人打算狸貓換太子哦!怎麼樣?那人逮住了嗎?」

高月的臉色不由的一緊,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身邊的小雲!這……到底是來套話的還是他真的只是來關心自己的!

小雲淡笑著看著何建成不卑不吭的回到:「何少爺多慮了,不過是一個冒牌貨而已!假的就是假的!就算是怎麼裝也不可能代替真的小姐!所以……如果何少爺是擔心這件事的話,完全可以放心的!」

就在所有人以為他會因為這件事發難的時候,卻不想他突然大笑一聲,拍手稱快到:「回答得沒錯!韓父的女兒就應該有這樣的魄力!」

所有人都有些不解的看著他默默的將那一份資料給整理收起來之後,像是主人翁一樣帶著他們所有人在韓氏轉悠,從最高層一直轉悠到最底層的時候,每個人心中的疑惑更深了!

何建成倒是走的停悠閑自得的!路上碰到行人都會親切留步打招呼,幽默的說話聲,加上他本來就神秘的身份,給他這個人在韓氏員工的心目中增加的幾分親切感!

三十幾層樓呢!從上到下,即便下樓是坐電梯,可是這樣一圈走下來的時候,在場的女性還是有些吃不消的!畢竟穿著高跟鞋上班就已經很累了好吧!

何建成有些驚訝的看著面不改色的高月跟小雲,不由的露出一絲讚賞的目光,毫不掩飾的說到:「體力不錯呀!算是沒有被身份培養成二級殘廢!」

高月有些不滿的皺了皺眉頭,頗為惱怒的看著他!這話是什麼意思! 帶球媽咪別想跑 他是故意帶著這麼一群人在這幾十層樓瞎轉悠的嗎?之前還以為他有什麼重要的指示,原來他只是想要看看我們這些人的身體素質嗎?

何建成像是沒有感受到其他人的怒火一樣,指著一旁的秘書說到:「來來來……去訂一家KTV,今天晚上少爺請客,大家放鬆放鬆!記得統計人數,公司不管大小職位,只要有上班的,都去!」

「何先生!」

高月有些憤怒的看著何建成說到:「何先生,我們現在每個人都很忙,每天都要加班才能完成!這種時候沒有人會願意陪何先生去瘋的!」

何建成有些好笑的看著一臉怒氣的高月,提醒到:「工作要勞逸結合,而且呀……你怎麼就知道他們不願意去呢?你問過了!」

「我的員工我怎麼會不知道!他們做事一向認真,怎麼可能在如此緊要的關頭偷懶呢!」

何建成有些好笑的看著一臉自豪的高月,突然看了身邊的助力一眼!就見到他走到一旁的辦公桌前搬出筆記本一陣搗鼓之後,對著何建成點了點頭!

然後,所有的就看著何建成接過小小的麥克風清了清嗓子笑眯眯的說到:「為了慶祝我回國,你們董事長,我的妹妹打算為我慶祝!今天晚上大家一起去K歌的,喜歡的來!地址到時候各位會收到簡訊提醒的!」

高月有些驚訝的看著那個平平無奇的男子,怎麼也沒有想到不過幾分鐘的時候,他竟然可以侵入他們的內部網,甚至是發布消息!

何建成見高月正憤怒的看著自己,隨手將手中的筆記本交到高月的手中,指著裡面的視屏說到:「顯然你的員工非常需要放鬆!」

其它的股東忍不住偷偷的望了一眼,就見到那裡面許多小小的畫面裡面都是這棟辦公樓的情況!

所有人的臉上都帶著幾分喜色!全部聚在一起討論著什麼!從他們滿是喜氣的臉上,他們理解到了何建成的那句話的意思了!

所有人都不敢去看此刻高月的表情,只是對著一旁的小雲說:「雲秘書,你看我們現在……」

小雲看了何建成一眼,默默的走到高月的身邊勸她稍微冷靜一點!

這個何建成不簡單呀,一兩句話就得到公司員工的支持!如果這個時候高月反對的話,必定會是一片哀怨之聲的! 許墨沒在管著路婷了之後,她就一心一意的把心思放在尋找梁景銳上,可是任憑她把這附近都尋找了個遍,也沒有看到梁景銳的半個身影。

這讓路婷很是疑惑,她在這裡也算是有段時間了,按照梁景銳現在的樣子不可能會跑的太遠。

如果他真的還留在這裡的話,也不至於自己找到現在都找不到他。而自己到現在還沒有找到他的唯一理由,就是也許梁景銳已經趁機回國了。

路婷越想越覺得這個想法倒是十分有可能,因為之前梁景銳就一直心心念念出來喬語,還有他的那些孩子現在好不容易得了自由,肯定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回去尋找他們了。

想到十分有這個可能,但是還是免不了心中有些酸澀,現在無論梁景銳在哪裡,她都要找過去的。

打定了主意以後,路婷毫不猶豫立刻訂了一張回國的機票。

她半點時間也不想耽誤,訂完了機票以後就立刻收拾了點東西準備出發,可是因為之前的種種事情現在也已經是深夜了,即使是她訂了機票,現在也十分的晚。

不過路婷沒有管那麼多,在半路時,他卻突然被一伙人給攔住,那些人彷彿是在逃避什麼追捕,路婷在看見他們的時候,心中就隱隱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她這段時間待在許墨身邊也已經察言觀色,知道了許多東西,心中懊惱自己此刻出來不是個好時機,又碰上了這些人。

不光是路婷注意到了那群人,那群人也注意到了她。他們如今正在逃避,卻偏偏又被一個路人給看到了,無論怎麼說都不能任由路婷在這裡,以免暴露了自己的行蹤。

於是一群人很快就把路婷給圍了起來,一人劫持了路婷,將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惡狠狠的說道:「最好老實點,千萬不要大喊大叫引起別人的注意,否則就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了!」

自從那把刀架在了自己的脖子上,陸婷心中就十分恐慌,可是她到底之前也待在許墨身邊,甚至還差點讓人殺了。

心裡倒還算是保持這些理智,沒有太過於慌張。於是勉強穩定住自己的心神略帶顫抖地對那個人說道:「這位大哥,你手下留情,我只不過是路過這裡而已。」

「而且我很快就要走了,還有急事,你放心吧,我什麼都沒有看見,什麼都沒有聽見,無論遇到誰我都不會說的。」

為首的那個人看著路婷一個女人竟然能這麼快就鎮定下來,並且還知道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眼裡頓時起了一絲興趣。

覺得路婷這樣的反應倒是有些難得,換做是哪個普通人突然被人劫持,早就已經嚇得痛哭流涕大喊大叫了。

更有膽小的,說不定連站都站不住,哪還有像她這樣子大著膽子回話的。不過路婷所說的道也合他心意,倘若她真的不識好歹,他也就沒有必要手下留情了。

那個人還視了周圍一圈,隨後對路婷說道:「可惜了,你再有什麼事情,估計現在也辦不成了,我是必須要把你給帶走的。」

不為別的,就怕以防萬一他剛放了這個人,這個人回頭就出賣了自己。

路婷眼中有絲絕望,她最怕的就是這樣,可是也知道現如今的情況也不容許她多說什麼,如果她要是不願意,興許這個人就會猜忌自己是想要告發他,狠心把自己給殺了,那就不好了。

於是只好默認跟著他們一起,當那伙人逃到了一個大倉庫后才好像鬆了一口氣。

這時一旁有一道聲音說:「你們回來了,那伙人沒有追到你們吧?」

剛才挾持路婷的那個人回答道:「放心吧,他們絕對沒有跟上來。」

而陸婷婷道這道聲音則是心中一震,覺得的這道聲音無比熟悉,立刻抬頭看過去,發現站在一旁的人果然是路宇琛!

而路宇琛這時也注意到了路婷,也是滿臉的驚訝,旁邊的人注意到了他們兩人的神情,於是問道:「怎麼你們兩個人還認識嗎?」

路宇成回過了神,對他說道:「是有些交情。我想和她說幾句話。」那個人倒也沒管,帶著一群人去一旁休息去了。

路宇琛將路婷帶到一旁,隨後滿臉冷淡的問道:「好端端的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清新的小情侶 路婷再次看到路宇琛也是神色有些複雜,畢竟當初是她狠心,讓人打斷了路宇琛的雙腿丟出來的。

沒有想到現在還能夠再見到他,其實說實話路宇琛之前對她也不薄,只不過那時是自己太貪心了一些。

抿了抿唇,路婷就對路宇琛坦白,把自己經歷的事情簡短地和路宇琛說了一遍。

見她有些狼狽的樣子,路宇琛心中也有些唏噓,沒有想到最終他們兄妹兩人誰也沒有討到便宜,一個比一個狼狽,處境也一個比一個差。

到了這種地步,路宇琛也不再想要繼續和路婷計較下去了,於是嘆了一口氣對她說道:「既然現在我們兩個人都變成這個樣子了,以前的事情也就忽略不計了吧。往後只要能夠好好的就行。」

路婷聽他這麼說,眼眶一熱,她也明白了,現在大家的處境在這樣的情況下能夠活著就是好事了,也為自己以前對路宇琛所做那些事情有些後悔。

但是也知道旁邊還是有人盯著他們的,也不便多說,只點了點頭,路宇琛也明白了她的意思。

兩人說過話沒多久,剛才那群人又過來,看了路宇琛一眼之後,又對路婷說道:「我得先把話和你說清楚,你既然已經跟我們到這裡來了,就相當於知道了我們的身份。」

「無論如何我們是絕對不可能讓你活著出去的,誰也不知道你背後會不會把我們給告發出去,所以你只有兩個選擇,要麼是跟我們走,要麼就是在這裡了結了你的生命。」

路宇琛聽到這話有些擔心的看了一眼路婷,張了張口想要為路婷求情兩句,可是這時路婷卻搶先開口。

並不是反抗也不是拒絕,而是出乎意料的十分順從的說道:「這位大哥,我現在還不想死呢,既然你都已經這麼說了,那麼我就只能跟你們回去了。」

路婷的回答雖然有些出乎路宇琛的意料,但是聽到她這麼說,也就知道暫時不會有生命安危,心裡也安心了一些。

路婷跟著他們回去之後,發現這裡烏煙瘴氣聚集著許多人,沒過多久,便從旁邊那些人談論的隻言片語當中得知這裡竟然是個毒販子窩,有很多毒梟!

當得知了這一點之後,她心中十分震驚,她原來只知道這些人的身份不簡單,恐怕是某些混黑幫會的,但是沒有想到竟然與販毒有關!

於是看了一眼路宇琛,路宇琛明顯也注意到了她的神色,於是靠近了她一些低聲說道:「這裡的每一個人都不簡單,你注意一點,千萬不要輕舉妄動。」

畢竟以他們兩個人現在的身份誰也護不了誰了,路婷心中有數,雖然還有些恐懼,但也點了點頭安安靜靜的站在一旁,老老實實的聽著旁邊那些人的談話。

這時,她聽到有兩個人的談話當中提及了許墨的名字,並且看起來好像還是經常見面的,這讓她心中更加驚訝,她之前也跟在許墨身邊,但是從來不知道原來許墨涵認識這些人。

心中也有些諷刺的暗嘆真是深藏不露,就在這時,剛才談話的兩個人停了下來,於是開始了喊話,一群烏泱泱的人頓時就安靜了下來。

路婷這才知道,原來這個人就是這裡的老大,他說了許久的話之後,便解散了許多人。

而路婷這時候卻有些著急了,於是對那個老大說道:「這位大哥,我只不過是一個普通人,今天也是不小心路過而已。」

「我保證絕對不會將所看到的和所聽到的都說出去,就求求你讓我離開吧,我真的還有事情要做。」路婷滿臉的焦急之色。

可是一旁的路宇琛卻心中打鼓,因為他知道這個老大的厲害,原本他想要阻止,可是卻已經來不及了。

果然那個老大聽了路婷這麼說,打量了他一眼,隨後冷哼著說道:「我怎麼知道你說的是真是假?想要出去你就不要想了,要麼就留下面,要麼就乖乖待在這裡。」

「而且誰讓你公然插嘴和我說話的?一點規矩都不懂!」說著那個老大就叫兩個人當著所有人的面毆打路婷。

她沒有想到這個人一言不合就叫人打自己,路宇琛見到這樣心裏面也有些緊張,於是立刻上前道:「老大,說實話這是我妹妹,只是她不懂事。剛來這裡心裏面緊張又害怕,所以這才說錯了話。」

「還請老大能夠放過他,我一定會好好說教她,絕對不會再讓她冒犯你的。」老大看見路宇琛站出來。這才考慮了一下,隨後讓那些人離開。

路宇琛是個聰明人,主意挺多,他也樂得賣他這個面子。

在大家走之後,路宇琛就連忙將路婷扶了起來,告誡道:「我不是和你說過,千萬不要輕舉妄動嗎?這裡的每一個人都不是好惹的!」 為枯燥的世界帶來卡牌游戲 今天的皇朝KTV直接被包場了!所有的人都是穿著最嚴肅的工作服在裡面唱著最抒情的歌!

何建成斜了一眼坐在角落裡面生悶氣的高月,直接搶過麥克風,在韓氏的管理層面前說到:「獻醜獻醜!」

「少爺威武,少爺威武……」

一聲一聲的鼓舞聲中,高月有些難堪的看著自己的手下就那樣毫無顧忌的誇讚著何建成,對他各種捧!

小雲走到高月的身邊冷聲提醒到:「他可是韓風寧的養子,在韓氏的地位不低!加上那一份轉讓協議,你覺得你有什麼資格在這裡跟他較勁!要知道你這個女人跟韓風寧相處也不過才三四年,人家可是從小一直陪著他的,要是打官司,感情牌……」

高月寒了一張臉,有些不爽的看著他說到:「那你是什麼意思?你讓我去恭維他?」

「你看看他現在的樣子,明顯的就是在跟我搶韓氏!你叫我去恭維一個敵人,我做不到!」

「做不到?」小雲有些好笑的看著身邊一臉氣憤的高月,忍不住提醒到:「你恐怕忘記了自己的身份!」

「夏熏溪隨時有可能會出現!而你在這段時間沒有得到韓氏所有領導層的信任的話,你覺得小姐會讓你好過嗎?當然,你過得好不好我並不在乎!只是……我的工作我不能不做!」

「你到底是一個怎樣的女人?」

高月有些不可思議的看著小雲追問到:「怎麼說她也是你以前的老大,之前那麼罩著你,甚至是到最後你跟她翻臉之後你還去找過她,在她的門前慚悔,怎麼現在卻一心想要阻止她回來!」

「我是一個怎樣的女人你不用管!我只知道你現在麻煩了!」

小雲冷漠的看著何建成在那一群股東之中來回穿梭談天風生的樣子簡直是將職場高手四個字表現得遊刃有餘!

「看到沒有!他們那些人明顯比較承認他的存在!如果他想要拿回韓氏,簡直是可以不費吹灰之力!」

高月有些疑惑的看向場中,看著何建成跟那群男人勾肩搭背的樣子,不由的咬了咬牙!

「我是韓父的親生女兒!他在非正常死亡的情況下,我有權利爭取他的財產的!」

「當然!」

對於這一點,小雲倒是很是贊同的點了點頭,笑到:「你忘記了!現在你的身份只是一審之後得來的!他們要是想要推翻你的身份,或者是說你的身份存在爭議,要給你找一個人共同分擔工作的話,我們在韓氏就什麼事也做不到!」

高月有些不悅的皺起眉頭!想要去討好那個明顯針對自己的男人她有些不那麼情願!

「夏氏現在的勢力已經超過韓氏甚至是超過蕭氏了,小姐為什麼還一定要韓氏!我……」

「小姐要做什麼還不需要你猜疑!我現在告訴你!只要你敢壞小姐的事情,我相信下半生你會過得生不如死!」

高月有些氣呼呼的看著小雲,見她只是一臉冷漠的站在那裡,甚至是眼神中還帶著幾分看好戲的表情時,就有些咽不下這一口氣!

「怎麼?心裡覺得不平衡!」

小雲輕佻的挑起高月的下巴仔細端詳著她這一張熟悉又陌生的臉說到:「從你忍受千萬次的痛走上這一步的時候,你就應該知道後面的路只會越來越艱難!而這條路不只是讓你能夠活下去而已!」

高月眼中閃過几絲後悔!

明星總裁索情難 其實她只是街頭那個站台的女人!她想要的不過只是跟一個有錢又帥的男人結婚,然後過自己無憂無慮的生活!

當她找上自己說要幫自己整容的時候,她一開始是不願意的!可是聽到她說是去勾引一個男人,在看了那個男人的照片之後,她就知道已經無法選擇了!

她以為只是用美色留住那個人就可以了!卻沒有想到後面的路會超過她的想法!甚至是到現在有一種騎虎難下的感覺!

過去的種種讓她後悔卻也無計可施!

高月輕輕的推開擋在自己面前的小雲,藏好自己那已經被扔到不知道哪裡去了的羞恥感,一臉驕傲的來到何建成身邊坐下,端了兩杯紅酒分了何建成一杯!

原本嬉鬧的所有人不約而同的停下了手中的動作,全部都安靜的看著高月,帶著幾分擔憂又帶著幾分期待!

「我跟父親在一起的時間很短,平時在一起的時候,他在忙他的研究,我在忙我的工作,我們真的很少接觸!如今我想要做一個孝順的女兒,可是……」

高月用手輕輕的捂了一下自己的眼睛,再一次看向何建成的時候,雖然眼睛有些紅紅的,裡面卻透著一股心酸的堅強,讓人莫名的有些心痛!

何建成嘆了一口氣,輕輕的拍了拍高月的肩膀無奈的安慰道:「節哀順變吧!我相信父親也不想看到你傷心的!」

何建成望著手中的紅酒杯沉默了許久,就在其他人以為他要說什麼長篇大論的時候,卻不想他只是端著紅酒輕輕的抿了一口!

抬頭見大家都看著自己,突然露出一絲受寵若驚的表情,深吸了一口氣,努力的擠出一絲禮貌又不失尷尬的微笑說到:「喝酒喝酒!今天是出來開心的!我們就不談這些傷心的事!」

高月突然抓住何建成抬起的手,阻止了他的又一次借酒消愁,有些緊張的問到:「我能知道關於一些父親的事情嗎? 罪臣嫡女:冷王虐妃 他是不是一個好父親?」

「怎麼會不是一個好父親呢!」

何建成輕嘆,就著高月的手,一口將酒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

「小的時候我剛失去父母的那段時間特別害怕一個人睡,也害怕一個人待著!於是他就每天帶著我出入實驗室或者是辦公室甚至是他私人聚會的場所,只要是他出現的地方,我就一定會跟著!雖然那段時間我總是沉默不說話,只是冷冷的坐在角落裡面!」

「後來半年的時間。他覺得時間差不多了之後就開始跟我交談,跟我講各種大道理甚至是講許多的故事!不過只是想要打開我的心結而已!」 路婷有些虛弱的被路宇琛扶著站了起來,她現在也深刻的意識到這些人果然是下手不留情,根本就沒管理到底是個女人。

她敢相信,如果剛才不是路宇琛為她求情,那麼她很有可能會被硬生生打死的。

因為有路宇琛在一旁告誡,因此路婷時刻跟在路宇琛的身邊倒也安分了許多日子,這段日子兩人也摸清了,在這裡這些人販毒的辦法和規律。

因為路宇琛主意挺多,因此,毒梟老大經常會找路宇琛談話,陸婷跟在一邊也經常被他瞧見,路婷長得本來就不差,身材也好,一來二去的,老大一看見路婷,眼裡面就有了些意思。

路宇琛很敏感的就察覺到了這點變化,心中大驚,他不願意這個人把主意打到了妹妹身上,於是回去的時候就立刻拉著路婷說道:「以後你沒事兒就待在屋子裡不要出來,少跟著我一起湊到老大面前去。」

經過這些日子以來,陸婷覺得跟在哥哥身邊才是最安全的,聽他這麼說就有些不安的問道:「發生什麼事情了?為什麼我一定要待在屋子裡?」

路宇琛想起了那個老大的眼神,最終還是把自己的發現告訴了路婷,陸婷聽后,也有些臉色發白,這些日子以來她都沒有注意到這一點,不免心中有些害怕。

路宇琛見她這樣,就寬慰道:「你放心,還有我在呢,你只要待在房間裡面少去他的面前晃,他就記不清你這個人了。」

雖然他這麼說,可是路婷心裏面依舊害怕,她突然有些想念外面的生活,即使是普普通通也好,不需要在這裡每天提心弔膽面對著許多見不得人的交易。

於是路婷有些哽咽的對路宇琛說道:「哥哥,不然我們還是想辦法逃走吧。」

路宇琛聽她這麼說,心中一驚,連忙讓她住嘴,隨後又打開了房門看了一眼外面,發現沒有人在這附近,又把門關嚴實了。

低聲對她說道:「下次說這些話的時候要千萬注意著一些,如果被別人聽到了,那麼我們兩個人就絕對不能活著了!」

路婷聽后也嚴肅的點了點頭,知道自己剛才確實是大意了,不過她也確實是害怕了,心中想要離開的念頭也越來越強烈。

於是也學著路宇琛的樣子,低聲對他說道:「我們繼續在待在這裡下去也不是事兒,難不成我們要一輩子都待在這裡幫他們出主意嗎?」

「你也知道的,這是見不得人又違法的,萬一哪天被查到了,我們肯定也吃不了兜著走,還不如早點想辦法離開,走得越遠越好。」

路婷的這些話,路宇琛其實也不是沒想過,只不過他那時又不敢深想,可是現在天路婷這麼一說確實又有幾分道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