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優先提供。」早就想到花曦他們會這樣問的趙信,輕聲低語,「你們加入到我們青天門,就都是自己人,這些丹藥自然會優先提供給你們。」

「哇!」

花曦驚呼出聲,看着桌上的丹藥沉吟了許久。

「加入到我們青天門好處多多,如果你們加入我們,那麼你們的靠山就將是整個仙域。修士都是為了成仙嘛,以後諸位成仙也不是沒有可能。」

趙信趁熱打鐵,儘可能的去發揮優勢。

「我身為謫仙轉世,偶爾也會前往仙域,到時候諸位修鍊的也都將是仙域秘法。」

「哇哦……」花曦驚訝。

「財力方面,我們擁有趙氏集團,儘管現在集團規模還不算特別大。但已經有諸多項目在籌備中,未來長則十年,短則三年五載,趙氏集團就會如彗星般升起。我和柳言姐都不是愛財之人,到時候集團盈利還會給諸位發年終獎勵。」趙信輕笑着開口。

「這麼好?」

花曦錯愕的看着趙信,一臉的難以置信。

「我們又能成仙,又可以享受年終獎,好事兒都讓我們攤上了,我們運氣也太好了吧。」

「不能說運氣好,只能說你們趕上了。」趙信微微一笑。

就在剛才的一瞬間,趙信覺得自己好像有點太上趕着了。

不管是年終獎還是成仙。

任何一項都應該是他們答應加入青天門的理由,兩項放在一起,這樣反而福利有些太大。

這樣就會顯得己方地位特別低。

沉吟半晌,趙信準備彌補一下剛才的過失。

「其實我們青天門的選擇權很多,就單純仙域這一點,就有無數門派樂得加入我們。選擇你們,就是看在你們是洛城門派而已,你們如果不願意加入,我們也可以選擇其他門派。」

「那……我們三個門派難道放棄拍賣?」花曦蹙眉。

「可以!」

「可是我們有違約金啊。」

「青天門承擔。」

如果門派能夠直接融合進來,這樣拍賣的費用都省了,一點違約金自然不在話下。

「違約金可是一百二十億,你們確定……」花曦微微蹙眉,試探道,「能夠完全承擔么?」

???

多少!

一百二十億?

違約金怎麼能這麼高?

「這回的拍賣萬路商會進行了大肆宣傳,有不少人都是沖着我們三個門派來的,突然放棄拍賣,對萬路商會的聲譽有損。」花曦攤手。

原來是這樣!

對此,趙信倒是也可以理解。

萬路商會那麼大的商會,對這種聲譽問題會很在意。大肆宣傳后引來大量參拍人員,突然說交易終止,確實會對商會影響極大。

「那就正常拍賣!」

沉吟半晌后的趙信低語。

「我們可以參與喊價,等到結款的時候我們按照正常傭金結算給萬路商會相應的傭金,你們那裏進行扣除就好了嘛。」

「這倒是可以。」

花曦微微點頭,看着桌上的丹藥低語。

「那按五個億算吧。」

???

趙信聞言一愣。

出幻覺了?

「你說什麼?」

「我說,就按照五個億來計算。」花曦突然面色一變,抱着趙信大腿的手臂也跟着鬆開,笑了出來,「趙信弟弟,你和你姐是組團來忽悠我們來了,對吧?」

「啊?」

趙信滿面不解。

「我說呢……這段時間你姐怎麼總往我門派跑,跟我門派的那些人混的比跟我都熟。」花曦舔著嘴唇低語道,「柳言,你是不是賄賂她們了?」

「我賄賂她們幹嘛?」柳言蹙眉。

「裝,再跟我裝?」

花曦儼然一副洞悉一切的神情。

「給他們塞錢了吧,柳言,你和你弟弟倒是挺能打配合。把我門派的人收買,再忽悠我們什麼仙丹、仙域、謫仙轉世,你們姐弟倆覺得我們是呆瓜么?」

「花姐,你是不是有被迫害妄想症啊。」

趙信真被她這套理論給弄服了。

「我姐收買你門派門人,那百荷門和青牛門難道也被我們收買了?」

「為什麼不?」花曦笑着重新坐回到沙發上,扎了一塊兒西瓜細細咀嚼,「下血本了吧,收買門人用了多少錢啊?」

「……」

特喵的!

趙信千算萬算,沒算到竟然會有這麼一手。

仙域身份曝光沒關係。

就算花曦他們不相信,他是天道的徒弟,如果花曦他們對外宣揚,師尊會替他料理。

收買門人?

這是什麼腦迴路啊到底?

「你們不信就不信,不至於給我和我姐潑髒水吧。」趙信蹙眉道,「再說了,咱不提仙域,這麼好的丹藥,你們就抵五億。」

「五億,不少了。」

花曦拍著趙信的肩膀微微挑眉。

「小弟,就算你說的都是真的,我也頂多就給你抵五億。」

「為嘛?」

「錢,無所不能啊。」花曦咧嘴一笑道,「你說的再多那也是畫餅,有什麼是比把錢放到口袋更讓人安心的。

知道為什麼工地的散工,寧願三百日結,也不願意要四百工期結款么?

到口袋裏的才是自己的!

沒到口袋裏,就算是說出花也是不保險的,明白么?弟弟?」 曹操!?

在一旁旁聽的周平眼睛瞬間一亮。

「快請過來!」

對於此時的曹操,劉備還是頗為欣賞的,聽完傳令兵的報告,劉備立刻道。

聯軍陣營中人心浮動,那些所謂的諸侯大多都心懷鬼胎,而曹操,卻是為數不多的真心想討伐董卓復興漢室了的。

和日後的對頭不同,此時的劉備和曹操,更像是在走在同一條道路上的同志。

而一旁的周平,則偷偷地運起真氣,打開了天眼。

儘管曹操此時身穿常服,又被同樣身穿常服的隨從們簇擁著,但周平還是一眼就認出了曹操。

曹操雖然長相有些普通,但眉宇間的那股氣勢,那種極強的目標感,還是鶴立雞群般顯眼。

周平的天眼視野中,曹操身上正不斷地向外透出大海一般的湛藍色,深邃濃郁且耀眼。

果然,這個世界的曹操不是一個普通人。

想到這裏,周平不動聲色地瞟了一眼劉備,他身上依舊是帶着重影的淡紅色。

皇叔啊,你身上到底是什麼功法啊。

些許的好奇從周平心頭升起,又很快被抹去。

「玄德將軍。」

「孟德將軍。」

未來大漢魏王和未來漢昭烈帝的見面寒暄很是普通。

客套了幾句,劉備話鋒一轉,直接開口問道。

「不知孟德將軍此番前來為何?」

看着劉備,一抹微笑從曹操的嘴角浮現。

「來解將軍的燃眉之急。」

說着,他向身邊的隨從示意,隨從趕忙跑出營外,牽出了好幾架車出來。

「糧草,如今正逢皇叔的第十九路軍草創,想必是需要些糧草的吧。」

「這,這可如何使得!」

劉備趕忙拒絕道。

欣賞歸欣賞,但劉備和曹操關係並不密切,充其量也只能算得上是了解。雖然劉備此時手裏確實很缺糧草,但這種幾近於陌生人的饋贈,劉備還是不打算接受的。

「使得,正因為是玄德將軍你,所以此事才使得。」

頓了一下,曹操繼續道。

「聯軍此時雖然聲勢浩大,但真心想報效國家者不過寥寥,在孟德看來,將軍便是那寥寥之人。與其把這些糧食放在諸侯的倉廩里腐爛,不如贈予將軍,為真正忠君愛國的將士充饑。」

曹操這一套說辭說的是情真意切,倒也算得上交淺言深了。

見劉備還想拒絕,曹操索性伸手拍在劉備的肩膀上。

「玄德公,一切以大義為先。」

不是將軍,而是玄德公。

劉備怔住,他看向曹操,想從對方的目光中探尋出什麼。

良久,劉備緩緩舉起手,抱拳道。

「大義為先,孟德公,多謝了。」

「同為大義。」

曹操抱拳回應。

在一旁的周平看得心裏是五味陳雜,若是換做別人,定會為這一幕所感動,但對於熟知事後發展的他來說,除了感動,他更多的是惋惜和疑惑。

這兩個人,日後怎麼就對着幹了呢。

糧草的燃眉之急算是解決了,雖然曹操只送了幾車過來,不過還好劉備這邊人也不多,吃個十天半個月還是沒問題的。

轉眼間,時間便過了幾日,軍營生活並沒有周平想像中那麼苦,但也不算有趣。

張飛關羽兩人對於士兵的操練很是上心,所有士兵們一天都被排得滿滿的,不過這不包括周平,他是主簿,已經算是文官了。

名義上他一天都坐在那裏處理軍中雜務,可實際上,他的時間規劃還是很明確的。

早上起來先是清點人數,然後安排本日的輪值人員,再清點糧草。做完了這些,他便會跟隨劉備,以記錄員的身份參與聯軍每日的大會。回來后,他會把聯軍斥候送來的情報做一個簡單的歸納,遞交給劉備處理。

而再之後,除去中途的晚飯,都是他的修鍊時間。

修鍊了幾天下來,他體內的那團金色氣旋還是那個氣旋,有可能變大了點,但是錯覺也說不定。他也想過把自己在修鍊的事情告訴劉備,可轉念一想,萬一被派去戰場可就麻煩了,於是這個決定便被擱置了下來。

不過相比進展緩慢的修鍊而言,他對這片戰場細節的了解,卻着實地詳細了不少。

他們現在駐紮的地方叫做汜水關,原本是華雄守衛的,不過華雄死後,這個關口就被關東軍佔領了。

往南三十里,則是大名鼎鼎的虎牢關,這兩道關口互為犄角之勢,守衛著都城洛陽的北大門。

不過此時,這互為犄角的兩個關口卻被聯軍和董卓軍所分別佔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