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又是哪個賤婢奴才!一天天的,沒有眼力勁!不知道三少爺需要靜養嗎!還不快滾!」

是一個女聲,而且聽著感覺尖利、惱怒。

成隼面無表情道:「你是誰?我找的是白家三少爺!」

「居然還不滾?膽子可真大!我是誰你管得著嗎?不過……告訴你也無妨,我可是三少爺的姨娘!」

這氣勢十足的聲音,聽在成隼的耳中,卻彷彿成了某種催化劑一般!

門外的成隼,更加放肆了。

他不再拍打白濟通的房門,也不再出聲呼喊。

而是直接抬腳就踹,「碰」,房門隨著成隼腳下的力道開始震顫。

影帝,好久不見 此時,白濟遠想要制止卻已是來不及了,短短的距離,當他衝到白濟通的房門前時,成隼已經又是「碰、碰」,兩腳下去了。

白濟遠聽到了房門后不堪重負的門閂斷裂的聲音,也聽到了房內剛剛怒斥成隼的那個自稱自己是白濟通「姨娘」的女人的尖叫聲,更聽到了白濟通惱怒異常的咒罵聲。

「吱……」,房門應聲而開。

門外的成隼和白濟遠,都沒有進去。

成隼看著自己腳下的成果,依舊是一臉的平靜:「白濟通,滾出來!」

一旁的白濟遠此刻,既驚訝於成隼的暴力水平,又有些擔心自己的處境,想著自己是不是該儘快開溜?

而當他剛剛側過頭,就看見白濟通院里的下人們已經開始圍攏過來了……

溜不掉了啊……



大夫人得到成家人到訪的消息,並不比白大爺晚。

但是大夫人可不像白大爺那樣,急急忙忙的,相反她慢條斯理地整理了自己,又仔細地挑選了衣飾。

事實上,即便是白濟遠當時不提起,大夫人也會主動前往前院地會客廳。

她說過,白大爺所想的,她必定會阻攔!

逍遙流主 白濟通的婚事,不就是很好的一個開端嗎?

只是她的早膳才堪堪用了一小半,白大爺派來請她的人就到了。

大夫人的心裡卻咯噔了一下,她可不認為早已陌路的丈夫,會主動相邀。

難道……

書客居閱讀網址: 「朋友……」

「你的朋友好特別……」

魔扎兩個人徹底的無語了,這比他們見到小龍這件事更吃驚,將那麼一個凶獸比作是朋友,估計也就趙信這樣的人能夠說的出來。

「還有,你怎麼會有那麼多的貢善牌啊?」

「貌似你們已經在八卦爐中帶許久了吧?怎麼還會這麼吃驚……」

……似乎說到了兩人的痛楚,沒一人回答趙信,但是其中的尷尬可以看出,兩個人是很反感這個話題的。

「其實,我們在看到信哥你的那個朋友就暈……過去了……」最後還是魔扎較為耿直,直接說出來了。

「知道了,既然你們都沒有事,那咱們就趕緊走,這麼多天都過去了,不知道那裡又出什麼幺蛾子了」趙信可沒有心情關心魔扎他們的心情,羈妖發怒的事情自己是知道的,這可不是一件小事,羽人道士就算再不濟也是罪孽學府的導師,就這樣死掉了罪孽學府也不會善罷甘休的。

當然這都是其次,畢竟現在是戰時,死傷都是難免的。最主要的是趙信怕羈妖一時心急,再去攻打罪孽城,那樣的話自己之前所做的努力就都白費了。知道了趙信的顧慮后,兩個人也不耽擱,即刻啟程。

三人的腳程很快,而花一步和魔扎也發現了趙信的境界好像又高了一些,因為他們已經感覺到趙信的氣勢較之原來要更強一些了,經過趙信的證實后,兩個人雖然吃驚,但是因為已見過太多的神奇,所以很快就釋然了。

三個人這次的腳程很快,經過這次之後,魔扎和花一步的境界也提升了一些,雖然還不至於晉陞,但也足夠兩個人開心一陣的了。三個人星夜趕路,終於到了大荒城。

這一次回來后,距離上一次已經是八天左右了,大荒城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這一點從城口的明訪暗哨就可以看出,軍事正激。進程的規矩更加的多了,幸好的是,有人認出了花一步和魔扎,他們正是黑鬼一族的族人。看樣子黑鬼一族也加入了守城的隊伍,不要說這幾人是怎麼認出他們的,實在是因為他們太扎眼了。不過見到了花一步兩人後,黑鬼一族的族人顯得異常的激動,反倒是將趙信晾在了一旁,似乎並不認識了。

突然見這兩人如此熱情,花一步有些不適應了,「這才沒多久,上次你們可不是這樣對待我們的,不是還要攆我們走呢嗎?這怎麼了?」。

說著,黑鬼族人將三人迎入了城內,一臉的獻媚「您這話說的嚴重了,當時不是您去意已絕了嗎?」。

花一步頓時變臉「那你這意思是怪我嘍?」。這一下可嚇壞了黑鬼族人「這不可不敢冤枉在下,我可沒有那麼資格冤枉您的,這其中還是有一些誤會的」。

瞟了一眼趙信,看沒有任何的變化,花一步頓時玩意大起「你這可說錯了,我可沒有誤會,當時那一幕幕我都可記住呢,我這人沒有什麼缺點,可就是記仇這一點總是改不掉」。

黑鬼族人的臉色頓時變得很尷尬,原本就黑的臉,現在感覺更黑了「那個還是請您消消火,要是還不行的話您就打我一頓,只要您能消氣,跟妖族解釋一下信大人的死真的跟我們沒有多大關係的」。

黑鬼族人最終還是說到了主題,不過他說完之後發現花一步和魔扎還有一個自己不識得的男子相識一眼,花一步頓時大笑起來。這個時候,黑鬼族人才注意到那一名自己不認識的男人。一頭奢華的長絨衣服,還有一頭不低調的銀髮,特別是那引發下射出的眸光。

「單眼……」一聲驚呼,黑鬼族人差點一屁股坐在地上,嘴裡不停地念叨著不可能,幾個前撲到了趙信的身邊,頓時嚇了三人一跳。

「你幹什麼?」花一步咋呼了一聲,可絲毫沒有減少對方的「熱情」。

一把拉住趙信的長袍「信大人?是您嗎?真的是您嗎?」,語氣中滿是不可思議,可又帶著一絲對話語中的渴望。魔扎一言未發,走到黑鬼族人的身前,將其提起,這倒不是他煩對方,而是幾人現在正處於鬧市,來來往往很多人,如此「誇張」的做法,很快就引起了他人的側目,為了不成為焦點,只能將對方提起來。

「走吧」趙信也皺了皺眉,同時心中也是一陣后怕,要知道當初他製作這長袍的時候,所有的狼皮都被自己清洗後用來做外衣了,而內衣之類的自然也就沒有布料了,所以如果剛才黑鬼族人真的要是用力的話,自己可能就成為一道靚麗的「風景線」了。

四個人走到了一個敝人的拐角處,趙信消失了,身後的三個人都是跟在他身後的,只是一個拐彎的距離趙信就憑空消失了,但是誰也想不到,趙信居然去了布料店。

幾個呼吸后,時空波動,趙信再次出現,雖然看起來有些急躁,但是神情較之前來看要從容的多了,雙手也不再抓住長袍不放來了。

「信大人,真的是你嗎?」黑鬼族人雨淚俱下,如同看著救世主一樣看著趙信,直到趙信點了點頭,才彷如充滿了希望一般狂跳起來。魔扎連抓了兩次,才將對方給抓消停了。

「有什麼事,趕緊跟我說吧」對於這種精神有些不正常的人,趙信實在是不想有太多的廢話,看對方的樣子事情嚴重到應該已經火燒眉毛了,而他還在這裡磨磨唧唧,這一點讓趙信十分的厭惡。

「信大人,事情是這樣的……」

黑鬼族人這回講的很快,趙信也聽明白了其中的曲折,原來在羈妖得知自己死去之後,回到了大荒城,並將趙信之死怪罪於黑鬼族長的身上,黑鬼族長黑耀自然不會就這麼被冤枉了,開始反抗,但是這卻是羈妖更加的憤然,認為黑耀是在逃避責任,因此而遷怒於黑耀。

妖族雖然是外來者,但是羈妖的地位早已根深蒂固,來對付一個黑鬼族自然是綽綽有餘,而鬼族現在外患內憂,也沒有時間去管黑鬼族的事情。所以黑鬼族等來的不是趙信身後的勢力,而是妖族的怪罪,從此原本實力就不強的黑鬼族地位更是一落千丈,就連自己的礦產也被人奪去,可以說在幾天之間黑鬼全族就體會到了什麼是天地之差。(未完待續。) 晚上,醫院走廊內。

陳浩一個人站在B超室門口,看老破跟蘇墨雪進去后,到現在都沒有出來……

「老破啊老破,你倒是快點兒,檢查好了沒有?」

「臭小子別催,越催越慢,這是著急的事兒嗎。」老破的聲音,從B超室里喊了出來。

「哎,老破你個……」

「老公!別著急,院長正在給我檢查呢。」

「哦,好好好,小雪你別害怕,我就在門外等你。」

「哎臭小子,你也太過分了吧,跟弟妹說話好聲好氣,一和我說話都跟個狗似的。」

「滾蛋,你是老破,小雪是我老婆能一樣嗎。」

陳浩盯著房門喊出來,就把自己個給逗樂了。

其實他也知道,老破是在故意跟自己開玩笑,想讓自己放鬆下來罷了。

能不能當爸爸,就看老破檢查過後的一句話,還真就很緊張。

醫院的走廊很安靜。

儘管走廊里亮著燈光,但卻安靜的瘮人,時間都跟靜止了一樣。

「嘎吱」一聲,B超室房門突然推開了,老破跟蘇墨雪倆人走了出來。

「小雪,你沒事兒吧。」陳浩慌忙走過來,快速扶上了她胳膊。

「哎,臭小子怎麼說話呢,我給弟妹檢查個身體,能有什麼事情。」

「是啊老公。」蘇墨雪抿嘴笑了笑。

「我又不是生病,就是看懷沒懷孕,傻瓜……看把你給擔心的。」

「看看,看看,看看吧,連弟妹都這樣說了。」

「滾蛋,少拿我們家小雪說事!」陳浩瞪老破一眼,就給噗嗤樂出了聲。

「哎老破,我們家小雪……檢查的結果,咋樣?」

「哦這個啊,沒功夫跟你說,我得趕緊滾蛋,剛才誰說讓我滾蛋來著?」

「老破你……」陳浩頓了下,拿手摸著蘇墨雪腦袋哈笑道,「行了行了,那就等會兒再滾。」

「老破,別整那些沒用的,趕緊說我們家小雪到底……有沒有懷孕啊?」

陳浩再次追問出來,拿兩眼死死盯著老破,就把一顆心懸在了嗓子眼上。

他是真害怕,老破這傢伙搖頭。

但老破這傢伙,如果點頭微笑,那自己9個月後就能當爸爸,這一點頭跟一搖頭的區別……

「不好說,現在還真不好說,有點不太靠譜。」

「不靠譜?啥不靠譜。」陳浩皺眉看他道。

「當然是你不靠譜!」老破咧嘴苦笑著,扭頭看了眼蘇墨雪,「你看看我弟妹,你小子好好看看,臉上都是疲倦。」

「臭小子還有你,看你這渾身的酒氣,大半夜的跑來醫院查懷孕,就不怕路上開車出點什麼事兒?」

陳浩聽到這兒,也頓時有點后怕,感覺老破說的有點道理。

可他最關心的東西,老破卻是隻字沒提。

「不是老破,你說了這麼多,那小雪到底有沒有懷孕啊?」

「不太好說。」老破回答的很利索。

「不太好說?啥意思,啥叫不太好說啊,難不成等我們家小雪肚子大了,你這做院長的才能確定懷孕?」

「狗屁,臭小子少諷刺老子,我剛才問了下弟妹的情況,現在時間太短根本查不出來,至少要等30天才行。」

「不過弟妹身體沒什麼毛病,所以之前那嘔吐,可以排除掉生病的可能。」

「所以兄弟啊,你這著急當爹的心情可以理解,但現在真確定不下來,再過一個禮拜帶弟妹過來。」

「到那時候,才能百分百確定弟妹,是不是懷孕了。」

陳浩站在他跟前,看老破一口氣說完,還衝自己無奈笑著嘆氣。

他這一顆心,頓時就給懸在了半中間兒,上不來也下不去,別提有多難受了。

「老破那你的意思,是小雪可能懷孕,但現在還不能確定,要等到一個禮拜以後?」

「嗯對,差不多就是這樣,一個禮拜后再帶弟妹過來。」

「哎不是,老破你就不能想想辦法,現在就……」

「老公!」是蘇墨雪站在一邊,差點兒都沒給笑出來。

「老公行了,現在都半夜了,快點讓伯父回家吧。」

「小雪沒事,老破不是外人,不用跟他客氣……」

「笨蛋呵呵,不是客氣不客氣的事,是想確定懷孕真得一個禮拜后,現在再問伯父也沒用的。」

「哎呦看看,臭小子你看看,還是我弟妹懂事兒,那咱改一個禮拜后見哈。」

老破那手指著陳浩,接連哈笑著一個轉身,就逃也似的朝門診樓門口小跑了過來。

於是眼下,這B超室門口,就只剩下了他和蘇墨雪倆人。

「小雪你看你,幹嘛不讓我問清楚,弄的心裡都沒有底。」

「呵呵笨蛋,沒看見伯父都給你問害羞了嗎,有些話他當著我的面,怎麼好意思跟你說嘛。」

「有啥不能說的。」陳浩也沒多想,光是扶上她胳膊朝門口邁開了步子。

「當然有了,就比如說咱們夫妻見的事情,伯父當著我的面,怎麼會好意思跟你說。」

「嗯?小雪啥意思,老破剛才在裡面叮囑你什麼了?」

「當然了!」蘇墨雪得意的看他道。

「老公,其實伯父說的已經很清楚了,我現在就是時間太短,查不出來有沒有懷孕。」

「但伯父的意思是,你很有可能要做爸爸了,只是需要一個禮拜后……最終確定一下。」

「現在明白了嗎,我的笨蛋老公,呵呵!」

蘇墨雪抿嘴笑著,也滿心幸福著走到門診樓門口,深吸一口氣好像連空氣都是幸福的味道。

但與此同時。

陳浩聽她說完這些,才恍然反應過來,長哦的聲音猛停下腳步,快速拿眼睛盯著蘇墨雪一陣激動。

「小雪!你說說懷孕這事,已經基本可以確定了?」

「嗯差不多,伯父就是這個意思。」

「真的?」陳浩心頭突然激動著,就捧上蘇墨雪臉頰親了一大口。

「哈哈太好了,這事兒弄的……我也太厲害了吧,咱倆就那樣一次,小雪你都能懷孕。」

「哎呀老公,笨蛋呵呵不許胡說,也不怕給熟人聽見!」

「聽見就聽見,我老婆懷孕了……就算碰見熟人,他們也得準備份子錢。」

「笨蛋呵呵,看把你給高興的,怎麼都跟個孩子似的,回頭有你難受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