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可是——」

君倩還想說什麼,立即被君九打斷了。

「沒有可是,就像您說的,我是小輩,錦南更是小輩,誰也不能說上些什麼。」

君九知道父母對她的歉疚以及想要彌補的心情,就如同她現在急於為了他們創造更好的條件一樣,對彼此的心意都是相同的,但是這不是她想要的,因為他們從來就不欠她什麼。

「再說了,媽,你別忘了錦南馬上就要中考了,比起我,他更需要一個良好的環境。」

看君倩依舊皺著眉一副不贊同的模樣,君九隻得繼續好言相勸,她知道父母最關心什麼,所以只要提及這些,他們一定不再會反對。

「好吧,那今天晚上你就和錦南一起搬過去,不過他要是敢打擾到你學習,你得告訴我,我一定要好好教訓他一頓!」

「媽,我又做錯什麼了?一下樓就聽到你要教訓我,我還是不是你親生的啊?」

江錦南從樓上下來,苦著臉看著君倩,不過在看到滿桌的好菜時眼睛頓時一亮,幾步上前就坐了下來等著開飯。

縛塵:何以醉紅顏 「媽,今天是什麼日子?怎麼做這麼多菜?」得!連問的話都和君九一模一樣。

君倩和君九見狀都想起了剛才的事情,忍不住地齊齊笑了起來。

「別管什麼日子,有菜你就吃,趕快洗手去!」君倩把鍋里的菜給炒了出來,拿著一雙筷子「啪」地一下打在了江錦南想要偷吃菜的手上。

「對了,還有件事情忘了和你們說——」

君倩把菜放下來才想起了什麼,一句話剛要說出口,就看到江建華拎著一瓶白酒走了進來,一副意氣風發的模樣。

「你可總算是回來了,讓你出去買瓶酒你就給我買到現在,你可真夠可以的!」君倩一邊嗔責著一邊從他的手裡接過酒來,也推著他去洗手池邊洗手,臉上掛著一抹心知肚明的笑,打趣他道:「說吧,在回來的路上和幾個人說過你找到工作的事情了?我估計不出明天,整條巷子連你工作單位在哪兒都得知道了吧?」

「爸,你找到工作了?」

江錦南洗完手驚奇的回頭看他,君九也一樣的驚訝,她原本還在想著有什麼辦法能夠儘快幫父親解決工作的事情呢,誰知道他竟是自己就解決了?

「哪有你說的那麼誇張?就是回來碰到了幾個鄰居,打了聲招呼才多聊了兩句。」 朱門惡女 江建華一邊否認著君倩的話,可轉過頭來面對自己孩子的疑問又笑得滿臉春風得意,「是啊,你爸以後就在秦氏工作了,而且對方開的工資也很不錯。」

「秦氏?」君九一聽到這個詞就挑了挑眉,心中亮如明鏡。

「是啊,就是近兩年在江淮市迅速發展起來的那個秦氏,他們家主要做房地產這塊地投資,大本營在帝都,實力很強硬。」

江建華以為君九是聽說過秦氏在江淮市的名氣,還跟著解釋了兩句。

「好了好了,都吃飯吧,吃完飯我和你爸還要幫你們搬家,去隔壁幫你們兩個孩子拾掇拾掇。」

「搬家?什麼搬家?」江錦南在旁邊聽得一頭霧水。

「爸媽,搬家這種事情我們自己來就好了。」

「你們兩個平時十指不沾陽春水的,別搬家沒搬好,再把自己給磕了碰了,到時候我還得照顧你們,還是歇著吧!」

君九還沒說兩句就被君倩遏制了,隨即把盛好的飯遞給了兩人,不由分說道:「吃飯,吃完都給我去寫作業去!」

被嫌棄的兩人只得乖乖吃飯,再也沒有多說一句。

的確,他們的生活條件固然很不好,學習也很辛苦,但是從小到大,父母從來都沒有讓他們干過家務活、為別的事情操過一點心,做到了為人父母所能做到的極限。

好不容易等君倩他們幫忙忙完搬家的事情,君九看著眼前軟綿的床榻,心情也是一樣的柔軟。

她和江錦南都在當晚就住進了隔壁,江錦南住在一樓,而她住在二樓。

時間是晚上十點多,樓下江錦南已經睡著了,她想了想,還是拿出手機撥通了秦之揚的電話。

電話那邊只響了兩聲就被人接聽了,秦之揚有些訝異的聲音傳了過來,「君九,這麼晚了你怎麼給我打電話?有事嗎?」

「我爸工作那事情,是不是你幫忙安排的?」

她不是不相信她父親的能力,他要是在其他公司找到工作,她一點也不會懷疑,但是那是秦氏,即便是最基層的一個員工,也是要經過精挑細選的,她父親就從年齡這一項來說就已經不合格了。

「是我安排的沒錯。」秦之揚頓時氣短了幾分,似是害怕君九生氣,他壓低聲音小心翼翼地解釋,「你幫了我這麼多,我也想幫你做點事情,再說你也知道,不出意外的話,我要不了多久就要離開江淮市了,到時候就算想要幫忙也幫不到你了,所以你別——」

「謝謝。」

君九出聲打斷了他的話,那邊秦之揚沒有反應過來,還在喋喋不休的念叨著,過了幾秒鐘才戛然而止,不可思議道:「你剛才說什麼?」

「我說謝謝你。」

電話這邊君九又重複了一遍,唇角帶著淡淡的笑意,如果說一開始的時候她會刻意靠近秦之揚只是為了能夠從他那裡得到幫助,和他達成利益上的合作,可是這些日子以來,當兩個人真正的接觸、靠近的時候,她與他之間其實早就脫離了單純的利益,開始學著去了解對方,儘可能的關懷彼此。

「嘿嘿,不客氣。」電話那邊秦之揚得到君九的道歉,傻傻的笑開了。

等到和君九掛斷電話之後,他扔掉了手上被自己一時緊張捏成球的複習試卷,激動地跑到床上上躥下跳,最後又坐在床上痴痴地開始發笑。

最後他摸了摸自己又開始急速跳動的心臟,想起君九曾經說過的話,還很是不解的暗自呢喃道:「這毛病真的只要上大學就好了嗎?」

不過很快地他就沒有心思再考慮這件事情,因為第二天他在家裡攻克難題的時候聽到了樓底下有喧鬧的聲音傳來,他探身望去,就看到了一群不速之客。

**

中午休息的時候,君九就接到了秦之揚打來的電話,聽到電話那邊陳述的事情,她沉默了一會兒才答應道:「我知道了,晚上放學我會過去的。」

於是晚上放學的時候,君九和張有為打了招呼,「有為,你先走吧,我有點事情。」

「你怎麼又有事情啊?」張有為有些不滿,雖然這段時間他很欣喜於君九的轉變,可同時也覺得君九瞞著自己的事情越來越多,讓他感覺兩人之間的關係也緊跟著疏遠了。

君九察覺到張有為低落的情緒,也猜到他是因為什麼難過,其實她是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想得是讓張有為把自己更多的精力放在學習上,誰知道對方反而會因為此而感到自己被疏遠。

「好了,我想了想還是騎你的自行車去比較快,你陪我一起吧。」

今天的事情其實讓他參與進來也沒什麼,既然他想要參與進她的生活,那她就帶著他一起去好了。

「好嘞!」張有為一下子來了精神。

很快兩人就來到了秦之揚的家門口,兩人還沒敲門,秦之揚已經打開了門,顯然已經等他們很久了。

「人在哪兒?」君九掃視了客廳一眼,並沒有看到人的影子。

「在那兒呢!」 總裁大叔祕密愛 秦之揚指了指被沙發遮擋住的角落,同時因為說話扯到了嘴角的傷,痛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你的臉怎麼了?」君九進來的時候太匆忙,沒有注意到秦之揚臉上的傷,這會兒聽到他的吸氣聲才看到他臉上有著青青紫紫的傷痕,「你也下去幫著打架了?」

「沒有。」 至尊丹神 秦之揚提到這個也來氣,畢竟任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他沒傷在別人手上,倒是傷在了自己人手裡!「是和他打架的時候傷的!」

「你有出息了!忘記自己前幾天還和我說什麼了?現在一轉頭就做出這樣的事情?」

君九一聽這話就來了火氣,如果不是看秦之揚還傷著,她一定不會手下留情。

「君九,這件事情真不能怪我,你還是問問他吧!」

見君九誤會了自己,秦之揚懊惱的抓了抓自己的頭髮走到沙發邊坐下,一副不想多說的樣子。

君九走到沙發邊緣,就看到凌霄正背對著她坐在窗帘覆蓋的陰影處,對於他們的到來就好像毫無所覺。

「凌霄,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沉默,回應她的只是一片沉默。

不得已,君九又再次開口多問了一句,「凌霄,大家都是同學,有什麼事情我能幫則幫,你不用把什麼都藏在自己心底。」

即便是這樣,凌霄還是不為所動,君九隻能走近他,卻在離他還有兩步遠的時候被凌霄出聲制止了。

「站住,你不要過來!」

君九適時地止住了腳步沒有再繼續靠近,很好商量道:「那好,我給你選擇,只要你告訴我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就不過去。」

她等了他三分鐘,凌霄還是一如既往的保持沉默,君九這次再也沒有給他拒絕的機會,兩步過去就拉開了遮擋住他的窗帘,將他整個人從地上都拽了起來。

凌霄的體形整整要比她大上一圈,可是在君九這裡卻毫無還手之力,被她極為輕鬆的拉到了沙發前,強制性的摁著他坐到了沙發上,看得一旁的秦之揚和張有為是目瞪口呆。

尤其是秦之揚,他想不通為什麼同樣是拉人,他去就莫名其妙的被打了一頓,君九去凌霄就軟綿的像一隻羊?

「我都說了讓你們不要管我!」

察覺到面前幾人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凌霄就像刺蝟一樣蹲坐在了沙發上,把臉埋進了膝間,依舊逃避著現實。

「不管你?你以為我們想管你嗎?今天要不是秦之揚在家裡看到你被一群人圍著毆打,及時下去趕走了那些人,你現在早就躺醫院裡了!」

從認識凌霄的那一天起,君九最反感的就是他身上的那股清高和自傲,當初她就擔心他要是一直這麼下去,早晚會被自己給害死,卻沒想到這一天會來得這麼快。

「我讓他來幫我了嗎?就算我今天被人打死那也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們一點關係也沒有!」似乎是被戳到痛處,凌霄驟然抬起頭來冷冷地看著眼前的幾人,「你們是不是覺得幫助了同學顯得自己很偉大?甚至現在還要從我這裡得到一點感激之情?我告訴你們,沒有!」

「凌霄,你他媽的說這話是什麼意思?」秦之揚徹底的火了,眼看著又要上去和他干架,被君九及時地拉住了。

「我聽秦之揚說,他幫你還了那些人一百萬,你也和我說過,你們家並不富有,到底為什麼會欠這麼多錢?」

他不說君九也有自己的辦法,她本來並不想這麼直接的問他原因,可是既然對方並不配合,那她也沒有必要為對方保留臉面了。

在聽了她這話之後,凌霄的臉色果然更加難看了,他咬著牙看了秦之揚一眼,一字一句惱恨道:「我從來沒有求過他讓他幫我還錢,那些人就是無賴,你怎麼不幹脆讓他們打死我?這樣我倒是一了百了了!」

「可在我看來,你現在和那些無賴沒有什麼區別!」君九冷著臉看著凌霄,對他很是失望,「凌霄,我們從來沒有看不起你,但是現在你的表現讓我真的覺得你活該被看不起!」

「你們沒有看不起我?」

凌霄聽到這話嗤笑了一聲,隨後想到了什麼笑聲非但沒有停止反而笑得更大了,他的目光一一掃過眼前的三個人,最後定格在了秦之揚的身上。

「如果你們真的把我放在平等線上,那麼秦之揚就不會不顧我的意見,最後還是把錢給了那些無賴;那麼你現在就不會這麼理所當然的站在我面前,質問我事情發生的原因!你們現在之所以這麼做,只是因為覺得可以幫助我,可在我看來,你們卻是在用我自己的傷處來滿足你們那自以為是的悲憫之情!」

凌霄梗著脖子指責著他們,因為情緒太過激動,滿臉都漲的通紅,臉上還有著大大小小被別人打傷的傷口,看上去像極了一頭受傷的孤狼,一如君九當時歌詞里寫的那樣。

只是在當下,君九再也生不出半點諒解之情,「好,既然你覺得我們是在憐憫你,那麼現在秦之揚作為你的債主,有權力知道這一百萬的來龍去脈,還請你詳細的說明情況。」

凌霄聽到這話憤怒的看著君九,兩人的目光在半空中交匯,對視了許久后還是凌霄先敗下陣來,不甘的說出了背後真實的原因。

「我爸賭錢和別人借錢,拿了房子和別人做抵押,我媽知道以後就拿著房本跑了,那些人找不到房本就砸了我家拿我出氣。」

賭錢,又是賭錢!

在聽到這兩個字的時候,君九下意識地瞥了張有為一眼,想到前世從胞妹那裡聽到的結局,心中不由自主地升騰起一股煩躁的情緒。

「凌霄,你現在也不是小孩子了,發生這種事情你為什麼不報警?」這下就連張有為都聽不過去了,覺得會發生這樣的事情很荒謬。

凌霄沒有回答他的話,再次陷入了自己的情緒中,君九卻能隱隱猜到原因,不慌不忙的幫他解釋。

「他當然不會報警,一旦報警這件事情就會被鬧得很大,到時候傳開來要讓他凌少爺的臉面往哪放?而且一旦警方知道了這件事情,學校這邊也一定會聽到風聲,這也就代表著,可能全校都會對這件事情有所耳聞,他怎麼會允許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奈何影帝想娶妻 「難不成臉面比命還要重要嗎?」秦之揚很是不能理解。

君九沒有回答他的話,她看著凌霄,眼中有什麼情緒正在一點一點的冷卻下去,最後漸漸消散。

「凌霄,我希望你能記住一句話,這世界上本沒有看不起你的人,但是如果連你自己都看不起你自己,就不要去奢求別人會尊重你,我曾以為我們可以成為朋友,但是現在看來是我錯了。」

「秦之揚既然已經幫你還了賭債,那些人應該不會再去找你們家麻煩了,至於這一百萬我知道你也不會白要,就算是你借的,等你什麼時候有工作能力了,可以一點一點的還給秦之揚,我相信他不會介意你還款的時間,畢竟他是真心的把你當做朋友,只不過我們在你眼裡,卻只是和千千萬萬個別人一樣罷了!」

說完了這些,君九往一旁走去,給他讓開了路。

「話說完了,你可以走了。」

凌霄的身子因為她的這句話僵了僵,也只不過是一會兒,他就挺直了腰板從沙發上站起身來,步履堅定的離開了秦之揚的家。

「君九,這件事難道真的是我做錯了嗎?」直到凌霄徹底離開之後,秦之揚依舊不能釋懷。

「你沒有錯。」君九難得肯定了他的行為,她看著凌霄離開的方向,目光深遠道:「只是他從來和我們都不是同一路人,如果勉強走在一起,只會是兩敗俱傷。」

聽著君九的這話,秦之揚覺得自己隱隱明白了什麼,可是心裡又有些難受,因為他還記得不久之前,他們幾人就在樓上的房間里,聽著君九為他們彈奏演唱著只屬於他們的歌,這才過了多久,就已經有人與他們背道而馳。

「有為,今天凌霄的情況你也看到了,答應我,無論以後你遇到什麼事情,絕對不要去沾染賭博。」

回家的路上,君九很是認真地囑咐著張有為。

「君九你就放一萬個心吧,以後我就算是流浪街頭,渴死餓死,也絕對不會去碰這些東西的,不然不等你來收拾我,我爸就會第一個打死我!」

張有為很認真的向君九保證,他還想多活幾年呢!

「是啊,你還有張叔叔。」

君九想到張家國,因為凌霄這件事提起的心終於放下了,至少她已經成功改變了張有為一家的命運,只要有張家國在,她永遠都不用擔心張有為會走上彎路。

回到家的時候君九就看到江錦南正坐在書桌旁拿著一張紙發獃,就連她回來都沒有注意。

她放輕腳步走了過去,瞥了一眼他拿在手上的那張紙,在看到志願表幾個字的時候眼睛一亮,趁他不注意一把將它搶了過來。

「哥?你在幹什麼,快點把志願表還給我!」江錦南轉身一看到是君九頓時急了,站起身來就要和她搶奪。

但是他這點功夫哪裡是君九的對手?等到君九把他用鉛筆填寫的志願全都看完了,他都沒能碰到半點志願表的邊。

好不容易等他終於把志願表搶回來的時候,君九看著他的眼神已經變了。

「這就是你考慮的結果?」

江錦南被他盯得有些心虛,卻還是強行為自己辯解著,「哥,以我的成績能考上你們高中就已經很不錯了,而且你們高中已經是江淮市最好的高中了,到時候我就能和你在一個學校,這樣我們至少有兩年時間能夠一起上學放學,這樣多好?我相信爸媽也一定會很高興的,難道你不想和我一起上學嗎?」

「不想。」

君九毫不留情的拒絕了他,江錦南的臉色一下子就變了,很是受傷的看著她。

他以為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他們之間的關係已經有了很大的改善了,但是現在,自己到底還是被嫌棄了嗎?

「你不應該把眼光只放在江淮市,我的學校固然是不錯,但是和清河市一中比起來還差得遠,第一志願必須改掉。」

君九並沒有注意到江錦南心裡的那些彎彎繞繞,如果是放在以前,她根據江錦南以往的成績來判斷的話,會覺得他連填寫江淮一中都是個笑話,但是這段時間她一直很是注意他平時寫的那些作業,以他的能力考入清河市一中也是綽綽有餘。

君九這話一出來江錦南就知道是自己想歪了,又馬上高興了起來,聽到她的建議目光閃了閃,還是繼續嘴硬道:「哥,清河市一中那是什麼地方?以我的成績肯定考不上去的,還不如老老實實的就在江淮市呆著,還可以陪在爸媽的身邊,這樣多好?」

「行啊,你想要待在江淮市是吧?第一第二志願都給我填清河市一中,第三志願隨便你,這樣就算你考不上也有個候補。」

君九一副很好商量的模樣,只是臉上的笑容假的不能再假。

「哥!」江錦南見自己說不過他,有些無奈的朝她撒著嬌。

「你的成績你自己最清楚,江淮市只是個小地方,不管是師資力量還是硬體設施都遠不如市裡來的好,現在我們家裡不同往日,足夠支撐你上任何一所高中,你自己好好想想,你的未來到底要怎麼走,不要辜負了爸媽的希望,你終究還是要學著自己獨立成長。」

說完這句話君九轉身就上了樓,固然她不贊同江錦南做的選擇,但是她也沒有權利強制要求或是干涉他的人生,即便他是她的弟弟也不行,她所能做的也只是給出自己的建議,最後怎麼選擇還是在於他自己。

當天晚上,江錦南因為君九的話想了很久才枕著月光沉沉睡去,第二天早上起來的時候他總算是有了決定。

他走到書桌旁擦掉原本鉛筆書寫的痕迹,拿起中性筆認真的填寫起了志願。

第一志願:清河一中。 在中考來臨之前,高考先一步的遏住了人的喉嚨,為了給高考的學生讓步,許多學校這兩天都做停課處理,君九的學校也不例外。

「每次看著這些孩子高考我都要跟著緊張一次,真不知道到時候輪到我們家小九去考試,我會緊張成什麼樣。」

晚飯的時候,江建華看著君九忍不住地感慨出聲。

「小九離高考還有兩年呢,你現在擔心的未免太早,與其擔心小九,你倒不如多操心操心錦南,他還有半個月就要中考了。」

君倩說著夾著一塊肉放到了江錦南的碗里,「多吃點,現在正是你人生中關鍵的時候,千萬要注意身體。」

江錦南難得享受到這種待遇,感動得眼淚都要出來了,卻被江建華的下一句話又打擊的差點哭暈過去。

「就他?有什麼好擔心的?能不能考上高中還另說,不過好在我也不指望他,只要小九以後能考上一個理想的大學就不錯了。」

「看你這話說的!」君倩立即拿著筷子敲了一下他的手,瞪著他道:「有你這麼說自己兒子的嗎?這眼看著就要中考了,你別給兒子心裡添不痛快!」

江建華摸了摸自己被打紅的手不作聲了,江錦南卻是撇了撇嘴無所謂道:「是是,我就是你們抱養來的,哥才是你們親生的!」

他這說的是玩笑,但這話在江建華夫婦就顯得格外刺耳了,立即緊張地向君九看去。

君九的動作比他們還快,毫不留情的對著江錦南的腦袋就是一下,「是不是親生的看你這次考得怎麼樣就知道了,你要是敢給我考砸了……」

君九話沒有說完,但是江錦南已經從她的笑容里看出了幾分危險的氣息。

他又扒拉了幾口飯,逃也似的跑到了隔壁屋溫習功課去了,夫妻兩人看著倆孩子的互動,這才徹底放下了心,看樣子,小九對於自己身世的事情是真的釋懷了。

學校放假的這三天君九也沒有閑著,她的電腦早就被她裝到了隔壁屋裡,對她來說這電腦的功能不僅僅是為了vv直播,更多地是方便她與吳文海聯繫,拿下華耀的股份之後,如何定位公司的方向以及如何轉型,就成了整個企業最大的難題。

而這個難題的核心在於他們缺少科技這方面的精英人才,華耀在產品質量上從來無可厚非,公司每一步發展都走的很踏實,可就是因為太過踏實,所以才在發展速度上和別人落下一大截。

她登上MSN,看到吳文海還在線上,便發了條消息過去。

N:我讓你著手尋找相關人才的事情,你進行的怎麼樣了?

吳文海可能是一直在電腦上辦公所以回復的很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