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吼!唰唰唰!刺啦刺啦~~~」

一條條藤蔓觸手向凌浩襲來,老藤妖發怒了,凌浩挑釁般的語氣它雖未武靈之體,可是畢竟擁有魔獸的智慧,它怎麼可能聽不懂。

千萬條藤蔓觸手甩向凌浩,帶著強大的攻擊力,將黑暗領域打的裂痕頻出!

即將破裂,黑暗領域。

凌浩不想再拖了!

「哈哈哈……老藤妖,今天那你來試試我的組合技!」


九個紫色凌浩幻影向老藤妖大吼,雙手握拳,發力,全部的力量集中在口中。

「吼~~~~吼~~~~吼~~~~」

三聲巨大的龍吼宛如悶雷炸彈!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老藤妖的大部分身體震毀。


「記住,此招名叫『紫龍九嘯』我必將用此招終結於你!」

九個凌浩再度擺起相同的架勢,有時一道巨大的龍吼震波。

這一下的威力簡直比第一下大了數倍,老藤妖迅速變成一團灰色氣流,流入凌浩的眼鏡之中。

「嗯?」凌浩訝異的叫道。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葉辰先在李淵一步回了神風學院,送回了徐影之後,葉辰就和伊月薇兒兩人一起離開了神風學院,在路上葉辰就已經將他們要鍛鍊的項目告訴了徐影,讓他回去之後轉告一下,加緊鍛鍊,多一分生存的保障。

回去之後的徐影雖然還是有些沉默寡言,但是他內心的不良的情緒都已經發泄出來了,不會再出現入魔的情況了。

離開之後的葉辰三人先去了一個地方,就是當時星輝他們的旅行的下一站,但是很遺憾的是根本沒有找到星輝兩人,這讓想了解一點情況的三人都沒辦法了,爲此他們還在這裏特意的等了三天,可是不知爲什麼星輝兩人卻始終不出現。

三天後,葉辰三人只能呆着無比遺憾的心情離開了這個地方,開始前往黑風鎮,參加明偉的婚禮。

一路上葉辰在送的禮物的方面可以說是下了大功夫了,最後還是伊月特意的給練制了一雙耳環一對手鐲一條掛鏈,當伊月拿出來的時候薇兒都有些小喜歡了,可憐這有多漂亮,不過薇兒喜歡歸喜歡,卻不喜歡帶這些東西。

但是葉辰總是覺得這樣不太好,三個人送一份禮物,就磨嘰着伊月又打造了一把百戰刀,送給明偉!有了葉辰這麼一折騰,薇兒也該送自己的禮物了,不過葉辰和伊月一個是給新娘一個是給新郎,糾結了半天薇兒才決定送給他們的第一個孩子!當葉辰問起來打算送什麼禮物的時候,薇兒只是笑笑不說話,讓葉辰大加感嘆薇兒學壞了……

時間過得飛快,轉眼就已經到了明偉於周凝的大婚之日了,明偉十分的珍惜這來之不易的愛情,那天如果不是葉辰出現,那他們兩個走到一起的機會低到了極點!就單單是臺下暴露的幾個人他就沒把握贏,更何況那些還在暗中打量的人,所以他們心裏對葉辰有的只是感謝!

葉辰三個人在前一天就來到了黑風鎮,那時候路上就已經開始佈置了!處處張燈結綵,看到他們那麼忙也沒好意思進去打擾,就在醉仙閣過了一夜,當第二天起牀的時候就徹底的震驚了!

從醉仙閣出去,一路到周真的住處,地上居然掃的乾乾淨淨的!甚至就連一點塵土都沒有!再看看其他的路上的磚面,比起這條路來實在是差遠了!就連以前破碎的都給補齊了。

葉辰三人剛走出來,就聽見有人說:“出來了!出來了!”一個車伕模樣的人走到葉辰面前,鞠了一躬,說道,:“尊敬的先生,新人讓我等在這裏,帶三位去周府的,三位請上車!”說完做出一個請的姿勢,看得出來這個車伕做這些的時候有點生硬,不過還做的有模有樣的,不過怎麼看都有點滑稽。

葉辰三個人沒想到居然會出現這種情況,只能傻傻的上車,然後車伕就駕車開始走,甚至就連顛簸都沒有,讓三個人很無語,沒想到他們居然會玩這麼一手,雖然感覺有點彆扭,但是卻能感覺到他們對葉辰的尊敬,伊月甚至都在猜測他們的車也沒有這輛車好。

三個人在車廂裏都不說話,因爲他們全都說不出話來了!要知道醉仙閣離着周真的住處也不過是幾百米的距離,居然要坐車?!

到了地方之後,葉辰三人走下車第一眼就看到了迎在門口兩位新人!葉辰無語,今天是你們結婚還是我結婚!居然出來迎接?葉辰現在都開始搞不明白他們究竟是要幹什麼了!

葉辰心裏雖然糊塗,但是明偉兩人知道就可以了,所以當葉辰來的時候他們兩個新人直接出門迎接!讓很多人心裏都不太舒服,但是知道內幕的人卻都不覺的什麼,甚至還認爲理所應當,畢竟來的是神級的強者!還是最年輕的神級!

就在葉辰愣了一下的時候,明偉先開口說話,給葉辰解釋爲什麼要這麼做。

“恩公!”明偉的第一句話就差點讓葉辰吐血,不過隨後的話倒是讓葉辰有點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我知道我這樣叫有點冒失,不過我想不出其他的詞來了,我和凝兒已經很長時間了,讓我們兩個分開那對我們來說還不如殺了我呢!那天在擂臺上我都已經準備玩上命了,就算是那樣我的機會也小的可憐!如果不是您,那我真的……”明偉後面的話沒說出來,倒是他的臉上那決絕的神色已經說的很清楚了。

葉辰無語,其實當時他不過是想要破壞那腐朽的模式而已,至於明偉也不過是順手的事,也有心成全他,畢竟肯爲了對方付死的要不就是兩情相悅到了極致,要不就是這個喜歡那個到了極致,但是這兩種卻怎麼說明偉都是愛周凝到了極致,只是當時沒想到居然會讓明偉這麼……

葉辰糾結了一下,決定還是讓他繼續這麼認爲下去吧,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幫上忙了這總是對的,雖然這當初葉辰根本就不知道兩個早就已經私定終身了。

看着明偉潮紅的臉以及激動的心,葉辰還是忍不住說了:“今天你們兩個是新人,總不能一直在這裏…再說了,就算是在這裏,你好歹也給兩個凳子,總不能讓我們這些來祝賀的人站着吧。”葉辰巧妙的轉移了話題,在這麼說下去其他人都就有意見了!

被葉辰提醒,明偉還想說什麼卻被周凝拉住了,然後明偉才醒悟過來,對着周圍的人說了聲抱歉,然後側身請葉辰三人進去,在這些祝賀的人中不乏有大世家的弟子。有的人認識葉辰三人,有的人不認識,所以伊月和薇兒也就有了不少的麻煩。

甚至如果這裏不是在明偉的婚禮上兩個人都要出手教訓人了,讓這羣沒眼睛的蒼蠅知道自己是名花有主了!不過相信如果不是在婚禮上,葉辰早就出手傷人了!

就在三個人糾結的時候,三個人的救星出現了!

“三皇子前來祝賀新人,祝兩位永結同心,白頭偕老!”一個公鴨嗓的人站在門口,很有氣勢的喊。 凌浩驚訝的叫了一聲,之前被凌浩用紫龍九嘯組合技乾死的老藤妖化作一絲灰色氣流流入了凌浩的眼睛之中。

「這是……」灰色氣流的流入讓凌浩發現自己的實力竟然提升了,從原本的靈武境七重極限巔峰突破到了靈武境的中期。

實力的突破讓凌浩感到奇怪,他並沒有做什麼,只是艱難的解決了老藤妖而已,凌浩疑惑不解,可是黑暗領域卻堅持不了了。

由於之前老藤妖藤蔓的強大,所以黑暗領域現在面臨崩潰的問題。

「咔嚓!」一道裂紋從黑暗領域之上出現,外面的一縷陽光射了進來。

「嘭!」

黑暗領域完全破碎,凌浩黑色的衣裝出現在眾人的目光中,顯眼,的確很是顯眼。凌浩從黑暗領域中已經呆了一上午,自從大長老見不能靠近黑暗領域后,就在一旁默默的守候著,等待著凌浩的出現。

凌浩的出現,眾人歡呼不止,兩場半決賽終於結束,接下來要迎接的就是決賽!

「呵呵,凌浩選手,你已經贏了,現在你可以休息兩個時辰然後進行冠軍爭奪賽。」一旁的大長老拍了拍凌浩的肩膀說道,若有所思的看著凌浩,好像是要看透些什麼。

凌浩聞言,看了一眼大長老,說道:「謝謝大長老提醒,不過我怎麼……贏的?」

凌浩現在連自己怎麼贏的都不知道,他和老藤妖天昏地暗的足足打鬥了一上午,幾乎進入忘我的狀態,所以他只記得自己把幽蘭送了出去。

「你在和我看玩笑嗎?」大長老奇怪的看著凌浩。

「不敢。」凌浩雙手相抱,恭敬的說道,畢竟人家是這次比賽的主辦人,凌浩自然是要客氣一些的。

「好了,下去療傷吧,知道你受了不小的傷。」大長老推了一下凌浩,示意讓他下去。


凌浩並未抗拒,自然的走下擂台,但是腦子中卻驚疑著,大長老這麼會知道我身上有傷,難道……凌浩猜到了,很顯然大長老肯定探測到了自己在黑暗領域中劇烈的戰鬥波動,但是他並沒有探查出是什麼人在和自己戰鬥。

想到這裡,凌浩覺得這個大長老實力不咋地,雖然是幻化成了人形,但是肯定使用了特殊的方法。

「幸好……這大長老實力不咋地,要不然……」凌浩暗道,要是讓大長老知道自己在和一個禁忌武學的武靈在戰鬥,那不得將凌浩抓起來研究研究。

光是禁忌武學的誘惑就足以讓凌浩被抓個千八百遍,說不定有可能連幽蘭也要被牽扯。

回到擂台下面,凌浩站在幽蘭旁邊做了下來,平津不出一絲聲音的閉著眼睛,吐納,療傷。

凌浩的傷勢其實並沒有大長老語氣中所說受了不小的傷,其實也就是蹭破點皮,氣血翻騰,有些缺氧而已。

被老藤妖死死的包在藤蔓裡面,不缺氧那都是怪事。

看著凌浩的療傷,幽蘭心裡有說不出的滋味,雖然凌浩受的傷不是太重她看在眼裡,但是卻痛在心上。

要不是自己一下子爭強好勝,那就根本不會出現禁忌武學所化成的武靈。之前幽蘭的哥哥雖然已死,但是幽蘭並沒有太過悲傷。

原因就是幽炎最後說的那一句話,他在冥界,這點幽蘭雖說不知道什麼已死,但是她可以確定,現在的幽炎並沒有死絕,或者魂飛魄散。

可是凌浩現在對於幽蘭來說,在幽蘭心中凌浩的地位似乎都快超過了她自己本身。

這讓她越想越羞愧難當,一個女孩子想什麼不好,想這個,太不純潔了!

「呼~~~」凌浩深吸一口氣,全身上下的傷勢已經被他恢復,現在的他的氣息、身體狀況都是出奇的好。

「終於好了!再等一下就要決賽了。」凌浩自言自語道,完全忘記了身邊的幽蘭在看著他。

「凌浩……」幽蘭輕聲叫道。

「嗯?」凌浩轉過頭看見了幽蘭正在俏臉微紅的看著他,眼神之中有些擔憂,「幽蘭謝謝你。」

「謝我?謝什麼?」幽蘭有些莫名其妙,看向凌浩,卻發現凌浩的眼鏡緊緊的盯著她。

幽蘭嬌軀有些僵硬,害羞,被一個男人如此盯著,不管是誰都會害羞。

「謝你將決賽讓給我。」凌浩嚴肅的說道,在他看來自己之所以能夠輕易的走進決賽都是因為幽蘭的想讓,但是事實也的確如此。

幽蘭對凌浩的心意,凌浩心知肚明,但是並沒有挑明。他想要在等一段時間,就向幽蘭坦白。

可是幽蘭並不知道凌浩心中所想,甜蜜的一笑道:「啊?不用謝我,咱兩是哥們兒!」

說出這話的時候,幽蘭都覺得自己有些奇怪,好端端的說這個幹什麼。凌浩也是似笑非笑的看著幽蘭的笑臉,心中在想:這小丫頭,真是不擅長表達啊……

時間飛快的流逝,兩個時辰過得很快,接下來凌浩將要迎接比賽,最終的決勝賽,決賽!

大長老走到擂台中心,環視四周,說道:「比賽進行的飛快,說起來已經決賽了,在此我宣布決賽開始,優勝者得到真正的天使洗禮以及強者大賽的人類參賽券!好了,開始吧!請祭月和凌浩兩位選手上台進行最終比賽!」

說罷,人群中一陣歡呼,大長老看了看凌浩和祭月兩人,走下擂台,一陣旋風席捲擂台,擂台產生了巨大的變化。

「最終賽場,天空禁域!」

大長老瞳孔一凝,說道,顯然這天空禁域很可怕,就連大長老都為之動容。

天空禁域,全名為『天空死亡禁區』裡面乃是魔獸的禁地,人類的禁地,毒氣遍布整個角落,火燒的岩漿,寒冷的堅冰,凜冽的風罡,籠罩整個禁域的劍之巨石!

凌浩看著擂台中的傳送通道,心中懷著興奮與期待並存的心情踏入裡面。

凌浩有種強烈的感覺,在這裡有東西在呼喚他,同樣的他也感覺到了死亡的恐懼,並不是來自於祭月而是整個禁域……

兩人紛紛進入禁域,為期十五天的天空禁域戰鬥即將拉響。

見證這一時刻的眾人都沒有想到,此戰過後,將會是一條幼龍蛻變的最重要的墊腳石,此戰,歷史上稱為龍之戰!

千百年後,蜥蜴族的長老們給自己的兒孫們講述這一事情的時候,無一不沒有自豪的表情,心中依然有著當時的震驚於激蕩!

那一站,徹底改變了以後的世界,一切都是從那裡真正的開始的,一隻神龍的誕生將從這裡開始!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從空間傳送通道走出,凌浩眼前的景象簡直無法用語言來形容,凌浩目瞪口呆,他從心中唯一能想到的兩個字,一個就是「大」第二個就是「險」空間禁域果然名不虛傳。

凌浩這樣想著,然後警惕的用精神力探測四周的異動,他發現祭月並沒有出現在這裡,甚至凌浩的精神力直接感受不到祭月的人氣。

「禁域,果然可怕。」凌浩暗嘆一聲,他從小到大從來都沒有見過如此景象,及時在書中也沒有發現過有關天空禁域的記載。

眼前的世界是一片亂石嶺,怪石參差不齊,一片土黃之色,沒有半點綠色點綴,簡直像是一個乾枯了許久的田地,要不是凌浩發現了不遠處的一條河流,他真的會這樣想。

前進著,來到這天空禁域凌浩心中就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打敗祭月,但是當他真正的踏上這片處於蘭卡迪斯雅天空之上的禁域的時候,他的目的略微發生了一些變化。

既然來到這裡,不四處轉一下,見識一下,怎麼能走。

凌浩這樣想著,一邊走一邊領會這天空禁域中的景色。

「怪!的確怪哉……」凌浩停住腳步,說道。

此時凌浩正處於一處山峰的高處,那裡可以看到天空禁域的絕大部分地方。

而凌浩此時正好看著遠方,天空禁域被劃分為四處,一處為熔岩火山,一處為極地冰原,一處為風罡深淵,還有一處就是凌浩腳下的斷裂山脈。

其中四處都是極為危險,實力極強者進去都有可能回不來。

「四處地方的分佈怎麼如此奇怪……」凌浩摸著下巴,眯著眼睛看著這四處地方的大概輪廓。

「熔岩火山我倒是沒見過,可是這極地冰原怎麼好像……好像炎陽郡!」凌浩盯著極地冰原越看越奇怪,冰原的外形的確讓他想起了家鄉,想起了那個被陣元凍起來的炎陽郡,那場由他主謀的「天災」。

「颯颯~~」

颯颯作響的聲音從凌浩腳下傳出,凌浩離開了這個地方,眼神中有著一絲複雜,自從他離開家鄉已經快兩年半了,他很想家。

可是現在的他需要力量,只有等他的羽翼足夠豐滿,那麼他將會再度踏上家鄉的土地,大盛王朝,他凌浩再次回來的日子不遠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