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周其忠的秘書是我的人,這件事情是周其忠親口告訴他的,並命令他帶著十幾個人去新疆,目標就是要幹掉石頭!」沈國放小聲的道。

「老沈!我馬上去找我岳父,你馬上通知你的人做好準備!如果石頭有個三長兩短,我就是當了歷史的罪人,也要為他報仇!」葉政國咬牙切齒的道。

「主席!我這邊沒有什麼問題,你還是先通知一下石頭,讓他小心點,不但要小心身邊的人,而且還提防高手的暗殺!」沈國放急著道。

「嗯!你再跟王洪光和李武印說一下,讓他們做好接迎石頭準備!」葉政國點了點頭道。

「是!我馬上通知他們!」沈國放立即回答道。

沈國放出了辦公室立即向著總參大院趕了過去,而葉政國馬上通知陳剛自已要去玉泉山,讓他立即做出行的準備。

四輛掛著地方牌的奧迪A8,保護著二輛大紅旗轎車,迅速駛出了中南海,直奔著玉泉山而去。

一個小時后,六輛汽車停在了鄧向國所住的別墅大門口,葉政國一下汽車,立即大步向著別墅里走了進去。

陳剛和十幾名內衛,馬上將別墅圍了起來。

「政國?你怎麼來了?」正在院子修剪著黃瓜秧的鄧向國,看到葉政國走進別墅,立即皺著眉頭道。

「爸爸!我有要緊的事情找你!」葉政國急著道。

「慌什麼慌?天坍不下來!」鄧向國瞪了一眼葉政國,然後向著別墅里走去。

兩個人一進到二樓的書房,葉政國馬上焦急的道:「爸爸!小航的身份曝光了!有些人已經派人去害他了!」

「什麼啊?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鄧向國立即瞪著眼睛大吼著道。

「沈國放剛剛跟我說的!周其忠已經派人去找小航了!我已經讓沈國放、王洪光、李武印他們做好準備,如果小航有什麼三長兩短,我就要他們血債血償!」葉政國雙眼噴著怒火道。

「你馬上讓石頭回京城!既然他的身份已經曝光,那我們就正式把他推出來!我會讓國超和國強派人保護他的安全,誰敢動他一根寒毛,我就滅他滿門!」鄧向國冷冷的道。

石頭求花花!!!!!!!! 「好的!我現在就給小航打電話!」葉政國說完馬上拿出手機打了出去。

坐在火車卧鋪里金清石,正跟李浩洋、莫雨林和特戰大隊的總教官古劍風玩著拖拉機,突然他的手機震動起來,他看到號碼,連忙起身走到了通道上,然後按下接聽鍵微笑著道:「爸爸!我正在去新疆的火車上!你打電話給我不會是還想再罵我一頓吧?」

「小航!你身份曝光了,軍方已經有人派人過去暗害你!我預計李、吳、周三家也會高手過去,你到了新疆后,馬上跟二舅走,然後由他護送你回京城!」葉政國焦急的道。

「爸爸!你知道是誰把這個消息傳出去的嗎?」金清石平靜的道。

「還不知道!不過是誰說出去的已經不重要了,現在最重要的是你的人生安全!」葉政國道。

「爸爸!這件事情就讓我自已處理吧!新疆正是解決一切恩怨的好地方!讓二叔把參與的人全部調查清楚,等我把過來的人全部清理乾淨,就回去找他們!」金清石微笑著道。

「閉嘴!你以為自已有三頭六臂啊?那三家派出的能是簡單的人嗎?你一個人怎麼對付得了一群人?馬上給我回來!」葉政國大吼著道。

「把電話給我!」站在葉政國身邊的鄧向國一把搶過手機,向著電話嚴肅的說道:「小航!我是外公!這不是任性的時候!你一定要服從我跟你爸爸的安排!這不是你一個人的事情,而是關係到葉鄧兩家的生死存亡!」

「外公!我不是在任性!因這我不會像父親那樣縱容這些人,我有我的做事原則和方法!既然他們公開撕破了臉,那我就跟他們好好鬥一斗!雖然我人單勢孤,可是並不代表我沒有反擊之力!」金清石認真的道。

「孩子!我知道你有本事!可是明槍易躲暗箭難防!那些人什麼事情都會幹得出來的!讓我們怎麼能放心呢?」鄧向國苦口婆心的道。

「外公!長痛不如短痛!趁著這次機會,正好把那些心懷鬼胎人一次性的清理掉!要不然就是我父親退了下來,這些人也不會放過我的!」金清石小聲的道。

「唉!你說的這些外公都明白!去了新疆一定要小心點,我讓你二舅派人暗中保護你!」鄧向國嘆了口氣道。

「外公!你和外婆也照顧好自已!等這件事情解決了,我就那也不去了!就在留在京城陪你們!」金清石輕聲的道。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要出手就別留情!有外公在,沒人會把你怎麼樣!你儘管放心大膽的去殺吧!」鄧向國豪氣的道。

「外孫一定會讓外公和父親失望的!」金清石堅定的道。

「嗯!那到了新疆就給我打電話,我現在通知你大舅和二舅,讓他們做好接應你的準備!」鄧向國說完掛斷了電話。

「爸爸!你怎麼能同意呢?我們不是說好了讓馬上回來的嗎?」葉政國急著道。

「小航心意已決!我們就是說得再多他也不會回來的!而且小航說的也有一定的道理!這些人敢派人去暗殺小航,就說明他們已經瘋狂到的極點!你就是退下來,他們也不會放過小航的!還不如讓他放手一搏!」鄧向國搖了搖頭道。

「怎麼搏啊?這不是明擺著讓他去送死嗎?」葉政國苦笑著道。

「如果你心狠一點,小航就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了!這件事情就么定了!你趕緊回去繼續上你的班,這件事情就由我來處理!」鄧向國瞪著眼睛道。

葉政國張了張嘴,最後嘆了口氣轉身向著門外走去。

金清石接完電話回到卧鋪車廂里,立即向著李浩洋命令道:「浩洋!你馬上在兩節列車的兩邊增加雙崗,子彈要上膛,除了我們自已的人員外,其他人一律不得進入!」

「司令!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了?」李浩洋連忙問道。

「我們去新疆抓捕東突恐怖分子的事情,已經被東突的人知道了!所以我們必須提前做好預防措施,萬一恐怖分子在我們的食物里投毒、安裝炸藥,那我們可就危險了!」金清石小聲的道。

「明白!我馬上去安排!」李浩洋說完馬上帶著莫雨林和古劍風跑了出去。

車廂里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一個個戰士緊緊握著95式突擊步槍,警惕的巡視著四周。

而這個時候GZ軍區、CD軍區、BJ軍區屬下的十個集團軍開始進入二級戰備,LZ軍區駐守在新疆的21集團軍開始進入一級戰備。

在國防部辦公大樓最頂層的部長辦公室里,國防部長周其忠、總裝備部部長趙天元、總政部主任李長海坐在沙發上一邊喝著大紅袍一邊小聲的商量著。

「現在已經有十一個集團軍開始有所行動了!是到大家做出最後選擇的時候了!」周其忠表情凝重的道。

「我的人已經在暗中布置了!不過鄧向國門生遍布七大軍區,想滿住他恐怕不太容易啊!」趙天元皺著眉頭道。

「還有沈國放和王洪光!這兩個人也是省油的燈!現在他們兩個也開始四處活動了!這一仗不好打啊!」李長海苦笑著道。

「仗是不會真正的打起來的!你可別忘了,周老爺子和李老爺子也是軍旅出身,他們兩個在軍中的威信雖然比不上鄧老頭,可是也差不了太多!而且以鄧老頭的性格完全不會發動內戰,所以我們完全可以放心!」周其忠微笑著道。

「唉!你說葉政國為什麼總是要反腐呢?如果他不反腐,也就不用被人趕下台了!」李長海嘆了口氣道。

「他以為自已有鄧老頭這個靠山,就想一家獨大!可是這怎麼可能呢?我們三個都是洪主席和唐副主席一手提拔起來的,現在兩位首長要把唐浩推到那個位置上去,你們兩個可別臨陣退縮啊!」周其忠冷笑著道。

「你說什麼呢?我們什麼時候退縮了?如果不是為了扶唐浩上位,我們能跟葉政國和沈國放對著幹嗎?」趙天元皺著眉頭道。

「吳家和周家已經跟洪主席達成了共識!唐浩上位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我們為什麼還要勞師動眾的去對付那個金清石呢?這不是節外生枝嗎?」李長海搖了搖頭道。 「如果不殺了金清石那才是節外生枝!以他現在的職位和背後的勢力,用不了幾年就會爬到我們的頭上來!而且現在的二代、三代子弟,都會因為他的出現而變得前途未卜!大家都知道葉政國一直在受夾板氣,如果讓他兒子上了台,他能不報復我們嗎?金清石可不是一般的人,他的軍功可是用鮮血鋪成的!這樣的人會有對敵人手軟嗎?」周其忠嚴肅的道。

「唉!兩位首長對這個金清石可是一直寵愛有加,尤其是唐副主席拿他更是當親孫子一樣!現在搞成這樣,他心裡一定很難過!」李長海嘆了口氣道。

「雖然兩位首長還沒有表態!不過我們卻不能什麼都不做!必須將存在的隱患清除掉!大家就是不為了自已,也要為下一代去拼上這一次!」周其中冷冷的道。

「拼了!如果不拼鄧老頭也不會放過我們!」趙天元瞪著眼睛道。

「那..那…那好吧!」李長海無可奈何的點了點頭道。

咸陽離新疆全程2500多公里,要經過十二個大站,才能抵達新疆的省會烏魯市。

四個小時后,列車緩緩停在了甘蘇省的天水車站,金清石向著李浩洋小聲的道:「這一站上來的旅客比較多,叫大家留心點!」

「司令!你說那些恐怖分子會用什麼辦法來阻擋我們呢?」李浩洋皺著眉頭道。

「你問我?我問誰啊?要不你直接給恐怖分子打個電話問一問?」金清石笑著道。

「好的!我現在就給他們打電話!」李浩洋先是一愣然後馬上笑著道。

五分鐘后,列車緩緩駛出了天水站,向著下一站蘭州火車站駛去。

列車開出半個小時后,一個衣衫襤褸、彎腰駝背、手裡拎著髒兮兮布包的老者牽著一個十一、二歲,上身穿著一件碎花上衣,下身穿著一條又肥又大吊腿褲的小女孩,步履蹣跚的走到了武警戰士所休息的車廂門前,那個老者看到站在門後邊的兩名武警戰士,他的臉上馬上露出了笑容,然後顫抖著喊道:「解放軍同志!你們好!我們已經三天沒有吃東西了,你們能給我們點吃的嗎?」

「對不起!老人家!我們正在執行公務!這道門是不難打開的!您可以去找車廂里的乘務員,他們一定會幫助你們的!」一個上士微笑著道。

「爺爺!我好餓!」那個小女孩拉著爺爺的手,可憐巴巴的道。

「班長!要不我們開一道縫,我塞五十塊錢給他們,讓他們去買點吃的怎麼樣?」另處一個中士向著上士小聲的道。

「參謀長的命令是什麼?你難道忘記了嗎?」上士皺著眉頭道。

「嚴防死守!可是這一老一少實在是太可憐了!我們穿著這身軍裝,總不能不管不問吧?這要是傳出去,會損害我們軍人的形象啊!」中士苦笑著道。

「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們一定要加倍小心!你守好門,我先向隊長彙報這件事情!」上士說完馬上轉身向著車廂裡面走了幾步后,向著耳麥呼叫道:「03!03!我是22!我是22!」

「我是03!你那裡有什麼情況?」

「這裡來了一個老人和一個小女孩!向我們要一些吃的!我們該怎麼辦?」上士連忙彙報道。

「要吃的?開什麼玩笑?現在都要錢,那有要吃的?我現在過去看一看!」莫雨林疑惑的道。

沒過一會,莫雨林快步走了過來,這個時候那個小女孩已經是淚流滿面,一邊抽泣著一邊將雙手按在車門的玻璃上哀求著道:「叔叔!求求你給我一點吃的吧!」

「小姑娘!不是叔叔不給你吃的!而是我們真的有特殊任務,不能打開這個門啊!」中士苦笑著道。

「老大爺!你是哪裡人?這是要去哪啊?」這個時候莫雨林走到門前向著老頭微笑問道。

「長官你好!俺是河西人!孩子的父母走得早,我年齡大了又有一身的病,什麼活也幹不了了,想去蘭州乞討一點錢,好讓她繼續去讀書!」老頭連忙回答道。

「老大爺!我們正在執行任務,沒辦法給你開門!要不我先聯繫一下這裡的列車長,讓他先給你一些吃的和錢,我到時候再還給他!你看這樣行嗎?」莫雨林想了想道。

「行行行!謝謝長官!謝謝長官!」那個老頭馬上高興的點著頭道。

莫雨林拿出手機立即撥通了列車長的電話,十分鐘后,一個四十多歲、穿著一身鐵路工作服的中年人和一個乘警走了過來。

「莫隊長!你說的就是他們吧?」那個中年人向著莫雨林微笑著道。

「是的!麻煩列車長給他們點吃的,然後再給他們一千塊錢,到了終點站,我馬上還給你!」莫雨林客氣的道。

「行!這事就交給我吧!」那個中年人馬上微笑著道。

老頭和那個小女孩跟著列車長和乘警離開了,莫雨林苦笑著搖了搖頭,剛剛想轉身往回走,突然一隻大手從背後按在了他的肩膀上,緊接著一個冷冷的聲音道:「你那裡也不要去!就站在這裡給我好好想一想這兩個人!什麼時候想明白了什麼時候回來找我!」

「司令!他們有問題?」莫雨林聽到背後熟悉的聲音,頓時吃驚的道。

「你說呢?」金清石冷笑著道。

「司令!一個病怏怏的老頭和一個十來歲的小女孩,怎麼可能是恐怖分子呢?」莫雨林急著道。

「如果你到了終點站還是這樣的想法,那你就不要再當這個隊長了!」金清石冷冷的說完,轉身坐在靠門的座位上。

莫雨林聽到金清石這麼說,頓時臉色一變,現在整個總隊都知道金司令是一個雷厲風行、言出必行的人,自已如果真的想不出結果,那到了終點站,他這個隊長也就別當了!

十分鐘過去了,皺著眉頭一動不動的莫雨林慢慢的轉過頭來,向著金清石小聲的道:「司令!我發現疑點了!」 「大聲的說出來!讓戰士們都聽一聽!」金清石冷冷的道。

「這個老頭如果只是來要吃的,完全不用來的我們!列車上90%以上的人都會給他們吃的而不給錢!他們跑到車尾來找我們,明顯是此地無銀三百兩啊!」莫雨林認真的道。

「還有呢?」金清石面無表情的道。

「另外就是,像他們這種情況,政府不可能不發補助給他們,而且我們早就實行九年義務教育了,那個小女孩怎麼可能為了交不起學費而輟學呢?」莫雨林自信的道。

「還有呢?」金清石接著問道。

「還有?我…我…我暫時只想到這兩點!」莫雨林尷尬的道。

「你有沒有仔細觀察過這兩個人?」金清石冷冷的問道。

「都是一身臟衣服,還有一個破布包!其他的也沒什麼啊?」莫雨林疑惑的道。

「以前我在利刃特戰大隊當總教官的時候,曾經帶著三十個隊員,坐著火車去呼和浩特市執行任務,在列車上遇到了小偷、老頭、雙胞胎美女、侏儒、彪形大漢、年輕的夫妻,這些人都是殺手!如果讓你遇到了這些人,你早就去見上帝了!」金清石冷笑著道。

「司令!那這些人動手了嗎?」莫雨林緊張的問道。

「動手了!最後把火車都炸翻了!可是沒有出現任何的傷亡!因為我們提前發現了他們,把危險降到了最低!」金清石點了點頭道。

「司令!那你能講一講這個老頭和那個小女孩還有那些疑點呢?讓我們也長長見識!」莫雨林激動的道。

「你有沒有仔細觀察過這兩個人的雙手?竟然沒有一個繭子,這說這可能嗎?而且那老頭無名指上有一圈痕迹,明顯是長期戴戒指留下來的!看痕迹的深度,應該是剛剛摘下來沒有多久!兩個人都經過了精心的偽裝,老頭十指的指甲都特別長,而且非常光滑,完全沒有營養不良的情況!」金清石皺著眉頭道。

「司令!你觀察的也太仔細了吧?而且你也沒走到門前看啊?怎麼會看得這麼清楚?」莫雨林吃驚的道。

「細節決定成敗!你這次只是虧了一點錢,如果你把他們放進來了,那虧得可就是命了!」金清石冷笑著道。

「司令!這次可真是長見識了!以後我們只是抓人、殺人,從來沒有遇過這樣複雜的情況,看來要學的東西真是太多了!」莫雨林苦笑著道。

「這只是一點皮毛!回去好好學學偽裝術!只有自已精通了才能發現對方的破綻!下面我給大家講講野外偽裝和都市偽裝…..」金清清石開始用一個個案例向大家詳細講解著偽裝術。

而那個老頭和小女孩,再拿著列車長給的兩個盒飯和一千塊錢坐在餐車的角落裡,一邊吃一邊小聲的說著。

「師父!看來車廂是進不去了!我們下一步該怎麼辦?」那個小女孩小聲的道。

「下車坐飛機!」老頭微笑著道。

「我們回家嗎?」小女孩高興的道。

「回什麼回?是坐飛機去新疆!這個目標必須要幹掉!」老頭瞪一眼小女孩道。

「師父!要是我們失手了,那會有什麼結果?」小女孩微笑著道。

「沒錢也沒權!」老頭想了想道。

「我們唐家現在不是挺有錢了嗎?為什麼還要接這個任務呢?」小女孩好奇的問道。

「我們之所以能有錢,都是靠人家幫忙的!現在人家讓我們幫忙,我們能不幫嗎?」老頭苦笑著道。

「師父!那我們是不是為了那個李家殺了不少人?」小女孩小聲的問道。

「能讓我們出手的,都是比較特殊的人,這二十幾年,也就殺了幾十個人!」老頭想了想道。

「這麼少?還沒有我一個人殺的多呢!」小女孩吃驚的道。

「你殺的那些都是些地痞流氓,而我們殺的都是重要人物,要神不知鬼不覺,不能留下絲毫的痕迹!所以有時候要殺一個人,可能要用幾年的時間才能完成!這一次是突發事情,所以我們只能硬上了!」老頭搖了搖頭道。

「我們這次出動了十多個長佬來對付那個人,那個人也算是死而無憾了!」小女孩笑著道。

「這個人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要不然我們也不會空手而回!現在只能到新疆再尋找出手機會了!」老頭皺著眉頭道。

「師父!要不然我直接爬上車頂,然後將鉤吻放進空調機里怎麼樣?」小女孩小聲的道。

「不行!我們的目標只有一個!不到萬不得已絕對不能傷及無辜!」老頭瞪著眼睛道。

「噢!」小女孩撅著小嘴點了點頭道。

二個小時后,火車在蘭州火車站停了下來,老頭拉著女孩的手慢慢的從車上走了下來,然後頭也不回的向著出站口走去。

「莫隊長!人家頭也不回的走了,看來是嫌你給的太少啊!你要不要追上去再多給點呢?」拿著望遠鏡觀察著老頭和小女孩的李浩洋笑著道。

「參謀長!你就別在我傷口上撒鹽了!我的心可正在滴血呢!」莫雨林苦笑著道。

「多滴點好!免得你不長記性!現在還有十個站,每停一個站我們的危險就會多加一分!所以在剩下的二十九個小時里,大家一定要保持十二分的清醒!」金清石冷冷的道。

「司令!請您放心!我保證不會再犯同樣的錯誤了!就是我親爹來了,我也不會放他進來!」莫雨林大聲的保證道。

「司令!我們要不要在車頂和車下安裝上無線監控?萬一他們在在這兩個地方放上炸彈,那我們可就全部完蛋了!」李浩洋擔心的道。

「你現在才想到啊?我早就安排好了!你看!人已經過來了!」金清石指著一輛停在他們車廂外面的鐵路工具車道。

十多個穿著鐵路工作服,手裡拿著工具箱的人有的爬上車頂,有的爬到車下,快速的安裝著攝像頭。

五分鐘后,一個穿著鐵路工作服,右手拎著一個工具箱的人走到金清石所在的窗戶前,金清石連忙拉下開窗戶微笑著道:「毛隊!等到了新疆我請你喝好酒!」

「那是必須的!我馬上去機場跟老大匯合,然後一起去新疆!」西部尖刀特種大隊大隊長毛奇傑一邊將手裡的工具箱遞給了金清石一邊笑著道。

「好!我們新疆見!」金清石立即高興的大聲回答道。 「司令!你可真有辦法!西部尖刀特種大隊的裝備可比我們的強多了!而且有了他們的幫助,這次的任務可就輕鬆多了!」李浩洋激動的道。

「求人不如求已!而且毛隊他們去新疆也不是為了配合我們抓捕恐怖分子,你就別惦記著他們了!」金清石搖了搖頭道。

「他們有什麼任務?」李浩洋小聲的問道。

「不該問的別問!」金清石瞪了一眼李浩洋,然後將那個工具箱放在了小茶几上。

金清石熟練的將工具箱的監控設備安裝好,然後指著屏幕上的八個監控圖像道:「現在你們兩個必須二十四小時,不眨眼的盯著這八個畫面,一有情況馬上通知我!」

「是!」李浩洋和莫雨林同時敬了一個軍禮,然後大聲的回答道。

列車離開了蘭州火車站,再一次向著前方高速前行著。

在緊靠著金清石他們車廂的另外一個車廂里,兩個上身穿著皺巴巴的黑色襯衫、下身穿著粘著油漆牛仔褲的一個六十多歲的老人和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坐在兩個五十厘米高的塑料油漆桶上,一邊啃著雞腳一邊四處張望著。

三個小時后,窗外已經是漆黑一片,那個中年人突然捂著肚子,表情痛苦的衝進了洗手間,而那個老頭連忙跟上了上去,他站在洗手間的門外一臉焦急的喊道:「小強!你怎麼樣了?」

「叔!我..我..我沒事!可能是吃壞東西了,拉出來就好了!」洗手間里響起了那個中年人痛苦的聲音。

「唉!我都說不讓你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了!可是你就是不聽!萬一你有個三長兩短,叫叔怎麼辦啊!」老頭站在門口不停的說著。

而那個年輕人進到洗手間后,馬上拿出一把多功能工具刀迅速擰下安裝在玻璃上的防護欄杆,然後臉向上,雙手抓住窗沿,腰身迅速一收,身體立即從窗戶里鑽了出去,緊接著雙手一用力,身體「嗖」的下鑽到了火車頂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