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哈哈,你以為我跟了魅魔大人那麼久,會一點長進也沒有的嗎?」

這段時間,魅魔可是教了她不少十分有用的東西誒!

不過,關於教的過程,魔理沙就完全不願意回憶起來了。

「哦哦。」

少女果斷的放棄了繼續稱讚這傢伙幾句的打算,再誇下去,她的屁股就要翹上天了呢!

「嗯,那麼久沒進來過,這地方還是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哎!」

光芒照射不到的地方,依然瀰漫著濃重的黑暗。看得久了,會讓人懷疑會不會有什麼恐怖的東西忽然從裡面鑽出來。

「……」


誠然靈夢是很不滿對方這樣子評價自己居住的地方的,然而她又找不出反駁的話來。

某種程度上,她是比較贊同魔理沙的說法的。

妻年之癢 。平時來拿取東西,經常要把伊吹萃香或者是冥夢帶上。

男神嬌寵之醫妻通靈 ,自從東方遙使用過之後,就變成這種樣子了,那傢伙還真是做了一堆不知所謂的事情呢!

「咦,是這間吧!」

太久沒有來過,魔理沙已經記不得到底哪一間才是儲物室了。只是憑藉直覺,推開了面前那一扇門。

打開來一看,發現卻是搞錯了。

看裡頭的擺設,這地方以前應該是東方遙或者是琪露諾那幾個小鬼的寢室吧!

靈仙訣 。打開門后外邊的氣流席捲而入,將它們吹起了一部分。

「咳咳咳。」

少女不停揮著手,將迎面飄過來的塵埃拂開了。

「喂,靈夢,說實話你到底有多久沒來這裡打掃過了啊?」


她迴轉頭,沒好氣地朝身後的巫女小姐問道,這都聚積起多厚的塵埃了誒?

被她這樣問到,靈夢忍不住面色一紅。

「沒……沒辦法啦!這裡的地方那麼大,我一個人怎麼可能打理得過來。」

主要是太麻煩了。反正沒有人住的,臟一點也無所謂。

「嘖嘖,實在太懶了。」

魔理沙搖頭晃腦的說道,分明是不願意做嘛!說著自己過得不輕鬆,平日里卻整天無所事事。

「你有人照顧,當然說得輕巧了。」

靈夢一把推開她,把門關上了。

這傢伙和東方住在一起,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有女僕專門負責處理,自然就不需要她費心了。

可自己什麼事都必須親力親為啊!還必須照顧兩隻米蟲。

「走吧,不要繼續在這裡磨蹭了。」

真正的儲物室就在走廊的盡頭,裡面堆放著一大堆的用具,全是舉辦例大祭時會用到的。等到結束以後,就被搬到了這個地方來。


而在儲物室的一個角落處,大家見到了她們正在尋找的食材。

「噢噢噢,連蘑菇都有耶!」

儘管已經被晒乾了,不過作為火鍋的配料,倒是個相當不錯的選擇。

「嗯,肉不怎麼夠誒!」

檢查了一遍,巫女頓時皺起了眉頭來。

事實上那些肉類的分量並不少的,假如只有她和魔理沙以及神玉三人的話,絕對是綽綽有餘。可如果加上了一個冥夢,情況就徹底不同了。

光是她一人,就可以把那些肉全部吞下去了啊!

自己幾個就只能喝湯了。

不對,或許連湯都喝不到。

「誒……我也想吃肉啦!」

魔理沙和神玉也同樣十分明白這一點,和冥夢爭奪食物,她們是沒有絲毫勝算的。萬一惹惱了對方,這個無情的丫頭毫無疑問會當場把她們扔到幻想鄉的某個角落喝西北風去。

和八雲紫一樣擁有操控間隙的能力,簡直是可惡至極。

然而只吃素菜的話,又實在太過於凄慘了。

「酒也沒有。」

神玉本來還想喝點酒來暖和一下身子,結果卻大失所望。

靈夢她們趕緊過來一看,發現原本放在這裡的酒罈子不見掉了。

不用說,肯定是被伊吹萃香那幾個酒鬼帶走了吧!

「這群可惡的小偷。」

即使並不是自己的東西,可是需要用到的時候卻發現被別人拿走了,魔理沙對此還是感到無比的憤慨。

這下子,叫人感到愈發煩惱了啊!

冥夢卻是半點也沒有感受得到大家的焦慮,一個人在那邊翻翻找找的。

「食物,發現。」

她忽然舉起了一包餅乾,興奮地喊道。

大家掃了她一眼,很快把目光收了回去。

「算了,還是不吃火鍋吧!」

雖然十分的遺憾,但是既然食材嚴重不足,也唯有放棄了。

靈夢可不想剛吃到一半,東西卻沒有了,那簡直是要命啊!

「這怎麼可以?」

都已經計劃好了的事情,怎麼能夠如此輕易就中斷呢?

沒辦法了,既然神社的食材不夠,就只能從其他地方搬些過來了。

「你們先做好其他的準備,我立刻回去一趟。」

儘管不喜歡又要重新體驗一次那種全身都被凍僵的感覺,可是為了肚子著想,現在也只能拼一下了。

巫女一愣,隨即明白過來對方究竟打算要做什麼。

「喂,外面很冷的,你這樣跑來跑去身體會撐不住的啊!」

尤其還要高速在空中飛行,即便是妖怪都忍受不了,更不用說對方的血肉之軀。

無論靈夢如何反對,魔理沙卻是執意要返回冥王島一次。

「真的沒必要專門跑一趟的啦!」

又不是一定要吃火鍋,難道其他東西就不行嗎?

「放心放心,我很快就會回來的。」

魔理沙坐到了魔法掃帚上面,夾緊了雙腿。

「那隨便你了。」

見她如此堅決,靈夢也不想再講什麼了。


「我去去就回。」

少女一手抓緊掃帚,一隻手則按住了戴在頭上的尖頂帽子,同時彎下了腰去。

魔法掃帚慢慢提升了高度,在它的尾端,一個圓形的魔法陣開始轉動了起來。

「轟!」

掃帚的尾部驀然噴發出一道極為強烈的氣流,無形的衝擊波令到附近的空氣都震蕩了起來,化作陣陣狂風吹向了四面八方。靈夢幾人感受到這份壓力,不得不用手擋在臉前,接連退後了幾步。

等風暴停息,她們重新抬頭望去的時候,魔理沙已經飛出很遠很遠,化作天邊的一個小小的黑點了…… 今天的天氣真不錯啊!陽光燦爛,照在身上感覺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因為實在沒什麼事可做,我乾脆把一套桌椅搬到了城堡外邊去。

幾個小傢伙正繞著庭院中一個外形像鏡子那樣的物體在轉圈,它的高度大約是兩米多,外框似乎是由某種淡金色的金屬所打造,被做成了鏤空的花紋形狀。內部卻並非是實體的,而是一層套著一層,看上去彷彿是在不斷向內收縮的彩色光圈。

這個東西,事實上正是用來往返於幻想鄉與這個世界之間的「門」。

之前有一段時間是被設置在屋子裡面的,可是發生了一些小事故,最終還是把它轉移到城堡外面來了。

「呣。」

從桌子對面忽然冒出了兩隻毛茸茸的尖耳朵來,迎著風還在不停地抖動著。

「嗯,你躲在桌子底下幹什麼?」

我端起茶杯,漫不經心的問道。

身後樓頂的天台上,蕾迪正和女僕們有說有笑的在那裡晾著剛洗好的衣服跟床單,一幫小鬼在晒衣架下面鑽來鑽去,結果受到大家的呵斥了。

等了好半響,今泉影狼才慢吞吞的把臉露了出來。

「什麼事也沒有。」

嘴上是這麼說,可你那樣瞪著眼望住了我,怎麼想也不是沒事啊!

不過,我也沒有點明。

她願意講出來的話,自然而然會開口的。

「要吃點心嗎?」

我指了指桌子上那幾份甜點,問道。

「不用。」

嗯,還真是好難相處呢!這個傢伙。

就算是我這位一直以來都在照顧她的人,態度也總是不冷不淡的。

「那請先坐下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