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哦,我想起來了,昨天晚上我和江帆在一起呢,他怎麼可能打傷蕭王爺,汪城主肯是搞錯了!」妙雅公主點頭道。

這下游頭領無話可了,妙雅公主替江帆作證,自己還能說什麼,急忙躬身施禮道:「哦,原來如此,在下回去稟城主大人。」

隨即游頭領對著那些護衛一揮手,「我們回去!」那些護衛立即撤走了。

妙雅公主望著江帆,「你膽子真不小,連蕭王爺也敢打啊?」妙雅公主搖頭笑道。

「嘿嘿,我都敢摟著妙雅公主,膽子還小嗎?」江帆笑道,他的手悄悄地掐了妙雅公主的屁屁一下。

妙雅公主臉羞紅,瞪了江帆一眼,「走啦!」妙雅公主羞澀道。

六葉白蓮湖位於辰州城的南面十幾里處,乘坐符馬車只要半個小時就可以到達,可是江帆、妙雅公主、納甲土屍三人在半路上符馬車就翻車了,幸虧江帆保護妙雅公主,三人都沒受傷。

江帆感覺乘坐符馬車太不安全了,就改為步行,三人漫步在郊區的路上,路上的風景很美,兩旁都是高大的樹木。

給讀者的話:

第二更 江帆摟著妙雅公主走在路上,「哇,這裡的風景真美啊!」妙雅公主喜悅道。

「呵呵,風景再美也沒有我的妙雅美麗!」江帆望著妙雅公主的臉笑道。


妙雅公主笑了,「油嘴滑舌的,你一定騙了不少女孩子吧?」妙雅公主嬌羞望著江帆笑道。

江帆剛想說話,突然嗷的一聲嚎叫,樹林之中衝出一頭符獸出來。那頭符獸渾身灰色,水牛大小的身子,頭頂上兩根犄角,四蹄粗壯,兩眼如同燈泡一樣。

嘴巴扁平,如同鱷魚嘴巴,渾身上下都是灰色長毛。江帆根本不認識這符獸,驚訝道:「呃,這是什麼符獸?」

妙雅公主一眼就認出了這頭符獸,吃驚道:「哦,鱷牛符獸!這裡怎麼會出現鱷牛符獸呢!」

鱷牛符獸看到江帆、妙雅公主、納甲土屍三人,它張開血盆大嘴,嘴裡流出口水來,它有兩天沒有吃食物了,肚子都餓扁了。

嗷的一聲, 絕世高手在都市

「我靠,我真是衰啊,郊區都能夠遇到鱷牛符獸!」江帆吃驚道,他雖然沒有見到鱷牛符獸,但是在書籍上也看到過符元界的一些符獸的介紹。


鱷牛符獸是一種十分兇猛的符獸,這傢伙力大無窮,十分殘暴,簡直就是鱷魚和犀牛的完美結合。攻擊速度十分快,而且還會使用符咒攻擊,這才是真正可怕的符獸。

江帆摟住妙雅公主使出飄渺虛無,閃開了鱷牛符獸的攻擊,沒等江帆的手,納甲土屍手提著裂空奪魄槍沖了上去,「去死吧,你還敢傷我主人和主母!」納甲土屍冷笑道。

納甲土屍的裂空奪魄槍刺中了鱷牛符獸身上,砰的一聲,鱷牛符獸身上灰色毛掉落下來,身體絲毫無損。納甲土屍吃了一驚,沒想到鱷牛符獸皮這麼堅硬,竟然可以抗住裂空奪魄槍的一擊。

這一槍雖然沒有傷到鱷牛符獸,但是讓鱷牛符獸感覺到疼痛了,它憤怒地嚎叫一聲,扭頭對著納甲土屍沖了過去。

嗖!以一顆紅色符球飛了出去,瞬間變成一張火網對著納甲土屍罩下。納甲土屍吃了一驚,「我靠,這傢伙還能夠施展符咒呢!真稀奇呢!」納甲土屍驚訝道。

江帆也看到了鱷牛符獸施展符咒,急忙對著納甲土屍喊道:「傻蛋,不要殺死它,我要收服鱷牛符獸!」

納甲土屍點頭道:「好的主人!」他身子化成數道幻影閃開了火網的攻擊。

隨即納甲土屍躍了起來,「暴雨狂瀾!」納甲土屍暴喝一聲,手中的裂空奪魄槍發出蜂鳴聲,對著鱷牛符獸刺下。

妙雅公主吃驚道:「江帆,你的僕人好厲害啊,既然不使用符咒就這麼厲害!」

「呵呵,傻蛋根本不會使用符咒,他只會使用力量攻擊。」江帆笑道。

「哦,他只會力量攻擊呀,那在遠距離攻擊,他就會吃虧的!」妙雅公主皺眉道。

因為在符元界們幾乎沒有人使用力量攻擊,基本上都是使用符咒攻擊,因為力量攻擊沒有符咒威力大,所以在符元界力量攻擊基本上被淘汰了。

「呵呵,傻蛋天生的神力,而且速度很快,十幾米的距離眨眼就到,除非一百米之外,否則就算是符元境界的也是挨殺的份!」江帆不屑笑道。

妙雅公主震驚地望著江帆,「你,你僕人有這麼厲害?」妙雅公主震驚道。

「呵呵,等會你看到他如何收服鱷牛符獸就知道傻蛋的厲害了!」江帆笑道。

兩人說話的時候,納甲土屍已經把鱷牛符獸逼退了,要不是江帆要收服鱷牛符獸,納甲土屍就殺死鱷牛符獸。因為納甲土屍已經找到了鱷牛符獸的弱點了,在鱷牛符獸的肚皮上有一塊地方是致命的地方,那地方不是那麼堅硬。

現在納甲土屍基本上摸透了鱷牛符獸的攻擊方式了,除了撕咬和撞擊外,也就是一招火網的攻擊,再無其他利害招數了。

納甲土屍把裂空奪魄槍插在地面上,「嘿嘿,老子赤手空拳就可以把你打趴下了!」納甲土屍雙手握拳擺出了一個架勢。

鱷牛符獸瞪大眼睛望著納甲土屍,它知道了納甲土屍的厲害,本來生出一絲怯意。現在納甲土屍赤手空拳對付自己,鱷牛符獸不禁膽子又大了起來,嗷的一聲吼叫對,著納甲土屍撲了過去。

納甲土屍大吼一聲:「九陰黑王拳!」

一道黑色的氣芒散發而出,納甲土屍的兩隻胳膊都變黑了,黑得發亮。納甲土屍的拳頭也變黑了,冒出黑色的氣芒,空間為之顫抖,發出噼啪之聲。

這是納甲土屍最近才從黑色墓碑裡面領悟出來的拳法,就連江帆也舒服吃驚,沒想到納甲土屍能夠使出如此厲害的拳法出來。

黑色的氣芒如同閃電掠過,砰的一聲,擊中鱷牛符獸的頭部。嗷的一聲慘叫,鱷牛符獸被打飛了出去,跌落在十幾米開外。

還沒等鱷牛符獸爬起來,納甲土屍就到了它身邊,黑色的拳頭對著鱷牛符獸的頭部,「嘿嘿,服不服,不服再打你,一直打到你臣服為止!」納甲土屍笑道,雙目之中露出黑色氣芒。

那黑色氣芒具有很大懾服力,鱷牛符獸頓時嚇得渾身顫抖,哀嚎一聲,從它頭頂飛出一顆紅色的靈魂精血出來。

「主人,您可以收服鱷牛符獸了!」納甲土屍喜悅道。

江帆點了點頭,他一招手,那顆鱷牛符獸的靈魂精血飛到面前,伸手抓住靈魂精血,江帆瞬間和鱷牛符獸建立主僕契約,鱷牛符獸變成江帆的寵獸。

納甲土屍收回黑色氣芒,鱷牛符獸嗷的叫了一聲,它乖乖地到了江帆面前,跪在地上,嗚嗚叫聲。

江帆微笑道:「呵呵,鱷牛符獸,你是我在符元界第一個收服的符獸,你跟著我會有意想不到的好處的!」

鱷牛符獸點著頭,它已經知道江帆元神空間的符籙寶鼎了,知道江帆非比尋常了,伸出大舌頭舔著江帆的腳。

妙雅公主簡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實,沒想到這麼兇猛的鱷牛符獸竟然被收服了,她十分高興,「哦,江帆,你可以讓鱷牛符獸做你的守護符獸,有危險也不用怕了!」妙雅公主喜悅道。


江帆搖了搖頭,他知道妙雅公主的意思,自己只要滴一滴血在鱷牛符獸額頭上,鱷牛符獸就可以成為自己的守護符獸,這是符元界符獸特有的功能,也是其他界獸類不具備的功能。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 所謂守護符獸就是簽訂裂魂契約的符獸基礎上,只要滴上一滴主人的血,他們之間就建立的一種獨特的守護關係,只要主人遇到危險,符獸就出來保護主人。

但是這個守護符獸有一個很大的風險,那就是主人被殺死了,那他的靈魂就會被符獸有吞噬,變成符獸的奴隸,所以符元界的符師很少有人這樣做,除非萬不得已情況下才冒這個危險。

妙雅公主是擔心江帆的性命,所以提出這個主意,畢竟有鱷牛符獸守護,再加上納甲土屍的能力,還有江帆本身的能力,在符元界,能夠殺死江帆的人應該很少了。

江帆知道妙雅公主是一片好意,「呵呵,妙雅,我不需要這樣做!我不但有能力保護自己,還可以保護自己的女人!」江帆伸手摸著鱷牛符獸的頭上犄角,「鱷牛符獸,你就馱著我們到六葉白蓮湖去!」江帆微笑道。

鱷牛符獸立即趴在地上,江帆抱著妙雅公主坐在鱷牛符獸背上,納甲土屍坐在江帆背後,「鱷牛符獸帶我們去六葉白蓮湖!」江帆吩咐道。

嗷的一聲嚎叫,鱷牛符獸四蹄如飛奔跑起來,大約十幾分鐘后,眼前出了一座湖泊。湖泊四周風景如畫,湖面上都是白色的六葉白蓮,江帆這才知道什麼是六葉白蓮了。

原來六葉白蓮就是六片白色花瓣狀的葉子,如同荷葉一般的植物,它漂浮在水面上,如同一朵白色的蓮花。一棵六葉白蓮不算什麼,可是成千上萬棵六葉白蓮匯聚在一起,那就何等的壯觀了。

望著白茫茫一片的六葉白蓮,江帆也不禁感嘆道:「哇塞,這裡的風景太壯觀了!」江帆抱著妙雅公主跳了下來。

「是啊,這裡真美!你是第一個陪我來六也白蓮湖的男人!我今天好開心啊!」妙雅公主雙手展開,一陣風吹來,烏黑秀髮飛揚,那樣子很美。

一旁的江帆都看呆了,他不禁心裡大動,望著妙雅公主的臉,「妙雅,六葉白蓮雖美,還是沒有你美麗動人!」江帆微笑道。

妙雅公主臉羞紅,她望著江帆,「我真很美嗎?你和我在一起不怕危險嗎?」妙雅公主羞澀道。

「你真的很美,為了你我寧願冒險!我還想冒更大的險呢」江帆笑道。


妙雅公主驚訝地望著江帆,「你還想冒什麼更大的危險呢?」妙雅公主驚訝道。

「嘿嘿,那就是我要親你一下試試看有多麼危險!」江帆一把摟住了妙雅公主對著她的嘴唇親了下去。

妙雅公主來不及閃避,她的最被江帆堵住了,她渾身如同觸電一般地哆嗦起來,她的手情不自禁對摟住江帆的脖子。

突然納甲土屍驚呼起來,「主人,您的衣服著火了!」納甲土屍驚呼道,他急忙衝過去幫助江帆拍打身上的火。

江帆急忙鬆開妙雅公主,他急忙脫掉外套,撲滅了燃燒的火,「呃,這麼什麼回事?衣服為何著火了呢?」江帆吃驚道。

妙雅公主也十分驚訝,「江帆,你沒事吧?」妙雅公主關心道。

「我沒事,這真是邪門了,我就不信了,我們在親一試試看!」江帆不服氣道。

妙雅公主臉上露出羞澀,剛才的親熱讓她體會道了男女之間的快樂,含羞點頭道:「試就試吧,你要小心點!」

江帆抱著妙雅公主親了上去,片刻之後,他的衣服又燃燒起來,「主人,您的衣服又著火了!」納甲土屍喊道。

江帆急忙脫掉衣服撲滅了火,「我靠,這真是邪門,親一下就身上就著火,難道極品衰女就碰不得,如果我要是再親熱點,那豈不是更加可怕!」江帆皺眉道。

「我就不信邪了,再來!」江帆再次摟住妙雅公主親熱,結果衣服再次著火。

幾次之後,江帆身上的衣服都燒沒了,他光著上身道:「我靠,我現在光著身子,你總沒辦法燒了吧!」

江帆繼續摟住妙雅公主親熱,這次果然沒有著火了,江帆得意笑了,「哈哈,衣服沒著火了!」

「江帆,你的嘴巴腫了!」妙雅公主吃驚道。

只見江帆的嘴巴快速地腫大起來,頃刻之間,江帆的嘴巴就像豬八戒一樣了,「哦,主人,您的嘴巴比豬嘴還要大了!」納甲土屍驚呼道。

江帆摸著嘴巴,「我靠,這也太邪門了,親個嘴,不是渾身起火就是嘴巴腫了!」江帆使出符咒,嘴巴當即消腫。

「哦,主人,您的嘴巴變回來了!」納甲土屍喜悅道。

江帆驚訝地望著妙雅公主,「這是怎麼回事呢?嘴巴為何腫起來呢?難道妙雅公主身上有毒?可是剛才沒有感覺道中毒的跡象啊?」江帆自言自語道。

「妙雅,我們再試試看!」江帆望著妙雅公主道。

「不用試了吧?」妙雅公主嬌羞道。

「不,我要看看我的嘴巴是如何腫起來的!」江帆一把摟住了妙雅公主,慢慢地對著她親下去。

當江帆的嘴碰到了妙雅公主的嘴的時候,妙雅公主眉心的那顆黑痣突然泛起黑色之氣,那黑色之氣迅速流到自己的嘴唇上,緊接著嘴巴就開始腫起來了。

江帆鬆開了手,他望著妙雅公主的眉心那顆黑痣,伸出手指輕輕地碰了一下那顆黑痣,哧的一下,手指如同觸電縮了回來。

「呃,這可黑痣十分怪異!」江帆吃驚道。

「怎麼了,我眉心的黑痣有什麼奇怪的呢?」妙雅公主不解地望著江帆。

江帆使出復原咒,腫大的嘴巴恢復原狀,「妙雅,你眉心黑痣是娘胎裡帶出來的嗎?」江帆問道。

妙雅公主搖頭道:「聽我母后說,我眉心這可黑痣是後來長出來的,是兩歲以後才有的。」

「你確定是兩歲以後才有的嗎?」江帆驚訝道。

「是的,眉心這顆黑痣確定是兩歲以後才有的!」妙雅公主點頭道。


江帆望著妙雅公主沉思起來,突然間他想起了金眼觀相術有關極品衰女的那最後一句話,「難道這顆黑痣就是黑煞?」江帆驚訝嗷。

「除掉黑煞難道就是除掉這顆黑痣?」江帆自言自語道。

妙雅公主不解地望著江帆,「什麼黑煞啊?」妙雅公主驚訝道。

「妙雅,你站著這棵大樹旁邊來,我試試看能否除掉你眉心這顆黑痣!」江帆手指著一棵大樹道。

瑪雅公主一頭霧水地望著江帆,她走到大樹旁邊,「妙雅,你抱著這棵大樹!」江帆吩咐道。

給讀者的話:

第四更 「抱著大樹做什麼?」妙雅公主驚訝道。

「我試試看能否把你眉心的那顆黑痣轉移到樹上去!」江帆微笑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