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哼,我老牛可不管這些,」水牛魔獸高聲道,「我只知道誰讓我家小姐傷心,我就要讓他後悔來到這個世上!除非,」水牛話鋒一轉,又道,「你乖乖跟老牛我回去,跟我們家小姐道歉,或許老牛我還能放你一條生路。」

「做夢!」羽皓軒大喝一聲,雙臂忽然向前一展,渾身上下瞬間射出萬道冰藍光芒,這些光箭速度極快,鋪天蓋地地向著水牛及四周的蠍獅狂射而去。 「自不量力!」水牛冷哼一聲,身形在原地紋絲不動,那極其寒冷的冰藍光箭瞬間攻到,打在水牛身上,彷彿浪花拍在海岸上一般四散開去,但卻未對水牛造成任何傷害。

其餘蠍獅實力比水牛稍弱,被藍色光箭擊中之後,紛紛向後退出數米才勉強穩住身形,口中鼻息中發出陣陣怒叱,噴出的熱氣幾乎就要燃燒起來一般。

羽皓軒見勢不妙,趁著蠍獅大隊分神之際,拍動聖光之翼快速向著西方飛去,但這一切被水牛盡收眼底,它彷彿並不著急抓捕羽皓軒,似乎還在等著什麼。

「你們跟著他!」水牛沖著蠍獅大隊命令道,「不要讓他逃出你們的視線之外。」

「嗷!」所有蠍獅齊聲大吼,似乎是在回應水牛下的命令,片刻后,它們紛紛展開雙翅,緊緊跟著羽皓軒向西方飛去。

水牛抬起碩大牛頭,瞪大了兩隻銅鈴般的眼睛,在每個火山口處仔細凝視起來,片刻后,它的眼神忽然變得冷厲起來,口中冷哼道:「原來他也在這裡,看來今天要打場硬仗了。」

水牛的話音剛落,便聽見遠處一座最大的火山處響起一聲驚天龍吟,隨後便見數道精芒從那座火山的噴發口處衝天飛起。

那幾道精芒剛好攔住羽皓軒的去路,羽皓軒被這突如其來的動靜嚇了一跳,不禁忽然停住了身形,他凝目向那幾道精芒望去,剛才還是有些驚慌的面容,此時已經漸漸浮上了一抹欣慰的笑容。

「雲!」羽皓軒見到其中一道精芒落定之後,口中激動地呼喊出了這個字,「真的是你!」他的一雙精目之中流露出了無比的欣喜之色。

「皓軒!」沐雲也同樣激動地望著對方,美目之中含情脈脈,幾點晶瑩彷彿浸濕了眼眶,「你先等一下,我收拾了那些畜生就回來!」說罷,她飛身一躍,帶著自己的四個活寶掠向後方緊追而來的蠍獅大隊。

「小黑,仔仔,血狼,冰冰!」沐雲相繼喚著四個活寶的名字,「今天你們可要好好試煉下自己的法寶了,不要給我丟臉哦!」

「是!姐姐,老大!」四個活寶一起回應著,他們個個面上帶著興奮之色,不停地摩拳擦掌起來。

「我先來!」小黑縱身一躍,將身形變大數倍,比那些蠍獅還要稍大一些,一雙黑色龍翼猛烈地拍打著空氣,龐大的身軀瞬間電射而出,「咻!」小黑化作一道黑色閃電,以迅雷之勢沖向其中兩頭蠍獅。

「噗!」兩頭蠍獅還未看清小黑的身形,便發現自己的胸膛已然被剖開了兩道血紅色的溝壑,腸穿肚爛之後,紅的綠的黃的液體帶著腥臭的氣味流了出來,兩頭蠍獅連吭都沒吭便飲恨摔落到了熔岩之中。


「哇!黑黑,你好厲害啊!」冰冰手舞足蹈地在原地扭動著胖身子,「人家愛死你咯!」邊說,她還不停地沖著小黑拋著飛吻。

「那是!」小黑在空中稍稍停頓了下,擺出了一個相當酷帥的姿勢,「本龍是超級無敵大帥龍,實力強勁自然不在話下!」 「一條小小的黑泥鰍,居然還敢大言不慚!」水牛低沉的聲音從遠處傳來,「簡直找死!」

「哞!」水牛的厲吼聲忽然由遠而近傳來,震得天地都在微微發顫,熔岩之海開始翻騰,滾熱的熔岩濺起的火花拍打在火山腳上,發齣劇烈的衝撞,然後飛射向半空中,讓人覺得甚是絢爛奪目。

「小黑,小心!」沐雲迫不及待地衝上前去,她周身上下開啟光明護盾,更是將土之源結界也分佈在體外,還未及小黑身旁,她便將自身靈力提至巔峰,將兩個護盾同時罩在了小黑的體外。

「嗚!」就在沐雲剛剛將護盾給小黑罩上時,一陣狂霸的勁風便忽然從小黑身前十米處莫名襲來,這勁風的力量極大,吹得小黑體外的兩個護罩都開始劇烈顫抖起來,護罩本是橢圓形的外表,此時已經被勁風颳得成了不規則的形狀,眼見著就快撐不住消散開去。

「黑黑!」冰冰心下擔心,雙翅一振,也快速向前掠去,臉上面具彷彿生有靈性,自動散發出刺目銀芒,冰冰體內元力還未施展,天空中的溫度便開始極具下降起來。

「呼!」一道冰寒旋風在冰冰身前幽然形成,而此時冰冰體內的元力也已經爆發,冰寒旋風忽然變得狂躁不安,旋風的直徑在一瞬之間變大了十數倍有餘,周邊的氣溫也在傾刻之間下降到了極致,下方沸騰的熔岩之海,也突然凝滯起來,「喀巴巴!喀巴巴」熔岩忽然凝固,發出一片片清脆的碎裂聲響,水牛發起的那股勁風也在一瞬間消散了。

「冰神面具!」水牛的聲音顯得十分驚訝,「小鬼,這個東西你怎麼得來的?」

「嗚!」又是一陣風聲,水牛的身形忽然出現在了冰冰身前,此時的水牛,體型已經變得碩大無比,就像一座小山般屹立在眾人面前,相比之下,冰冰,小黑,仔仔以及血狼,原本還算巨大的身子,此時就像一隻只小貓在一頭猛虎身前一樣,而羽皓軒和沐雲兩人更是顯得渺小至極。

水牛身上閃動著淡淡的暗紫光芒,這種顏色的光芒頓時便震懾了全場,沐雲沒想到,冥小瀅的這頭水牛魔獸,居然擁有初階中位神的實力。

「是火龍爺爺給我的,怎麼著?哼!」冰冰將小嘴一撅,彷彿一點也不害怕眼前這個龐然大物,「你以為你個子長得高,我就會害怕了嗎?」

「哈哈哈!」水牛忽然發出震天笑聲,對眼前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冰龍的表現覺得十分可笑,「小傢伙,你的膽子倒是挺大嘛,不過,卻不知道你的小命有沒有膽子這麼大!」說著,水牛的雙目之中忽然閃爍出駭人的精芒,一片狂暴的肅殺之氣瞬間充滿了天地之間。

「冰冰!」沐雲大驚失色地呼喊起來,「快跑!」

「哞!」水牛仰天一聲怒吼,隨後兩隻前蹄猛然高高抬起,隨後以閃電般的速度踏向了還在發獃中的冰冰。

冰冰聽到沐雲的呼喊,這才回過神來,但此時她的身形卻無法動彈半分,她只覺得一股極強的威壓控制著自己的軀體與靈魂,使她完全失去了自我控制的能力。 「冰冰!」小黑嘶吼著,以最快速度沖向冰冰,仔仔和血狼也是同樣緊張,同時撲向冰冰的頭頂上方,想要替她擋下水牛的致命一擊。


沐雲見到水牛兩隻前蹄上布滿了狂暴的能量,奮不顧身地將自己所有實力開啟,直接沖向下落的兩隻巨大的牛蹄子。

六個分神與她自己的本身同時將所有能量祭出,天空中,一雙巨大的牛蹄子下方臨空飄舞著沐雲的七個神識,而在七個神識下方是拚命救護愛人的小黑,然後便是為朋友赴湯蹈火的仔仔和血狼,這一瞬間,冰冰感動得淚流滿面,她沒想到,在如此危險的時候,身邊的朋友和愛人竟是如此勇敢的守護自己。

兩隻巨大的牛蹄子,夾著可以撕裂空間的力量轟然而下,時間在這一刻靜止,空氣彷彿被抽空一般令人窒息,驚天的威勢之中,一股不可抗拒的威壓直直逼入沐雲和四個活寶的內心深處,死亡的氣息充斥著整個空間。

「老牛,我看你是越活越回去了!」就在這時,空氣中傳來一個低沉渾厚的聲音,隨後便見一道粗大的暗紫光芒由最大那座火山口激射而出。

「轟!」一聲爆響在天空中疾速傳開,暗紫光芒以極快速度眨眼即至,直直轟在了水牛的兩隻前蹄之上,「哞!」水牛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聲,整個身子忽然向後仰起,下落的雙蹄也被迫收了回去。

「嗚!」一聲破風聲在水牛巨大的身軀前響起,隨後便看見一個渾身赤紅的老者正漂浮在半空中負手而立,他面目慈祥,長發鬚眉,一雙精目之中神光奕奕,不怒而威的神態,令水牛大吃一驚,但水牛眼中的驚慌一閃即逝,立刻恢復了平靜,他淡淡地道:「老泥鰍,你這麼快就出關了?」

「哼!老夫再不出關,恐怕連自己的後裔子孫都要遭人殺害了!」火龍先生面色一寒,整個人身上都彷彿燃燒著熊熊烈火。

「既然是你的後裔,那我老牛就暫且放過他們一次,」水牛緩緩恢復了原樣,體型變小了很多,「不過,這個人我一定要帶走!」說著,他用牛蹄子指了指羽皓軒。

「呵呵!」火龍先生冷笑一聲,「老牛,剛才你對我後裔出手的帳我還沒跟你算呢,你倒是先跟老夫提起條件了。」

「老泥鰍,你我向來井水不犯河水,」水牛開口道,「我勸你還是不要多管閑事的好,省的鬧翻了臉,大家都不好看。」

「笑話!」火龍先生雙目如電,冷冷逼視著水牛,「你想從老夫這裡帶走他可以,留下你的半條命,否則,你讓老夫的顏面何存?」

「火龍先生!」沐雲神態焦急地望向火龍先生,她生怕羽皓軒被水牛帶走了,「皓軒不能跟他走!」

「小丫頭,」火龍的聲音忽然出現在沐雲的腦海里,「你不知道這水牛的厲害,如果他拼了老命要帶走你的朋友,我也是阻止不了的。」

「那怎麼辦啊?」沐雲十分擔心,「他要抓皓軒回去,以皓軒的性子,一定會以死相拼的。」

「小丫頭,你先別著急,」火龍先生安慰著沐雲,「待我再試探試探這頭倔牛再說。」 「怎麼樣,老牛,」火龍先生沖著水牛冷冷地道,「如何抉擇,爽快些!」


「哼!」水牛冷哼一聲,面上顯得十分不服,他沖火龍先生傲然道,「老泥鰍,你別以為老子以前讓你三分就是怕了你,若非天王有命,讓我不得無端生事,早在千年前老子就和你大幹一場了!」

「如此看來,你對老夫積怨已深啊!」火龍先生輕捋腮下鬍鬚,目光變得更加冷厲了一些,「那我們今日新帳舊賬就一起算了吧!」說罷,火龍先生的身形忽然在原地消失了,天空中傳來一聲震天龍吟,隱隱有風雷之聲伴隨而來。

水牛面色變得凝重起來,他沒想到千年不見,火龍的實力居然臻至如此驚天地步。昏黃的天空,赤紅的火海,龍吟之聲,風雷之怒,無不讓人望而生畏,無盡的威勢在一瞬間充滿了整個空間。

沐雲和羽皓軒二人獃獃飄在空中,全身心地感受著這曠古絕今的無上神通,水牛的身形也開始散發出鮮亮的暗紅光芒,體型在一瞬間內膨脹了十數倍大,他全神貫注地警惕著周圍動靜,火龍是他有生以來遇到過的最強大的對手。

沐雲的四個活寶此時卻是十分機靈,紛紛恢復身形來到沐雲的身邊,小黑用胖爪子輕輕拍了拍沐雲的手臂,口中細聲道:「姐姐,趁現在,我們趕快回火山口去吧,這是火龍爺爺在替我們分散水牛的注意力呢。」

沐雲這才回過神來,沖著羽皓軒使了個眼色,隨即低聲道:「小黑說得沒錯,我們快走!」說完,她身後聖光之翼一振,當先向著最大的那座火山口飛去,羽皓軒心領神會,緊跟沐雲而去。

「哼!想跑!」水牛忽然發現了沐雲兩人的舉動,面色一寒,身形如電射而至,碩大的身軀忽然擋在了沐雲兩人的身前,他用牛蹄子一指羽皓軒道,「今日哪怕是我老牛戰死,也要帶你回去見小姐!」

水牛話音剛落,龐大的身軀忽然一分為二,變成了兩頭一模一樣的水牛,四隻燈籠般的巨大牛眼此時布滿了血絲,暗紅光芒漸漸在眼中變得濃郁起來。

「喀拉拉!」天空中忽然打下一道粗大的閃電,閃電準確無誤地擊中了其中一頭水牛的頭頂,「哞!」被擊中的水牛發出一聲凄厲的嘶吼聲,渾身上下開始抽搐起來,雙目中的暗紅光芒也變得暗淡許多。

「還不快走!」火龍先生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

沐雲二人急忙再次振翅疾飛,四個活寶紛紛釋放出自己的最強攻擊攻向另一個水牛的分神,想以此來為沐雲和羽皓軒爭取些時間。

「雕蟲小技!」水牛十分不屑地看著四個活寶的動作,根本不理會他們的攻擊,用碩大的身子直接擋向羽皓軒身前,四個活寶的攻擊相繼攻到,打在水牛身上就跟撓痒痒似的,根本沒有造成任何傷害。

「羽皓軒,跟我回去!」水牛爆喝一聲,忽然張開巨大的牛嘴,一口咬向羽皓軒,牛嘴剛一張開,便放出一股極強的吸力,羽皓軒還未來及反應,便被這股強大的吸力拉了進去,一股腥臭難聞的氣味從牛嘴裡發出,嗆得沐雲一陣咳嗽,急忙祭起光明護盾這才稍稍緩解,但她張目一看,羽皓軒此時已然被水牛吞入了腹中,「轟隆!」一聲巨響,巨大的牛嘴閉合起來。

「喀拉拉!」天空中又打下一道粗大閃電,閃電毫無懸念地擊中了水牛的身子,但出乎意料的是,閃電居然毫無阻隔地穿過了水牛的身體,擊向了下方熔岩之海,而水牛的身形也在一瞬間變得模糊透明,最後消散無影。 「皓軒!」沐雲向著水牛消失的地方嘶喊著,淚水如泉涌般奪眶而出。

「姐姐,老大!」四個活寶心疼地一起圍到沐雲身邊,冰冰用胖乎乎的小爪子挽著沐雲的手臂,用小臉貼在她的肩頭上輕輕磨搓著,「姐姐,皓軒哥哥不會有事的,你別難過了。」

「姐姐,你一向都很堅強的,不要哭哦。」小黑用小爪子輕輕在沐雲的頭髮上撫摸著,仔仔和血狼則是用腦袋輕輕蹭著沐雲的小腿,口中發出「嗚嗚」的聲音。

「小丫頭,你不用擔心,」火龍先生忽然現身在沐雲身旁,語氣顯得極其淡然,「你的朋友沒有生命危險,那頭老牛隻是抓住了他而已,對了,你們什麼時候得罪了那羅王的妹妹?」

沐雲聞言這才回過神來,漸漸從剛才的傷心中恢復了神智,她心中暗道:「對啊,這水牛是冥小瀅的獸寵,那冥小瀅是傾慕於皓軒的,那皓軒就不會有生命危險。」想通了這件事,沐雲面上忽然又笑了起來,歡快地道:「嘿嘿,我倒是把那件事給忘了,冥小瀅抓皓軒回去,是要他做玩奴的。」說到這裡,她的面上忽然又升起了一抹擔心之色,眉頭漸漸緊皺,一股酸意忽然湧上心頭,「不行,我得去把皓軒救出來,不然。。。。。。」下面的話到了嘴邊,她卻又咽了回去。

「不然什麼?」火龍先生哪壺不開提哪壺,居然追問起來,「不然你的心上人就要做了別人的新郎,是不是?」

「火龍先生!」沐雲一臉怒意等著對方,眼神的凶厲,彷彿要將火龍先生吃了一般。

「哈哈哈!」火龍先生忽然開口大笑起來,「有趣,有趣!年輕真是好啊!哈哈哈!」

「火龍先生,你再笑我就不理你了!」沐雲心中無奈,面上嬌羞一片,也不知該說什麼好了。

「好了好了,老夫不逗你了,」火龍先生面色漸漸恢復常色,變得嚴謹起來,「要想救你的朋友,恐怕單憑你一個人的力量是不行的,除非老夫出手,那麼還有幾分勝算。」

「火龍先生,您的意思是要幫我嗎?」沐雲忽然變得開心起來,「那丫頭先謝謝火龍先生了!」說著,她便沖著火龍先生鞠了一躬。

「哎哎,小丫頭,」火龍先生一臉不情願的樣子望著沐雲,「要老夫出手幫你,那是有條件的!」

「什麼條件,您說吧!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沐雲十分爽快地允諾下來。

「你先別高興太早,」火龍先生搖搖頭道,「老夫的條件,就是要你幫我殺了那個獨眼怪,你願意嗎?」

「啊?!」沐雲和四個活寶同時目瞪口呆地望著火龍先生,沐雲有些猶豫地道,「火龍先生,那個怪物連您都打不過,我區區一個天域實力的菜鳥,能幫您什麼忙啊?我看,還是我自己去救皓軒吧,這樣即便失敗了,我也不會丟掉性命。」

「哎,你這丫頭,」火龍先生被沐雲的話氣得一陣無語,「這麼快就退縮啦?」他見沐雲的小腦袋點得跟小雞啄米似的,不禁又安慰道,「你也不用害怕嘛,這次我們是有備而去,況且我那些法寶都已經煉化到了最高境界,你只須稍稍配合我下,就能輕鬆殺死那個獨眼怪了。」

「那,好吧,」沐雲勉強答應了,「不過,您也得答應我一個條件,否則我寧願自己去救皓軒。」

「你是要老夫的空間之源對嗎?」火龍先生一下便猜中了沐雲的心思,「好!老夫就答應你,只要你幫我出了這口惡氣,我就將空間之源送與你!」


「好,一言為定!我們拉鉤!」沐雲向著火龍先生伸出了小拇指,面上漸漸露出一絲狡黠的笑容。

「得,老夫又上了你的當!」火龍先生一臉無奈地搖了搖頭,也伸出自己的小拇指。 魂冢里,天色昏黃無邊,炙熱的熔岩依舊毫無目的地奔流不息,怨靈的哭喊聲變得彷彿比以往更加凄慘,他們掙扎的動作也越來越劇烈。

沐雲飛在天空中,雙目凝視著前方,身旁跟著自己最寵愛的四個活寶,他們在各自法寶的作用下,也能在這裡御空而飛,速度上好像還比在人間界要快上許多。

「火龍爺爺真過分,」小黑吸了吸小鼻子,對沐雲抱怨道,「幫他報仇打那個獨眼怪,他自己卻不先來。」

沐雲輕笑一聲,伸出右手在小黑的胖腦袋上輕輕撫摸了一把,安慰道:「小黑乖,火龍先生這麼做,是想更有把握一些,你不用擔心,其實他一直就跟在我們身後不遠處,以他的實力,想要來到我們身邊,都不會超過一秒鐘的。」

「是這樣的嗎?」小黑有些疑惑地望著沐雲,見沐雲肯定地點了點頭,他這才放心下來,「好吧姐姐,你的話,我信!」說完,他將身邊的冰冰往懷裡摟緊了一些,面上的神色也變得溫柔了許多,冰冰一臉幸福地將腦袋輕輕埋入了小黑的胸膛里。

「轟!」前方火山群里忽然響起一聲劇烈的爆炸,沐雲急忙抬目望去,發現是一座火山突然爆發了,熔岩噴出火山口數百米之高,散發的熔岩溫度也比熔岩之海高了上許多。

火花在空中四散飛射,絢爛地交織在一起,沐雲感到一股肅殺之氣從那火山口處隨著岩漿一起噴發了出來,在這燥熱的地方,她居然感覺到背脊上有一絲寒冷掠過,不禁心中暗道:「看來獨眼怪已經察覺到我了,這股狂霸的殺意應是沖著我來的。」


「小丫頭,不用緊張,」火龍先生的聲音在沐雲腦海里出現,「這股殺氣不過是那獨眼怪釋放出來糊弄人的,你離那火山口還有千米之距,他根本無法傷到你的。」

火龍先生的話讓沐雲有了極大的安全感,她開始將飛行速度減緩下來,又命四個活寶做好防禦準備,同時也將土之源結界和光明護盾開啟在他們的體外,做好了這些準備之後,沐雲將身子貼近了熔岩之海的海面,用超低空飛行的方式向著獨眼怪所在的火山飛去。

「噗噗噗!」火山噴發出的岩漿掉落熔岩之海中,濺起一片片火花漣漪,在土之源結界和光明護盾的保護下,沐雲和四個活寶毫髮無傷,偶有大片的岩漿打在了他們體外的護盾之上,也就將護盾和結界擠壓出一小片圓坑,隨後便被護盾上的力量給彈開了。

火龍先生隱身在昏黃的天空中,十分滿意地看著沐雲的舉動,他已經蓄勢待發,就等那獨眼怪上鉤了,此次出擊,他雖然讓沐雲充當了這個誘餌,但是他卻有十成把握保沐雲平安無事,因為他已將自己視作生命的至寶「空間之源」的力量召喚了出來,隨時可以將沐雲拉到安全之地。

「嗷!」一聲驚天怒吼在火山深處響起,吼聲震蕩得整個熔岩之海都為之翻騰起來,「嘭!」一聲爆響過後,只見一隻巨手從火山的山腰處疾速掠來,這巨手的手臂彷彿無限長,一直貼著熔岩之海抓向了沐雲這邊。

「哇靠!」小黑大吃一驚,不禁喊道,「這什麼東東?這麼長一條!」

沐雲清喝一聲,身形猛然拔起數丈之高,四個活寶彷彿心有靈犀,也同時掠上了高空,飄在沐雲的身旁四周,那隻巨手剛好呼嘯而過,驚得四個活寶個個一身冷汗,只有沐雲將雙目微微眯了眯,面色依舊顯得十分鎮定。 「轟!」巨手一把插入滾滾熔岩之中,激起千層火浪,瞬間便有上百怨靈被巨手拍得灰飛煙滅,嘶吼慘叫之聲不絕於耳,周圍怨靈知道巨手厲害,紛紛四散逃竄,怨靈們踩著同類的身體腦袋,瘋狂地向外逃去,一時之間,這一片熔岩之海變得混亂不堪。

「嘭!」火山山腰處忽然又爆起一陣巨響,又一隻巨手從火山中閃電般地襲來,目標依然是沐雲,沐雲面色從容,雙臂向上一展,彷彿雄鷹展翅,身形輕盈一躍,便又拔起數十米高,十分巧妙地避過了第二隻巨手的襲擊。

「嗷!」火山深處傳來一聲怒吼,彷彿是獨眼怪兩次失手在憤怒咆哮,「轟隆隆!」整座火山開始震顫起來,火山口噴發的岩漿變得越來越多,速度也越來越快,氣勢更是駭人。

「小丫頭,你要小心了!」火龍先生的聲音在沐雲腦海中提醒著,「這獨眼怪要發飆了。」

沐雲輕輕點了點頭,面色漸漸變得嚴謹起來,她轉頭對身邊四個活寶低語了一陣,四個活寶忽然分四個方向向著天空中飛去,沐雲祭出噬魂神劍握與掌間,又將六個分神也召喚出來,以最強姿態面對著即將出現的大敵。

「嗷!」震耳欲聾的怒吼聲越來越清晰了,火山震顫的幅度也急劇上升,彷彿隨時都會爆炸一般。沐雲仰面朝天,深深吸了口氣,口中開始緩緩念動魔法咒語,頃刻間她身上布滿了鮮亮的紫芒,天域神級的實力飆升到了巔峰。

「嗚嗚!」擊空的兩隻巨手,忽然折向半空,以極其狂霸的威勢襲向沐雲,沐雲身形不動,嘴角邊浮起一抹得意的笑容,彷彿早已胸有成竹一般,只見她的六個分神分六個方位臨空而立,真身站在六個分神的正中間,隨後便見六個分神雙手忽然打出不同顏色的靈力,然後貫穿在一起,瞬間形成了一個色彩繽紛的六芒星陣圖。

沐雲大喝一聲,將身子在原地旋轉起來,六個分神也以她真身為中心開始疾速旋轉,**之力豁然形成,紫芒大盛之間,一股極其強勁的力量在六芒星陣圖上產生,狂霸的吸附之力忽然將兩隻襲來的巨手牢牢束縛住,使得兩隻巨手動彈不得。

「好樣的,小丫頭!」火龍先生大讚一聲,在半空中隱隱現出身形,「沒想到你還會這招,這下這個獨眼怪可在劫難逃了!」

「嗷嗷!」火山深處的怒吼聲變得狂躁不安起來,「嘭!」火山從山腰處忽然炸裂,半個山頭都化為了廢墟,碎石巨岩四處拋灑,紛紛砸落熔岩之海中,怨靈們再次遭到劫難,又有數千亡魂消逝不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