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哼–爺爺偏心,只讓小白去。我去找太爺爺。」青山生氣地轉身跑進洗澡屋。

「爺爺,那我去收拾一下。」小白對我揮了揮手。

「小白,你等會。我給你找樣東西防身。」我拉着小白來到我的屋裏,從柜子裏翻出我的包袱,打開包袱,把宰相姑父府里何管家的那根翠竹鞭拿了出來遞給小白。

「爺爺,這個鞭子有點太輕了,我覺得不太好使。」小白眼瞅着我包袱里的那把帶着紫寶石的寶劍,兩眼放光。

「你懂啥呀?這個鞭子能纏在腰上,不容易被人發覺。你拿着那把寶劍,萬一再碰到神仙,被人家認出來。你想跑都跑不掉。」我把那根翠竹鞭往小白的腰上一纏。

「那好吧。不過,那把劍以後能不能給我呀?」小白抬起頭眼巴巴瞧着我。

「你放心。爺爺這兒的東西,你想要那個都行。都給你留着。」我把包袱往柜子裏一塞,對小白說道。

「爺爺,那我現在就走了。」小白瞅了我一眼說道。

「急啥呀?黑天魔他們明天早上才動身。你先去休息吧。明天我喊你。」我對小白說道。

「啊?我還以為他們現在就要動身呢。」小白的兩眼瞪得溜圓。

「你這孩子。呵呵,我都沒瞧見你身上的包袱。」我不好意思地拍了拍小白的肩膀。 一群士兵朝着黑衣人追了過去,澹臺肆的臉上滿是冰霜,聲音也沒有半點起伏,「都給本王聽好了,一定要抓到活口,本王倒要看看究竟是誰敢在天子腳下行兇!」

南疆將軍一過來就看到了躺在地上毫無血色的金陵玉,他臉色大變,趕忙下馬跑了過去,「棱玉這是怎麼了?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傷?」

他上前查看了一下金陵玉的傷勢,臉色有些沉重,他並不是危言聳聽,而是金陵玉的情況實在是有些不太好,她胸口的箭愛得太深,周圍的肉都翻出來了。

鮮血不停往外流,金陵玉的臉色也是越來越蒼白,一點血色都沒有,她看到熟悉的南疆將軍,眼眶突然就紅了,抬手就要拉住他。

「爹,你終於過來了!」

南疆將軍到底是愛女心切,他的眼底滿是急切和擔憂,一把將金陵玉抱了起來,「殿下王妃,微臣得馬上帶着棱玉前去醫治,這裏只能拜託兩位殿下和王妃了。」

「將軍快去吧,棱玉的情況看着很是危險,你趕快把她送回去,等這裏處理完了,本王妃馬上就過去!」沈夙璃也懂醫,她自認為到時候還是能幫得上忙的。

來不及和他們多說,南疆將軍行色匆匆地抱着金陵玉上了馬車,又讓車夫加快速度,很快消失在眾人面前。

直到馬車的性影子徹底消失,沈夙璃這才看向澹鈺,正好對上他一臉內疚的樣子。

「殿下放心,棱玉吉人自有天相,肯定會沒事的,況且南疆將軍對這些傷口十分熟悉,肯定會想到處理的辦法。」她安慰了幾句。

澹鈺依舊是一副自責的樣子,他默默低下了頭,「都是我沒用,如果我的武藝也可以和皇嬸還有金姑娘一樣的話,也就不至於讓金姑娘為我擋了那一箭了。」

「之前父皇曾命令我們好好學習武功,當時我很不以為然,對武功也沒有任何的興趣,所以只是簡單學習了一下,現在想來真是太後悔了,是我的疏忽害了金姑娘啊!」

聞言,沈夙璃微微嘆了口氣,金陵玉替澹鈺擋箭的原因根本不只是因為澹鈺是皇家子弟,更是為了她那份赤誠的心,她對澹鈺是真心的。

只可惜澹鈺似乎對此並不上心,所以才會導致金陵玉剛才有些心不在焉。

「皇嬸,既然皇叔來了,那這裏就交給你們了,我相信皇叔會處理好一切的,金姑娘畢竟是為我受了傷,我實在是放心不下,所以打算跟着回去看看。」

澹鈺突然臉色一變,拉過一旁的馬直接翻身上去,對着沈夙璃沉沉道。

這是澹鈺應該做的,沈夙璃點了點頭,「殿下要注意安全,現在那些殺手還沒有被盡數殲滅,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儘管讓人來找我。」

澹鈺點了點頭,沒再多說什麼,直接騎馬朝着已經消失在視線中的馬車追了上去。

看着澹鈺着急的樣子,沈夙璃沉沉嘆了口氣,只希望經此一事,澹鈺能認真對待金陵玉的真心吧,她真的是一個很不錯的女孩子。

等澹臺肆匆忙趕過來的時候,附近就只有沈夙璃和幾個侍衛了,他急忙拉着沈夙璃看了半天,確定她沒受傷后才鬆了口氣,「你沒事就好,我一收到南疆將軍傳來的信就過來了,生怕你受傷,阿鈺他們在哪裏?」

「金姑娘替四皇子擋了一箭,她的傷勢很重,南疆將軍已經帶她回去救治了,四皇子不放心所以也跟着回去了,你不必擔心,我們都沒事。」沈夙璃淺淺一笑。

「對了,剛才你說是南疆將軍報的信,南疆將軍怎麼會知道我們會遇到意外?難不成他知道今天的這群殺手是誰派來的?」她微微蹙眉,突然臉色一變,聲音壓低不少,「該不會是三皇子吧?他為了破壞四皇子和棱玉的婚約,故而出此下策?」

越想越覺得很有可能,沈夙璃臉色一沉,「如果真是三皇子的話,那他也太沉不住氣了。」

「你想多了,天樺雖然有的時候太過莽撞,但是並不是冒進之人,皇兄剛剛賞賜了阿鈺,又為他們賜婚,他即便想要動手也不會在這個時候。」澹臺肆搖了搖頭。

沈夙璃的眉頭皺的更深了,」不是三皇子,那又是誰呢?難不成是南疆將軍的敵人?

「沒錯,南疆將軍在今天收到了秘信,說是有一組余賊潛入了京城,將軍讓人詢問金姑娘的下落,這才得知她邀請你們來了金山寺,連忙帶着人往過趕,沒想到還是遲了一步。」

澹臺肆看了看沈夙璃的身後,「沉沉欒欒呢?他們不是跟着你一起出來了嗎?」

沈夙璃這才想起來他們正躲在一邊,連忙帶着澹臺肆找了過去,沒成想沒走幾步就看到了沉沉拉着欒欒跑了過來。

她微微蹙眉,「沉沉欒欒,我不是說了讓你們乖乖呆在那裏嗎?你們怎麼能私自跑出來?要是遇到了危險怎麼辦?」

沉沉連忙認錯道,「娘親,我是發現那些殺手已經走了之後才把欒欒拉出來的,你就別生氣了,下次我肯定不會這麼做的。」

「下次?難不成你還希望我們遇到埋伏嗎?」沈夙璃沒好氣地笑了笑。

意識到自己說錯話了,沉沉連忙捂住了嘴,欒欒則跑到了澹臺肆的身邊,「爹爹,欒欒好想你啊,你終於過來了,是來救我們的嘛?」

澹臺肆仔細打量了沉沉欒欒,又拉着欒欒好好看了看,「你們兩個沒事吧?下次一定要聽話,讓你們躲著就不要出來,外面真的很危險,明白嗎?」

欒欒嘴甜地點了點頭,「爹爹放心,我肯定乖乖聽話,再也不跑出來了!」

「不是說了不會再有下次了嗎?你們兩個怎麼也不盼點好呢!」沈夙璃無奈地搖了搖頭,「我們以後肯定會平平安安的。」

澹臺肆連忙跟着附和道,「夙璃所言甚是,是我說錯話了,我們肯定會平安的,爹爹這就帶你們回家!」給即將出生的孩子準備一件禮物,何凡覺得是很有必要的一件事情。

當然,這件禮物不能太普通了,不然就顯得他這個當父親的沒有誠意了。

不過一時之間何凡也想不出他要送什麼禮物,頓時埋頭苦想起來。

足足用了兩天時間,何凡這才想到他要用什麼當做禮物。

一座海上遊樂園跟海

《神豪從十倍增益開始》461章投資一百億的項目(求訂閱) ,

第392章

蘇有容,把甜甜接回來了。

看著輪椅上的林瓏,她也是同情泛濫。

甜甜、明明、虹虹,在院子里,陪著林瓏哥哥。

推他的輪椅,帶他去餵魚,和他一起玩變形金剛什麼的。

四個孩子,可開心了。

蘇有容和林母、蘇有晴,在樓門口喝茶,聊天。

看著開心的孩子,不時的,大人們露出幸福的笑容。

林母也是第一次見到蘇家三姐妹,真的也是開了眼了。

她還誇說,蘇家父母真會生養啊,女兒們個個都這麼漂亮、善良,富有人情味。小宋啊,真是福氣大了。

蘇家三姐妹,當然很開心。

確實也是,林母覺得,自己女兒林洛嬌,那算是漂亮的了吧?

結果,小宋的妻子蘇有容,還要漂亮一些,人也爽快,還是名牌大學畢業的,聽說還要拍戲當大明星了,真厲害!

人家兩口子,好般配的!

宋三喜回來,看著家中場面,自然也是開心而滿足。

大包小包從車上拿下來,甜甜和明明她們,還要過來幫忙。

結果,還是蘇有容過來,叫孩子們玩兒去,她幫著。

等宋三喜進廚房的時候,那就不得了了。

他要做飯,蘇家三姐妹和林母,都要來幫忙什麼的。

真的,也是沒法拒絕。

只不過,蘇有晴還是被妹妹蘇有容趕出去的,不讓她幹活。

她只好和蘇有欣領了任務,照看一下孩子們,不能摔倒了什麼的。

反正,蘇有欣恢復得很好了,也不會有什麼意外。

這個家,人口越來越多,充滿了和諧的味道。

要過年了,開心,是第一位的。

晚餐時,林洛嬌也回來了。

一桌子大人小孩,精美的菜肴,誘人的香氣。

生活,依舊充滿幸福感。

林大河兩口子,專門打電話,問候母親和妹妹,又一次謝謝宋先生

第二天上午,宋三喜採購了一批最好的中草藥,最好的針灸銀針。

到晚飯的時候,他才在那邊別墅里,把葯給林母熬制好了第一批,能服用半個月。

不是湯水,而是丸子,硬熬成的丸子。

這一手功夫,也讓林母吃驚。

從來沒見過,中醫熬藥,能熬出這種效果的。

她,對於病情,更充滿了信心。

精氣神有了,人·體的確能創造奇迹。

晚上,宋三喜也第一次給林瓏實施了針灸術。

大人小孩的,都來觀看。

誰都想不到,宋三喜還會這一手。

蘇家三姐妹和甜甜,特別自豪。

甜甜三個小寶貝,看著林瓏滿背的銀針,感覺好害怕。

甜甜還關心的問:「瓏哥哥,你不痛嗎?」

林瓏趴著,清秀的小臉一本正經,「不痛呀,就是有點癢·癢的,麻·麻的三喜叔叔好厲害呀!」

甜甜好高興,點點頭,驕傲的說:「嗯,你真有眼光。我耙耙,可是世界上最最最厲害的耙耙了喲嘻嘻」 新線的總部並不在上西區西66街的丹妮莉絲東海岸總部大樓內,而是在格林尼治。

晚間的派對也在格林尼治村一家酒店的宴會廳內舉行。

從1967年創建發行公司,到80年代憑藉《猛鬼街》系列躋身二線,再到92年荷里活整合浪潮中走向破產,後來又被丹妮莉絲控制下的百視達收編,新線影業的浮沉坎坷,簡直可以寫一本跌宕起伏的精彩。

這一次,隨着丹妮莉絲加碼收費有線頻道DHO和百視達租賃連鎖兩大平台,同時依舊持續執行西蒙悄然定下擠壓其他製片廠生存空間的競爭策略,沉寂數年的新線再次受到重用,計劃開闢丹妮莉絲、新世界和高門之外的丹妮莉絲娛樂旗下第四大廠牌。

新線今晚舉辦的派對,就是為了給公司明年的擴張造勢。

當小丫鬟帶着莫娜·艾爾梅里一起趕到派對所在酒店,這次的陣仗明顯比上次參加影視圈子的派對要大很多,進門之前還有簽名拍照等宣傳流程。雖說明顯感受到現場記者對她這位陌生東方女孩出現在拍照牆前興趣不高,小丫鬟還是很滿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