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啊啊啊啊!怎麼這麼噁心啊!」

眼看著噁心滑膩的觸手逼近,奎恩馬上就綳不住了,慌張地左突右奔,又蹦又跳,避開觸手的同時,也在心中拚命思考著對策。

如果讓祂得手了,奎恩自己受辱已然是小事,更重要的是,奪得了「母巢」碎片,並重創了大地母神教會的「慾望母樹」,在費內波特幾乎能夠做到橫行無忌!

這裡將成為邪神降臨的溫床!

越是思考,奎恩心中越是絕望,似乎沒有一種方法能夠對抗這尊外神之子的入侵。

外神之子……外神之子……有了!

此刻,一個無比熟悉的存在浮現在了奎恩的腦海:

墮落母神!

「如果不想讓『母巢』落入祂人之手,你一定會有所行動的……」

如果我倒下,那些孩子們……奎恩下意識地看了看左右,沒能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她閉了閉眼,三瓣柔軟的兔唇輕輕開合,決絕地念出了那段尊名:

「根源之神;」

「萬物之母;」

「污穢的母巢;」

「墮落母神;」

「邪惡之始;」

「不滅者!」

轟!

「好孩子……」

一道冰冷的聲音從遙遠的星空中穿來,從奎恩身體內傳出,豐收教堂金黃閃耀的尖頂似乎也黯淡下來。

「神孽」斯厄阿的臃腫身形一滯,彷彿預感到了某種可怕事物的到來,不可抑止地顫抖起來!

奎恩的大腦猛地發昏,彷彿某種門檻被打破,她再一次窺見了那尊神祇的全貌……

祂紮根於一片死寂無聲的宇宙空間中,慘白的星光化作裝飾,點綴著那無窮巨大無窮宏偉的身軀。

青色的兔子身軀掙開了詛咒的束縛,重新化為了嬌小的人形。

奎恩緩緩睜開漆黑一片的雙眸,冰冷邪異的的繁複花紋迅速蔓延,從她的腳下蔓延到全身,編織成了凄美的圖騰。

她以自身為容器,藉助墮落母神和她天然的聯繫,使這尊頂級的舊日支配者,「三支柱」之一的偉大存在,降臨了現實!

「母親……」

滑膩觸手如潮水般洶湧而來,又如潮水般迅速退去,「神孽」斯厄阿的瘋狂似乎也消退了不少,祂沒有遲疑,毫不猶豫地虛化成靈體,試圖鑽入靈界當中。

「『慾望母樹』的傀儡,也敢覬覦我的所有物?」

「奎恩」的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向前伸出一隻手,緩緩捏緊。

宛如經歷了千萬年的時光,「神孽」斯厄阿的身軀再一次覆蓋上灰白,只是這一次,灰白的痕迹蔓延得無比迅速。

「啊啊啊——!!!」

砰!

彷彿被吹炸的氣球,「神孽」斯厄阿虛幻的靈體驟然停滯,接著,爆散成了漫天灰白的粉末!

在枯萎的太陽花田中,一粒粒光點緩緩凝聚,逐漸形成一顆心臟般的物體。

這尊序列一的「異種」途徑天使,真神「慾望母樹」的子嗣,在「墮落母神」手中,宛如泥土般被揉碎了。

忽然間,「墮落母神」的眉頭一皺,似乎感受到了體內的抗爭,頭顱不受控制地向某個方向轉去。

「格爾曼……對不起……」

莫名的,祂的眼中流出了淚水。

…………

出租房內,格爾曼·斯帕羅的靈感一震,猛然抬頭。

「奎恩?」 米花太陽廣場飯店

宮野悠跟毛利夫婦寒暄幾句后,毛利蘭、鈴木園子以及跟蹤狂某戴眼鏡小鬼從寄放包包服務台走了回來。

眾人走進鳳凰廳,裡面已經來了許多人。

「真熱鬧,來了好多人!」

毛利蘭、鈴木園子兩人高興打量宴會現場。

「目暮警官也來了耶!」

宮野悠和毛利夫婦走在最後,毛利大叔一眼就看到目暮警官所在位置。

此時一些下屬正在低語跟目暮警官彙報情況。

「只要是幹警察的一眼就看出來了,一臉凶神惡煞的氣氛沉悶得叫人難受。」

妃英理輕笑神情掃一眼四周人群說道。

一旁的宮野悠聞言嘴角抽了抽幾下,感覺對方當著和尚面罵禿驢,不過一課人潛伏真夠LOL的,就這樣還想抓捕兇手。

「這樣難怪,為了查那件案子,他們根本就無心吃喝玩樂…….」

毛利大叔雙手插褲兜淡淡道。

「可是我看佐藤警官還是很開朗……..」

毛利蘭微笑看著宴會廳中央說道,眾人聞言一看。

佐藤警官穿著華麗淡青色西裝晚禮服,正在和高木涉歡笑交談。

宮野悠挺佩服高木涉,這傢伙真會趁機討好佐藤美和子,此時大家都在忙調查案子,沒有時間組織佐藤防衛線,讓高木涉這傢伙現在鑽空子。

「抱歉,毛利先生、妃律師,我先去跟同事們打聲招呼,先失陪了。」

宮野悠乾笑說道,毛利大叔點了點頭道:「那裡,剛好我也要去跟小田切刑事部長打聲招呼。」

宮野悠離開毛利一家,來到佐藤美和子這邊。

佐藤美和子注意到宮野悠到來,然後上前笑著道:「宮野警官,你終於來了嗎?怎麼樣,我這套衣服如何?」

宮野悠笑道:「還是跟以往一樣,穿著什麼都漂亮。」

卧槽,我怎麼沒想到這句話呢!

一旁的高木涉一臉敬佩宮野悠。

佐藤美和子笑著道:「真的嗎?」

宮野悠點了點頭道:「真的,對咯,今天有穿它來嗎?」

佐藤美和子笑著對宮野悠擺了擺手說道:「怎麼可能今天穿那種東西來,而且這裡到處都是我們的人,放心吧!這裡很安全的。」

他們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他們之間說的那種東西是什麼?

高木涉看著宮野悠和佐藤美和子有說有笑的,自己卻插不上嘴。

「那個……宮野警官,你們說的那東西是什麼?」

宮野悠看一下周圍,然後小聲道:「保一條命。」

原來他們說是指防彈衣啊!

宮野悠淡淡道:「佐藤警官,這可不行啊!我不是說了嗎?歹徒沒有抓到前就一直穿著那東西,剛好我身上有穿著,我們去休息室包廂換上,高木,你在門口守著,如果有什麼可疑人員湊過來,把對方記下了。」

佐藤美和子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宮野悠拉著她手往休息室包廂走去。

人群中,小黑盯著宮野悠拉著佐藤美和子走向休息室包廂,接著隱沒在人群中消失。

幾分鐘后

佐藤美和子扯了扯自己衣領,一臉幽怨眼神看向宮野悠道:「拜託,宮野警官你這型號也太小了吧!我穿著好難受。」

宮野悠「呃」一聲,目光看向佐藤美和子胸部。

好吧!人家好歹B型,仍是給防彈衣壓成A型,不難受才怪。

宮野悠流著汗水乾笑道:「將就一下吧!今晚回去就可以脫下。」

「拜託,難受的又不是你,你說的倒輕鬆。」

佐藤美和子雙手叉腰鄙夷眼神看著宮野悠說道。

宮野悠和佐藤美和子走出休息室包廂,門口守的高木涉上前點了點頭。

燈光一暗,宴會開始,一對新人在燈光照耀走出。

「宮野警官!」

宮野悠聞言轉頭一看,目暮警官招手叫他過去。

宮野悠離開佐藤美和子身旁,來到目暮胖子面前。

目暮胖子帶著宮野悠來到沒人站不起眼角落。

「聽說你昨天已經回到警視廳了,案子你也大概清楚了吧?」

宮野悠點了點頭道:「嗯,大致清楚了。」

目暮胖子嚴肅點了點頭道:「嗯,那我就不多解釋了,現在兩位刑事遇害,對我們警方威信大大折扣,讓更多平民對我們警方能力不信任、懷疑,我們要儘快把兇手抓捕歸案。」

宮野悠點了點頭道:「這個我知道。」

「還有!」

目暮胖子神情認真看著宮野悠接著道:「還有,請你大膽調查,如果真的查出兇手是某位高官子女或者本人,請你不要怕退縮,出了事一切都由我扛著。」

宮野悠神情錯愕一下,對這個目暮警官印象重新刷新。

下屬功勞歸上司,上司的過錯下屬來扛,這句話不光是在銀行流傳,同樣也是警視廳里廣為流傳的名言。

某些案子在輿論下壓迫,犧牲負責查案警察開除平息平民輿論怒火。

宮野悠思考一下,決定賭一把相信目暮胖子節操。

「屬下知道了,我會儘力去查的,不過我們調查目光要轉移其他地方了,我最新調查確認兇手不是小田切敏也。」

目暮胖子一驚,連忙詢問道:「什麼!?調查屬實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