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啊嗚!!!」

群狼更隨一起鳴叫,一時間狼吼四起。

話說天豐幾人離開廢墟,便繞遠路,從一旁進入無極之森,這也是出於安全考慮,天豐憑藉自己的實力,絲毫不懼狼群,但這些獵人可不行,他們除了張姓中年人是將級一階巔峰,其他僅僅是將級一階中期而已,修鍊的武技,功法,更是一般,僅僅才地級下品水品。

要是遇到狼群,必死無疑。

無盡之森,天豐等人從廢墟之地離去繞了一圈這才從另一個方向進入邊緣。

一進去天豐所感覺的那股荒涼之氣就十分濃郁。

「吱吱。。。」

不遠處幾隻三階的鼠類魔獸爬出洞穴,抱著一根根樹枝不斷的啃食。

「好大!!!」

天豐看著眼前的樹木由衷的發出感慨。

這無盡之森並不是一片平原,而是一個巨大的山脈,內部魔獸橫生,越往裡走,魔獸等階越高。

同時無盡之森更是很少有人破壞,所以各種巨大的古樹比比皆是,就拿天豐眼前這顆古樹,直徑足足有三米多,高更是二三十米!

「烈火雀!」

天豐等人繼續向無盡之森內走去,一路上天豐看到形形色色的魔獸,心中暗暗點頭,直到看到不遠處一顆古樹上生活的一窩烈火雀,天豐才駐足長嘆!

「不知道它們現在怎麼樣了!」

天豐想到在青雷山莊後山的那兩隻烈火雀,於是心頭升起一絲想念。

「天神大人,前面就是我們平時休息的地方,這馬上天黑了,咱們先過去吧!」

行走了一天,天豐等人終於在無盡之森中到達了這些狩獵隊人員休息的地方。

而在無盡之森,夜晚最好不要輕易行走,首先自己的視野不好,其次就是夜晚是許多魔獸出沒的最佳時間!

所以才有了他們建立的休息之處。

這所謂休息之處也只是一個山洞而已。

天豐等人來到山洞前,只見這山洞位於一個十幾米高的峭壁上,再加上洞口旁邊有二十幾米高的古樹,倒也將洞口遮蔽的七七八八。

再加上狩獵隊人員自己放置的灌木叢,要不是他們親自帶路,天豐還可能找不到洞口。

「在四周灑些魔獸糞便,在把帶來的葯沫灑上,把氣息清除。」

張性中年隊長沖著一旁的一人安排道,語氣中更是充滿著鎮定之意。

通過他,天豐了解到,在這裡生存,必須要時時刻刻記住清除自己留下的氣息,尤其是自己休息時,這些魔獸的鼻子可比人強太多了,一絲氣息就可以跟蹤很久。

所以他們專門配置了這葯沫,作用就是配合魔獸糞便清除氣息。

做完這一切,張性中年隊長這才將天豐領進山洞。

安頓好一切,在讓隊員輪流值夜,眾人便陷入休息或者修鍊,而天豐肯定是修鍊。

「呼!」

天豐長出一口氣。

「現在我應該實力堪比帥級二階巔峰了吧!」

天豐內視丹田,兩團一樣大小的漩渦不斷的運轉著。

「哎,這元力!」

天豐眉頭緊皺,苦惱之色直奔而來。


自己修成元力之後,元力實力早就直達將級三階巔峰之強,可如今,自己內力都達到了如此地步,而且內力每日還能增長,唯獨這元力,無論自己如何修行,它就是絲毫不見增長。

果真如村長當日所說,元力修成后是什麼等級,就不會再越級增長。

不過天豐倒也不曾失望,畢竟他修成元力,可以使用各系魔法,即使只是低等級的,但對天豐來說也是十分有用的,其中最有用的莫過於八級的風屬性魔法—風行術和九級風屬性魔法風影術,這兩種魔法,天豐也是近期才修行成功的,也就是意味著,天豐以後也可以像王級強者和風屬性法士一樣,在天空中飛舞。

「啊嗚。。。」

「啊嗚。。。」

突然在山洞附近不斷傳來狼嚎聲。

「醒醒。」

不待守夜的那位狩獵隊員開口叫人,眾人已經從修行或休息狀態中醒來,飛奔到洞口,然後隔著濃密的灌木,像峭壁下觀望。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著實把張姓中年隊長,下個半死。

「媽呀!!!」

張姓中年隊長下的失聲,幸虧天豐眼疾手快,急忙用出空間屬性的一個三級魔法,隔音術,將他的聲音隔斷,這才沒有讓聲音傳出洞穴。

「好多暗影狼!!!」

天豐低頭一臉的凝重之色,向著眾人傳音道。

而順著天豐等人的目光,在峭壁不遠處,黑壓壓的一單單雙眼泛著綠光的狼影,一眼望去,天豐等人憑藉靈覺,可以感覺到,足足有上千隻暗影狼在那裡。

「啊嗚。。。』」

一聲響亮而清脆的狼嚎過後,從群狼中再次走出那三頭金色的暗影狼王,在其身後則是足足五十多頭銀色的頭狼。

「不好,這次麻煩大了,咱們得罪了個中型的狼群了。」

張姓中年隊長一臉苦惱的沖著眾人傳音,緩慢的說道。

一般的小型暗影狼群只有一個狼王,和十頭頭狼,暗影狼數也就兩三百到上千不等,而中型狼群則是最少有三個狼王,和數十頭頭狼,普通暗影狼更是多,至於大型的狼群,那可是有著狼皇的存在,那狼皇更是堪比王級強者。

「天神大人,我們是在對不住您,這次的禍事是我們闖出來的,如果我們被發現,還望天神大人不要管我們,速速離去。」

這張姓中年隊長一臉悲傷地看著天豐,用祈求的語氣說道。

「是呀,還望天神大人平安歸去。」

眾人也急忙說道,可誰也沒有注意到一旁的矮小隊員眼中劃過的一絲晦澀。


「大家放心,這裡很隱蔽,狼王應該發現不了。」

天豐無奈,要讓他丟下眾人獨自離去?

天豐還真的無法做到,於是露出笑容,傳音安慰眾人說道。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到時候還望天神大人速速離去。」

張姓中年隊長鄭重的看著天豐,再次開口傳音,語氣中充滿著不可否決之色。


「我不會離開的,我會努力保護你們的。」

天豐同樣看著這中年隊長鄭重的回答。

這中年隊長見此,也不知如何是好,只有心中暗自祈求狼王不要發現這個地方,如果發現了,那麼他們也只有拚死迎戰,來保護天神大人的安全,畢竟他關係到整個源部千餘名性命。 「啊嗚!。。」

狼王不斷的在這裡徘徊,在那被安置的魔獸糞便旁駐足,用鼻子輕輕嗅嗅,然後又走到一旁的高大的古樹旁嗅嗅。

也幸虧張姓中年隊長經驗老道,把氣息清除的乾淨,這才沒有被狼王尋到山洞所在。

這狼王是怎麼找到這裡的?

眾人心中不由想到這個問題,而這原因卻讓他們暗道不妙。

「啊嗚。。」

「啊嗚。。」

三隻金色的狼王不斷的嚎叫著,交流著,只是沒有用人類的語言,所以天豐等人也無法理解他們的意思。

這狼王每一隻實力都達到了帥級之強,最弱的那隻金色狼王在天豐的感知下,也是帥級一階中期之強,另一隻則是帥級一階巔峰,至於那打頭的狼王,實力竟然達到了帥級二階巔峰。

同樣的這些魔獸達到帥級就可以化成人形,而在這裡,他們竟然全部沒有化成人形,而是保持著原本的獸體,這倒讓天豐略有不解。

「張隊長,這狼王應該可以化形了吧?」

天豐不斷打量著峭壁下的三隻金色狼王,一邊思索著如何保護眾人,一邊疑惑的問著身旁已經緊張的冒汗的張姓中年隊長。

「什麼?」


張姓中年隊長對天豐突然地傳話感到震驚,就連一旁的四位狩獵隊員也感到不可思議。

「魔獸達到帥級就可以化形了呀,你們不知道嗎?」

天豐看著這些人疑惑而又吃驚的表情,感到一絲不知所措,不過天豐倒是把自己所知的一切告訴眾人。

「額。。」

「哈哈」

眾人聽得天豐如此說道,原本緊張的心一下子平靜下來,甚至臉上露出了笑容。

「天神大人有所不知,這魔獸想化形可是極為困難的,首先他們勢力必須達到王級才能選擇化形,而且,在化形是還會經歷一場雷劫,成功渡過,才算化形成功,而最危險的是他們渡劫後會有一段時間的虛弱期,那時候他們勢力也就是帥級,和這金色狼王差不多,很容易被其他魔獸獵殺,吞掉其獸核。」

張姓中年隊長看著天豐一臉認真地樣子,說魔獸是帥級化形,緩慢而又詳細的繼續為天豐解釋道。

「最重要的是,這些魔獸只有保持自己本體是才能發揮最強的實力,化形成人,雖然天賦增強了不少,但是在這無盡之森中,保持人身還不如本體划算。」

「更何況許多魔獸不願化形,而是選擇保持本體,走獸王路線。」

「哦」

天豐這才明白是何原因,原來這裡的魔獸和天武大陸上的略有不同,在天武大陸,魔獸一旦達到帥級,便可選擇化形成人,而且還沒有雷劫降臨,當達到王級時,他們這才面臨第一次雷劫,但人類修行者達到皇級也會經歷雷劫。

「嘿嘿,天神大人怎會不知道這點,就不用再解釋了吧,還是想想如何讓應對眼前的狼群吧,一個不好,咱們都得死在這裡。」

就在張姓中年隊長向天豐不斷解釋之際,那名矮小的獵人,眉頭時不時的皺皺,臉上更是充滿著不悅,心中更是暗罵天豐,就這樣還天神大人,一個連常識都不知道的毛頭小子,憑什麼得到那三道金色符印。

這矮小獵人眼中更是流露出一絲晦澀,一閃而逝,不過靈覺敏銳的天豐,尤其是在空間亂流中的那幾天,天豐的靈覺被鍛煉的更加敏銳,他的這點動作,又怎麼會瞞得過天豐,包括他眼中的那絲晦澀,天豐都用靈覺「看」的一清二楚。

「王大膽說的也是,天神大人,你看,我們要不要出去和他們拼了!」

張姓中年隊長雙眼中充滿著堅定之色,心中更是下定決心拚死保護天神大人。

「不必,這狼王應該不會發現我們,你們看,它們現在的表現。」

天豐冷靜的分析這眼前的局面,只見峭壁下的三頭狼王不斷的來回徘徊,一頭狼王時不時的看向天豐等人所在的峭壁,仔細觀摩半天也不見個什麼,於是低頭和另外兩頭狼王相互低吼交談著。

「啊嗚。。。」

大約過了幾分鐘,那實力最強的金色狼王一聲長嘯,只見另外兩頭金色狼王帶著一半的暗影狼,呼嘯著飛奔向遠方,此地僅僅留下了實力最強的狼王和一半的暗影狼。

『啊嗚。。。』這金色的狼王沖著眾狼低聲長嘯一聲,然後只見從中走出五頭銀色的頭狼,俯身在狼王面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