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啊?認主?」

陳天斗長這麼大,倒是第一次聽說這煉製的丹藥,還是認主的。

只見陸伯中點了點頭,說道:「因為這能夠抵抗環境影響的丹藥,都要用到人的精血,而且煉製此葯的材料也很不尋常,只要融合了那個人的精血,就只有那一個人可以服用,別人吃了,也是不管作用的。」

「怎麼會這樣!」

聽陸伯中這樣一說,陳天斗不禁感覺一陣晴天霹靂,正劈在了自己的腦袋上。

丹藥認主!

這可如何是好啊!

這樣說來,那御風丹就算自己求來,吃了也沒有任何用處啊!

陸伯中見陳天斗的神色有些慌張,便寬慰道:「天斗兄弟,你先不要著急,我看你似乎很是需要這御風丹對嗎?」

「嗯!」陳天斗也不隱瞞,重重的點了點頭。

只見陸伯中皺著眉頭,沉思了片刻,隨即像是做了一個重要的決定一般,決然道:「這樣吧,天斗兄弟!雖然這丹藥是認主的,但是只要你來用自己的精血煉製,不就可以了嗎?」


「可是,我不太會煉藥啊!」

陳天斗深知自己煉藥的天賦如何。

雖然他之前利用手鏈里的煉藥天賦,煉製過一些短時間內提升修為的丹藥,但只不過是小打小鬧。

而且,他完全是根據手鏈提示,往裡面添加草藥,要說到真正用丹爐煉丹,他可是從來沒有試過的!

可陸伯中看上去很是慷慨,居然連自己從不讓別人碰的丹爐,都借給陳天斗一用。

可見他對陳天斗重視程度不同於常人。

「天斗兄弟!不會沒關係,我可以教你!」陸伯中朗然道。

聽聞此話,陳天斗又驚又喜。

他知道,這丹神陸伯中,在這龍陽城,乃至整個中原那是出了名的。

他一輩子從來沒有收過弟子。

可是這一次,陸伯中居然肯教陳天斗煉丹?

難道,這其中有什麼玄機嗎?

「啊!陸大人!這我怎麼受得起啊!」

陳天斗連忙婉言謝絕,覺得自己似乎難以承受這份「大禮」。

而陸伯中卻是一擺手,爽快的說道:「天斗兄弟,沒有什麼受得起受不起的,實話告訴你,我練了一輩子的丹藥了,一直沒有收過什麼弟子,可是在最近這些日子對你觀察過一番之後,我發現你悟性極強,很快就能夠接受新的東西,所以才有此想法。」

陸伯中能夠從陳天斗身上感覺到一種奇怪的力量,並且毫無疑惑,就是相信陳天斗能夠達到自己心中理想的高度。

他自己也不知道,為何會這樣對陳天斗莫名的信任。

陳天斗見陸伯中似乎是真的看中了自己,便也不再推脫。

能夠在丹神的指導下學習煉丹,以後就是用自己的手鏈,也一樣能夠煉製出上乘的丹藥。

而且,如果不答應陸伯中這請求的話,恐怕他也是不會教給自己御風丹煉製方法的。

想到這,陳天斗便喜上眉梢,連忙拱手道:「那天斗謝謝陸大人抬愛!請受天斗一拜!」 「天斗兄弟快快請起,你這樣拜謝,我陸伯中可是受不起啊!」

說罷,陸伯中便連忙將陳天斗扶了起來,越看,越是覺得這年輕人大有可為,年紀輕輕就露出一股極其喜人的機靈勁兒。

一番閑談之後,陸伯中便將陳天斗帶向了自己的丹爐之前。

「天斗兄弟,不知你這丹藥,可是要的很急嗎?」陸伯中忽地問道。

陳天斗遲疑了一下,隨即說道:「當然是越快越好。」

「好!」陸伯中緩緩點了點頭,隨即便轉身,指向了前方那三人之高的巨大丹爐。

「既然這樣的話,那你這幾天就住在我丹神府吧,距離十六強進八強的比賽,還有不到三天的時間,相信以天斗兄弟的資質,這些時日應該是能夠練出幾顆御風丹了。」

說罷,陸伯中走到了大殿角落中的一張供桌旁。

在供桌上,供奉的居然是仙幻大陸煉藥始祖,被人們成為葯仙的,寒雲白。

在寒雲白的雕像前,放置著一個巴掌大小的香爐,爐中插著三根很細的香燭,冒出絲絲白煙,可見到那火紅的光點,在香燭之上閃閃而動,傳來陣陣的香火味。

只見陸伯中將這供桌下方的一張抽屜拉開,從裡面掏出了一本已經發黃的紙質薄書。

那書的樣子看上去有些年頭了,微微泛黃,可是卻保持的很是完整。

陸伯中將這書拿了出來,轉身回到了陳天斗的身邊,遞給了他。

「天斗兄弟,這是我一直以來私藏的啟蒙之書,可以說我這一輩子煉丹藥的修為,都是從這一本書開始的,既然天斗兄弟想要煉製御風丹,就必須要看一看這些初學者應該知道的東西,不然的話,不但丹藥練不成,反而還會為自己招來禍端。」陸伯中緩聲道。

陳天斗連忙接過了那一本泛黃的薄書,只見上面寫著「葯仙筆錄」四個大字。

「葯仙筆錄?」見到這四個字,陳天斗不禁瞪大了眼睛,一臉的錯愕。

難道說這陸伯中給自己的這本書,居然是過去葯仙的真人筆記嗎?



陸伯中點了點頭,說道:「不錯,你今夜徹將這些東西記於心間,明天正午,我再與你進行煉藥的正式步驟。時間不早了,你就先到我丹神府的客房,去休息一下吧。」

還沒等陸伯中一聲召喚,不遠處一名身穿華麗綢緞的女僕便是走了過來。

這龍陽陸氏不愧為仙幻大陸三大家族,連下人的衣服,都是極為精緻,不失大家風範。

「請隨我來吧!」女僕微微欠身,很懂禮節,對著陳天斗叫了一聲,便將他引向了客房。

看著陳天斗離去的背影,陸伯中不時微微點頭,眼中一絲精光閃過。

這丹神陸伯中,一生從不收弟子。

可是今天,為什麼要教陳天斗煉製丹藥呢?

而且,還將自己收藏的葯仙筆錄借給了他,可以說是下了一番心血。

難道說,他看出了陳天斗真的有些天賦,才如此的嗎?

這一切,似乎他陸伯中心裡早就已經有了打算。

只是一直隱忍不說而已。

來到丹神府的客房中,陳天斗簡單的收拾了一下,便坐在了書桌前,借著桌上的燭火,輕輕的翻開了那一本葯仙筆錄。

或許是因為年頭太過久遠的關係,當陳天斗翻動此書的時候,便是傳來了聲聲脆響,彷彿稍用力一點,這書就會碎裂成渣一般。

只見陳天斗在翻開那泛黃的第一頁書頁之後,幾個黑色蒼勁筆體的大字便是出現在了他的眼前。

「煉藥者,先要正其心神,不可陡生邪念。」

見到這一行字,陳天斗便是微微蹙眉,奇道:「煉藥者,先要正其心神,不可陡生邪念?這句話有何寓意?難懂煉藥還要分出心善之人與心惡之人嗎?」

這一句話,起初陳天斗似乎的理解有些模糊。

但是很快,他便想起了前幾日,軒轅雷鳴在於自己對戰之時,吞下禁藥「轉靈丹」那的一幕。

頓時間,陳天斗如當頭棒喝,豁然開朗。

葯仙筆錄這第一頁文字的意思,就是要告知煉藥者,不可心生歪念,要正其心神,將煉藥用於徵途,而非邪門歪道。

想那「轉靈丹」之所以被列為禁藥,一是那丹藥落入邪人之手,便可陡生禍端。

二是煉藥之人,在那轉靈丹中下了許多猛葯,雖然當時會讓人修為大增,但是過後卻也是對人體損耗極大的。

就好像現在的軒轅雷鳴心肺俱損,險些成為廢人一樣。

在細細咀嚼了這句話的含義之後,陳天斗便翻開了這葯仙筆錄的第二頁。

在橙黃色燈光的映襯下,這本書上的字體,彷彿都在書頁上倒映出了傾斜的倒影,看上去頗具立體感。

陳天斗微微皺起了眉頭,看著那些模糊的文字,一字一句的念到:「煉藥煉丹,需以火陣為主,火候將會決定丹藥成敗的關鍵所在。」

接著,陳天斗又是向後繼續的翻閱著,不知不覺居然看得入迷了。

他從沒有想到,這煉丹煉藥,居然有如此之多的門道。

回想自己從前,只是用手鏈中的煉藥功能胡亂煉製丹藥,根本就是亂來。

雖然只要將材料放進手鏈,時日到了便會練成成品,但是比起這葯仙筆錄中所提到的仙品神品丹藥,卻是天差地別。

想到這,陳天斗便是抬起了左手,按下了手鏈上面按鈕。

「唰!」等一下,便是有一面藍色的光幕出現在了空中。

陳天斗的手指在上面輕輕的划動,很快便找到了煉藥的選項頁面。

接著他點了進去,看到的只是單一的一些簡單煉製丹藥的選項,與從前一樣。

而這些丹藥,基本上都是一些小打小鬧,只能給人提升少量修為的藥品。

與這葯仙筆錄中所提到,寧心定神,元魂出竅,幻化變身,還有百毒不侵等功能一比簡直差的太多了。

「怎麼我的手鏈裡面東西這麼少,還不如一本書!」

陳天斗心中煩悶,索性便關掉手鏈上投射出的光幕,繼續捧起了葯仙筆錄讀了起來。

經過一番細心的閱讀,陳天斗似乎對煉製丹藥更加的感興趣了。

原來煉出的丹藥,也是分為很多等級的。

從下品、中品、上品、仙品到最後的神品,一共五個等級!

然而每個等級的丹藥,所能夠提升的力量都是巨大的,種類也各不相同。

而陸伯中的那個御風丹,卻是屬於上品丹藥,說不上太好,可也是非常稀有的。

而且陳天斗還從葯仙筆錄中得知,這煉製丹藥,需要火候,陣式,以及煉製丹藥的材料相輔相成,缺一不可。

說起來,這煉製丹藥,簡直比修鍊七星天脈還要麻煩。

一個不小心,就會功虧一簣。

看到這裡,陳天斗不禁心裡打怵,覺得自己這一次煉製御風丹,恐怕是凶多吉少了。

第二天一早,陳天斗便來到了陸伯中煉製丹藥的大殿之中。

清晨帶著初秋的露水,懸挂在那一片片漸漸泛黃的樹葉上。

不時有陣陣清脆鳥鳴傳來,穿過陣陣微風,飄蕩在這丹神府的庭院之中,竟是讓這裡多了一番清幽。

陸伯中與平時一樣,很早就來到了這大殿之中,查看自己所煉製的丹藥。

「陸大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