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啪啪!」

一道強大的閃電了,在半空劈斬下來了,擊打在了奪命書生的頭頂上了。

頓時了,所以爪印和毒氣了全都是消散了。

奪命書生了變得全身了焦黑了,頭髮全都是立起來了,特別是在頭頂的上面不斷地露出了獻血了。

剛才那個強大了一擊了,當然也是驚動了正在交手了遠處了上官木等等兩個人了。

他們兩個人同時停止下來了戰鬥了,快速的各自推開,朝著姜柯看過去說道著:「你的精神力是多強大?」

此時他的臉上也是露出了嚴肅的表情著,開始警惕的看著眼前的這個少年了。

在同等境界之下,此人絕對是一個強大的對手,上官木也是十分的驚訝著,沒有料想到了此人居然是一個強大的精神力著。

在整個九州四海之中,精神力強者確實是非常的相當強大,也是十分的少了,他們這其中有的是精通於煉製丹藥,煉製奇門遁甲之間,甚至是還有的是御獸了。

只有現在的精神力是足夠的強大的話,不管是哪一個方面著也是肯定是全力以赴了,無論是哪一個方面了,也是肯定是全力的拉攏著了。

姜柯十分的平靜的說道著:「如果你們現在能夠在幾招之中逃過我的話,我可以是饒你們不死。」

「就算是精神力強者的事情又是能夠如何呢?居然膽敢是和我們凌源一族為敵了,那麼你們就是死路一條了!」

此時的奪命書生把真氣快速的運轉了一圈了,把整個了傷勢壓制下來了,捨棄了青衣了快速的抓住了奪命長毛朝著姜柯快速的攻擊過去了。

兩個長毛之間快速的轉動著,一根散發出來了氣息著,兩股力量之間快速的轉換著,形成一股強大的漩渦著。

「哼!簡直是不知量力!」

姜柯快速的調動著精神力,抬起來了一隻手了,頓時前面一股掌法在無形的空氣之中,凝聚出來了一道出道了閃電出來,擊打在整個雲層了之中發出來了噼里啪啦的聲音著了。

「九轉還魂了!」

姜柯手臂快速的轉換了,朝著奪命書生斬殺過去了。

閃電在瞬間凝結出來了一把戰鬥力量,以千軍萬馬之勢朝著他快速的撞擊過去。

之勢一個簡單的斬落下來,奪命書生就被震殺出去了,快速的後退著。

這是一種極其強大的陣法,這種陣法在瞬間爆發出來的力量,在瞬間擊打在他的胸口之上留下來了一道長長的口子。

「噗呲!」

等到閃電落下來的瞬間,直接把奪命書生的身體給劈成了兩半了。

血粼粼的身體快速的飛出去了,姜柯手臂一手了,快速停止住了進攻了。

上官木的眼神深深的看了一眼那個男子心中暗自驚訝的說道著:「這個男子真的是精神力的強大著,奪命書生還沒有到達他的數十米的之外的地方,就能夠輕描淡寫的給擊殺了,年紀輕輕的就有如此的實力,絕非是泛泛之輩!」

就算是上官木她在全勝的時候,也沒有多餘的力量能夠擊敗對方。

等到黑衣男子看到姜柯展現出來強大的實力的時候,立刻抽身推出去了,快速的飛行著急速的衝出去了。

「現在還想要逃走,你認為自己逃得掉嗎?」姜柯釋放出來強大的精神力,把虛空之中的男子給鎖定住了,一道閃電下來,虛空之中爆發出來一道強大的力量了。

整個了虛空了晃動了以下了。

距離著城口的位置上直接出現了數十米長的密密麻麻的閃電的力量著,還有一個黑色的大坑,這個大坑的裡面還有一個黑色的屍體。

此人則是剛才想要逃走的黑衣人。

此時的客棧之中,姜柯站起來了,把奪命書生的奪命長矛收起來之後說道:「老闆,五天後我在紅塵客棧之中找你,希望你不要讓我失望!」

姜柯說完話的時候,早就已經消失在遠處了城門口了,把那黑衣人的戰劍其手氣了,拿著長虹教案慢慢的走著,此人給雷電給殺死之後在城鎮之中早就成為了一個居然的轟動。

這連個個人可是大名鼎鼎的千葉門的人了,在這裡更是魔頭一般的人物了。

這樣強大的高手,卻被一個男子給殺死了,可以想到這個消息要是傳出去的話,肯定是要震驚了整個南方大陸了。

客棧之中。

青衣看著男子離開的方向,眼神裡面露出了生的希望的說道著:「他是姜柯,他一定就是姜柯……」

她剛剛是準備要追殺出去的時候,卻被上官牧給攔住了說道著:「青衣!!姜柯已經死了!此人不是姜柯!」

青衣不斷地搖頭著說道著:「姑姑,你要相信我!他肯定就是姜柯,雖然會所他帶著面具,但是我認得他,他就是姜柯,就算是他化成灰的話,我也是認得出來了,姑姑我們就去追好不好!」

上官木慢慢的療傷起來了說道著:「青衣,你別傻了!姜柯專門修鍊的是劍術著,這是一個精神力強大的人,怎麼可能會是同一個人了?」

「姑姑,你相信我! 帝國掌門人 姜柯也是一個精神力強大的著!」青衣說道著。 上官木再一次的看到了青衣雀躍的模樣了,頓時改變了想法了,就讓這個孩子還是想著姜柯還活著的模樣把!這樣的話,似乎也不是一個什麼壞事情了。

上官木說道著:「好吧!就算是他真的是姜柯把!五天之後你和我一起去紅塵客棧,到時候再一次的驗證的話也是不遲了。」

「我們現在必須回到南方去,聯絡各方面的神官了,讓他們全部隱藏在暗處,同時也要把這個消息報告到總部,讓總部提前做好準備!」

「既然現在的凌源一族已經朝著我么出手了,那麼也就是說別的據點也是受到了攻擊了,不管怎麼樣,我們必須要抵擋住這一波的進攻著,才能夠在這裡站穩了腳跟了!」

青衣堅定不移的相信著,剛才的那個人就是姜柯,也是因為這樣現在的心情好的很多了,開始冷靜的是靠起來了:「姑姑,現在還不能夠說的太早了,他們能夠派來頂尖高手刺殺我們,也就是意味這其他的幾個地方也是招收到頂尖高手的刺殺著,在他們幾個人的上面還有好幾個厲害的高手著。」

「但是這一次他們在我們的手裡,連續折射了兩個高手肯定是不會善罷甘休了,這一次絕對是會出手了,還會有更加強大的高手在追殺我們!」

「所以,這一次我們一定會有一場艱難的丈要打起來了,沒錯!但是肯定有人泄露了你我之間的行蹤了,也就說潛伏在我們身邊的具有他們的姦細,我們現在最重要的就要清楚我們身邊的內鬼,等到一切清楚完畢之後在慢慢的和他們開始周旋著!」

「並且,他們現在也不會大規模的得罪我們了,最多也就是小範圍的進攻著,想要試探出來聖女宮最大的底線!」

「可以說,現在的地獄一族已經是投靠了我們了,如果這個時候想要開展的話,我們也不一定會輸掉,這是我們手中的一張王牌!到時候肯定會派上大的作用!」

地獄一族原本是凌源一族的人,但是凌源一族自認為自己血統高貴所以看不起這一族,後來他們歸順在了上官木的手下,這也是成為了上官木的一招暗器了。

青衣點點頭說道著:「既然是這樣的話,那我們就先回去把靜觀其變!」

就在當天的青衣和上官木兩個人立刻啟程回去。

……

……

凌源一族的拱門修建在一個懸崖峭壁之上,周圍全都是天然的屏障,如果沒有人帶這你上去的話,根本就不能找到了金山的路了。

此時的一個小分隊,沿著陡峭的山路來到了下面,這個小分隊的上面拉著一個華麗的車輛,紅霜身穿著一個大紅色的開傘,外面呆著一個斗篷,從車裡面慢慢的走出來了。

即便是斗篷這種寬鬆的衣衫,也能夠走出搖曳的風姿,肌膚如雪甚至是被一團煙霧包裹在其中,讓人有一種朦朧的美感。

她穿著一雙小白鞋,上面呆著一個金色的腳環著,每走一步都發出來清脆的鈴鐺聲,猶如是一個暗夜之中的精靈一般。

「拜見紅霜大人!」

見到紅霜之後,守門的武者紛紛的開始下跪著,就算是大氣也是不敢喘息以下了。

「你們的門主在那裡?」紅霜居高臨下的問道著。

「門主在偏殿,正在商量著事情!」

「帶路!」

此時的那些武者把紅霜帶到了偏殿之後開始慢慢的撤退下去了。

凌源一族的門主叫做彥雲,此時就在偏殿的正上面手掌一個拍打著,整個桌面全都縣轄區了,留下來了一個巨大的手印著。

「真是一個廢物!!居然兩個人去刺殺著上官木,居然還失敗了!!真是死有餘辜,死有餘辜!!」

彥雲十分的憤怒著,眼神之中全都是血色!

就在此時已到強大的氣息從他的身上爆發出來了,充斥著整個大殿之中,下面的武者全都是開始跪在了地面上了,他們的身體不斷地顫抖著,十分的害怕此刻的以他憤怒起來了,試出來了吸魂大法把他們全都給吸收了。

「門主!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居然如此的動怒著!」

紅霜腳踩著虛空,慢慢的走進來了站在了大殿了中央位置。

見到紅霜的來到著,彥雲立刻收起來了怒火了急忙的走下來了,朝著紅霜就是一個鞠躬著說道:「拜見紅霜大人!」

雖然書他的修為非常的強大,也是超越了紅霜了,但是這些都是不足以讓她在紅霜的面前擺譜了。

這個紅霜不單單是千葉門的七色聖之一,還是聖者的弟子著。

凌源一族可是在這裡作為一個土皇帝,但是在一個聖者的面前還是一個不入流的小門派而已了,只要是他們揮一揮手瞬間就能夠滅掉他們了。

紅霜一雙眼睛看著跪在地面馬上的人說道著:「你們就縣轄區把!這裡沒有你們的事情了!」

大殿之中的弟子,全都是用感激的眼神看著紅雙著,頓時爭前恐后的走出去了。

也是幸好這個紅雙大人的及時來到著,總算是讓他們逃避過了一屆了。

紅霜戰力在虛空之中,毫不客氣的直接坐在了主位的上面了,眼睛一台的說道著:「這裡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了嗎?」

「紅霜大人是這樣了,幾天之前的時候我受到了總壇的命令讓我派人去刺殺上官木,但是他們兩個人不單單是刺殺失敗了,甚至是死在了一個神秘男子的手中了,這不是廢物是社呢么!!」

此時的紅霜算是明白是怎麼會是了,這兩個人也算是一個高手了,居然是在自己的地盤的上面都被殺死了,也是難怪他會發火著,培養起來一個殺手是不容易了,更何況的是像是他們兩個人這樣頂尖的殺手是更加的不容易了。

「這種事情,解決好就行了!」

紅霜慢慢的按著自己手中的東西說道著:「這一次我來到這裡,就是想要統治你了,這一次的行動暫時停止了!」 彥雲皺著眉頭說道:「為什麼?」

紅霜看了他一眼說著:「當時北疆王府一戰,已經算是徹底的激怒了姜家和九霄宮之中了高層了,他們集結了上百萬的軍隊,已經到達了四海一代了隨時準備進攻著四海,如果這一次要是不付出一點代價的話,絕對不會撤退了。」

「也還是因為這樣,九霄宮之中還是調走了大量的高手準備前來對付我們!」

「也是因為這樣,對於聖女宮的行動需要壓制一下,集中力量對付九霄宮的人。」

棄婦成凰:皇后要興國 彥雲沉下了眼膜說道著:「可以是暫時放過聖女宮的人,但是那個神秘人必須要死!」

「你要是殺死誰的話,我是管不了了,但是你要知道你要是耽誤了大事的話,那麼少主人一定不會放過你!」

紅霜接著說道著:「還有一個事情,原本潛伏在北疆大陸上面的高手,很多的勢力全都是暴露出來了,現在他們要回來了,在這裡安置著他們也是一個問題,宗門的意思是,讓其中的人全都是合併到了你們凌源一族,有你來管理!」

彥雲頓時面露喜色著,連忙在一次的朝著紅霜就是一個扣手,說道著:「這一次還是多謝紅霜大人,專門跑來一趟了,改天我一定準備好禮物親自送到了紅谷去!」

姜醫生每天都在艱難求生 紅霜笑著說道著,看起來了聲音十分的甜美著:「彥雲門主這一點你也是放心了,只要是你們的宗門好好的發展起來的話,也是要記得到底是誰當天在提點著你們了。」

「您放心,這一點我絕對是不會忘記了!」

紅霜踏在虛空之中說道:「最近這一段時間肯定是會出現一番腥風血雨了,我暫時就會在南都城之中,要是有任何的事情,你可以來到這裡來找我!」

彥雲目送著紅霜離開了之後,但是內心依舊是十分的激動著了,從整個北疆大陸上面撤回來了的人,肯定是有一大批是要進入自己的手下了,到時候短時間之內絕對是可以把他們宗門的勢力快速的提升起來了。

但是現在北疆大軍即將要來到這裡了,這是非常頭疼的事情了,畢竟北疆大陸上面要是到達四海的話,就必須是來到了這裡一趟了,但是就是不知道這一次的北疆大陸到底是下達了什麼樣的決心了。

彥雲慢慢的冷靜下來了,接下再一次的眼神本領起來的說道:「來人,把玉諾給本門主叫過來了,就說本門主有重大的事情交代他!」

「是!」

一個士兵立刻退下去了。

玉諾乃是凌源一族的高手之一,現在的修為已經是在了化神的第四層了,也是曾經的暗殺過一個六層的殺手著。

按照他現在的分析,那個人應該是一個精神力非常強大的人,精神力加上五識的力量確實是很強大,但是一個善於隱藏住自己的殺手,就是這個精神力的人剋星了。

玉諾的修為雖然說在這裡的殺手排行榜不是很靠前,但是他可以快速的隱藏住自己,這是任何都是比你不了了。

一個殺手只要是能夠靠近敵人的話,想要殺死對方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嗎?

「有他出手,足以是完成任務了!」

彥雲冷哼了一聲著,臉上變的更加的猙獰起來了。

……

姜柯走出去之後了,並沒有直接去了南都城了,而是找到了一個比較隱秘的地方,隨後慢慢的進入到達了內空間之中去了。

和上官木約定好的時間還有幾天,正好是藉助這幾天的時間,再一次的把自己自身的力量提升起來了,如果能夠再一次的進入這個師姐修鍊的話,那麼姜柯的時間就會多出來了數十倍的時間了。

「現在的精神力強者的身份,只是一個隱藏身份的作用了,那麼既然是這樣的話,不如把自己無識的力量再一次的提升著!」

姜柯坐在了大地之花的下面,此時一個發簪出現在他的眼前了。

這是姜玉的東西!

應該是姜玉在這裡療傷的時候留下來了,想到那天姜玉被抓住的模樣,當天發生的事情太快,直到現在他都還沒有完全的反應過來。

當時的姜柯一心想要解救兩個人,北疆王也是出手了,但是在姜柯解救下來姜洪的時候,再去看姜玉,居然憑空消失了。

一個人,居然可以在他面前無聲無息的消失了?

他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發簪。

深深的呼吸一口氣,現在想著這些也是沒用了,當時距離那麼近都是沒有發現她到底是如何消失了,就算是師傅也都是說,姜玉的身份不可說。

那麼就一定要調查清楚。

姜柯坐在了大地之花的下面,調整著自身的狀態,開始進入了忘我的境界了。

現在他的精神力已經是到達了一個巔峰的強度了,只是差距了一個不走就能夠再一次的突破了,只要是能夠突破的話,那麼她現在的實力絕對是可以和化神的六層境界對抗了。

精神力的修鍊十分的困難了,有的時候看似一步的差距實則中間是隔著一個銀河系了。

當然了,每一次的精神力的提升著,實力也會發生著不同的變化了。

姜柯把魂珠拿出來了,此時的魂珠已經了長得非常的巨大,姜柯和他比起來現實的十分的渺小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