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嗯!王長汀這人善於藏,一旦他露出鋒芒的時候,就代表了他會出全力!……只希望,李浩然不要敗的太丟人了……」

另外一邊的玲瓏玉也是點著頭說道,她的眼中泛起了凝重,緊盯著那一步一個台階走上去的王長汀,似乎想要看穿對方一般。

在她們身後,顏山河和江萬里變得如同苦瓜一般,看著走上台階的王長汀,還有正釋放出鋒芒的李浩然,連連搖頭嘆息。

「靠!這個死變態也來,看來咱們在人家的地盤,還是不要逞第一的好!可憐的浩然兄弟,我替你多喝幾杯……」

江萬里嘟囔著說著,一杯接一杯的喝著。

倒是顏山河那惋惜的眼神中,又泛起了一抹希望,他盯著正在幻崖上微笑以對的李浩然,默默的說道:「你可以么?」



在東區,坐著的黃嘯天忽地躺了下來,他看著頭頂的藍天,嘆息著:「王老大萬場戰績從無一敗,雖說他是我們宗門的武師第一人,可我還是想要讓他輸一場……只是,可惜啊!李浩然能勝我,卻不能夠勝他!」

「小祖宗,再怎麼說王長汀也是咱們的師兄,你怎麼就這麼不待見他呢?」

一旁陪黃嘯天的高松聽后微微笑著問道。

黃嘯天一嘆,將眼皮閉上,只見腦袋裡面都是王長汀的影子,不由咬牙切齒的說道:「我最看不慣王老大裝壁了,明明是個闊少爺,整日穿的跟個叫花子似的……靠!看到他我就心煩……」

……

「李浩然!」

王長汀走到幻崖的時候,身上的鋒芒已經徹底的壓過了李浩然,他平淡的來到了李浩然的身前十步之外的地方,看著李浩然認真的說道。

他的眼睛裡面,一抹凌厲的光芒直刺人心,在兩人對視的時候,生生刺入了李浩然的心神之中。

被突入起來的眼神一震,李浩然眉頭微微皺起,一股冰涼刺骨的感覺油然而生,在他心中竟生出了敵不過的想法。

「雕蟲小技!」

這個想法存在一瞬間,就被李浩然體內的浩然正氣磨滅,緊接著一股陽剛正氣,溫暖的力量從李浩然體內煥發出來,將他那被壓迫的鋒芒又一次衝天而起,竟和王長汀的氣勢半分山河。

看著李浩然的表現,王長汀微微一笑,接著退後了十步,身上的鋒芒在他退後的時候一步步消失,在王長汀停下來的時候,他周身的氣勢鋒芒消失虛無,好似從未出現過一般:「你有資格,讓我出劍!」

「呵呵!你是一個可以讓我出刀的對手!」

李浩然在感應到王長汀氣勢消失的時候,並未將自己的氣勢壓迫過去,而是將這股氣勢留在了他的周圍,沒有絲毫的侵略性和挑戰之意。

「劍!」

「刀!」

兩人在短暫的談話之後,陷入了沉默之中,相互凝視了十幾息后,兩人不約而同的將手朝著斜下方一伸,口中的話也在同時中說出。

嗡!

一股連貫成一體的嗡鳴響起,下方的眾人只看到在兩人身後,兩道光練破空而出,眨眼之間在空中劃過一道赤紅和黑色的光芒。

也在兩人握住刀劍的時候,那藏於鞘中的刀意、劍意相互激發出來,化作了一道衝天的光芒,竟將兩人頭頂上的天空映成了赤紅和黑色。

「不錯!鋒芒有了,刀意也足夠強大!只是不知道,你在力量的運用之上,又有多少成就!」

王長汀帶著一副長著語氣,平淡的眼神沒有絲毫波瀾,他看著前方的李浩然,將手中的劍慢慢橫豎在了他的身前。

劍身如玉,通透如火,火紅色的劍身上透出了一股蓬勃而發的火焰之力,這團火焰收斂劍身周圍,將這幻崖之上的空氣盡數點燃,狂熱的溫度隔著老遠就早早的讓李浩然感受到。

這火焰的溫度,可以熔鐵化鋼,焚山煮海,其中散發著一絲淡淡的壓迫之力,這股力量還未徹底釋放出來,就已經讓人心生陰影。

刀身寒光凌冽,透著一股儒雅的氣息,上面散發著淡淡乳白色的光澤,好似一柄儒雅之刀,任爾如何笑傲天下,我獨高潔深奧,那獨特的書生氣息,讓人心頭泛起暖意,雜念全無。

這一股暖意,猶如涓涓細流,溫文爾雅,平淡如水,卻又有一股如玉般的君子之氣,這種氣息本該出現在劍上,可卻浮現在了刀上,就是這種特殊,讓人不由生出特種想法。

「氣勢對比!李浩然弱了幾分,在意的對拼上,兩人各有千秋,不過單憑這幾處,還看不出兩人孰強孰弱!」

在幻崖之下,黃泉看著正對峙的兩人,淡淡的說著。

在他旁邊的許長老微微一笑,看了眼吳道子一眼,輕輕的說道:「長汀還有後勁,他這人最喜歡展現七分,留下三分!這一次李浩然敗了……」

「呵呵!老夫倒是覺得,李浩然還有機會!他的刀有三重意志,這一次他僅展現了一重儒意,相比起來他在意這條路上,走的要遠一些!」

旁邊的吳道子呵呵一笑,將他心中的想法說出。

話音落下,頓時遭到了許多宗門長老的反駁,對此吳道子只不過是輕輕一笑,他沒有辯解,也沒有任何反駁,只是沉默著看向了前方。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來! 第二百二十五章勢均力敵的碰撞

幻崖上的兩人並未馬上交戰,而是一動不動的看著對方,好似兩根木頭一般。

李浩然眼中始終保持著振奮的戰意,在王長汀登上幻崖,施展氣勢之時,兩人的戰鬥就已經開始,只不過那是無形的比斗,在外人看起來並不精彩,甚至沒有什麼,可真正在這一場爭鬥中的兩人,才能夠明白,這一場氣勢之爭,到底有多麼的兇險。

氣勢之後,就是意志的對抗,是刀和劍的對抗。

本該霸氣的刀,卻變得儒雅了起來,原本儒雅的劍,卻變成了霸氣。

看似矛盾的事情,卻在兩人的手中變成了可能,但這並非是唯一的可能。

「你是一個值得重視的對手,比我遇到的那些人都要強!這一次我出來,看來是對了,他沒有騙我!」

王長汀看著前方的李浩然,微微笑著,語氣改變,好似朋友一般,平靜的說著。

話音落下,他的劍意從方才的烈火焚天般的霸氣之中,慢慢融入鋒芒,身上衝天而起的劍意,化作了一柄泛著煌煌天威的天劍。

此劍火焰為雲,燒紅了半邊天,透出的強大威勢,就算是宗師級別的強者,也不敢小覷。

嗡!

也在同時間,李浩然的正氣刀上,光芒又濃密了半分,那乳白色淡淡的光芒,變得猶如月光一般,潔白之中,透著一股傲視天下的霸者之意。

李浩然身上的刀意同樣增強,霸者刀意被他釋放了五成,使得他散發出來的刀意始終和王長汀的一般,沒有強過對方半分,也沒有弱上一絲。

他知道,此刻還不是出手的時候。

武者對戰,講究氣勢為先,搶的先機。現在兩人做的不僅是意志上的比拼,更是先機的爭搶,稍有差錯一方就會不戰而敗。

故而,兩人一點點的釋放出他們的意志,通過這種神奇的方法,來熟悉著對手的力量。

「哈哈!自從我在弱水出來以後,就想要找一個你這樣的對手,來看一看我到底達到了什麼地步!你出現的不早也不晚,我希望你比陽九這些菜瓜鳥貨要強一些……嗯!是了,陽九、莫山、萬凌雲我鄙視你們,其實我最希望的還是你們上場……」

李浩然哈哈一笑,看著前方的王長汀沉默了片刻,忽地變得狂傲了起來,接著在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忽地扭頭看了眼南區正關注著這邊的陽九幾人,狂聲說道。

他感覺的出來,王長汀很強,所以為了搶奪這個先機,他故意如此放出狂言,為了激怒王長汀,也為了讓王長汀心中看輕他。


「哈哈……」

話音落下,南區的陽九幾人面色難堪無比,聽著周圍眾人的嘲笑之聲,他們幾人不約而同的上前走了幾步,正待要走上前去的時候,忽地停住了腳步,帶著一抹凝重的看向了幻崖上的兩人。

嗡!嗡!


兩股異樣頻率的震動幾乎同時響起,李浩然的話並未起到作用,兩人見無法擾亂對方的心神,毫不猶豫的釋放出了他們全部的意志。

刀意衝天,橫斷了半壁山河,散發出來的不屈霸氣之意,將這片天空的雲團盡數消弭。

好似,在這片天地下,李浩然就是天,他說有,就有,他說沒有,就不可以有。

這種霸氣在融合了不屈刀意,還有浩然正氣中的儒雅之意后,讓人覺得不那麼的難受,反倒是生出了就該如此的想法。

李浩然就該有如此的霸氣,就該有如此的氣勢,他就該是這般的人。

這個想法,幾乎在瞬間傳遍了所有人的心神之中。

天的另外一邊,劍意凌霄,俯視蒼穹,唯我獨尊的意志不斷和霸氣刀意相互碰撞,恍若這天地間只能有此一劍,此劍主導蒼生生死。

這唯我獨尊的劍意中,又融合的火焰的焚天煮海的霸氣之意,化成了一種令人心驚膽戰的劍意。

這種劍意,讓人不敢喘息,不敢大聲說話,更不敢思考,好似這股劍意,就是這天地間唯一的主宰,萬物在它的腳下,只能俯首稱臣。

「怎麼可能?五五之數……」

在場外,感受著兩種不相上下意志的許長老一愣,不由臉色未變,失聲說道。

黃泉眼中泛起了一抹淡淡的光芒,似乎這種局面是他最喜歡看到的一般。

在他一旁的吳道子更是微微笑著,眼中泛起的期待更為濃厚,心裏面激動的喊著:「儒道之刀,開創天地先河,比君子之劍,更有霸氣,更有那種君子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潔,還有帝皇君王,統領千軍萬馬的霸氣!……這是儒道領袖……」

「天啊!他竟然和王長汀不相上下……」

南區之中,白蓮子意外的看著天空中的兩道氣勢,眼中泛著無邊的驚訝,心裏面忽然生出了一種想法,這個想法才出現不多久,又被她直接否定:「王長汀的劍無影無蹤,修鍊的是無影幻劍,李浩然的刀中霸氣正直,恐怕難敵……我怎麼可能會有那種想法呢?」

「呼!持平了,我太小看了!三哥也小覷了他……李浩然,你到底經歷了什麼,為何短短几年之內,會有這般大的變化……」

夏雨露興奮的看著幻崖上的兩人,心裏面為李浩然長長出了口氣。

另外一邊,躺在地上的黃嘯天忽地做了起來,看著持衡的刀意和劍意,眼中泛著一抹惱意,略顯微怒的說道:「靠……他和我一戰竟還沒有出全力……也對了,他連刀都沒有出……是我太自以為是了……好期待啊,期待李浩然將王老大打成豬頭的樣子,讓你小子還在兄弟們面前裝!」

……

「哈哈!果然,果然!他說的沒錯,你就是我進階武宗的希望,我起初還不相信,現在我信了!李浩然,我若能夠進階武宗,我定請你喝我大千幻變宗最好的酒,希望你莫要讓我失望!」

王長汀感受著李浩然的刀意,眼中泛起的光芒更為閃亮,心中泛起的戰意直衝九霄,心中的興奮越發的濃烈,他忍不住想要出手。

嗡!

只見,王長汀的劍微微一顫,在他的心意之下,豎立在他胸前的劍,忽地朝著前方的李浩然刺去。

這一劍,火光衝天。

王長汀在出手的瞬間,進入了人劍合一的境界,化作了一道火劍,朝著前方的李浩然刺去。

「好!」

見此,李浩然哈哈一笑,狂喝一聲,被他提在手中的刀忽地一沉,刺在了幻崖的山石之上,如此拖著刀迎著那一道火焰之劍衝去。

這一刻,李浩然同樣是人刀合一,不過和王長汀不同的是,此刻的他看起來,好像是一個面對神仙的普通農民一般,手中的刀也並非是刀,而像是耕地的工具一般。

「好小子!刀不是刀,人不是人,他已經越過了天人合一的門檻,看到了天人相分,無我無刀的意境邊緣……」

幻崖之下,黃泉見此不由從座椅上站了起來,始終關注李浩然的他,不由驚聲喊道。

嘩啦!

同時間,在黃泉周圍的數百大千幻變宗的長老,紛紛起身,他們都看出了一絲的不同,被李浩然這一刀震撼的無以復加。

「……我看中的人,果然非同一般,他竟然摸到了這麼一絲意境……看來父皇當初的做法,還真是不明智啊!」

另外一邊,同樣關注李浩然的夏洪,忍不住激動了起來,他看著幻崖上,將要碰撞在一起的兩人,心裏面泛起了滔天巨浪。

身為天朝的三皇子,他一直都是平淡安靜,少有震驚和意亂的時候,今日李浩然竟帶給他了多年未曾有過的感覺,這讓他隱隱有些興奮了起來。

嗡!

劍意和刀意碰撞的更為猛烈,濺起了一團團光火,竟將下方所有年輕才俊的意志之力迸發出來,形成了一團意志風暴。

砰!

也在這個時候,李浩然的刀以最小的幅度撞在了王長汀的劍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