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嗯,這塊翡翠的體積很大,而且成色也相當的不錯,只是綠還不夠,雖然不如帝王綠,但是也算得上價值連城了!」旁邊有人評價道。

「林洛,這塊翡翠應該在六千萬之間,我現在就轉三千萬給你,沒有問題吧!」歐陽玉嫣笑著說道。 「沒有問題!」

林洛點點頭,很快歐陽玉嫣就通過黑市一方的轉賬機轉出三千萬給林洛,不過這裡信號摒棄,暫時林洛還沒有收到來自銀行的入賬信息。

下面繼續解石,第三塊,第四塊皆是解出了好貨色,第三塊是一塊價值四千萬的冰種,第四塊是一塊價值一千萬的孺種,也就是說,林洛又進賬了兩千五百萬,而且稅收都不用他交,直接由歐陽玉嫣給交了,當然那稅收是以原石的價值為準的。

最後一塊石頭裡面沒有貨,林洛是知道的,所以他並沒有抱什麼期望,忽然,耳邊響起一段清脆帶著一點娃娃音的女聲「我想買你的原石,可以賣給我嗎?」

其實林洛四塊原石解出了三塊貨,已經有相當一部分人對他的挑選出來的原石產生了想法,只是沒有付諸行動而已。

要買他原石的,正是那穿白色練功服的女子,林洛回頭看著對方說道「你給多少錢?」

「我給一百萬!」女子一雙明亮的眸子中撲扇撲扇的閃動著,看起來十分的可愛,不過林洛知道對方是一個暗勁初期的高手,所以並不敢忽視她。

「不賣!」林洛搖搖頭,他既然知道這塊原石中沒有石頭,還賣給別人那有點說不過去。

「那我給你兩百萬,你賣給我好不好?」對方用哀求的眼神看著林洛,倒是令林洛有點不好意思了。

忽然,他心中一動,既然這女子也是暗勁高手,那麼他也能用真氣探測出原石中是否有翡翠,但是看她的樣子,根本就無法探測出原石中是否有翡翠。

「難道?」林洛想到了一個菲斯所思的結論,那就是只有他才能用真氣探測出翡翠,別人都不行。

「還是不行!」林洛再一次搖頭拒絕了。

「你為什麼你賣給我,我只想解出一塊翡翠我父親看看!我給你兩百萬,你賣給我好不好!」少女語氣更加的具有哀求之意。

「這位小姐,難道你認為我的原石中就一定有翡翠?」林洛不由笑了。

「我叫上官玉兒,雖然我不知道你的原石中有沒有翡翠,但是四塊中就有三塊有,所以,買你的比買哪些強!」上官玉兒指著堆放著一大堆的原石說道。

林洛想想的確如此,隨即說道「這樣吧上官小姐,我對賭石還是頗有研究,這塊原石不是我買下的,不如我指點你買一塊如何?」

「那好吧!」上官玉兒臉上露出了興奮是神色來。

「等我一下,我先將這塊原石解了再說!」林洛說道,結果當然不用言喻,這是一塊廢石,看到什麼都沒有解出來,上官玉兒頗為意外的往了一眼林洛。

隨後,林洛就帶著上官玉兒走向原石堆,指著一塊他摸過的一塊原石道「就買這塊吧,應該不錯!」

「好,我就聽你的!」上官玉兒高高興興的結了帳,然後讓人將石頭抱到了解石師傅那裡去,準備解石。

五塊原石就有三塊解出了價值不菲的翡翠來,所以,大家雖然口上不說,但是心中已經認定林洛就是一名賭石高手。

有人見到他幫助上官玉兒挑選了一塊原石,都好奇的圍聚了過來,想要看看是否能夠解出好東西來。

歐陽玉嫣悄悄來到了林洛身邊,神情似笑非笑,低聲說道「林洛,你是不是對這位美女有興趣了?」

「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不過我呢,對上官玉兒沒有任何的齷蹉心思,歐陽小姐你想歪了!」林洛眉頭微微一皺說道。

「這位小姐,您的原石要劃線嗎?」解石的師傅詢問著上官玉兒。

「嗯!你看著切就行?」上官玉兒神情頗為興奮,一雙明亮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切石師傅的動作,隱隱間,透出一股濃濃的期待。

林洛神情淡定,這塊原石他用真氣探測過的,裡面的翡翠雖然不是價值連城,但是幾百萬還是有的。

果然,隨著切石師傅嫻熟的剝開了一層層石皮,卻是露出了一點鮮艷的女色來,上官玉兒不由高興的拍手道「太好了,太好了,有綠了!林洛你快看,有綠了!」

「嗯!」林洛不可置否的點點頭,他早就知道答案當然不會向上官玉兒那麼驚喜,倒是周圍圍觀的眾人,一個個都露出了驚嘆之色,看向林洛的目光中也多了幾分驚疑之色。

「林洛,你是不是能夠有辦法探測出原石中的翡翠?」一絲香風迫近,林洛忽然發現,歐陽玉嫣的性感的小嘴,離他的耳邊只有幾寸的範圍,耳邊甚至能夠清晰的聽到對方的呼吸之聲,那一絲絲香風更有勾撥人心之意。

不過此時林洛卻是顧不得這些,心中微微一沉,知道自己表現過了,讓歐陽玉嫣產生了懷疑。

如果說暗勁高手都可以探測原石中的翡翠,他覺得這個秘密沒有什麼必要保密,但是現在是,貌似只有他才能使用這個方法,別人不能使用,所以,這個方法如果透露出去,務必會引來不必要的麻煩。

「呵呵,你認為呢?」林洛瞬間就恢復了冷靜,微微一笑,他這次回答沒有確認也沒有否認。

歐陽玉嫣微微一笑,沒有說話,林洛的回答模凌兩可,本來她出其不意的提起此事,就希望從林洛的神情中看出什麼來,如果對方回答是,那最好,如果對方回答不是,神情中肯定有異樣,但是令她意外的是,林洛看似年輕,但是卻聰明無比,一個模凌兩可的答案,卻讓她無暇判斷真假。

「啊,漲了!漲了!又漲了!」

上官玉兒高興的盯著原石,完全沒有注意到林洛這邊。

十多分鐘過去了,最後的石皮也被打磨去掉,露出了一枚核桃大小,綠的比較純正,底子略微粉紅色的翡翠來,卻是芙蓉種翡翠。

這種翡翠比不上帝王綠,紫羅蘭等極品翡翠,卻也是價格不菲,這麼大一塊,也要將近千萬的價格。

周邊有不少的資深人士,很快就對這塊芙蓉種翡翠坐下了評判,這讓上官玉兒十分的高興,一張美臉居然微微泛紅,看來心中十分激動。

「林洛,現在我真的很懷疑你,能夠知曉原石中是否有翡翠了!」歐陽玉嫣仍然不肯放棄,再次通過話語來試探林洛。

「是嗎?」林洛微微一笑。

「呵呵,林洛不知道有沒有興趣來我們公司做事?」歐陽玉嫣忽然話鋒一轉,讓林洛去她們公司上班。

「你們家的公司叫什麼名字?還有,我現在還只是一名學生,而且還是三流大學的,能做什麼?」

歐陽玉嫣目光微微一沉「林洛,你妄自菲薄了,就憑你這一手選石的本事,如果傳了出去,就有很多公司和家族搶破頭來挖你,我家的公司叫做勝天國際,雖然在世界上排不上名號,不過在蓉城市和西南省還是小有名氣的!」

「勝天國際原來是你們家的?」

林洛心中很是驚訝,因為勝天國際在蓉城乃是巨無霸產業,甚至比起方萌萌老爸的方式集團都要強大不少。

勝天國際,主要涉及,金融,地產,餐飲,娛樂等,凡是賺錢的產業,幾乎都有勝天國際的影子,至於歐陽玉嫣說勝天國際排不上號,那是謙虛的說法。

歐陽玉嫣伸手勾了勾額頭的髮絲,淺笑道「是啊,怎麼樣?是不是考慮下!我知道你現在在上學,所以我們勝天國際可以聘請做一個金牌顧問,年薪一千萬如何?當然,這一千萬隻是底薪,你要做的就是,會參加一些公司進行的購買原石的活動,每次購石所獲得的利益,可以分給你三成!」

「一千萬?」林洛心中有點心動,上次他雖然通過賭石,贏來了上億的財富,但是他心中卻有點提心弔膽的。

而勝天國際是一個大集團大公司,有著深厚的社會背景是雄厚的實力,如果能夠拿他們做掩飾,這樣他就會引起別人的主意,而且歐陽玉嫣給出的條件也不低,一千萬的年薪,還有分成,這是以前的他連想都不敢想的好工作。

他雖然心動,卻沒有一口答應歐陽玉嫣,她這次接近他,很有可能她是知道了什麼?或者查到了什麼?雖然他現在也是安靜中期的高手,不怕很多人,不過他可沒有自大到,天下間沒有能夠對付得了他的人。

「歐陽小姐,這事,我要考慮下可以嗎?」

歐陽玉嫣眼中閃過一絲異光,微微點頭「當然可以,只要你想通了隨時就可以給我電話,而且因為你要上學的原因,只要你一個月來上一次公司報道就可以,其餘時間,你有空就來,沒有空也無所謂,如果有特殊事情有購石的行動,我會提前通知你!」

「嗯!」

就在這時,上官玉兒走了上來,她輕眼看了一眼歐陽玉嫣,心中微微一驚,隨即對李洛說道「林洛,今天太感謝了!如果不是你,我也不會選到這塊芙蓉種翡翠的!不過我要走了,這是我的電話號碼,記得和我聯繫哦!」

接過上官玉兒的紙條,上面書寫了一排阿拉伯數字,剛好十一位,應該是她的電話號碼。

「好!」

林洛與上官玉兒只是萍水相逢,林洛也沒有想要和她再次相逢,所以隨意的將她給的電話號碼放入了包里。

「這個上官玉兒不簡單,小小年紀就修鍊到了暗勁初期!」看著上官玉兒離去的背影,歐陽玉嫣若有所思。

「小兄弟你好,這是我的名片,很高興認識你,鄙人蓉城集團的董事長黃孝!」一名高瘦笑容溫和的中年人忽然走到了林洛身邊,並且遞上了名片。

「蓉城集團?黃孝?」林洛一聽瞬間就明白了眼前人的身份,蓉城幫的現任老大黃孝,正是他趕走了龍哥,也是他黃毛齙牙這樣的小勢力進行打壓,沒有想到在這裡碰上了他。

「你好,我是林洛!」林洛玩味的說出了這句話,想必憑藉蓉城幫的本事,應該查到了他的來歷。

果然,林洛話音一落,黃孝隨即臉色就是猛的一變,一道凌厲的光芒從他的目光之中直射而出。

對此,林洛卻毫不在意,黃孝雖然修鍊了武功,但是境界不高,也不過明勁後期,連劉揚都比不上,所以他看似凌厲的氣勢,在林洛身上卻猶如石沉大海,不會起到半點作用。 「想不到啊,林先生真是英雄出少年啊!」黃孝緩緩收回目光,不陰不陽的說道。

「是嗎?莫欺少年窮!小看年輕人,難免會吃虧的!黃總,不知有沒有吃過呢?」林洛輕笑,目光若有若無的掃過黃孝,讓黃孝心中一陣怒火升騰。

不過他是一個懂得分寸的人,黑市後面的人他惹不起,所以他不會在這裡鬧事,也不敢鬧事。

他冷冷一笑「林先生,我看你對賭石有幾分心得,不如我們來玩一個遊戲如何?」

「哦?怎麼玩?」林洛心中微微警惕。

黃孝對不遠處的一名中年人招了招手,然後說道「這是阿燦,在賭石方面頗有研究,我看林先生你對賭石的造詣也不錯!我們就選三塊原石,以切出翡翠的價值為準,誰的切出的價值越高,誰就輸,輸家需要拿出一億給贏家,並且他所解出來的翡翠,也要歸贏家所有!」

「你好林先生,還請多多指教!」叫做阿燦的賭石專家,伸出了自己的手來,只是他的神情顯得有些傲慢和得意。

林洛好似沒有看到一般,根本就沒有伸出手,這使得阿燦臉色猛的一變,不過知道身邊的黃孝是誰?也不敢發作,只能訕訕的退了回去。

林洛看著黃孝心中卻是樂了「奶奶的,這不是給本少爺送錢嗎?一億啊,可是一個不少的數目了,用來購買聚元丹的藥材都能買到不少了!」

「好,黃總,我接受了!」

「不知道,我可不可以也參加!」一道清脆的聲音響起,正是旁邊的歐陽玉嫣。

黃孝眉頭不由一皺「你是誰?」

「歐陽玉嫣!」歐陽玉嫣淡淡的回答道。

「歐陽家的人?」黃孝臉色微微一變,他來回打量著林洛和歐陽玉嫣心中卻波濤洶湧「難道這個小子和歐陽家有關係?」

黃孝作為蓉城三大黑幫之一的老大,雖然上位不久,但是對於蓉城各大權貴實力他還是極為清楚的,歐陽家,勝天集團的主導人,其實力遍布西南省,其實力雄渾,隱隱為蓉城各大家族之首。

「原來是歐陽小姐,真是幸會幸會!」黃孝神色快速轉變,臉上多了一絲笑意。

「黃幫主你好!」歐陽玉嫣臉上也多了一絲高深莫測的笑意。

「哈哈,哈哈!」

黃孝臉色猛的一滯,乾笑兩聲后就問道「不知歐陽小姐和林先生是什麼關係?」

歐陽玉嫣臉上的笑容越來越濃了「黃幫主,不談別的事,我想加入你們的賭局之中,你沒有意見吧?」

黃孝有點摸不清歐陽玉嫣的意思「歐陽小姐的意思是?」

歐陽玉嫣性感的唇角微微揚起「和林洛一樣,我也挑出三塊原石來,同樣,如果解出的原石品質高於你的,那麼你就輸了,給我一億,如果我輸了,我給你一億如何?」

「好!好!歐陽小姐要加入賭局黃某歡迎不已!」黃孝發出爽朗的笑聲,只是那笑聲聽起來有些憤怒。

「我看還是算了吧,這是我和黃幫主兩人之間的事情,第三方人插手不好!」林洛說話了,說話間,他的神色顯得格外的冷靜,異常的平靜。

「哼,林先生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你看不起歐陽小姐!」黃孝心中一動,忽然冷聲喝問道。

「好吧,既然你不喜歡我加入,我就退出!」歐陽玉嫣深深的看了一眼林洛,微笑說道。

黃孝目光猛的一縮,心中暗道「看來這歐陽玉嫣與林洛關係不凡啊!」他心中就多了一層顧忌,隨即他想到林洛兩次壞了他的好事,而且有可能殷少游也是他殺死的,心中就怒恨不已。

「黃幫主,我們開始吧,我已經有點迫不及待的想要贏你的那一億了!」林洛忽然大聲的說道。

這句話算是徹底的激怒了黃孝,他冷哼一聲「阿燦,不要讓林先生失望,一定要選出三塊最好的原石!」

「黃總請放心,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阿燦傲然的看了一眼林洛,然後就大步走向原石區域,他研究了原石已經有二十多年,積累了豐富的經驗,在他看來林洛不過是運氣好點,這樣的人不足為懼。

「林洛,有沒有把握?」歐陽玉嫣微笑問道。

「放心,贏他這點把握我還是有的!」林洛一轉身就朝著原石群走去,既然要踩黃孝,就要狠狠的踩,所以,他並不挑選,他用真氣探測過的原石,而是重新挑選起來。

三區這個地方不大,所以,林洛與黃孝對賭的事情很快就傳開了,不少人都興緻勃勃的議論了起來。

「那阿燦我聽說過,他的名氣不小,曾經有多次選出的原石解出過上億以上的翡翠來!那年輕人雖然今天表現不錯,但是挑選出來的原石貨色也就一般,估計這次是要輸了!」

「也對,實力懸殊太大了!那年輕人輸定了!」

「黃孝這人,陰險狡猾,精於算計,一般不做沒把握的事,看來他也是吃定了那年輕人!這年輕人是陪同歐陽玉嫣來的,不知道是歐陽家的什麼人?」

林洛雖然在挑選石頭,但是他那超常的聽力,依然將眾多的議論聽在耳中,心中卻是不屑一笑。

林洛用真氣探測了不少的原石,他也總結出了一些經驗來如何判斷原石中翡翠的好壞,一般越好的翡翠,密度就越大,真氣就越難進入其中。

很快,半個小時就過去了,阿燦已經挑選好了三塊原石,他的三塊原石體積都比較大,最大的一塊居然有兩米多高,最小的一塊有有半人高。

黃孝看到林洛現在一塊原石都沒有選出來,不由冷笑道「林洛,怎麼,難道挑選不出來嗎?如果真是沒有信心,這樣吧,你馬上認輸了,並且在我面前磕三個響頭,我就饒了你如何?」

「不勞煩黃幫主操心!」

林洛不再繼續探測,在剛剛的半個多小時中,他已經探測了上百原石,對於那上百原石他也瞭若指掌,他對著工作人員招招手,然後說道「這塊,這塊,還有這塊我要了!」

看著林洛挑選出來的原石,阿燦忍不住嘲笑道「林先生,你挑選的原石都這麼小,想要切出好東西來,可是難哦!」

林洛眉毛一掀「哦?原來選石是以體積來判斷的?如果說我隨便指著一座山,就說裡面有翡翠,你信不?不管你信不信,我是不信的!」

阿燦臉色一沉,林洛是在嘲笑他專門挑選大的原石,他冷哼一聲「小子,走著瞧吧,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做高手的!」

很快,兩人選出的原石都被送到了切割原石的地方去。

「開始吧!」黃孝沉聲說道。

「等等,我的原石,我想自己來!」說著林洛就隨意提起了一塊足球大小的原石,然後走到了解石機旁,讓解石師傅換上了砂輪。

「嗤嗤嗤嗤!」

是砂輪與原石摩擦發出的聲音。

「你聽好了,從這裡,這裡切!」對於林洛要自己解石,阿燦一陣不屑,他在他的原石上劃出了幾條線,然後就站到了一邊,讓師傅動手。

「拿水來!」林洛忽然停止了磨石然後說道。

「難道漲了?」阿燦與黃孝心中都不由一緊。

一瓶礦泉水澆灌在林洛的原石上,頓時,被摩擦的面就出現了拇指大小的一點綠來,綠色異常的鮮艷,好似要有綠色的汁水滴出來一般。

「這是?」

「是帝王綠!」

所有圍觀的人,都眼睛直了。

「就憑這點綠,這塊原石的價值就在五千萬之上,就是不知道這塊帝王綠有多大?」

「帝王綠?」黃孝眼中出現了一絲緊張之色,他雖然對原石不是太懂,但是也知道帝王綠是極品翡翠,價值連城,他猛的將目光看向阿燦。

阿燦目光不由有些躲閃,他也沒有想到,林洛居然從那麼小的原石中切出帝王綠來,他猛的盯著自己的那塊石頭,此時那塊原石已經按照他的意思,切掉了不少,但是依然沒有現綠的意思。

林洛繼續磨石,不過很快,他又停了下來,讓人澆上一瓶礦泉水,眾人就驚駭的發現,在這塊籃球大小的原石的另一端也出現了綠,那顏色依然是那麼的鮮艷。

「難道,難道這是一塊整體的帝王綠?」

想到這裡,許多人不敢想了,如果真有這麼大塊的帝王綠,那就是真正的價值連城了,林洛不慌不忙繼續解石,隨著時間的過去,所以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林洛的原石上不肯在離開,而且呼吸也十分的緊促,至於阿燦解石那邊根本沒有一個人去注意,甚至,連解石的師傅都好奇的向林洛這邊張望,只是人群擋住了他的視線,一時,對於他手頭上的工作都有點心不在焉。

黃孝見此不由恨得有點牙痒痒,臉色更是非常的難看。

林洛似乎知道這是一塊整體的帝王綠,不斷的在表面擦掉一塊出來,所以,在他擦了幾十次,整塊原石已經露出了大片大片的綠來。

這下,就算瞎子都看得出來,這就是一整塊帝王綠。

隨後林洛的動作快了起來,很快就將表面的石皮給去掉,露出了只比籃球小上一號的帝王綠來。

一時間,驚嘆,羨慕之聲不絕入耳,一個個人都用火熱的目光盯著這塊帝王綠來。

「漲了!漲了!」阿燦忽然發出一聲驚呼,眾人不由被他的喊聲吸引過去,發現,他的那塊原石也只有足球大小了,其中的破開面出現了一點紫色,隱隱有霧氣籠罩。

「是紫羅蘭?」有人見到不由驚呼道。

紫羅蘭也是極品翡翠之一,其價值不下於帝王綠,如果能夠解出籃球大小的紫羅蘭來,倒是和林洛解出的帝王綠相同。

「嘩啦!」

忽然,足球大小的原石一下子垮掉了,而那點紫色的翡翠也掉落了下來,卻只是拇指大小的一塊。

阿燦目光猛的獃滯,似乎不敢相信這一切都是真的。

林洛拿著翡翠信步走到了黃孝身前「黃總,第一局算是我領先了!如果你今天無法解出,我這塊帝王綠那麼大的極品翡翠,你是贏不了我的了!」

「小子,你不要得意,不是還有兩塊原石嗎?誰笑到最後還說不定!」

林洛嘴角微微一縮「那我倒是蠻期待的!」 第二局開始了,林洛沒有親自動手,只是畫出幾條線,讓切石師傅動手,大約不到十分鐘,林洛挑選出來的那塊原石再次出貨了,而且還是一種耀眼的金色。

隨著破開面越大,那縷金色就越來越耀眼。

「難道這是傳說中的黃金翡翠?」一名見識不凡的老者沉聲說道,並且他的眼睛一下子睜的老大,死死的盯著那金色的區域。

「黃金翡翠!」阿燦心中大震「不可能,這只是傳說中的玩意兒,怎麼可能真的出現!」

一時間,他心中產生了一種挫敗感,因為他知道,就算他解出了極品翡翠來,也不是林洛的對手了,黃金翡翠,是超出了極品翡翠的帝品翡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