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嘿嘿,先別說第五天涯了,還是看比賽吧,這次天才戰的年輕人,比上次天才戰的年輕人天賦更強,諸位可要留意,」一個長老笑道,

「現在還為時過早,還是等他們進入下一輪再說吧,如果沒辦法進入下一輪,根本不配做我們的弟子,」不少長老笑了笑,

以他們的身份,所收的徒弟,自然要是人中龍鳳,

下一輪的名額,只有三百人,這三百人才有資格成為他們的弟子,

至於大聖,他們只會在最後五十人,甚至最後十人當中挑選弟子,

當然,大聖們,只會挑選非六大門派的弟子,

「你們說,這次那些年輕人有可能進入前十,」忽然有長老問道,

「第五傲天是肯定能進前十的,甚至……第一基本上就是他的了,」有人回答,

「葉子陵、蘇寒、洪默峰,這三人也應該能進入前十,」有人接著說,

「我去也、封天子和楊賢也有可能,」一個長老說道,

(昨天下班回家后,老爸接到電話,一個親戚的腿摔斷了,因為關係比較要好,全家人都去醫院探望他了,所以只寫了一章,見諒,這一章就不要算欠的了吧,特殊情況,拜謝,) 第一百七十章 大蠍子

“林楓,後退。”奧達大喊,同時身形往前竄動,直接往蜈蚣前面擋住去路。

僅僅用了一秒鐘,奧達身後披風變換成一隻黑色的大蠍子。

隨着啪啪聲響,一隻蠍子赫然出現。

這是奧達的道。接受過傳承之後,奧達終於領悟出自己的道,那是一種不常見的道,竟然可以換化成一些兇猛異獸。

幻化成的大蠍子,宛如真實,眼眸中竟然帶着絲絲獸性。

黑色大蠍子一出現,頓時吸引了蜈蚣荒獸的注意。

兩個大傢伙立即就對上,各自發出威懾的聲音,龍璇稍稍鬆了一口氣,開始準備大殺招,打算尋找機會殺掉那隻大蜈蚣。

奧達的實力足以對付那隻大蜈蚣,但是龍璇等人不敢拖延太久,萬一驚動了其他一些荒獸,那可就麻煩了。


奧達所幻化的大蠍子高高豎起尾巴,一根亮閃閃的蠍刺就藏在尾端,隨時準備刺出去,兩隻蠍螯揮舞着,他開始圍着大蜈蚣轉圈。奧達心念微動,大蠍子背部的突然裂開,鑽出一隻只臉盆大的小蠍子,足有幾百只,密密麻麻地從幻化蠍子的背部滑落下去。


蜈蚣荒獸頓時緊張起來,頭上的觸鬚快速抖動,他顯得有些不安,沒想到會出現這麼一隻古怪的蠍子,那股天生的威壓讓他產生了恐懼感,他大概也明白,自己遇到了強敵。

兩隻大得讓人頭暈的蟲子在互相試探。龍璇悄悄凝聚真氣,不過他暫時沒有發起攻擊,而是讓星龍劍上凝出一股尖銳的劍氣。時機不到,他不會輕易攻擊,他希望能夠一擊命中,同時奧達也需要熟悉自己的道。

轟然一聲炸響。

蜈蚣荒獸忍不住那股壓力,搶先發起攻擊。他翅膀一震,身體稍稍懸空,狠狠地撞擊在大蠍子身上。其他人迅速躍起,因爲他們身下的大樹,瞬間碎裂倒塌,那是被大蜈蚣的身體抽中的。

龍璇心驚蜈蚣荒獸堅硬的身體,劍刃更是不願意落下,他要尋找蜈蚣的弱點,他明白,自己的劍刃很難破開蜈蚣堅硬的外殼。

那些小蠍子每個都有臉盆大,一個個快速移動到蜈蚣荒獸身邊,不約而同地用蠍螯家住蜈蚣的腳,蜈蚣的行動頓時被限制住了。幻化成的大蠍子兩隻大鉗子突然向前,一下子夾住蜈蚣的頭部兩側,緊接着,那條粗大的蠍尾閃電般向前一甩,尖利的蠍刺筆直地刺了出去。

“喀嚓。”

蠍刺深深地刺進蜈蚣的下顎。龍璇只覺得寒氣直冒,因爲他清晰地看見一股能量正注入蜈蚣體內。緊接着,奧達所幻化的大蠍子迅速向後退去,那些小蠍子也四散逃開。

龍璇、利亞四人楞了一下,感覺不對勁,也快速後退。


奧達領悟道之後,還是第一次使用,它的攻擊太犀利了,整個攻擊只用了幾秒鐘時間。

那隻蜈蚣荒獸開始劇烈翻滾,那股力量可不一般,一旦注入體內,哪怕蜈蚣是可怕的存在,也一樣受不了。

“轟隆隆。”一陣巨響,翻滾的蜈蚣荒獸將周圍的樹木全部砸倒,甚至還抽碎了一塊巨石,嘴裏發出了痛苦的吱吱聲。


龍璇收回星龍劍,他知道那隻荒獸完了,他第一次意識到奧達擁有的道有多大的威力,心裏不禁暗喜,只要天風小隊中每一個人實力增強,那麼自保的問題就不大了。

奧達變幻成大蠍子,就能輕易滅殺一隻蜈蚣荒獸,這是沒有想到的,只是不知道這隻蜈蚣荒獸是幾級的存在,從目前的實力看,他覺得這隻荒獸的級別應該不低。

奧達所變幻出的大蠍子趴在不遠處,虎視眈眈地盯着翻滾的蜈蚣,龍璇甚至可以看出它眼中出現的獸性。

龍璇不安的看着天色,天際邊已經漸漸昏暗,天快要黑了。

蜈蚣大荒獸的韌性很驚人,直到現在,他仍然在發瘋般地翻滾。大家很有耐心地等候着,那些小蠍子也在周圍遊蕩,遠遠避開發瘋的蜈蚣,它們也虎視眈眈地盯着,都在等我共倒下的那一刻。

足足折騰了一個小時,那隻蜈蚣荒獸開始抽搐起來。龍璇精神一振,知道蜈蚣不行了,漸漸的,蜈蚣越來越無力,奧達依舊一動不動的等候着,又過了幾分鐘,那隻蜈蚣開始亂咬了起來。

龍璇倒吸一口涼氣,這太可怕了,任何東西只要被蜈蚣荒獸咬住,立即都碎裂開來,不管是地上的石頭,還是堅硬的樹幹,都是一口粉碎。

終於,蜈蚣荒獸不再動彈。

龍璇長長地出了一口氣。天已經黑了,他暗暗發愁,看來沒有時間繼續下去。

當蜈蚣荒獸不再動彈後,大蠍子如飛一般衝了過去,那些小蠍子也一樣。大蠍子快速將我共翻了個身,露出下顎處針刺的傷口,用力撕咬開一個大口子。

龍璇心中微微一動,感覺不對勁:“奧達怎麼了,蜈蚣已經死了,爲什麼還要像野獸一樣上前撕咬?”

其他幾人很詫異,但龍璇他們不打算阻止。

定睛看去,只見大蠍子撕開了一個很大的口子,然後就沿着蜈蚣的腹部向前行去,那些小蠍子涌到那個撕開的口子邊,一個接一個鑽了進去。

沒過多久,只見蜈蚣的尾部位置再次被撕開一個裂口。

“哇,出來了。”不再是大蠍子,小蠍子那些,出來的身披黑色披風的奧達。

奧達一出來,只顧着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氣。

“呸呸,臭死了,他媽的,差點暴走了。”

“奧達,剛纔。。。”拉瑟生怕出事,飛快靠近問道。

“沒事,第一次使用道,不適應,差點暴走了,剛纔不見到我衝到屍體裏面撕咬嗎?就像真正的蠍子獵取食物一樣,噁心死了。”奧達剛在進入屍體之後才醒覺過來,以最快的速度竄了出來。

“奧達,你修煉的是什麼道啊?爲什麼可以幻化成蠍子?”

“不僅是蠍子,我還可以幻化別的生物,只是蠍子比較合適對付蜈蚣而已,第一次使用,差點就以爲自己是一隻蠍子。”奧達後怕的說道。

龍璇看看天色,暗暗咬牙,心道:“天就快黑了,再呆下去恐怕就危險了。”他跑大到蜈蚣荒獸的頭部,開始動手分解,主要是蜈蚣身形過大,整條不易於手到儲物手鐲中。

冥婚:鬼夫陰魂不散 ,發現蜈蚣居然中空了,只剩下外殼。

龍璇忍不住感慨:“靠,乾淨,環保,而且,奧達,你一定很餓。”

“哈哈哈。”

“多美麗的修飾啊。”

四人拼命取笑奧達。

龍璇收完蜈蚣屍體後,稍稍觀察了一下週圍,心裏暗暗嘆息,他們已經沒有時間再去獵取其他的荒獸,只能帶着衆人,貼着地面快速離開。

天風小隊離開不到一個小時,幾隻大型的荒獸快速掠過森林,片刻後,停在一片狼藉的森林內,其中一隻荒獸在地上聞了幾下。

之後爪子刨地,找到一塊黑色的蜈蚣甲殼,一口吞了下去,然後發出幾聲咆哮便離開了。

龍璇等人不敢停留,按照霍宇的說法,九獄一旦入夜,危險程度就會直線上升,要是不能儘快回到城池中,必須得找地方隱蔽起來。

蜈蚣荒獸的肉,龍璇等人不敢吃,不知道有沒有劇毒,但是他們今天只獵殺到這樣一直荒獸,也不知道等級如何,只能先去兌換點領取積分,再去買點食物吧。

幾人終於在天黑之前回到四獄,龍璇微微鬆了一口氣,雖然不知道黑夜會出現什麼危險,但總有一種不安纏繞在心頭。

“好吧,我們先去兌換積分,然後再去買點食物吧。”

五人來到兌換點,依舊是那個美麗的少女接待他們。

“我們來兌換材料。”龍璇開口說道。

“好的請隨我到密室。”

美麗少女拿着菱形晶體對着龍璇倒在地上的黑色甲殼覈查,半響,幽幽的說道:“暗金蜈蚣,六級荒獸,獵殺可獲得十萬積分,由於材料有些缺少,所以只能換取五萬五千積分。”

“六級荒獸?”林楓微微驚訝,轉頭看向奧達。才深深的感嘆奧達實力的提升竟然是如此之快。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首先想到奧達的實力,例如利亞的想法就特別一點,他開口說道:“奧達,你竟然吃了幾萬積分,很餓啊。”

“哈哈哈。”此言一出引得衆人不禁發笑。

唯一不明白就是那個年輕女子,怔怔看着幾人大笑卻不敢開口問話。

奧達被氣到幾乎要吐血,什麼話,什麼叫吃了幾萬,其實他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有沒有吃過蜈蚣的肉。

噁心過後,天風小隊一貫作風,瓜分了十五萬積分,每人三萬,剩下的五千,當然是霍宇的房租以及伙食費了。

其實以他們的實力和財力,完全可以在城市中購買一座小院,但大家都覺得沒必要,都喜歡與霍宇呆在一起。

買了一些食物和酒之後,五人興高采烈的回到小院,與霍宇大吃大喝了一頓。 「秦種和楚墨也必定能進入前十,」一個長老捋著鬍鬚笑道,

「看來今年的天才戰,他們又收不到弟子了,」一個長老呵呵笑了笑,他們,自然是指那些大聖,

如果加入前十的人都是六大門派的人,那麼六大門派的大聖當然就沒有機會收徒了,

休息區,葉峰等了沒多久,比賽便結束了,他這一區除了他之外,姜橫和張遠也過關了,

接下來等了很久,當所有比賽都結束的時候,三百個名額終於出來,葉峰和葉子陵等人都過關了,沒有遇到什麼大麻煩,

很快,三百個人的對戰名單便出來了,併發到了葉峰等人手上,

葉峰被分在了第五區,這次他的對手全部都是融入了六道、七道本源的武者,都不必姜橫弱,

一天後,比試便會正式開始,

葉峰和葉子陵等人同時離開了演武場,回到了雪月樓,

回到雪月樓后,雪月樓的店家送給了葉峰一封邀請函,邀請函上寫著:小弟特在天字一號雅間恭候葉小弟大駕,商討營救阿奴姑娘之策,

葉峰心中一驚,緊接著他穩住心神,心道:「此人究竟是誰,他為什麼認識阿奴,阿奴莫非真的在神魔大陸遇到了麻煩不成,」

他知道這件事有些古怪,可是他還是起身離開了房間,直奔天字一號雅間而去,

天字一號雅間外,

葉峰剛剛來到,雅間內就傳出了笑聲:「葉兄來的還真快,阿奴姑娘沒有看錯人,」

「閣下究竟是誰,」葉峰沒有進入雅間,不過雅間的門卻開了,一道笑聲傳出:「這裡是雪月樓,葉兄莫非還怕小弟動手不成,」

葉峰目光一閃,走入了雅間,

雅間內,一個黑衣青年正盤坐在案幾后,案几上的酒杯裡面已經斟滿了酒,

黑衣青年抬頭看著葉峰,葉峰看去,黑衣青年容貌俊秀,不過臉色卻極其蒼白,猶如白紙,

「這是小弟從神魔大陸帶來的酒,葉兄不嘗一嘗嗎,」黑衣青年笑道,

葉峰在案几旁坐下,端起酒喝了下去,隨後放下酒杯,問道:「你是誰,」

「我姓白,白雲飛,」黑衣青年笑道,

「白兄不過是個人類而已,怎麼可能進入神魔大陸,而且最後還能安然無恙離開,」葉峰又問,

「我什麼時候說我是人類了,」白雲飛笑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