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壞蛋,叫你笑話人家!」梁艷沖了上去,舉起粉拳,無力地捶著江帆寬厚的肩膀。

江帆伸出手指輕輕地咯吱梁艷的腋下,兩人打鬧嬉笑,相互追逐,屋裡充滿了快樂笑聲。

突然江帆的手機響了,接通電話:「喂,哪位?」

「帆哥,我是黃富,晚上有空嗎?我請你吃飯。」

「哦,黃富啊,你小子能掐會算啊,我今天剛回來你知道了!好,在什麼地方?」江帆道。

「在東城區的小麻雀酒樓,你現在就來吧。」黃富道。

「好的,二十分鐘後到。」江帆掛了電話,「艷艷,黃富請客,在小麻雀酒樓,走,我們吃飯去!」

「好吧,等我換一件衣服。」梁艷立刻換了一件粉紅色的短袖衣服,v字領,緊腰型,梁艷穿在身上十分顯身材,細細的腰身筆直向上,奇峰突起,拉起一道美妙的弧。V字領口微微露出點溝壑,讓人產生無盡的遐想。


「哇!艷艷,好迷人啊,你上街肯定會引起交通堵塞的!」江帆贊道。

「切,有那麼誇張啊!」梁艷甜甜笑道。

二十分鐘后,江帆和梁艷到了小麻雀酒樓,黃富就站在酒樓的門口,朝江帆揮手:「帆哥!艷姐!」

江帆和梁艷下車后,立刻引起了行人的注目,嫉妒的是女人的目光,好色的是男人目光。梁艷挽著江帆的手,慢步走著,街上行人很多,突然感覺到屁股被人摸了一把,驚訝地扭過頭,身後一位二十多歲的小青年正色迷迷地望著她,他身邊有四五個樣子不三不四的青年。

「你幹什麼!」

「美女,屁股很性感啊!」小青年笑道。

梁艷突然停下,江帆回頭看了小青年一眼,對梁艷道:「艷艷,怎麼了?」

「他剛才摸了我屁股一把。」梁艷羞澀中夾帶著憤怒。

「什麼!」江帆立刻火冒三丈,這小子膽子也太大了,竟敢摸我女人的屁股!眼睛盯著那小青年,露出懾人的凶光。

「識相的給老子滾開,這妞是我的了!」小青年囂張道。

「你是哪只手侵犯了我女朋友,立刻把手砍下來,今天的事就算了,否則砍掉你一雙手!」江帆冷冷道。

「嗬!你小子也不打聽我們少爺是什麼人,他就是藍幫的太子哥郭風!這裡是我們藍幫的地盤,只要一聲令下,就可以把你剁成肉泥!」

「老子管你什麼藍幫太子哥,無論是誰,只要侵犯了我的女人,就算你是京城太子,老子也要砍下你一隻手!」江帆厲聲道。

「帆哥,怎麼回事?」黃富看到這邊出了什麼事,立刻跑了過來。

「你小子好囂張!兄弟們給我上!砍死這小子,那妞等我享受后再給你們享樂。」郭風喊道。

嘩!立刻上來五個人把江帆、梁艷、黃富三人圍在當中,周圍的行人立刻閃開。五個人立刻從腰間拔出了小板斧,燈光照射在斧頭反射耀眼的寒光。

「帆哥,這幾個小混混交給我解決了,你和嫂子在一旁看戲就可以了。」黃富立刻身形一閃,一個漂亮的側踢,速度快如閃電, 紫色幽夢 ,腹部被踢中,立刻慘叫一聲飛了出去,倒地不起。

另外四個人四柄小板斧從不同的方位朝黃富劈來,黃富蛇形而上,膝蓋頂在距離最近人的襠部,那人慘叫捂著肚子倒在地上。接著來了一個掃踢,踢在另一個人的頭部,那人立刻昏厥過去。



剩下兩人頓時慌了神,手拿著斧頭遲疑的時候,黃富的騰空越起,連續提出兩腿,「砰!砰!」那兩人頭部被踢中,慘叫一聲昏倒在地。

說起來慢,實際上只是瞬間的時間,五個人就倒在地上,郭風立刻慌了神,立刻吹起來口哨,「噓!」一聲清脆的哨聲。

嘩!街上立刻出現了一百多個手拿斧頭的人,郭風立刻來了精神頭:「兄弟們!點子緊,把這兩個男的給我剁了,女的留下!」

「媽的,誰敢惹我們藍幫的太子郭,活得不耐煩了!砍死他!」

給讀者的話:

兄弟們大力支持啊! 女總裁的貼身男秘 !迫切需要支持啊! 換了套休閑裝,慕卿帶著南宮睿去了商場。

選擇了個兒童床,又買了些書桌柜子之類的東西,慕卿又帶著南宮睿去了服裝區。

「選吧,你喜歡什麼風格的?」慕卿看了眼琳琅滿目的商店,笑著開口道。

「不用了吧……」南宮睿擔心慕卿花錢花的太多了。

看出南宮睿的想法,慕卿不禁輕笑出聲:「別擔心我的錢包,我的工資還是很豐厚的。」

由於她的業績突出,所以院長在實習期間也會給她錢。

加上手術成功后的獎金,她手裡的錢還是很多的。

再說……原主慕卿的父母還給她留下了不少的錢,足夠她揮霍了。

看著慕卿篤定的眸,南宮睿這放心下來,挑選著喜歡的衣服。

只是南宮睿只選了兩套,而且還是不怎麼好看的便宜衣服。

「我選好了。」南宮睿抱著衣服找到了慕卿。

慕卿看了眼衣服,不禁有些頭疼,抬手招呼著導購:「美女。」

「小姐您好。」

「幫我給他搭幾套衣服,春夏秋冬各十套,內衣內褲來二十套,再來一些配飾。」

說著,慕卿忽然想起了什麼:「還有鞋子,每個季度都要十雙。」

「好的。」導購員應了一聲,隨即帶著南宮睿去換衣服。

全部找好以後,慕卿滿意的付了賬,吩咐他們把東西送到家裡,這才帶著南宮睿離開。

望著慕卿的側顏,南宮睿心裡感動不已,伸手握住她的手:「慕姐姐……」

「怎麼了?」慕卿低下頭,狐疑的看著南宮睿。

「謝謝你。」南宮睿眼底閃過一抹暖意。

自從爹地媽咪去世以後,沒有人對他這麼好了!

「小笨蛋。」慕卿捏了捏他的臉頰:「別煽情了,我給你買了遊戲機和一些玩具,但是我要跟你約法三章。」

「你說。」南宮睿毫不猶豫的點點頭。

「第一,每天玩遊戲機,或者是一系列電子設備,要有時間限制。」

「沒問題。」

「第二,你的玩具要學會自己整理,我不想每天回來都看到一屋子的玩具。」

「放心吧。」

「第三,以後不要這麼拘謹,既然你叫我姐姐,那我的錢你就可以隨便花,只有一條,不許做壞事。」

「好……」南宮睿下意識便要點頭,隨即反應過來慕卿的話,頓時紅了眼睛:「慕姐姐……」

「別哭,男子漢大丈夫,流血不流淚。」慕卿伸手捏了捏她的臉頰。

「我還是小孩子,我怕流血……」南宮睿委屈巴巴的望著慕卿。

慕卿頓時一陣無語,白了眼南宮睿:「你呀。」

隨即忍不住失笑,慕卿拉著南宮睿回到了公寓。

經過一下午的忙碌,原本的客房變成了兒童房,衣櫃也被塞得滿滿的,各種玩具都擺在柜子里,還有一些流行的手辦和漫畫。

看著這樣的房間,南宮睿感動不已,轉身抱住慕卿的腿:「慕姐姐,遇到你真好。」

「小傻瓜,去熟悉一下你的房間吧,明天我陪你去學校看看。」慕卿不禁莞爾,揉了揉南宮睿的頭。

「好。」南宮睿應了一聲,隨即撲向兒童床。

見狀,慕卿不禁輕笑一聲,轉身走出了兒童房。

坐在沙發上,慕卿打開電視,隨意找了個節目看了起來。

嗡……嗡……

手機鈴聲忽然響起。

慕卿將電視按了靜音,隨即拿起手機看了眼。

是刁明打來的?

狐疑的接起電話,慕卿低聲詢問道:「刁爸?怎麼了?」

「卿卿,林憂被釋放了。」刁明無奈的嘆了口氣。

「怎麼回事?」慕卿眼底閃過一抹驚訝,這種情況下,怎麼還會被釋放?

「林家家大勢大,警局那邊扛不住壓力,只能宣判釋放。」說著,刁明擔憂的詢問道:「卿卿,你……沒事吧?」

慕卿唇角勾起一抹嘲諷:「沒事,早就該想到了。」

「卿卿……」

「刁爸,我真的沒事,不過林憂還回醫院嗎?」

「估計是要回來的,到時你跟她……」

「我還就怕她不回來!」慕卿眼底泛起一絲寒芒:「好了刁爸,這件事你別管了,我來處理就好。」

「卿卿,你想做什麼?」刁明不禁有些驚訝。

「我什麼也不想干,只是想要需要受到代價的人,付出代價!」

說罷,慕卿直接掛斷了電話,深呼吸一口氣。

這個林偉國……還真不是個省油的燈!

冷嘲一聲,慕卿隨手拿起遙控器,繼續看著電視劇。

既然林憂仗著林家無法無天,那她只好讓林家也受到代價了!

看著電視節目,慕卿唇角勾起一絲冷漠,眼底閃爍著點點寒芒。

咔嚓。

開門聲響起,慕卿抬眸看去,赫然看到封時奕拎著幾袋零食走了進來。

「怎麼想到買零食了?」慕卿不禁有些驚訝。

「家裡沒有了,而且又來了一個小鬼,怕你們不夠吃。」封時奕將袋子遞給慕卿,隨即蹙了蹙眉:「你心情不好?」

「怎麼看出來的?」慕卿不禁有些詫異,狐疑的看著封時奕。

難道他長了透視眼?

「我知道林憂被釋放了。」封時奕笑著揉了揉慕卿的頭。

隨身空間:兵王的異能小媳婦 :「知道了你還問!」

「逗你玩嘛。」封時奕摟著慕卿坐在沙發上:「別不高興了,林家有我幫你對付呢。」

「不要,你千萬別動手!」慕卿忙不迭地的阻止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