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夫人,二小姐不知是怎麼了,很是傷心的哭著回水雲軒去了!」下人回稟道。

柳素雲聽的心下大喜!

傷心好啊,越是傷心,越是表明她在乎自己!那自己就越好拿捏她不是?

柳素雲自信滿滿的帶著蓮香來到水雲軒。

無需進屋,便看到慕歌在院子里氣的正拿著小丫鬟生氣,瞧見自己過來,立馬起身賭氣的就進了屋,聲音卻傳了出來,「靈犀彩鳳,若是姨娘來了,請她回去,告訴她我還沒有原諒她!」

靈犀彩鳳一臉苦笑的看向柳素雲,柳素雲抿唇一笑,自顧走到屋前,溫溫柔柔的沖著裡面說道,「歌兒,姨娘自小最疼誰,旁人不知曉你還不知嗎?」

「可剛剛姨娘朝歌兒要銀子,姨娘就從未給姐姐要過銀子,姨娘這明顯是在拿歌兒當外人!」慕歌聲音氣鼓鼓的傳出來。

柳素雲心道,你跟我雨兒能比嗎?面上卻還是笑的溫柔,「歌兒這就誤會姨娘了,姨娘管你要銀子是因為……」

「不管因為什麼,姨娘管歌兒要了,就是當歌兒是外人!」慕歌突然推開門,眼中含著淚花花看著柳素雲。

柳素雲微微有些遲疑,在快速思慮,要不要為了安撫她,先說不要銀子了?

「姨娘說不出來話了吧?原本歌兒還想問姨娘,在姨娘眼中,歌兒和銀子誰重要?如今看來也無需多問了,在姨娘眼中,銀子比歌兒重要!」慕歌死死的攥著帕子瞪著柳素雲。

那是自然,你怎麼能跟銀子比?你這麼生氣,莫不是想說把銀子給我,日後再不與我來往了?

那敢情好啊,先把銀子要回來,至於日後,我有的是辦法哄你回心轉意,再把那些珠寶都給我搬回來!


柳素雲心裡想的美美的,也不準備安撫了,就等著慕歌發怒與自己決裂,然後好還銀子…… 第382章放肆玩沒在怕的

結果,慕歌的確是傷心欲絕了,也真的憤怒的要決裂,只見她啪的一聲把門給關上,「好,原來在姨娘眼裡歌兒竟比不得那些個銀子,既如此,歌兒就把那些可惡的銀子全部給扔了去!」

什麼?扔了?

不該是還給自己嗎?

怎能扔了?

柳素雲正美滋滋的等著銀子到手呢,慕歌這氣話嚇了她一跳,「可不能扔……」

「我偏要仍!」慕歌氣鼓鼓的叫囂,那語氣彷彿恨透了那些銀子。

柳素雲直接就懵了,她怎麼會是這麼個反應?這蠢貨竟是跟銀子爭寵杠上了?

跟自己預料的完全不一樣啊!

柳素雲突然覺得心好累,總覺得蕭慕歌這蠢貨不學無術好糊弄,可怎麼就忘了,正是因為她的蠢,想事情跟旁人完全不一樣,根本就不按套路來啊!

擱正常人,哪裡會想著要跟銀子爭寵,甚至一言不合就要扔的啊?

這蠢貨要是扔了自己能撿回來也是好的,可就怕她啥時候心血來潮的說扔就扔,自己都不知道她扔哪了,畢竟如今雨兒的婚事才是最要緊的事情,自己總不能派人一直盯著她啊!

想到此,柳素雲不得不耐著性子好言哄騙道,「歌兒誤會姨娘了,姨娘最疼愛的便是你……」

「那姨娘還管我要銀子不?」慕歌顯然不信。

要,當然要啊,那本就是我的銀子好嗎?柳素雲在心裡吶喊!

可面上卻只能握著拳頭強迫自己笑出聲道,「歌兒說的什麼話?姨娘給歌兒銀子花,哪裡還有要回的道理?」

「真的?姨娘真的不管歌兒要了?還是跟以前一樣待歌兒好?」慕歌語氣有些鬆懈了。

柳素雲立馬道,「自然是真的!歌兒是個聽話孝順的孩子,姨娘肯定會待歌兒好的呀!」

蠢貨,你可聽清楚了,本夫人不朝你要銀子,但你得聽話,將銀子珠寶孝順給本夫人啊!

「歌兒信姨娘!」慕歌終於開心的把門打開,沖著柳素雲直樂。

柳素雲也沖著她笑,目光盈盈的望著她,笑了還一會兒,半點不聽慕歌替孝順的事情,心中登時又有些急了。

這蠢貨到底懂不懂人情世故啊?本夫人都如此說了,你都不知道表示表示?

慕歌看著柳素雲臉上的笑容一點一點快要綳不住,心中笑開了花,不好意思,我這麼蠢,可聽不懂你話中的意思!

柳素雲又等了片刻,見慕歌真的沒準備表示,心中怒火翻湧而起,真想一巴掌拍死眼前這個小賤貨啊,可想到若拍死她,自己的銀子就真的沒著落了,最後硬生生咽下火氣,可她此時此刻著實對著慕歌笑不出來了。

在趁著臉色沒有徹底崩盤前,速速跟慕歌說了一句有事,然後即刻轉身麻溜離開!

她怕自己再不走,到時候臉色變了,蕭慕歌這蠢貨又該嚷嚷著自己變了,對她不好了,自己就更從她身上拿不到分毫了。

所以,只能走,銀子便當先存在蕭慕歌這的,只要以後把她給哄好了,總歸能連本帶利全部拿回來!

彩鳳機靈的站在院門口遠遠眺望著,等柳素雲徹底走沒影了,跑過來樂呵呵的一笑,「主子,人走了!」

慕歌噗的一聲就笑了出來,「她怕是要氣死了!」

「主子還笑?屬下瞧著她好幾次都險些要與主子撕破臉,若她真的氣急了與主子撕破臉,以她如今將軍府夫人的身份,以後想要插手主子的事情,也不是不能的……」靈犀有點擔憂。

彩鳳則一臉不在乎,「你怕什麼?憑她能把咱們主子如何了?」

「你莫要忘了,便是主子不認,可她已經頂了夫人這個名頭,只一個孝字便壓了主子一頭,便是設計不到主子,可若真想膈應,也是輕而易舉的啊!」靈犀提醒彩鳳,莫要太樂觀。

「主子出閣之後,她便管不著了……」彩鳳不服氣道。


靈犀無奈道,「問題就是怕她在主子出閣之前鬧點什麼出來啊,莫要忘了,原本主子與離王殿下的大婚時間,便是被她搗鼓著硬生生推后了,雖說主子原本也沒準備那時候就大婚,可這足以說明了,她在主子的婚事上,是能插手的!若真是鐵了心不顧一切的要添亂,主子的婚事恐有波折!」


「那可是皇上的賜婚,她還能有本事干預不成?」彩鳳表示靈犀實在是想的太多了。

「莫要忘了,主子的婚期也是有聖旨的,不一樣推后了?」靈犀就抓住了這一點。

彩鳳頓時泄氣,也開始跟著擔憂,「不然主子你也收斂點?等大婚後,有的是功夫收拾她?如若真把她給逼急了,真狗急跳牆擾了主子的婚事,可就得不償失了!不就是些銀子嘛,她想要給她便是,屬下瞧著她對銀子很是有執念,已經為了銀子頻頻失態了……」


「有執念好啊,她越在意銀子,便越不會與我撕破臉,你們兩個別在那瞎擔心了……」慕歌一臉輕鬆的笑道。

「為何呀?主子可莫要太玩火,她拿不到銀子狗急跳牆,到時候吃虧的可是主子!」兩個小丫頭還是很擔心。

慕歌見這倆人沒明白自己的意思,抿唇一笑,一臉深意道,「你們忘了嗎?雪奴可是說了,她家殿下身後可是有金山銀山呢,你們覺得我那愛財如命的姨娘,會不眼饞嗎?」

兩人都不是笨的,被慕歌這麼一提點,頓時明了,「依主子的意思,日後豈非可以……」

「放肆玩,沒在怕的!對於視財如命的人,有銀子就是爺啊!雖然是離王有銀子,但咱們借著點光還是沒問題的啊!」慕歌如今拿捏住柳素雲這弱點,真的是完全不再把她划入需要忌憚小心的範圍內了。

家宅不怕有人算計了,那便可專心去做別的事情。

唔,也不知道南宮玉得多久才能從北安王那裡問出消息來。

慕歌手指敲打著桌面,心裡卻已經在琢磨,她其實跟慕千離兩人心中對於下毒的人都有猜測的,只不過想更確定些罷了。

到底沒讓慕歌等太久,到了晚上,南宮玉那邊可派了人過來。

慕歌邊拆信邊對靈犀二人笑道,「說起來,能這麼快讓南宮玉找著機會灌醉他爹,咱們是不是得好好感謝下我那好姨娘和姐姐啊?」 第383章沒準懷疑錯了呢

「可不嗎?若非她們去北安王府走上這一遭,玉郡主可受不了那麼大的委屈,以至於讓他爹都得陪酒安撫!」靈犀笑道。


「主子這是又想出什麼陰招要對付柳姨娘了?」彩鳳一臉興緻的問道。

慕歌一臉愕然的看著她,「是我表達的有誤嗎?我說的是感謝啊!」

彩鳳臉上表情不變,依舊興奮道,「是呢是呢,主子你準備怎麼感謝呀?需要屬下做什麼?儘管吩咐啊?」

慕歌頓時無語,就你這一副摩拳擦掌要做壞事而興奮的模樣,還敢說是呢是呢?

我這麼正經的人是做了什麼讓你誤會?居然給你留下做壞事的印象了?

慕歌表示不想搭理彩鳳,低頭看信。

原本以為南宮玉得來的消息會跟自己想的差不多,可當她看到內容時候,眉頭已經開始微微蹙起。

彩鳳本還想追問做壞事的詳情呢,結果發現慕歌神色不對,識趣的閉上了嘴。

當慕歌看完所有內容將信紙放到燭台上點燃成灰燼后,兩個小丫頭終於沉不住氣了,彩鳳急忙道,「可是出了什麼變故?」

「北安王說他並未見有人往魔醫藥箱內放東西!」慕歌皺眉道。

靈犀與彩鳳對視一眼后,思忖了下道,「會不會是有功夫高強者,趁北安王不注意時候,以內力掀開藥箱放了葯進去?」

「不可能,魔醫耳朵很好使,便是那人無聲無息的掀開了藥箱,還能放葯進去時候也一點聲音也沒有嗎?而且北安王也並非尋常文臣,他是武將,想不現身就以內力打開箱子,那怕是要很大的一股內力才成吧,北安王能察覺不到?」

慕歌表示對功夫並不了解,但她以前看過電視啊,那些個內功強大的人,哪個運氣時候不是鼓出一陣氣浪的?便是電視上誇張了,可無聲無息絕不可能吧!

果然,靈犀彩鳳兩個都擰眉思索起來,表明慕歌猜測不錯,用內力是有動靜的!

「若非功夫高強者還能是誰,一般人偷放東西進去,能不被發現嗎?」彩鳳實在是想不通。

慕歌卻沉默不語。

靈犀眼珠子一轉,問道,「主子,玉郡主可是還問道了別的線索?」

慕歌臉上神情很是不確定道,「不知道算不算線索,北安王說他確定沒見有人往魔醫那藥箱里放東西,倒是引路的宮女曾見魔醫眼睛不好,行動不變,主動提出幫他拿藥箱,被魔醫給拒絕了,那宮女的手曾碰到過藥箱……」

「僅僅碰一下也不能說明什麼吧?」彩鳳說道。

慕歌表情越發古怪,「的確不能說明什麼,不過……這宮女是羽翎宮的大宮女蕊心,是不是有點問題了?」

兩個小丫頭聞言均是一愣。

「主子是說,領路的是柳貴妃羽翎宮的宮女?還是大宮女?這怎麼可能?柳貴妃聖寵不斷,她羽翎宮中的人個個都眼高於頂,便是尋常宮女都沒人敢指派她們去給宮外來人引路,更遑論是貴妃娘娘身邊的大宮女?」

彩鳳驚訝的說道,她跟著慕歌在碧落閣住的那段時日,可是沒少打聽宮裡的情況,尤其是對柳貴妃羽翎宮中的事情打聽的更是事無巨細,畢竟她那時候可是要圖謀人家的石心蘭呢。

靈犀深以為然的點點頭,慕歌眸中一抹幽深閃過,「而且,這位大宮女蕊心還主動要幫魔醫拿藥箱……呵呵,柳貴妃身邊的大宮女過的日子可以說比普通人家的小姐還要享受,魔醫的藥箱沉不說,還有一股子藥味,她竟主動要求去拿,這就很說明問題了啊!」

「主子既然看出來她有問題了,還有什麼好糾結的?」彩鳳問道。

「我只是有些意外,會是柳貴妃的人,我原以為會是……」皇帝的人呢,慕歌沒說下去,可她真的以為北安王會招出金羽衛來,如今看來,自己跟離王都估算錯了,竟是柳貴妃的人?

可為什麼會是柳貴妃的人呢?

她跟慕千離似乎並無交集啊,更跟自己沒什麼干係!

自己的噬魂釘陣會是她支使人下的?

沒理由啊!

慕歌有點想不透,琢磨了片刻后,突然抬頭看向彩鳳,「你可聽說過柳貴妃出閣前的事情?」

彩鳳被問的一臉懵,她不知道慕歌頭上被種下噬魂釘陣的事情,所以一時不明白慕歌想問的是什麼,「額,柳貴妃出閣前就是京中出了名的美人啊……」

「然後呢?」慕歌又問道。

什麼然後?彩鳳迷茫的看著慕歌!

慕歌輕咳了一聲,「既然是出了名的美人,可有什麼才子佳人的故事?」

「那多了去了,上門提親的都要把國公府的門檻踩爛了,光是喜歡她的皇子都有好幾個……」彩鳳說道。

慕歌見她半天沒說到重點上,便乾脆直接道,「我爹爹呢?可跟她有什麼……沒有?」

「將軍?沒有吧,將軍年輕時候一直在邊疆戰場上,便是回京也都忙于軍務,據說無心風花雪月之事,京中盛行的茶會詩會什麼的他一次都沒參加過,而且那時候老將軍也並非古板看重門第之人,是以並未著急給將軍聯姻京中豪門閨秀,將軍夫人也是將軍行軍時候偶然遇上,而後帶回府上完婚的!」彩鳳說著一臉敬佩。

慕歌表示與有榮焉,自家爹爹就是這麼的優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