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

葉簡汐應了一聲,拚命的把涌到眼前的霧氣逼了回去。

……

慕家的人親自來看過慕老太太,確定她已經走了,便開始商量怎麼給慕老太太舉行葬禮。馮梓雲對慕老太太把所有資產都留給慕洛琛的行為感到不滿,所以對葬禮不怎麼在乎,連討論都懶得出席。她不來,葉簡汐反倒省了心,仔細的跟三嬸吳春熙請教了葬禮的流程和注意事項,便開始有條不紊的準備葬禮。

一周后,慕老太太下葬的日子確定了下來。葉簡汐和慕洛琛親自發邀請帖,請慕家的親朋好友來參葬禮。剛好發到容家這一天,容子澈帶著溫如意趕回來A市。雖然溫如意還沒有醒過來,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但容子澈表示,一定會參加葬禮。

眨眼的時間,便到了葬禮這天。

一大清早,葉簡汐和慕洛琛起來,支持葬禮。吳春熙也趕到了慕家,幫著葉簡汐撐局面。

悼念會進行到了中午,慕家的傭人合力將棺槨抬上了車。

浩浩湯湯的隊伍,從慕家出發,最後在位於郊外的慕家公墓停下,眾人蜿蜒而上,依次排開,聽著神父吟唱悼詞。

中午十二點鐘,棺槨正式下葬,泥土一點點埋沒了楠木棺材,慕洛琛的雙手緊緊地攥在了一起,葉簡汐站在他身旁,抬手握住了他的手,然後將他的手指掰開,十指緊扣,他握她生疼。

可葉簡汐像是感覺不到似的,任由他握著。

天上不知何時飄下了細細密密的雨絲,她抬眸望著並排安放的慕老太太和慕老爺子的墓碑,心中沉痛的同時,又生出了幾分奇異的寧靜。

或許百年之後,她與洛琛也會這般安眠吧。不知道到那時,在另一個世界,能不能見到這些逝去的親人…… 第1508章如意卷:小幸福

葬禮辦完之後,慕家沉寂了好幾天。慕洛琛不怎麼出去辦公,閑在家裡和葉簡汐一起照看女兒。小丫頭的燒反反覆復的,幾天都沒見好轉,偶爾醒來的時候不停地嚷嚷著要太奶奶,除了葉簡汐外,誰也不能碰,否則就哭的死去活來的。葉簡汐心疼女兒,也不捨得讓別人沾手,只好自己親自帶。

忙碌中,不知不覺又是一個多月過去,A市的天氣變得越發的炎熱,火熱的烤得人幾乎要融化,不知不覺中,盛夏已經到來。在葉簡汐的照料下,慕蓁蓁的病情也變得好起來。雖然依然會找慕老太太,但已經不會像之前那樣哭的撕心肺裂了。

葉簡汐終於能鬆口氣,能抽出時間,多去看看溫如意。溫如意沉睡了兩個月,依然沒有醒來的跡象,不過有容子澈在,她的臉色看起來比之前紅潤了許多。

「沒找別的醫生給如意看看嗎?」葉簡汐拿著一個橘子撥開,一瓣瓣的塞給蓁蓁吃。小丫頭像是一隻等著投食的小鳥,張開紅潤的唇瓣,把桔子咽下去,嚼吧嚼吧吃了,又眼巴巴的等著下一片桔子。

「已經找了,不過都是一樣的說法。我不打算再折騰了,就在這家醫院好好的治療、調養身子,她願意什麼時候醒來,我就等到什麼時候。」容子澈格外的喜歡蓁蓁,自己拿了一顆桔子剝開,逗她說:「寶貝,過來,叔叔給你剝橘子吃。叔叔的桔子又大又甜,比媽媽剝得還好吃。」

蓁蓁看了眼他手裡的桔子,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但還是堅定的搖了搖頭。

隨著她的動作,頭上的兩個小羊角辮也晃動了幾下。

容子澈的心瞬間軟的一塌糊塗,伸手摸了摸她的腦袋,說:「蓁蓁,別給你爸媽做女兒了,來給叔叔做女兒吧。我跟你溫阿姨,一定好好的疼你。」

慕蓁蓁聽懂了他這句話,皺了眉頭,「哼」了聲,背對著他,緊緊地抱住了葉簡汐。

顯然是不樂意了。

容子澈頓時哈哈大笑了起來。

葉簡汐把慕蓁蓁抱起來,笑著說:「寶貝,你容叔叔跟你開玩笑呢,別真的當真。」

慕蓁蓁點了點頭,指著桌子上的桔子,道:「媽咪,我要吃橘子。」

葉簡汐放軟了聲音,說:「好,我再給你剝一個。不過最後一個了,桔子吃多了會上火,你最近身體不好,不能吃太多了。」

「嗯!」

慕蓁蓁乖乖的點頭。

葉簡汐又給她剝了一個,差不多吃完了,病房的門從外面打開,緊接著慕洛琛走了進來。

慕蓁蓁看到他,立刻高興的伸開手,「爸爸!抱抱!」

慕洛琛把小丫頭抱起來,高高的舉起。

慕蓁蓁咯咯的笑起來。

慕洛琛把她抱到了懷裡,朗聲說:「寶貝兒,有沒有想爸爸?」

「想。」慕蓁蓁摟著他的脖子,烏溜溜的眼珠子提溜一轉,扭頭趴在慕洛琛耳邊,低聲告狀:「爸爸,叔叔說,讓我給他做女兒,蓁蓁不要他做爸爸。」

慕洛琛心裡忍不住偷樂,這小丫頭還真是鬼精靈,這麼小就知道告狀了?憋著笑,假裝嚴肅的望著容子澈,質問:「子澈,你想把我家蓁蓁搶走做女兒?」

「是呀,不過想想也知道,你跟嫂子不捨得。」容子澈嬉皮笑臉。

慕洛琛抱著蓁蓁,走到他跟前,手攥成拳頭,在他的肩膀上捶了一下,「當然不捨得,蓁蓁是我們慕家的小公主,誰都別想要走,以後不許再說這些話,不然我對你不客氣。」

容子澈蘇早就看出了,是演戲給小丫頭看的,哎呦一聲倒在了床邊。

慕蓁蓁見狀,咯咯的笑了起來。

葉簡汐擦乾淨手,起身走上前,點了點她的額頭說:「都跟你說了,叔叔是在開玩笑,你這小丫頭怎麼那麼記仇?」

慕蓁蓁把頭埋在慕洛琛的肩頭,不理她了。

葉簡汐無奈。

過了會兒,葉簡汐看了看時間說:「不早了,咱們先回家吧。」

「嗯。」

容子澈說:「我送你們。」

葉簡汐擺了擺手,說:「算了,我們自己走,你還是留在這照顧如意吧。」

兩人說著話,走出了病房。

……

回到慕家,蓁蓁睡的東倒西歪的,慕洛琛把她放回了床上,跟葉簡汐剛回到卧室,郭嫂便進來稟告:「少爺,少奶奶,知寒少爺剛才來,說是有事情跟你說,那時候你們還沒回來,我就讓他先回去了。」

「嗯,我知道了,等下我去找他。」

「是。」

郭嫂退出了房間。

葉簡汐癱軟在床上,一動也不想動,慕洛琛走到床前,給她慢慢的按摩身子,午後的陽光斜照如房間,一切靜謐的如同一副畫般。葉簡汐趴在床上,忽然出聲說:「洛琛,你打聽到了言邑的消息了嗎?」

慕洛琛手上的動作頓了頓說:「還在打聽中。」

敘利亞是戰亂紛擾的地區,想要打聽一個人的消息,比登天還要難。更重要的是,距離慕江墨給他們留下消息,已經過去了兩個月多的時間,誰也不知道在這期間,言邑有沒有出意外,菁菁是不是還活著……

思及此,慕洛琛的心有些微微的發沉,繼續給葉簡汐按摩,道:「別擔心,菁菁福大命大,一定不會出事的。」

「嗯。」

葉簡汐沒說話,往被子里縮的更深了一些。

其實,她明白,時間過的越久,菁菁存活的可能性越小。只是作為母親,哪怕所有人都絕望了,她也要抱著一絲希望。因為,至少證明,有個人在在乎菁菁。

……

容子澈在醫院一直陪著溫如意到了晚上,直到月兒打電話來,問他什麼時候回家吃飯,他這才把護士找過來照看溫如意。

回到容家,容子澈剛踏入客廳,月兒就高興的蹦跳到他跟前,說:「爸爸,你閉上眼睛,我有件好東西給你看。」

容子澈閉上了眼睛。

聽到她數了一二三,睜開眼睛便看到了月兒拿著一幅畫,遞到了他跟前。

「爸爸,生日快樂!我自己親手畫的畫,你喜歡嗎?」

容月兒興高采烈。

容子澈臉上露出驚喜的表情,接過畫,仔細的看了好一會兒,才認出來畫的是一隻老虎,剛好是他的屬相,咧開嘴哈哈大笑,「我家月兒真棒!將來一定可以成為畫家!改天,我一定要把這畫拿給洛琛和嫂子看看,不是只有他們家有女兒,我們容家的女兒一點也不差。」

容子澈把傭人叫過來,吩咐道:「把這幅畫裱起來,等將來月兒長大了,看到自己小時候的畫,也是挺好的。」

傭人把畫收起來,容子澈抱起了月兒,仔細問了她在學校里的情況。

容月兒一一的回答,到沙發前,容子澈把容月兒放在上面,容月兒歪著腦袋問:「爸爸,你最近怎麼都不回家了?」

容子澈說:「不是跟你說過了嗎?最近幾天,我要好好的照顧媽媽。」

容月兒聞言,沒有說話,小臉上寫滿了鬱鬱不樂。

「怎麼了?月兒,怎麼忽然不高興了?你是不是想媽媽早點回來啦?你放心,很快你媽媽得病好了,回到咱們家,你就有媽媽了。」容子澈低聲哄著她說。

「可是……可是……」容月兒吞吞吐吐的想說什麼,可又顧忌著容子澈,一直沒把話說出來。

「月兒,有什麼事跟爸爸還不能說?」

「姑外婆說,媽媽回來了,爸爸就不會疼我了。她說,當初媽媽走,就是因為她不喜歡月兒才走的……」

容月兒低下了的腦袋,兩雙大大的眼睛里充滿了淚水。

容子澈氣的臉色沉了下來,最近幾天,他沒怎麼在家裡住,所以不知道姑姑回來了,更沒想到,她會心腸歹毒到,對月兒說這些話,來挑撥月兒和如意的關係。心裡惱怒到了極點,可他也沒當著月兒的面發作,一點點的扯出了笑容,說:「月兒,別聽別人瞎胡說,你媽媽比任何人都愛你。當初她走,是為了爸爸和月兒著想。現在她好不容易回來了,咱們父女得好好的對她,你知道嗎?」

「嗯!爸爸,我會對媽媽好的!我會像愛爸爸一樣,愛媽媽。」

容子澈抬手,揉了揉小丫頭的腦袋,說:「不行,不能一樣愛,月兒要更愛媽媽一點。給爸爸少一點愛,爸爸也不會生氣,知道嗎?」

「爸爸也最愛媽媽,對不對?」

容月兒嬉笑著問。

容子澈沒羞沒臊的承認,「是,爸爸也最愛媽媽,媽媽最愛月兒。所以,咱們月兒是家裡最受寵愛的小公主!」

容月兒兩隻眼睛眯成了彎彎的月牙。

……

晚上用過晚餐,容子澈把月兒哄上床睡覺,沒回自己的卧室,而是讓人備了車,準備出發去醫院。

臨走之前,把家裡的傭人叫了過來,說:「以後我姑姑再回來,誰都不許放她進來,還有以後月兒上下學,都派人接送她,別讓一些亂七八糟的人接觸她。」

「是,先生。」

傭人戰戰兢兢的應下。

容子澈這才上了車,往醫院出發。 第1509章如意卷:親生媽媽找上門

淡金色的晨曦散落入房間,一切都顯得格外的靜謐,容子澈睜開眼睛,看到身邊沉睡的溫如意,嘴角微微的翹起,手指輕輕的摩挲著她的手指,好一會兒聽到鬧鐘鈴聲響起,這才從床上爬起來。

洗漱了一番,照例拿出文件處理。調派回A市的文件還沒有下達,所以現在還沒辦法前去赴任,不過他還是習慣性的提前熟悉自己工作的內容,等不久以後上任了,也能盡量的接手。

翻看著文件,不知不覺一上午便過去了。 風雨朝陽 容子澈覺得脖子有些疼,起身伸著懶腰,準備走幾步,放在桌子上的手機卻嗡嗡的震動了起來。拿起手機看了一眼,見是家裡面打來的,他接通。

「喂,怎麼了?有事情嗎?」

「先生,今天我按時去學校接月兒小姐,可沒想到一個奇怪的女人忽然衝出來,說月兒小姐是她的女兒,要把月兒小姐帶走。我當時把她攔住了,但月兒小姐還是不可避免的受到了驚嚇,你要不要回來看看?」

月兒的媽媽?

容子澈皺眉,當初領養月兒的時候,福利院的老師說了月兒父母雙亡,唯一的爺爺也在不久后就去世了,因為沒有親人願意照顧她一個孤女,這才送進了福利院。

現在,打哪來的親媽?

心裡懷疑是有人盯上了月兒,他沉聲說:「嗯,你先看著月兒,我這就回去。」

「是。」

掛斷了電話,家裡的傭人剛好端午餐進來,容子澈說:「你喂如意喝一點流食,等下再把護士叫來,給她按摩一個小時,活動下肌肉,我要回家一趟。」

「是,先生,我都記得了。」

容子澈依然不放心,又再三叮囑,這才離開。

……

匆匆忙趕回了容家,容子澈剛踏入客廳,便看到月兒滿臉淚痕,臉色蒼白的坐在沙發上,旁邊守著一臉焦急的連嬸。

「爸爸!」

容月兒起身,邁著小短腿,蹬蹬的跑向他。

容子澈伸手,把她緊緊地抱在了自己的懷裡,又熟練的掏出手帕,把小丫頭臉上的淚痕擦乾,低聲哄著她:「寶貝兒,不怕,有爸爸在,誰都不能把你搶走。」

容月兒漸漸的止住了哭聲,可小臉上依然透著惶恐不安,「爸爸,我不想離開你,也不想離開這個家……」

在父母死去的那段日子裡她見慣了形形色色的人間冷暖,之後在福利院,那些領養的父母嫌棄她是個女孩子,每次來也都是挑三揀四的。她以為,這輩子再也不會有爸爸媽媽了,可沒想到容叔叔找到了她,她很喜歡現在的爸爸媽媽,也很喜歡這個家,不想去別的地方,更不想被那個陌生的女人帶走。

容月兒小手緊緊地抓住了容子澈,生怕自己一放開手,他就消失不見了。

容子澈摸著她被汗水打濕的頭髮,說:「月兒,你放心,爸爸永遠是你的爸爸,這個家也永遠是你的,不管誰來了,都不能把你帶走。」

「嗯。」

容月兒輕輕的點了點頭。

哄好了孩子,容子澈叫醫生開了少劑量的安眠藥,混雜了果汁里,讓月兒喝下去。

等她睡著了,容子澈問李申:「今天是怎麼回事?」

「當時我坐在車上,連嬸到校門口去接月兒小姐。月兒小姐跟著老師走到校門口,連嬸還沒來得及把她接過來,那個女人忽然衝出來,把月兒小姐抱了起來,說她是月兒小姐的親媽,讓她跟著自己走。她當時的狀態有些癲狂,老師和連嬸去跟她要孩子,又擔心傷到了月兒小姐,所以雙方爭執了一些時間。我見情況不妙,下車幫連嬸,後來,我們把月兒小姐救回來,準備報警,那個女人卻趁機溜走了。我擔心她還有其他的同夥,再出來惹事,沒敢追上去,護著連嬸和月兒小姐回了家。剛才學校的老師打電話過來,說已經報了警,調了當時的監控錄像,警察局那邊正在查這件事。」

李申一五一十的把事情說完。

容子澈道:「你處理的很好,不管發生什麼事,都要以月兒的安危為首要。從今天開始,再多派幾個人保護月兒的安全,務必不要讓那個女人,再靠近她。」

「是,先生。」

「你先下去吧。」

容子澈輕輕的揮了揮手,示意他退下去。

李申走出了房間。

發生了這麼大的事情,容子澈暫時也沒辦法離開,於是折回到卧室,陪在月兒床邊,看著她睡覺,同時想著是不是自己得罪了人,才會有人在暗地裡指派人手來綁架月兒。

但想來想去,都覺得不對勁。

近期他的仇人就唐南澤和唐南楓,現在唐南澤已經逃亡到了海外,被全球通緝。一旦他踏入中國境內,不用他出手,公安系統那邊也會立刻派人去抓他,更何況以唐南澤的手段,怎麼會只派一個女人來綁架月兒?唐南楓就更不用說了,眼下她被唐南適牢牢地監控著,想興風作浪也不成,哪裡敢明目張胆的派人來綁架月兒?

可排除了這兩個人,他也沒覺得自己得罪了誰。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