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

顧錦和司厲霆對視一眼,她逗著懷中的錦諾,「諾諾,我們回美國了。」

林均還在蜜月期,司厲霆不忍打擾,畢竟這一輩子就只有這麼一次,公司這邊要處理一些事情,他暫時也走不了。

為了不耽誤時間,顧錦和司厲霆約定好先送錦諾回美國,等司厲霆這邊處理好了,兩人再一起去歐洲。

機場,司厲霆依依不捨的看著自己的妻兒,「蘇蘇,沒問題吧?」

「厲霆哥哥,這裡可是機場呢,能有什麼問題?等下了飛機我就到美國了。」

「辛苦你了。」

「正好外公也想我和諾諾,我去看看他和你父親,兩三天就回來。」

「好。」

「快檢票了,我先進去了。」

「落地給我打電話。」

「嗯。」

司厲霆擁吻著顧錦,「蘇蘇,哪怕是兩三天,對我來說都是一種煎熬。」

「我們很快就能見面。」顧錦主動回吻了他一下這才鬆開手。

兩人都已經結婚生子,每天都像是剛談戀愛的甜蜜,讓旁邊的人都羨慕不已。

顧錦過了安檢,黑契在一旁幫她提著尿不濕和奶粉,想他堂堂一個雇傭兵,最後成了一個帶孩子的保姆。

他自己還樂得開心,畢竟顧錦給的工資高啊,他被同行笑他現在是養老退休生活。

因為顧錦的身份關係,她是在VIP專屬候機室等待,買的也是頭等艙。

「寶貝,一會兒在飛機上可不要鬧哦。」

頭等艙人雖少,但還是有別人,顧錦可不想錦諾影響了別人。

「太太,你就放心吧,小少爺是最乖的,從來都是不吵不鬧,他一定不會影響別人的。」

「諾諾是聽話。」顧錦看著這個小可愛心情就會好很多。

「時間差不多了,該登機了。」

兩人上了飛機,直到飛機起飛,顧錦發現旁邊的座位居然沒有人。

估計是頭等艙太貴,大家都選擇經濟艙吧,沒有人這是最好的,她也就不怕諾諾哭鬧影響別人了。

好在一路諾諾很乖,顧錦更換尿不濕和餵奶及時,他一次都沒有哭過。

「太太,我來看著小少爺,你先睡一會兒。」

「好。」

顧錦看了看時間,還有幾個小時才落地,她也蓋著毛毯睡了一會兒。

飛機落地,黑契叫醒顧錦,「太太,咱們到了。」

顧錦看了看錶,「怎麼還提前了一個多小時?」

飛行時間應該是十二小時才對的,這突然早了一個多小時,兩人也都覺得有些奇怪。

不過飛行已經在滑行之中,不管怎麼說,他們已經順利抵達。

兩人下了飛機,顧錦還睡得迷迷糊糊沒有醒,她看了一眼機場,怎麼有些奇怪的感覺?

幾輛黑色賓利停在飛機下面,機場怎麼會出現這麼多私家車?

顧錦總覺得到處都透著一種奇怪的感覺,她才剛剛從階梯上下來,一人就朝著她走來。

「錦小姐,我們是來接你的。」

不管是比爾還是顧南滄派來的人都應該在機場外面才對,為什麼會直接到機場裡面來?

她們不是還要過關檢測等等才能出去嗎?

「你是誰派來接我的?」

「先生。」

先生,哪位先生?

她和黑契對視一眼,兩人覺得奇怪,又說不出究竟是哪裡奇怪。

「錦小姐,請上車。」

「抱歉,我得和我哥通個電話。」

顧家就算權力再大,也不可能來機場裡面接人。

她就要開機,那人卻是有些著急,一把搶走了她的手機。

顧錦剛想要出手,另外一人就給她扎了一針,速度奇快無比,顧錦軟綿綿的趴在他的身上。

而黑契發現不對想要出手的時候,他懷中抱著錦諾,一隻手無法施展,也被人放到。

顧錦在昏迷前聽到一句話,「抱歉錦小姐,我家先生耐心不好,不能讓他久等。」

究竟是哪位先生要見她?

至於司厲霆這邊,已經離落地飛行半個小時,他查過今天的天氣,不至於會延誤航班。

為什麼顧錦還沒有給他打電話?

給顧錦打了一通電話,發現她還是關機狀態,難道飛機還沒有降落?

他忍不住又撥通了莫森的電話,比爾特地派莫森來接顧錦。

「太太的飛機到了沒有?」

莫森恭敬的回答:「半小時以前就顯示順利抵達,不過我在接機口等了好一會兒都沒有看到太太,可能太太拿行李什麼的耽誤了吧。」

也說不定帶著孩子很不方便,在洗手間換衣服,一時沒有回他的電話。

司厲霆鬆了口氣,「接到太太給我回個電話。」

「好的。」

司厲霆也帶過孩子,知道帶孩子的辛苦,不如以前單身那麼隨便。

一小時之後,莫森給他回了電話,「總裁,你確定太太真的飛行過來的?」

「我親自送她去的機場,看著她進入安檢,發生什麼事了?」

「我等了一個小時也沒有太太的消息,給她打電話一直都是關機狀態,我剛剛去問了乘務人員,這趟飛機上根本就沒有太太和黑契。

也就是說,從在國內開始太太就沒有和黑契登機。」

司厲霆大驚,「這怎麼可能!她上飛機了還給我發了信息才關機的。」

這就出了怪事,顧錦不可能騙他的,明明他已經答應她一起去歐洲。

就算她要私自離開去歐洲,也斷然不會帶著諾諾。

他不認為顧錦會騙他,可她明明上了飛機,飛機名單上為什麼沒有她?

機票是自己定的,連票都是他去取的,他還特地看了不會有錯。

「會不會換成了其它航班,你去查了沒有?」

「我剛剛也都查過了,從國內飛過來所有航班都沒有太太,在購票系統顯示的太太就是乘坐這班飛機,在機場是檢過票的,就是沒到登機口登機。

太太進了機場以後,並沒有上這班飛機。」

這倒是出了怪事,司厲霆放下手中的事情,第一時間聯繫機場。

顧錦和黑契總不可能憑空消失在機場了?

然而他這一調查,顧錦的確和黑契是去了登機口。

只是她和黑契都在VIP室,原本要飛去美國的登機口在航班信息提示處換了登機口。

VIP候機室並沒有提示,當兩人按照時間出來登機檢票,她們上了一架飛機。

但那架飛機並不是飛往美國,而是飛往其它機場的。

很顯然是有人暗中操作,讓顧錦換了飛機,而顧錦坐在頭等艙,根本不知道,那架飛機上的乘客就只有她們兩人。

司厲霆一查,這趟飛機飛往的地方是……巴黎。

那人竟然手眼通天,連換飛機的事情都能做出來,可見勢力厲害!

司厲霆哪裡還坐得住,立馬安排了去巴黎的飛機。

該死的,還有人用這樣的方式劫持飛機!

顧錦從頭到尾都不會發現,除了飛行時間縮短了,等她發現的時候已經被人強制性帶走。

薔薇古堡,三輛賓利停下。一人將諾諾交給阿旺,「這位是小少爺,我給小姐注射了昏睡劑,她還有一會兒才會醒。」 開口說話的正是經年和阿才,兩人竟然是異口同聲。

阿才看向經年,經年也沒想到自己和他會同時說出來,連忙轉開了臉。

顧柒沒有察覺到兩人之間的微妙,此刻她的心裡只有邁克。

她口中說是說要來挖墳泄恨,其實更關心他是不是還活著。

「你確定?邁克真的還活著?」

「我確定,小姐,我們跟在先生身邊,什麼沒有見過?人骨絕對不是這樣的。」

經年也開口道:「小時候我養過一隻貓,見過貓的骨頭就是這樣。」

「這麼說來那個混蛋真的沒死!」

「是的。」

「去,將坑填上,天涯海角我都要找到這個混蛋。」

這段恩怨經年聽鄔湄提到過,「不知道柒爺找到了他,你會如何?」

「我會如何?肯定是將貓骨灰糊他一臉!」

「小姐,恕我直言,這個邁克是因為小姐才跳海,小姐找到了他,會不會為了彌補……」

阿才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以前的事情他們管不著也不想管,現在不同了,顧柒和穆南樞在一起,他們不希望任何人來打擾。

「不會,我顧柒一生絕不做違心之事,喜歡就是喜歡,天涯海角我都會追去,不喜歡,就算他再死一次我也不會動搖。」

顧柒敢愛敢恨的性子才是穆南樞最看重的,怪不得之前阿旺那麼著急,穆南樞無動於衷。

因為他一開始就看清楚了顧柒的性格,將她吃得死死的。

「阿才,你有辦法查到他的下落對吧。」顧柒神情嚴肅。

能夠當穆南樞身邊的人,要是連這點本事都沒有,她也不相信。

「小姐若是想知道,我可以幫你查。」

「那就好好的查,往死里查!」

「是。」

「走了,回家睡覺。」

在顧家呆了幾天,一個陌生號碼打過來。

顧柒還在睡夢之中,迷迷糊糊接起:「喂。」

「是我。」熟悉的男聲響起。

一瞬間瞌睡消失,她從床上坐了起來,「你個死鬼終於想到我了。」

穆南樞忍俊不禁,見她還是這麼生機勃勃,他所有的疲憊在這一刻消失得無影無蹤。

「聽阿才說你想我。」

「呸,我想生煎小籠包魚香肉絲麻辣水煮肉片都不會想你!」

「那我掛了。」穆南樞本來就沒有主動給人打電話的習慣。

「你你你敢。」顧柒著急了,也不知道她為什麼就喜歡上這木頭。

「還有事?」穆南樞語氣悠然,就算再急切,你也聽不出他語氣的著急。

「穆南樞,你有沒有良心,明明我說過,我們分開你要給我打電話或者發信息的。

都幾天了,你一個電話一條信息都沒有,我看你心裡就是沒有我。」

「怎麼會沒有你,你的生日快到了不是嗎?」

「是啊,別以為給我說句生日快樂我就能原諒你。」

「我在給你準備生日禮物,花費了不少時間,現在總算是可以敲定了。」

顧柒眼睛一亮,「真的?什麼禮物?」

「到時候你就知道,我幾天有些忙,暫時不能來美國。」

「忙忙忙,也不知道你忙什麼,那我生日你必須來,你要是不來我就嫁給南宮離,氣死你。」

聽到小丫頭抱怨的話,穆南樞無奈一笑,「好,等我。」

「嗯,親親我才能掛電話。」顧柒又開始犯混,穆南樞拿著電話的手很是尷尬。

「小東西。」

「要發出啵啵那種響聲,像這樣的。」顧柒給他示範了一下。

穆南樞:「……」

「你要是不親就是不喜歡我,我現在就去找南宮離。」

「拿你沒轍。」穆南樞沒辦法,只好在一眾人面前發出了極為羞恥的聲音。

他身邊一排人,全是瞪大了眼睛看著他,這還是那位雲淡風輕的穆先生?

和女友秀恩愛也太犯規了吧,那位顧小姐還真是好命,可以得到先生的吻。

掛了電話,顧柒拿著電話嘿嘿的笑著。

「小姐,你是不是中邪了?怎麼笑得這麼可怕。」顧浣一進屋就看到顧柒嘴角的笑容。

「你才中邪,對了,你還不見阿旺嗎?」

自打那天挖墳暈倒之後,顧浣對阿旺就有了心理陰影。

一看到阿旺就想到他徒手抓白骨的畫面,雖說阿旺專門解釋了,那不是人骨。

顧浣還是無法接受,這不已經好幾天都不見阿旺了。

「不見,小姐,你的婚事怎麼辦?昨天我聽說老爺想在你生日宴訂婚。

你也知道的,南宮少爺很喜歡你,要是說訂婚,他肯定願意的。」

顧柒笑了笑,「不著急,我等他。」

「你確定穆先生會過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