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好!」

說完,秦穆然便是掛斷了電話。

來到了徐建國和趙新民所在的包廂,剛剛進來,趙新民便是迫不及待地走了過來,問道:「秦將軍,那西方異能者真的死了?」

「嗯!」

秦穆然點點頭。

「沒逃掉就好!要不然我們中海的面子的丟盡了!」

趙新民一顆懸著的心這才得以放下。

「秦老弟,剛才到底什麼情況?那安格列斯到底什麼來頭?」

徐建國關心的還是安格列斯他們三人的身份。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可以肯定是西方異能組織的人物,而且那安格列斯還能化身成為狼人!」

秦穆然也不怕嚇著徐建國他們。

他知道,作為一號的貼身大秘書,他肯定是知道一些常人不知道的秘密的。

他說出來的這些,恐怕徐建國早就已經了解到了。

「狼人?」

徐建國沒有寫想到安格列斯竟然會是一個狼人。

狼人這個不少國家都有,現在冒出一個安格列斯來,即便是徐建國也沒有辦法評估他們背後的勢力。

「嗯!」

秦穆然點點頭。

「不過這些都已經不重要了,即便來多少,殺了就是!」

秦穆然表現出少有的霸氣。

他發現還是自己太低調了,要不然的話什麼阿貓阿狗都來中海騷擾,那日子還怎麼過下去!

五年大比如今等於已經快要結束,再不好好鎮壓一下,將中海的亂局評定,那他這個百將之首就真的有些名不副實了!

「哈哈哈!老趙啊!你看看,咱們的小秦將軍終於要發怒了。你是不知道,東皇一怒,流血漂櫓啊!」

徐建國笑著對趙新民說道。

「原來秦將軍就是大名鼎鼎的東皇啊!難怪!」

當得知秦穆然竟然就是東皇以後,趙新民頓時覺得一切都是理所應當的。

趙家也有人在軍伍之中,對於東皇的大名,那更是如雷貫耳,尤其是還知道,東皇在夏國的軍隊之中那可是各項記錄的保持者。

「秦老弟,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你說說你怎麼想的?」

趙新民看著秦穆然問道。

「整合三幫的力量,將所有在中海的勢力組織一網打盡,來此徹底的清洗,至於許家,勾結國外勢力,殘害夏國同胞,必須踢出四大家族的位置,而且交出權益。」

秦穆然目光銳利,霸氣地說道。

「本來就準備將許家踢出四大家族了,而且這一次,許家確實是過了,原本還想著給他們一個機會,但是他們自己不珍惜,那麼就不要怪我們了!」

徐建國自然也不是什麼心慈手軟之輩,既然都已經下了決定了,自然是毫不猶豫地就贊同了。

「行!那我就開始安排下去!」

趙新民早就準備好了,現在徐建國都這麼說了,那麼中海必須要有一場行動。

擂台之上,錢程說著一些準備好的說辭,至於擂台賽的結果,也將會在後面才揭曉,眾人只能夠悻悻地離場! 在他身旁的趙小川從思考中醒了過來,看着不遠處哭泣的歐陽琪琪,眉頭皺了起來。

他知道郝大寶不是那麼刻薄的人,而且對歐陽一家心中總是懷有歉意,所以不太理解郝大寶爲什麼那麼說。

不過作爲郝大寶的好兄弟,他覺得有必要勸說郝大寶走到‘正道’上來。

“大寶,你說的有些過分了!”趙小川開口說了一句,便看到郝大寶冷笑地看着自己,接下去的話說不出來了。

“過分?趙小川?你有什麼資格說我?搶我龍骨,奪我天眼石!你以爲你做的就不過分麼?還是你認爲我郝大寶好欺負不成?”

趙小川呼吸一滯,不知道該怎麼回答郝大寶。

郝大寶見趙小川不說話,譏諷道:“還是以爲你自己是輪迴者,就可以插手別人的事情?”

“我沒有!我只是把你當兄弟,不想讓你走歪了而已!”趙小川說道。

“走歪路?就憑你?”郝大寶哈哈大笑道:“你還是先管好你自己,分清楚你身邊的到底那些事朋友,那些是敵人吧!至於兄弟?這個詞你還是不要再提了!若是兄弟,我問你耗子有難的時候,你在什麼地方?舟舟受傷被人擄走的時候在什麼地方?我.。。算了!反正我沒有你這麼厲害的兄弟!你還是陪着你那情人李若曦一起白頭到老吧!”

趙小川原本不解地看着郝大寶,但聽到若曦的名字,立刻炸毛了。

“我們兄弟事情你不要牽扯到若曦好不好?若曦是無辜的!”趙小川大喝道,同時他的背後的脊柱再次發出一陣光芒。

“真不錯!如果用從我這裏搶奪來的龍骨殺了我,想必也會挺有成就感的吧?”郝大寶滿臉譏諷地看着郝大寶。

周圍人聽到郝大寶的話,驚訝的目光在趙小川和諸葛第一兩人之間來回遊走着,生怕趙小川一個衝動,真的傷了郝大寶導致好不容易營造的局面受到破壞。

“哼!大寶,你放心!有小姑姑在這裏,哪怕是輪迴者我也會讓讓他討不到好!當然,如果有人敢阻攔我,那就是和御鬼盟爲敵!只要你們留不住我,就等候着御鬼盟的進攻吧!”

諸葛第一力挺郝大寶,開口說道。

蘭天眼中寒芒一閃,上前一步,沉聲道:“諸葛第一,你這是打算和貴族學校開戰了?”

“只要有人敢傷害我的小侄子,開戰又何妨?”

蘭天看着諸葛第一沉吟片刻,幽幽的嘆了口氣,然後又退了回去。

衆人看到蘭天退了回去,紛紛鬆了口氣。

現在的局勢已經夠亂了,如果蘭天再和諸葛第一打起來,他們簡直不能想象接下來應該怎麼辦!

另一邊,趙小川聽到郝大寶的話後,強壓着心中的怒火,再次問道:“大寶,你剛纔說的都是認真的?”

“我從不開玩笑!和你更不會開玩笑!”郝大寶沒有猶豫,斬釘截鐵地說道。

趙小川渾身一震,深吸一口氣,猛然上前一步,一拳將郝大寶打倒在地,怒道:“好!郝大寶,就當我沒有交過你這個兄弟!至於你的龍骨,我還給你!”

說完,趙小川右手繞過自己的脖頸,卡在自己的脊樑上,然後臉上閃過一絲厲色,大吼一聲,竟然硬生生的將自己背脊處發光的龍骨抽了出來。

“這趙小川瘋了麼?這樣子回傷害到自己靈魂的!”王醫師驚叫道。

周圍人更是臉色大變,現在趙小川可以說是他們打開結界的重要鑰匙,怎麼可能讓他受到傷害。

當即蘭天上前,右手一翻,將七葉還魂草召喚出來,感到趙小川身邊,想要幫他治療。

然而還沒等他動手,趙小川便已經伸出手攔住了他。

蘭天看着滿臉汗水,不斷喘息的趙小川,想要勸說些什麼,但趙小川打斷了他。

“不要浪費七葉還魂草,要治療若曦還要靠它打掉鬼胎!”

蘭天怒道:“別廢話了!你比李若曦要重要的多!況且只是取出鬼胎,這麼一株絕對夠用了!”

說完後,蘭天便要繼續治癒趙小川。

然而趙小川卻又攔住了他,然後看向郝大寶。

蘭天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不在言語,而是看着兩人。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郝大寶的身上,就連諸葛第一也不再說話,而原本抽泣的歐陽琪琪也有些不知所措。

“這樣夠不夠?”趙小川臉色蒼白地看着同樣臉色發白,身體微微顫抖的郝大寶道:“如果龍骨還給你,那我們是不是可以做兄弟了?”

聽到趙小川的話,衆人嘆息,覺得趙小川有些太激進了!

郝大寶則渾身一震,眼中的震驚緩緩地恢復了平靜,自語道:“趙小川,爲什麼你總是這樣?總是關心自己的事情?”

趙小川因爲疼痛並沒有聽清郝大寶說什麼,重複問了一遍。

郝大寶搖搖頭,隨即看着趙小川,森然道:“還有天眼!”

衆人臉上佈滿了不可思議的表情,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而趙小川怔怔的看着郝大寶像是傻了一般。

“夠了,大寶!天眼石不像龍骨,已經和趙小川完全融合在一起,根本沒有辦法取出來!況且現在的趙小川現在雖然在看着你,但卻是藉助了天眼的力量,如果沒有了天眼石,他真的會瞎的!”

郝大寶一愣,他之所以這麼說,是爲了試探趙小川是不是真心悔過,但現在似乎有些騎虎難下了。

正當郝大寶思考着怎麼彌補自己的過失時,趙小川哈哈大笑起來。

“好,好!大寶,原來你真的不是開玩笑!原來只有我把你當兄弟!算我識人不明!哈哈!”趙小川大聲狂笑。

衆人看着好像發瘋的趙小川,聽出了趙小川話語中的悲憤,而郝大寶更是攥緊了拳頭。

“大寶哥哥,我真是看錯了!”歐陽琪琪怒道:“你剛纔不是問我爲什麼要接近你麼?那是因爲我不想看到你哭,可是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郝大寶張張嘴巴,剛想要解釋什麼,但卻被衆人的咒罵聲淹沒了。 擂台賽結束之後,四大家族和三大勢力的掌舵人,便是齊齊聚在了中海大酒店的會議廳之中。

此時,許明浩的臉色有些難看,但是同樣的,他也在慶幸,今天的地下擂台賽,至少許家的四大家族的位置保住了。

紀家,段家和歐陽家則是臉色有些不太好。

雖然紀家都沒有上人,但是段家和歐陽家那可是損失慘重,失去了一名宗師強者,尤其還是最強的宗師,對於他們來說,那無疑與割了一塊肉一樣的疼痛。

三大地下勢力,青幫,洪門兩人則是互相看著,沒有說話,劉嘯也是低著頭,看著手機。

終於,大門打開,秦穆然,徐建國,趙新民三人走了進來。

當他們走進來以後,瞬間,全場的目光都聚集在了他們三人的身上。

他們都清楚,當徐建國和趙新民到來的時候,便是意味著要宣布一些重要的事情了。

果不其然,趙新民和徐建國坐下以後,趙新民緩緩接過話筒:「今天,五年大比的地下擂台賽也已經有了結果。經過我和徐秘書的討論,還有向上面彙報,也已經得到了批准。」

「這一次,四大家族之中,許家出局!」

趙新民看著許明浩,淡淡地說道。

「為什麼!」

許明浩聽到這個消息,頓時就站了起來,一臉不服氣地問道。

「因為你許家,不配站在四大家族的位置上!」

趙新民的威嚴頓時爆發出來,畢竟久居上位,這等氣勢不是許明浩能夠檔的住的。

頓時,許明浩便是被趙新民的氣勢嚇的連連後退了幾步。

「憑什麼!地下擂台賽明明我已經贏了!」

許明浩不服氣地說道。

「沒錯,地下擂台賽許家是贏了,但是怎麼贏的,你心裡沒數?」

趙新民冷哼一聲,看了眼許明浩。

「怎麼?五年大比的地下擂台賽,哪個規矩說了,不準請外援了!又有哪個規矩說了,不準請國外的外援了!」

許明浩早就做好了被責問的準備,心中依然有了應對之策。

「是!是沒有哪個規矩說不準請國外的外援,但是你請的不光是國外的外援,更是西方的異能者!」

趙新民等著許明浩,道。

都已經這個時候了,許明浩竟然還不坦然接受決定,還在質問他們,還想要強詞奪理!

「怎麼,你們可以有古武者,我就不能請異能者?」

許明浩繼續說道。

「能,當然能!你許家家大業大,怎麼不能了?可是你請的不是一般的異能者,而是國外神秘組織的異能者!他們的任務就是殺光我們中海的高手!你真好,給人家一個很好的橋樑!」

趙新民冷笑一聲。

「這能怪我?我怎麼知道!」

許明浩反正是認準了死不承認,諒趙新民也不能把自己怎麼樣。

「你是不知道,但是你的弟弟可是知道的啊!」

趙新民笑了笑。

「帶進來!」

一聲令下,會議室的大門再次被推開,只見許家的二爺許成德此時被兩個人扣押著,他的嘴上還捆綁著布條,想要呼喊,卻是喊不出聲音來。

許成德剛剛準備離開中海大酒店,便是眼前一黑,緊接著他便是感覺自己被人給綁了。

他憤怒地吼著,掙扎著,但是對方就好似聾子一般,對他的話充耳不聞。

「放開他吧!」

趙新民一聲令下,身旁的人便是扯掉了許成德眼睛和嘴巴上的布條。

「我特.么是許家的二爺,你們敢綁我!活得不耐煩了?媽了個八字的!」

許成德見自己被鬆開了,剛要發怒,便是見到了在場的眾人,瞬間,到嘴的話硬生生給憋了回去。

這是什麼個情況?

許明浩怎麼都沒有想到趙新民會這麼狠,直接將自己那不成器的兄弟給綁了過來。

若是趙新民針對他一個人,許明浩還覺得遊刃有餘,畢竟不管他們說什麼,不承認就是了。

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許成德這個沒有腦子的傢伙,怎麼可能斗得過趙新民這樣的老狐狸?

估計趙新民一兩句話就能夠輕而易舉地從他的口中套出一些話來。

「許成德,你個混蛋,放肆什麼!」

許明浩一言呵斥下去,想要提醒他不要亂說話,不曾想許成德這個憨批,本就憋著一肚子的火,現在又莫名其妙被自己的老大給吼了,頓時就如同點燃的爆竹一般,炸了起來。

「我放肆?許明浩,你大爺的!你弟弟被人綁了,然後帶到這裡,你不給我做主就算了,還責怪我了?你這個忘恩負義的東西!」

許成德對著許明浩就是一頓劈頭蓋臉的臭罵。

「你說什麼!」

許明浩沒有想到許明浩這個愣頭青在這個時候竟然犯病了,當即大怒。

「我說什麼!你還沒聽懂嗎?」

許成德見許明浩這個樣子,以為他是在裝傻充愣,要忽略自己的功勞,頓時就不樂意了。

「要不是我給你找來這個三個外國的異能者,許家能夠贏?你以為憑藉著許廣坤咱們就能夠保住地位?」

「不是我跟人家說跟咱們少要一點,他們這群人會答應?要不是他們想要拿咱們的夏國武者練手,要不是正好借著這個機會,讓他們剷除掉我們的對手,我們能夠這麼輕鬆?」

許成德腦子一熱,管你什麼該說不該說的,統統都說了出來。

「許成德,你給我閉嘴!」

許明浩聽到這話,瞬間感覺不對,連忙想要制止。

「老子今天就不閉嘴了!我就要其他的人看看你這幅醜惡的嘴臉!過河拆橋的人!你這樣的人也配當家主?我呸!還不如讓給老子做呢!」

許成德看到許明浩這幅偽善的嘴臉,那叫一個噁心,直接朝著他啐了一口唾沫說道。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許明浩算是徹底對自己的這個二弟無語了,真的是一犯渾,什麼樣的話都往外面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