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妻子,恐怕是奴隸吧!大哥這一次是窮途陌路了,歐家已經放棄白家了,扶持曹家,你認為,曹家還能撼動么。」白淑儀低聲說道,自己整哥哥禽獸不如,可是,自己卻無能為力,因為他就是一個惡魔,徹頭徹尾的惡魔,為了權力可以六親不認,為了成為白家的掌權人,不惜一切代價殺死跟自己搶位的人。

如今,終於要被拋棄了,最好就這麼拋棄了,讓他一無所有,因為這個房子是在自己的名下,而不是白瑜。

「說實話,姐姐,你有沒有恨過這個哥哥?」白珊珊低聲問道,我對這個哥哥沒好感,恨不得殺了他,可是自己不能,也沒那個能力。


「恨,當然恨啊!我的大好年華就是毀在這個人的手中,你說我能不恨么,我是他的親妹妹,可是卻也成為了他爭奪權力慾望的犧牲品。」白淑儀冷笑一聲,對於這個家,自己沒什麼好感,就是陌生人罷了。

當自己被自己的哥哥賣掉之後,從那個時候開始,自己便知道,這一切都是自己的無能為力,只能傻乎乎的看著,無力反駁。

而如今,這個哥哥終於要倒台了,自己怎麼不高興,從此以後,自己就脫離魔爪,獲得新的生活,新的人生軌跡。

「姐姐,我想殺了他,可是,殺不了,你知道的,我們身無分文,這個哥哥為了達成所願,一定不會放過我們的,你看看你當初的那個孩子,不是活生生的被哥哥給踹死在腹中。」白珊珊捏緊拳頭,說道白淑儀的那個孩子,自己也很氣憤,怎麼都想不到大哥會如此的喪心病狂,下如此狠毒的手。

「殺不死他沒關係,他不是喜歡年輕貌美的女學生么,我這裡有好幾個,足夠讓大哥爽快了。」白淑儀發出一聲陰冷的低笑,然後抬起頭看著自己的妹妹,我們就要擺脫這個瘋子了,所以,我們絕對不能失敗。

「我這裡也有兩個,都送給大哥吧!黑靈月那個女人滿足不了大哥那變態。」白珊珊同樣露出了一樣的笑容。

兩人對視一眼,起身找人去了。

「我已經做好了我的本分,你還想我怎麼樣?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奴隸,更不是你的物品。」黑靈月站在門口,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白瑜,冷冷的說道,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已經做好了我的本分,你還想我怎麼樣?我是你的妻子,不是你的奴隸,更不是你的物品。」黑靈月站在門口,看著坐在沙發上的白瑜,冷冷的說道,我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自己會變成這個樣子!

「黑靈月,你已經沒有任何的庇護了,以前或許還有一個黑穆奇,可是你現在沒有,所以,為了活下去,你必須按照我說的去做。」白瑜看著黑靈月那一臉的恨意,不屑的一笑,你現在只不過是一條苟且偷生的狗,如果我不讓你活,你就只能死。

「白瑜,做人不要太過分,也不要太貪了,你真的以為我被你這麼折磨過後,還那麼傻乎乎的?我告訴你,你威脅不了我,大不了魚死網破,你做的那些勾當,我都已經移交給了最高檢察院,你就等著坐牢坐穿吧!」黑靈月冷笑一聲,你對我不屑,我對你也嗤之以鼻,現在我信了我那個哥哥的話,只有經歷過才知道自己有多麼的愚蠢。

而他,顯然比自己明白的早,所以,安然無恙的離開這個是非之地,明明自己也可以的,是自己的盲目無知,追求什麼權利金錢,所以才落得如此地步。

可是現在自己看清楚了,自己不會再這麼傻乎乎的下去,給你白瑜做些骯髒的事情,所以,這一次,你要失望了。

「黑靈月,你什麼時候做的這些事情?」白瑜氣憤不已的站起身來,看著黑靈月,此時此刻恨不得撕碎黑靈月。

從什麼時候開始,黑靈月背著自己,開始收集證據了,這是要置自己於死地。

「從那一次我和哥哥爭吵之後開始,我就尋思著要給自己留後路了,你的狠毒我見識過的,所以,保險起見,我每天都再收集,在你最近頻繁的發脾氣,我就知道,我收集的東西派上用場了。」黑靈月抬起手機,微微搖晃了一下,我知道我可能走不出這裡,但是,我絕對不會讓你好過,為了你,我眾叛親離,為了你,我失去了唯一的機會。

本以為我遇到了兩任,卻是一個偽君子,沒關係,公之於眾,自己也算是贖罪了。

「黑靈月,你怎麼敢,你信不信我現在就殺了你。」白瑜走向黑靈月,直接一隻手掐住黑靈月的脖子,一臉的惱怒。

這個女人竟然敢背著自己來一套,是真的以為我沒有辦法了么。

「來呀!你殺了我呀!我告訴你,你買通司徒默身邊的人毒殺他,我也記錄的一清二楚,你所做的事情,全都記錄下來了,而你剛才說的話,我已經通過網路傳遞出去了。

白瑜,你玩完了,我告訴你,像你這種為了權利金錢地位的男人,不惜一切代價以自己親人作為交換換取暴利,最終都不會有好下場。」黑靈月冷笑一聲,最後一把推開白瑜,打開門之後,大步的走了出去,然後鎖上門,將自己扣在衣領的錄音器取了下來,匆匆忙忙的走下樓。

「嫂子,你要出門啊!」白珊珊看著黑靈月,有些驚訝的問道,難道嫂子妥協了?

「嗯!我出門一趟,很快就回來了,你們在家好好的。」黑靈月點點頭,轉過身走了出去,開著車朝著自己的目的地而去。

一出門黑靈月便知道自己被跟蹤了,露出一抹笑容,眼底閃過一抹暗芒。

白瑜,這一次,咱們同歸於盡吧!想要殺了你,真的很難,所以,咱們同歸於儘是最好的辦法。

黑靈月猛踩油門,穿過鬧市區,朝著城外而去,後面的車輛緊跟著,這引起了人的注意。

而這,恰好就是黑靈月所想要的,所以,在離開城區之後,車輛猛然剎車,被後面緊追的車輛直接撞了出去。

隨著車輛被撞擊下去,追蹤的人知道完事了,想要快速的逃離,卻發現不知道什麼時候,自己被包圍了。

這個時候,猛然知道,黑靈月的目的是什麼。

而在白家等候的白瑜等來的不是自己的下屬,等來的是最高檢察院。

白瑜心如死灰的被帶走,臨走前看著自己的妹妹,發現對方露出了解脫的笑容,頓時心冷了。

「哥哥,謝謝你被逮捕,給了我們自由,不過,我更應該謝謝嫂嫂,如果不是她用自己的性命來交換,我們一直活在你的囚禁之下。」白淑儀站起身來,看著白瑜低聲說道,我的孩子被你送給了一個喜歡幼童的中年人,最終慘死。

所以,看到你如今這個樣子,我很開心,非常的開心。

就好像大仇得報,我也可以給我那可憐的孩子一個交代了。

白瑜什麼也沒說,跟著走了,他知道,等待自己的會是什麼,但是自己沒有辦法否認,黑靈月用自己的性命作為代價,就足夠讓自己翻不了身了,更何況還有其他的事情。

而接到消息的黑曜雪很驚訝,因為她怎麼都想不到,黑靈月會這麼做,會拿自己的性命作為代價,也要白瑜牢底坐穿。

不過,沒了白瑜這個禍害,對於司徒家來說是一件好事情,但是曹家就沒那麼容易對付了,目前最重要的就是讓司徒御接任位置,而不是繼續讓司徒默接替。

「司徒御現在在什麼地方?」黑曜雪敲打著桌面問道,手底下壓著病歷,看著季臻。

「在黑家,不想繼承總統位置,打算逃走,被抓回來了,現在接受懲罰,斷了他親人作為交換的代價。」季臻推推眼鏡,對於司徒御是更多的不屑和譏諷。

「我大哥下的命令?」黑曜雪有些詫異,司徒家跟黑家做的交易自己知道,但是沒想到大哥會這麼做。

「是的,大少非常的生氣,同時將歐家大本營給滅了,現在歐家應該要狗急跳牆了,秘密的搜尋者小少爺他們。」季臻點點頭,想到黑家大少爺帶著一身傷將歐家大本營毀的一乾二淨,就覺得那個男人賊恐怖。

「韓初凝有沒有找到?」黑曜雪點點頭,看來這一次,大哥非常的生氣,不然也不會將歐家大本營給滅了。 「韓初凝有沒有找到?」黑曜雪點點頭,看來這一次,大哥非常的生氣,不然也不會將歐家大本營給滅了。

「沒有,不過有找到她的血液樣本,證實五年前韓初凝是被歐家人帶走的。」季臻搖了搖頭,拿出從歐家大本營帶過來的資料,放到黑曜雪的面前。

從來沒有想過歐家會如此的喪心病狂,為了得到黑家的祖傳寶物,可以不惜一切代價,就因為黑家是時間掌控者。

「是么,估計被轉移了,對了,黑靈月的後事你去辦了吧!至有個墓穴,讓季臻來見我,有時間多和父母通電話。」黑曜雪點點頭,拿出資料,一點一點的閱讀起來,翻到最後一頁合上之後,拿過手機撥通了電話。


電話那頭很快就接通了,傳來了自家大哥有些疲憊的聲音。


「大哥,不要在繼續使用你的能力了,再使用下去,人沒救到,你就掛了,韓初凝的事情你交給我就好了。」黑曜雪直白的說道,自己剛才看了資料,上面清楚地顯示,韓初凝的血液被用來做了實驗,所以,絕對不可能讓你找到她的。

「我休息幾天就好了。」黑曜司低聲說道,韓初凝剛有下落,卻又不見了。

她還在等著自己去救,自己不能耽擱,更何況,她還是寶寶的母親,這麼多年來,一直被折磨。

「大哥,不要惹我生氣,你應該知道的,我一旦生氣了,你什麼都用不了,現在,你主要的任務就是養好自己的身體,保護好三個孩子,歐蘭晨已經在秘密尋找寶寶他們了,韓初凝的事情我會交給季鳩去辦。」黑曜雪站起身來,一隻手撐在桌面上,低聲說道,不管你要做什麼,你都只能按照我說的去做,不然,韓初凝沒找到,寶寶又成為了籌碼。

黑曜司沉默了很久,最後同意了,因為他很清楚,如果找不到韓初凝,寶寶他們三個孩子又被抓走了,那麼對於我們而言,無法有任何利用的機會救出他們。

解決掉這件事情之後,黑曜雪收好資料,開始研究起帝肆臨的病歷,看著上面密密麻麻的信息,有些頭疼的揉揉額角,最後站起身走了出去。

「九小姐,帝少醒了。」

「醒了?這麼快,比我預料的還要早八個小時。」黑曜雪挑眉,走了過去,這個帝肆臨還真是個怪胎,不過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帝御璽小朋友那麼逆天了。

走到病房前,消毒之後,黑曜雪推開門走了進去,看著靠著床頭的帝肆臨,眉梢一挑,拉開椅子坐了下去。

「沒想到你會醒的這麼快,超出我的預期了,身體有什麼不適?」黑曜雪低聲問道,拿過一旁的藥水單子,拿過筆劃掉一些之後,從新寫上新的藥水。

「執念太深,所以我醒的比較快,這裡是哪裡?」帝肆臨望著黑曜雪低聲詢問道,沒想到我會等到你親自來看我,是不是我們之間有了些許的變化。

「這裡是小默哥私底下的一個別墅,只有他和軍姿知道,目前而言,你我在外界是已經死了的人,不能夠大搖大擺的出現。」黑曜雪放好單子,看著帝肆臨說道,真沒想到,被擺了一道,不過也沒關係,越是如此,越能看到更多的東西。

「這一次是我連累了你。」帝肆臨看著黑曜雪那打著膏藥的左手,眼底閃過一抹殺意,帝域澈,你最好期待你不會回國。

「跟你沒關係,反倒是你救了我,現在好好養傷,養好了,才有精力去對付敵人。」黑曜雪站起身來,準備離開,畢竟,自己還要研究一下帝肆臨的血液。

卻不想,自己的手被帝肆臨緊緊地拉住了,黑曜雪回過頭看著帝肆臨。

「雪兒,我們不要在逃避了好么。」帝肆臨低聲說道,我們難道非得要像陌生人一樣?

明明我們對彼此都那麼的熟悉,對彼此那麼的····

「有些事情不是時候。」黑曜雪說完之後,掙開帝肆臨的手,朝著門外走去,你我之間,依舊隔了一堵牆,一堵高高的牆。

帝肆臨看著關上的門,有些低落的嘆口氣,隨後輕輕撥弄著頭髮,思索著那句話。

而走出門的黑曜雪嘆口氣,朝著自己的休息室走去,其實現在面對帝肆臨,自己也說不準,過去捏造的一個人對自己的影響太大了,以至於自己遲遲沒能擺脫,這不是個好事情。

自己必須得想辦法化解掉,不然會對自己以及身邊人造成大的傷害。

而如今,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那個鎖著自己的鎖,只有打開它,自己才不會受到影響。


歐蘭晨勢必也在等待,等待時機的到來,再一次喚醒那個偽造出來的自己,那樣,就無法收拾了。

而如今,黑家有弱點的人就只有自己和大哥,而其他人的弱點就在於我和大哥以及寶貝們,所以,歐蘭晨打算來一次大的戰爭了。

而如果我沒有猜錯的話,真正和歐蘭晨做交易的人是帝域澈,而非其他人,所以,自己要針對的人可就是又多了一個,既然歐家的大本營被摧毀掉了,那麼歐蘭晨地下王國也將浮於水面。

如此一來,很多事情都說得通了,可以解釋了。

黑曜雪回到房間關上門,洗了個澡之後,躺愛床上入睡,自己必須依靠自己來擺脫如今的困境。

而帝肆臨卻是在思考著很多問題,他很清楚,自己為什麼會出事,因為陳修,陳修很有可能已經被歐蘭晨給洗腦操控了,他是唯一一個知道自己來西伯利亞的人。

而之前的紅袖就是最好的證明,但是想到帝域澈和歐蘭晨做了交易,眼底閃過一抹暗芒,隱藏得最深,殺機也會是最重的你,終於套藏不住了。

即便是被帝輕弄成植物人,卻還能夠蘇醒過來,一手策劃帝家所發生的一切,不得不說很人才,可惜的是,都用在了歪路上,帝家的那些東西對於自己來說屁都不是,自己會稀罕?

我可以自己打江山,娶老婆,根本不需要帝家那些東西。 陰冷昏暗的監獄裡面,一間小小的牢房裡面,躺在床上眯著眼睛的少女伸出手揉揉眼睛,然後打了一個哈欠,很是慵懶的的翻了個身,一腳將被子踢下床,就這麼帕布拉克的趴著。

下一刻似乎覺得有什麼在咬自己,伸出手一巴掌打在自己的臉上,活生生把自己給打醒,右手揉著頭髮坐起來,一臉的迷茫。

直到緊閉的門被打開,站在外面的人叫道:「舒靜窈,你可以出去了,有人保釋你。」

坐在床上的少女摸摸臉,然後慢悠悠的站起身來,扯了扯身上唯一還能看得出像是一套衣服的衣領,慢悠悠的走了出去。

耳邊一直被念叨著:出去了好好做人啊什麼的!

真的是墨跡的一逼。

當看守所的大門打開的那一刻,舒靜窈抬起手放在額頭上,眯眯眼睛。

太陽啊!

真不舒服。

而就在這個時候,一輛黑色的軍用車緩緩在舒靜窈面前,刷的一聲,車門打開,露出裡面的人來。


舒靜窈眯眼看著車裡面一陣軍裝的男人,一時間,記憶迴轉到了兩年前那個令自己窒息的夜晚。

那天晚上,自己十六歲生日,原本是開開心心的一場生日宴席,最後卻被爆炸所侵襲,而在那場爆炸中,自己失去了疼愛自己的父母和哥哥,同時,也被打上了通敵賣國之女的標籤。

而之後不久,自己就因為惡意傷人、偷竊被送進了這個鬼地方,而眼前這個男人,恰恰就是當時將自己丟進來的人,這個比自己大八歲的野男人。

車內的男人盯著車外眯著眼睛看著自己的舒靜窈,冷冷的道:「陳兵,丟她上來。」

「不必了,我自己上去。」舒靜窈打斷了陳兵下車的舉動,自己上了車,將車門關上后,陳兵開著車離去。

車內的氣氛很凝重,在前面開著車的陳兵只覺得自己快要被這個氣氛給壓抑死了。

終於,男人放話了。

「從今天開始,我就是你的監護人,好好做人,我答應過你哥哥好好照顧你的。」男人看都不去看一眼舒靜窈,冷冷的丟出一句話,語氣裡面顯然戴著一副不耐煩。

「別,我不需要一個殺人兇手當我的監護人,因為我害怕我會成為另一個殺人兇手,畢竟近墨者黑。」舒靜窈毫不客氣的打斷了男人的話,慵懶的往後一靠,很是不訓的吐出字語,對於身邊這個男人,更多的卻是恨,沒錯,就是恨。

「舒靜窈,別挑戰我的耐心。」男人終於正視了一眼舒靜窈,卻很不悅的挑起眉梢,看著一臉慵懶,桀驁不馴的舒靜窈,有種想要將眼前這個人拆了,將她重新組裝成一個乖乖牌女孩。

「大叔,你讓我出來不就是為了兩年前那句等你十八我就睡了你么,想睡我就直接說,別他媽的給我繞彎子。」舒靜窈嫌棄的看了一眼男人,將眼中的恨意遮掩下去,很好的掩蓋了自己的情緒和那一閃而過的鋒芒。

「你···」

第一次,男人才發覺自己無法對眼前這個帶著利爪的野貓發泄怒火,看著那一張小臉上桀驁不馴,慵懶卻能夠讓人恨得牙痒痒的小表情,就無法平息怒火,卻只能憋著。

「舒靜窈,我只說一次,我是你的監護人,以後你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必須經過我的安排,不要忘記了,你現在還是嫌疑的身份。」男人深呼吸一口氣,又恢復了以往的冷漠,淡漠的看著舒靜窈,語氣很是低沉的警告著。

「我不需要監護人,而你也不配,需要我說幾次?大叔,不要認為你踩著我哥哥,我爸媽的屍體上去了,我就要任你為所欲為,惹急了我,我不介意,親手了結你。」舒靜窈冷眼和男人對視著,絲毫不退讓,那裡面的恨意完完整整的浮現在男人的面前。

而在前面開車的陳兵打了一個寒顫,突然發現眼前這個小女娃真的是太不知好歹了,要知道,少將可不是什麼好人。

「那就等你有那個本事殺了我,沒那個本事之前,你就乖乖的按照我說的去做,至於你的小身板,我很是嫌棄。」男人伸出手捏住舒靜窈的下巴,冷笑一聲,牙尖利嘴,果然是公主脾氣,沒了你爸媽和哥哥,卻依舊不肯放下你的高傲和尊嚴。

「放心,我出來了,你活不久的,至於我的小身板,不知道是哪個大叔在兩年前我生日宴席上,在爆炸中貼著我的耳朵,摸著我的胸,跟我說:十兩年後的今天,我要睡了你。」舒靜窈伸出手一巴掌毫不客氣的拍掉男人的手,頭一動,掙脫了男人的束縛,冷笑一聲,是嘲笑也是挑釁。

男人望著舒靜窈那眼神,發出一聲低笑,然後直接動手,一個翻身將人壓在身下,同時,隔離板升起。

看著身下這個不知好歹,挑釁自己的舒靜窈,俯下身輕咬著她的唇瓣道:「舒靜窈,不要挑戰我的耐心,我能讓你出來,一樣可以讓你進去。」

「戰霆宵,忘了告訴你,你想睡我,下輩子吧!要知道,一個不舉的太監很容易變成神經質的。」舒靜窈看著在自己唇瓣上放肆的戰霆宵,伸出手毫不客氣的直接朝著戰霆宵的下身而去。

戰霆宵伸出手抓住那隻不安分的小手,低笑一聲,對著唇瓣一咬,聽到舒靜窈倒吸一口氣的聲音,然後,抬起頭來,伸出左手撫摸上舒靜窈的脖子。

「我說了,你只要乖一點,你想要什麼就有什麼,都兩年了,你還學不乖么,嗯!窈窈。」戰霆宵的手最後停留在舒靜窈的下巴,將她的下巴一抬,目光裡面閃爍著寒芒,似乎在訴說著什麼。

「在我舒靜窈的字典裡面,沒有乖這個字,戰霆宵,做好被我殺的準備了么?」舒靜窈揚起一抹笑,不去管自己被咬破的唇瓣,眼底散發出來的寒意很是刺眼,讓戰霆宵下意識的抬起手去遮住那雙猶如星空的眸子。

可是下一刻,戰霆宵臉色巨變,低咒一聲,不敢置信的瞪著自己身下的舒靜窈,幾乎是咬著牙齒惡狠狠的道:

···········

可是下一刻,戰霆宵臉色巨變,低咒一聲,不敢置信的瞪著自己身下的舒靜窈,幾乎是咬著牙齒惡狠狠的道:「舒靜窈,膽子大了是吧!」

戰霆宵怎麼也想不到舒靜窈膽子會這麼大,直接對著自己下毒手,青筋暴起的那一刻,只覺得自己被痛感侵襲全身。

而舒靜窈則是一把推開了戰霆宵冷笑一聲道:「我說過了,殺不死你就讓你變太監。」

「你···」戰霆宵咬著牙齒伸出手想要去抓舒靜窈,可是下一秒直接被打開不說,舒靜窈竟然敢大著膽子一把打開車門,朝外跳了出去。

而這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戰霆宵低咒一聲,卻無可奈何,誰叫自己的蛋疼得要命了。

而陳兵嚇得立即踩剎車,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跳車下去之後,完好無損的舒靜窈對著自己一個飛吻消失不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