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姐姐,走么?」

「走!」

那金嫦兒斷然道。

於是二女齊齊施法,那億萬年昏暗陰森之萬古囚仙牢忽然金光大作,萬般仙雲升騰,億道流光溢彩!九霄雲外撒下香風陣陣,渾天上下洋溢神元靈霧,整個仙修地彩虹共神霞相應,億里囚仙牢流雲與淡香共生!

「啊也!吾等囚仙牢中有修飛升也!吾等眾囚徒與有榮焉!吾等齊賀!吾等齊賀!」

那萬古囚仙牢中億計遭囚禁之仙家齊賀,一時歡聲雷動,聲震仙界!

天地之間神妙樂音響徹,一道大光明金色拱門霍然洞開,青冥浩蕩,一望無際,日月星辰遍照周天!金銀玉台,飄搖太虛,其上諸神神態各異,有微微然觀視者,亦有渾然忘懷者,有貪杯若凡俗者,有對弈糾纏不清者,有舞刀弄劍者,有洞簫玉琴者,有翩翩起舞者,有橫眉冷對者……一時諸般人間百態俱全,唯悠然之神態無斷!

「神修地,大自在界也!從此脫去諸般苦惱,飛身出塵,不復輪迴之患也!」

那囚牢中大能者之流皆目露光澤,大羨慕也!

金嫦兒,風欲靜二修腳下九品聖蓮頓現,華麗神裝加身,冉冉而起,忽入雲端中大光明。

「不足哥哥,嫦兒好苦命也!」

那嫦兒言訖淚如雨下,然其身形已然漸漸遭大光明掩去不復再見。

「姐姐,總有一天吾等會相伴無虞別離也!」

那風兒攜了嫦兒之手道。

其時,那夜原天門山上,不足正自以太寒劍陣掘開其山,導引大水入湖。正是其工做得辦妥之時也!忽然心有所感,便自抬頭望了無限遙遠之萬古囚仙牢,喃喃道:

「嫦兒,風兒,某家有愧也!」

又近乎百年,不足已然順海口直行至夜原,那山嶽般洪濤滾滾,正流向無盡之汪洋。

「大人,河道已然初通,然時時決口,地域廣闊,無奈何也!」

那三修此時亦是風塵僕僕,衣裳襤褸!觀之若乞丐,豈有半點兒仙家之風範也!


四修相互對望,忽然哈哈大笑。

「葉大哥,程大哥、胡大哥,爾等亦然六破也!此疏通河道,引水入海之舉,居然復造就得三位六破隱帝,豈非造化之功耶!今河道初通,治水之功已然歸諸地仙家合力,吾等一番百年相交之情,便如此吧!今後各歸仙居逍遙時,莫忘了小弟阿!呵呵呵……」

那三修相互對望一眼,葉大哥道:

「吾等願意眾生追隨大人,縱身死道消亦在所不惜!不為大人之功德,乃是求得一介知己之意也!」

「葉兄之言,道盡吾等胸中所想!請大人不棄!」

「某家雖有惜才之心,然卻然不能有誤諸君!爾等勤修,他日必有飛升之望,而至於成就諸神,為大自在身,與天地同春也!隨了某家,不過為瀆神者之名而遭終生追殺,不復有仙神之逍遙也!」

「大人不必推託,此等內情,吾等豈有不知!便是這般才願意以死報大人之知遇也!況三界之亂,因在諸神,吾等願意為道則而與大人同歸!」

「多謝三位哥哥!」

不足大感動,躬身行了鞠躬大禮。

「莫姐姐,那天門山上之一眾諸修,可有大人么?」

「好像有一修模樣大類,然大人俊雅無論,哪裡能似那般狼狽呢!」

「莫姐姐,既然已飛臨此地,不如前去聞訊一二!」

「嗯,便如妹妹所言!」

於是二女駕了雲頭疾行而來。

「大人,那邊有二女仙來也!」

「哦,乃是某家師姐等尋來呢!」

「啊,彼等豈非已然尋得百年耶?」

那三大仙長驚訝而視。

「大人,是你么?」

兩聲哭腔遠遠兒傳來,那不足靜靜兒盯視二女,心間亦是百味雜陳。

「婉兒,莫師姐!」

不足道。

那二女聞言猛然放聲大哭,撲過來緊緊兒抱了不足抽搐不止。不足輕輕兒拍著二女,亦是半句話兒出不得口,面上淚水撲簌簌直流。(未完待續。。) 雪發大漠。

不足先前曾隨了莫問探訪之暖谷,九幽靈感大陣忽然洞開,田姓老修行出,觀得天地半晌,復低眉算計得半日,忽然笑道:

「大漠神陣得破,復解得誅神淵中大鼎之困,其修果然厲害,不愧瀆神者也!然妙者乃是吾等終是可以自由行出此困境也!數百萬載歲月過去,知道吾等法陣田家者尚有幾人耶?」

那老頭一邊嘆息,一邊復入得那法陣中,一處陣核轟響,一道古樸石門緩緩兒洞開,行出來百十仙家。

「大爺,老祖宗何時出關呢?吾等不見其手諭,擅自行為,不知其會否惱怒……」

「啊也,汝等憊懶之徒,田家自在行事之家風,於爾等手中盡毀也!吾等出世之時候已然在也,何虞老祖宗惱怒!走!先去與仙修地田家接洽,而後再思謀將吾等族人盡數接出,從此逍遙也!」

「大爺爺,似乎吾等有身負之宿命,不得擺脫也。」

「我呸!便是使命害吾等困守大漠數百萬載歲月,爾等不許在老爺吾面前提及此事!」

「報,大爺爺,老祖傳出令諭,著吾等儘快趕去文武上天大帝君之治所,唯當下大帝之令而行,不得有誤!」

「啊也也!此老東西……」

「大爺爺,汝怎得又咒罵老祖宗耶!」

「有么?何人聞得?嗯!何人?」

那老頭兒眼睛滴溜溜亂轉,眾皆笑而不語。候其發話。

「得!與吾布置大陸蟻穴轉移大陣。」

「是!」

不過半日一道大陣閃動了靈光,已然成就。那老頭兒圍了大陣笑眯眯道:

「吾家不言,何人敢言道布陣快疾若此者?嗯!何人?」

「走也!」

大陣狂閃,那百十仙修倏然不見。再見時,已然身在文武上天大帝君之天宮通關殿中矣。

「爾等怎得遲也?」

一老頭道。那大爺爺聞言急急近前,恭聲道:


「老祖宗,吾等已然到也!」

欺負仇人的女兒難道有錯嗎 嗯,便在此地稍候,大帝隨後便至。」

「啊!大帝?上天大帝君么?」

一修接了話頭大聲道。

「咦,怎得不守規矩?」

那老祖不滿道。

「老祖。孩兒們初次出關。哪裡不好奇呢!」

「嗯,便是汝慣地!」

那老祖隨意言道。

「大帝駕到!臣下叩拜!」

一仙高聲喊道。

一眾百餘田家仙眾,伏地叩首,俱不敢抬眼張望。聞得一聲絕妙女聲道:

「眾卿家平身!田帝君。從此後汝便肩負起那道重責吧。此吾身具令牌。賜汝家族吧。」


「謝上帝!」

老祖恭聲行禮。心下里樂滋滋暗自做念道:

「家族從此無憂也。 就讓我愛你,沒入塵埃裏 ,不得不為也。」

眾修恭送上天大帝鑾駕離去,而後便就地傳送而去。那老祖與田家當代家主復聊得幾句。 塞外江南

中央大帝君治下之一地,名雞鳴城,城西一處宅院中忽然眾人往來甚急。那後院中一處秘地中忽然靈光大顯,看守秘地之一修正哼哼唧唧吃酒,猛可里觀得大陣閃動靈光,急急行出門去,張了口大叫道:

「家主,大陣動也!大陣動也!」

「噤聲!作死啊!」

一漢子名田思辰者,幾步行來,沖入秘地。那秘地中已然有數十仙家在列。而那大陣中仍一個個行出大修。一座百餘丈大殿中居然稍顯擁擠。

「此地主家何在?」

最後一老頭兒行出,沉了臉道:

「大老爺,吾便是此地主家者。」

「嗯,不錯么,有金仙之修為。」

「敢問……」

「問個屁!吾便是汝祖宗!此地一眾俱從那大漠固守之地行出者。懂得?」

「是!老祖!」

「吃吃……哈哈哈……」

忽然一陣大笑,那老頭兒搔搔頭乾咳幾聲道:

「咳咳咳……喚吾大老爺吧!」

「是,大老爺!」

半日功夫,那家中大小認了大老爺,並一眾祖宗,復將一座仙家秘府之法陣解開,那一眾祖宗俱各入了那秘府安居,方才算是漸漸穩妥。那主家者長長出一口氣,謂其愛妾道:

「總算是將一干老祖宗安當穩妥也。」

「老爺,那老頭兒便是老祖宗么?」

「才不是那老東西,彼乃是當代家主!」

「家主?老爺不是家主了么?」

「是!對外是!然於內么,便是那老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