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媽,怎麼了?沒劃到手吧?」

夏子悠連忙上去。

「沒有!」

黃麗梅搖搖頭,接著她道:「子悠,曾妮辦的宴會,恐怕都是做生意的人參加吧?經緯他什麼都不懂,去宴會上幹嘛?不如在家打掃衛生,唉,這別墅太大了,打掃一次太累人了!」

「老婆,我就不去了!」

嚴經緯擺擺手,說實話,對於宴會之類的,嚴經緯並沒有什麼興趣。

聽到嚴經緯不去,心中有鬼的黃麗梅登時大喜。

出門倒垃圾的時候,黃麗梅特地打了個電話給曾妮,問了下曾妮具體情況,在知道武安神帥收下請柬之後,黃麗梅激動得不行,回到家中,還哼著小曲。

「麗梅,什麼事這麼高興?」

「要你管!」黃麗梅瞪了夏建林一眼。

把夏建林弄得一臉奇怪,不明白自己這位老婆瞎高興什麼。

……

周家私 王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錯了,可是那種感覺好熟悉。王優心裡莫名的激動和緊張,可是她不應該在對他有所期待的啊!

因為是在等紅綠燈,吳樾無意間往旁邊看去,不知道是不是心靈的指引,吳樾一下子就看到了王優,看著她和另外一個人有說有笑的,吳樾心裡感覺到一陣刺痛。

吳樾留戀的目光一直看著王優,他們都步入了生活的正軌,一切都好。

安琪感覺到吳樾心不在焉的坐在自己身邊,便才吳樾的目光看到王優,安琪曾經在吳樾的手機里看到過王優,那個時候,吳樾的身上全是關於王優的回憶。

有時候安琪是真的羨慕這個她從來沒有見過面的女人,讓自己深愛的男人一直對她念念不忘。可是現在,吳樾就在自己身邊,她就是那個讓人羨慕的人。

「吳樾,該走了!」,後面的車一直在按喇叭,吳樾反應過來,立馬開車,當他在往旁邊一看到時候,已經看不到王優了。

沫蔓婷聽說吳樾要回來並且不在走了,一大早就叫管家他們開始忙活,開心的不得了。作為母親有誰不想自己兒子就在自己身邊呢!

當然沫蔓婷知道了吳樾要回來的消息,第一時間就告訴了黃媛媛,這不,吳樾還沒有到家,黃媛媛就提著一大堆東西來了。

「阿姨,我來了啦!」,黃媛媛臉上洋溢著幸福的笑容,儘管吳樾虐她千百遍,她還是待吳樾為初戀。黃媛媛在吳樾這一件事情上,就是打不死的小強,越戰越勇!

正當沫蔓婷和黃媛媛開心的擺弄門正的時候,吳樾就開著車回來了。

「太太,黃小姐,少爺回來了!」,管家一看到吳樾的車開了進來,連忙向沫蔓婷說。

還不等沫蔓婷說話,黃媛媛就激動的跑了出去,本來滿懷期待的她,在看到吳樾身後的另外一個女人的時候,黃媛媛感覺到心慌意亂。

「吳樾,她是誰?」,黃媛媛走到吳樾身邊,一把把安琪挽著吳樾是手給打了下來。

「你神經病吧你!」,吳樾看著黃媛媛,一臉的厭惡。

安琪就在一邊安靜的看著黃媛媛,她知道黃媛媛的事情,知道她是一個極端的人,可是她不怕,因為黃媛媛極端是因為沒有遇到比她更加極端的人,再說了,她相信吳樾會幫自己的。

黃媛媛看著一臉高貴的安琪,一臉不爽,她對著安琪一副主人的語氣說「你是誰?為什麼來這裡?」。

「我是吳樾的女朋友,你就是吳樾說的那個死皮賴臉的黃媛媛吧!你好!黃媛媛。」,安琪看著黃媛媛,非常優雅的向黃媛媛友好的打招呼。

黃媛媛聽到安琪的話,氣不打一處來,正當她要說的時候,沫蔓婷出來了。

「到家了,還不快進來!」,沫蔓婷看著吳樾開心的說,當她看到吳樾身邊的女子時,有過一絲驚訝,她從來沒有聽吳樾說他有女朋友的事情,沫蔓婷看了一眼黃媛媛,她知道黃媛媛一直喜歡吳樾,可是感情的事情是不能強求的。

「姑娘,快進來,餓了沒有,累不累?」,沫蔓婷看著安琪,笑著說,只要是吳樾喜歡的,她其實沒有多大意見,都會好好的對她們。

黃媛媛看著沫蔓婷對安琪的態度,一下子就生氣了,她看著安琪,恨不得馬上給她一巴掌,把她趕出去。

「謝謝伯母,這個是我給你帶的一些小禮物,希望伯母回喜歡!」,安琪說著,將手裡的東西遞給了沫蔓婷。

沫蔓婷開心的接過禮物,把他們帶到屋裡,一路上黃媛媛都走在他們後面,一臉不開心。

「吳樾啊,你說說你,為什麼有了女朋友不告訴我!也不提前說一聲!」,沫蔓婷責怪的看著吳樾。

「我這邊還是帶回來了嘛。」。

「那你以後是打算回公司上班還是怎麼的?」,沫蔓婷看著吳樾,一臉期待,她不希望吳樾在出去了。

同樣黃媛媛也打起精神來,看著吳樾。

吳樾和安琪看了對方一眼,黃媛媛在吳樾對面看著他倆,手都捏成了拳頭,一個王優她已經很難辦了,現在又來了一個安琪,黃媛媛覺得自己好難過,她不明白為什麼吳樾不管愛誰,都不會看她一眼。

「我打算在安琪爸爸的公司上班,他爸爸準備在中國開分公司了。」,吳樾對著沫蔓婷說,他知道沫蔓婷一直想要自己回家上班,可是他不想,尤其是黃媛媛還在自己家公司,他一點都不想看著黃媛媛。

沫蔓婷聽到吳樾這樣說,便也不說什麼,只是很好奇安琪家是幹什麼的。「安琪啊,請問你們家公司叫什麼名字啊?你們是做什麼的?」。

安琪看著沫蔓婷,很有禮貌的笑了笑,「伯母,我們家是做護膚品的,盛安集團就是我爸爸開的。」。

「聖安集團?你爸爸是安道遠?」,沫蔓婷看著安琪,一臉驚訝,盛安集團是世界上都非常有名的集團,他在很多發達國家都有自己的產業,簡直是女性的上帝,不管是他們自己研發的化妝品還是衣物這些,都是她們女性的夢想,尤其是化妝品講究的是自然、高效。不過就是價格有點貴。

沫蔓婷看著安琪,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媳婦是這麼一個厲害的人,簡直開心的不要不要的,畢竟愛美之心人皆有之,安琪長的漂亮又有氣質,她是個女的都喜歡,還別說吳樾了。

「是的,伯母!我還以為伯母不認識我爸爸呢!」,安琪看著沫蔓婷的表情很謙虛的回答。

「你爸爸誰不認識啊,全世界女性的上帝!」,沫蔓婷對著安琪開心玩的說著。

黃媛媛在一邊看著,本來指望沫蔓婷可以幫自己,可是現在看來,是不可能的了,可是她不甘心,她和吳樾認識的時間最早,她也最了解吳樾,他們應該是最合適的人!

「我一直希望你爸爸可以在中國開分公司,這樣我買護膚品就不用到其他地方去了,真好!」,沫蔓婷看著安琪,抑制不住自己的開心與激動。。 姜喬進了客廳,彎腰在茶几上拿了個蘋果啃了一口,結果一回頭就看見盛湛跟着進來了。

她挺奇怪的,「不去公司?」

盛湛說,「可以不去。」

其實公司那邊事情挺多的,但是他沒了心情。

姜喬眨了眨眼,趕緊把剩下的蘋果仍在果盤裏,「不去正好,走走走,我們出們一趟。」

這麼說着,她整理了一下衣服,轉身就要往外邊走。

盛湛條件反射的皺了一下眉頭,「去哪裏?」

姜喬沒回答,「走吧。」

盛湛盯着姜喬的背影,實在有點看不懂她,許顏來一趟,似乎對她一點影響都沒有。

她好像什麼都不在乎。

不不不,也有在乎的,她在乎錢。

姜喬都沒用盛湛開車,帶着他步行出了小區,朝着旁邊的超市過去。

兩個人走路也沒肩並肩,中間距離始終都能再塞一個人。

盛湛看出來姜喬的意思了,「去超市你一個人不就可以。」

姜喬語氣淡淡,「少個拎東西的。」

她倒是使喚人使喚的很理所應當。

兩個人進了超市,推了推車。

盛湛稍微有點不太自在,就算兩人同床共枕兩天,可彼此依舊陌生,這麼湊在一起,他心裏還是彆扭。

不過看姜喬倒是表現還好,推著車子四處亂逛,有一些試吃,她還能湊過去吃的眉飛色舞。

盛湛站在落後幾步的距離處看着,說不出來心裏是什麼感覺。

他最後娶的居然是這樣的一個姑娘,根本沒按照他的預想來。

也不是說姜喬不好,只能說,盛湛之前沒接觸過這樣的人。

姜喬也不只是讓盛湛來拎東西的,還讓他付了錢。

她果然,也就在乎錢了。

姜喬買的東西有點多,亂七八糟塞了三個大號的購物袋,盛湛在後面拎着,姜喬在前面哼著歌腳步輕快。

盛湛都想笑了,可其實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想笑。

回到家,姜喬把買來的東西分類,大多數都是生活用品,還買了米面這些食物。

冰箱裏面乾乾淨淨,現在經過姜喬倒騰一下,東西裝了不少,終於有點生活氣息了。

盛湛站在廚房門口看着,姜喬動作麻利,一看就是居家過日子的好手。

他找人調查了一下姜喬,特別具體的消息還沒有傳回來,但是隱隱的知道她以前的日子過的不太好。

一般生活坎坷的人,可能都會更適應生活。

盛湛看了一會轉身去了沙發上坐下,順手把電視打開。

他有些無意識的去果盤裏摸了個蘋果,啃了兩口才發現不對。

他把蘋果轉了一下,果然,上面有被啃過的印子,捏著蘋果,他就有點忍不住想到了前天晚上的事情。

姜喬喝多了,但他是清醒的,那女人喝多有點浪,可到了真刀真槍的時候,膽子也挺小的,甚至到最後還哭了。

那或許盛湛見過姜喬最軟弱的時候了。

盛湛還在這邊浮想聯翩,兜里的手機就響了。

他摸出來看了一眼,隨後接聽,「說。」

那邊是蔣科,他會打電話過來,盛湛是預料到了的。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天色微暗,四野茫茫,行走在野草夾道的荒涼古路上,舉目四望,但見道路旁斷絕炊煙的村莊破敗不堪,殘垣斷壁隨處可見。

「這裏也是曾經玩家建立的聚居地嗎?」安德麗娜走到索恩身邊輕聲詢問道。

「沒錯,在翡翠原野上,除了凜冬城的實力範圍內和瀑上鎮外,其他地方的廢墟全部都是我們玩家留下的,他們都是命運抗爭的失敗者。」

索恩感慨一句,對身旁的女術士解釋道。

「好了,別站在這裏發獃了,走了一天的路,應該很累了吧,今晚我們就在這裏露營休息,明天一早出發,快的話中午就能到瀑上鎮。」

索恩望了一眼遠方朦朧的山脈,對身邊的女術士道。

由於那位中年德魯伊在盔荊之森中清出一條可供通行的道路,讓索恩避免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煩。

在森林中沒有受到任何阻礙,輕輕鬆鬆的走了出來,自然是為他節省了很多時間。

如今距離瀑上鎮已經不遠了,若是他自己的話,不會做任何停留,會趁著夜色繼續趕路,直至到達目的地。

但是多了一個人,就必須要做很多方面的考慮。

畢竟夜晚的荒野才是最危險的,特別是遇到數量驚人的類人生物。

他獨自一人的話,倒是絲毫不懼,去留隨意,而這位女術士就不一定了。

「我不要緊,如果你打算連夜趕路的話,也沒什麼問題,畢竟我的進階職業是龍脈術士,這種程度的旅行還是難不倒我的。」

安德麗娜撩了撩額前的髮絲有些倔強的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