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完成本項選擇,獲得《大道決》修為三年,靈田一塊。」

我不在大道宗,還能去哪兒……

林南無語地心想,做出選擇。

淘洗糙米,取下曬乾的臘肉,還有之前採摘的山中青菜,忙碌半個時辰,做成一頓飯。

完成本項選擇,又是三年的修為灌輸到林南身軀之內。

再加上之前整理大道宗內外的獎勵,林南能夠感覺到,自己好像快要突破了,只差一點就能夠突破。

能不能再來一次選擇,讓自己突破到練氣境界第三層?

「請選擇」卻沒有再出現。

這讓林南有些無語,給趙雪萼、姜雲蕊兩人盛了飯,自己也端著飯站到門口去吃。

從山神廟門口向外看,一塊靈田出現在今天打死野豬的不遠處,上面靈氣昂然,自己帶着一圈籬笆。

隨着這塊靈田的出現,周圍的空氣彷彿都變得格外的活躍,或許這就是所謂的靈氣吧?

姜雲蕊和趙雪萼也在吃着飯,只從落到敵人手中后,她們還真沒有好好吃過一點飯。

倒不是沒有食物,而是趙雪萼比較警惕,擔心敵人在食物中加入某些控制人心神的藥物,因此才忍到現在。

目前這個林南,還算是比較可靠,姜雲蕊與趙雪萼這才放心吃飯。

往日這種粗糙簡陋的飯食,根本不會出現在她們這兩個天之嬌女面前,然而今天她們胃口大開,卻是吃的很香。

趙雪萼一口氣吃了半碗米飯、好幾塊臘肉,見姜雲蕊還在小口小口保持公主儀態,有點不好意思,自己也放慢了速度一起吃飯。

「雲蕊妹妹,你剛才說,林南從儲物袋裏面取出一個石門,說那是他們大道宗的標誌?」

姜雲蕊點了點頭,細聲說道:「是,雖然我沒有親眼見他取出來。」

「但是我想,除了儲物袋以外,沒有其他可以解釋的。」

「總不能無中生有,變出這麼一道石門來吧?」

這麼說,大道宗的確是真的。

我們被抓來,也的確可能是林南師父想要收徒,讓我們拜進大道宗。

可是,儲物袋一般有這麼大嗎?

趙雪萼疑惑地心中想着。

「那道石門有多高?儲物袋能夠放得進去?」

「大約三四丈寬、五六丈高吧?」姜雲蕊想了想,估計道。

「啊?那不是比我們御劍宗的山門還要高大?」趙雪萼驚訝不已,「什麼儲物袋能裝進這麼一個四層塔樓高的東西?」

姜雲蕊畢竟是齊國皇女,對於修仙界的某些常識並不是特別仔細。

「沒有這種儲物袋嗎?」

「絕對沒有,至少我們齊國境內,肯定沒有!」

「那林南是怎麼做到的?」

姜雲蕊和趙雪萼說到這裏,都心中好奇極了。

林南、大道宗——如果只是騙子也就罷了,現在看起來,真的是來歷非凡,具有很神秘的背景。

「我去看看他。」

姜雲蕊放下碗,說了一句,來到山神廟門口。

林南轉身要進去,兩人正好面對面。

「林南大哥。」

姜雲蕊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了一句。

「嗯,怎麼了?飯菜還行嗎?我看你沒吃過苦,這樣的飯菜你怕是吃不慣。」

「沒有,沒有。林南大哥做的飯好吃極了,我吃了滿滿一碗米飯呢。」

姜雲蕊說着話,看向外面。

野豬屍體還躺在空地上,之前林南打死野豬的地方,出現了一塊四四方方的田地,田地周圍圍着籬笆,防止野獸闖入。

這又是什麼時候出現的?

這田地,總不會是儲物袋裏面存放的吧?

林南也順着她目光看過去:「再過些時候,大道宗就更加有模有樣了……」

姜雲蕊鼻子嗅了嗅,手掌下意識地感受一下周圍空氣。

「靈氣,增多了?」

她有些奇怪,看向林南。

林南頷首:「那是靈田,難免會逸散一點靈氣,讓周圍靈氣稍微增加吧?」

「咦?」

姜雲蕊發出一聲輕叫,瞪大眼睛,微微張開櫻唇。

「林南大哥,你說那是靈田?」

「是啊,那是靈田,怎麼了?」林南奇怪。

「可是……可是……」

姜雲蕊吃驚到說不出話來——可是整個齊國,除了幾個大宗門佔據的名山大川、皇家擁有的一塊皇家靈田外,除此之外就再也沒有靈田了呀!

而且這麼大一塊,好像是皇家靈田的兩倍還多!

姜雲蕊實在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她感覺自己有些想不透,也顧不上失禮,連忙又跑回屋內,將靈田這件事告訴趙雪萼。

趙雪萼聽后,也是目瞪口呆。

本以為林南只是一個騙子,還有點好色;現在怎麼一下子就看不懂了……

那道石門或許還能用儲物袋裝來,這麼大一塊靈田,要怎麼從其他地方搬運來?

大道宗到底是怎樣的一個宗門?

林南又是怎樣的一個人?

趙雪萼思來想去,怎麼也想不明白,只感覺林南身上縈繞着令人猜不透的秘密,宛若一團迷霧。

姜雲蕊見她一臉沉思,也是神情緊張。

雪萼姐姐一向精明警惕,被修為被封禁以前,堪稱是明察秋毫,很少有事情能夠瞞過她。

她會不會從這些蛛絲馬跡中,發現什麼?

趙雪萼停下了沉思,看向姜雲蕊。

姜雲蕊連忙鄭重起來:推測出什麼真相嗎?

只見趙雪萼把手裏的碗遞過來。

「再給我盛一碗飯。」

嗯?

姜雲蕊呆了一呆,把鍋里剩下的米飯都盛出來,遞給趙雪萼。

趙雪萼一邊吃,一邊若有所思,吃的速度還不慢。

片刻后,趙雪萼又把碗遞給姜雲蕊。

「雪萼姐姐,鍋里沒飯了……」

姜雲蕊瞪大眼睛。

趙雪萼白皙的臉上悄然升起一抹微紅。

「我是想讓你把碗放回去,我吃飽了。」

姜雲蕊恍然,連忙接過碗,放回灶台處。

林南恰好進來,趙雪萼和姜雲蕊也不好再當面揣測他的來歷,便都住口不言。

和姜雲蕊一起收拾了鍋碗后,林南自己居住小廂房,趙雪萼和姜雲蕊兩人住在大廂房。

山神廟畢竟還比較破舊,這樣居住也只能算是將就。

夜漸漸深沉,三人相繼睡去。

一道拖着毛茸茸大尾巴的黑影,踮着腳,靠近了山神廟。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陳寧望着被無數醫學專家眾星拱月般包圍着的宋娉婷跟秦朝歌,他微微的笑了笑,然後跟典褚打聲招呼,他到外面抽根煙。

陳寧不太喜歡呆在這種討論專業學術的地方,他到外面無人處,抽煙。

但是,一根煙還沒有抽完,典褚就急急忙忙的打電話給他了。

典褚焦急的說:「少帥,大事不好了。」

「剛才忽然來了一隊狼國的軍方戰士,把少夫人還有秦博士她們都抓走了。」

陳寧聞言一驚:「什麼?」

典褚着急的道:「我也一頭霧水,沒敢貿然跟狼國的軍隊開戰。」

「少帥,我們現在該怎麼辦?」

陳寧:「我馬上過來!」

陳寧重新回到世界醫學會盛典現場的時候,現場幾千名嘉賓,亂糟糟的亂成一團。

典褚跟八虎衛、狂風怒浪正急得團團轉。

陳寧不見宋娉婷跟秦朝歌,驚怒的詢問道:「怎麼回事,人呢?」

典褚連忙的道:「狼國的軍隊剛剛把少夫人跟秦博士抓走,他們似乎有備而來,動作奇快。」

「這裏是狼國,我們沒有敢貿然跟狼國的軍隊發生戰鬥。一來是怕誤傷少夫人,二來是還不清楚事情輕重,三來是怕兩國的軍人發生戰鬥,事態會失控……」

陳寧沉着臉問:「狼國是以什麼罪名,抓走我老婆跟秦博士的?」

典褚道:「間諜罪!」

陳寧眼睛裏冷芒一閃:「欲加之罪,何患無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