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宗族不久前還在練功房,現在人卻不見了,」葯宗長老也很疑惑,

「時間已經到了,爹不來,我如何拜堂,」沈飛說道,

「我們再等一會兒,或許是宗主遇到了什麼麻煩事,」葯宗長老笑道,

沈飛輕嘆口氣,「現在也只能如此了,」

可是又等了片刻,沈藥師依然沒有回葯宗,

沈飛臉色難看,「不用等了,二叔,你當我們的證婚人就行了,」

「這……這恐怕不妥吧,」葯宗長老為難道,

「今天來了這麼多人,二叔莫非想讓他們看我的笑話不成,」沈飛冷笑,

葯宗長老只能點頭,吩咐一個女弟子去請新娘出來,

沒多久,一席紅裙的新娘子便被兩個巧麗的女子攙著走來,紅布遮面,讓人看不到面容,不過眾人單瞧她那身段,就已經有些魂不守舍了,

葉峰也目不轉睛的盯著新娘,

「及時到……」

沈飛走到新娘身邊,與新娘並肩而立,羨煞旁人,

葉峰表情木然,心中暗嘆:「難道是阿奴自願嫁給他的嗎,莫非她以為我已經死了,或者已經離開了,還是,她根本沒有想起我,

「夢蝶,我們馬上就要成為夫妻了,」沈飛低聲笑道,

夢蝶淡淡道:「你說過,只要我肯嫁給你,你便告訴我他在什麼地方,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了嗎,」

「我早就跟你說過,他被楚霖抓住關了起來,除了楚霖他們之外,就只有我救得了他,」沈飛笑道:「至於他究竟在什麼地方,我現在可不能告訴你,萬一你突然悔婚怎麼辦,一切還是等我們洞房花燭之後再說吧,」

「我沒想到你竟會如此無恥,」夢蝶冷冷道,

「無恥,」沈飛心中冷笑:「我有你無恥嗎,你不僅跟洪牧上床,還跟那小子糾纏不清,你也配說我無恥,」

他每每想到洪牧把夢蝶抓到船上,並且在船上呆了那麼長時間,他便妒火中燒,憑什麼別人可以碰你,我沈飛卻不行,越想,他的心裡越扭曲,

透過面紗,看著夢蝶那了令人迷醉的容顏,他心中就一陣火熱,用不了多久,這個女人便是我的了,

忽然,夢蝶又問:「我們會在雷火城遇到楚霖他們,也是你安排的吧,」

「嘿嘿,你說的沒錯,確實是我安排的,」沈飛笑道:「可惜楚霖當時沒能宰了那小子,」

「我本想通知夢柯姐姐去找他,可是夢柯姐姐卻不在了,也是你搞得鬼嗎,」夢蝶冷笑,

「嘿嘿,我可沒這麼大的能耐,」沈飛笑道:「姐姐是之所以會臨死返回慈航心院,是洪牧乾的,洪牧說姐姐和神魔族的人勾結,所以慈航心院才把姐姐召回去了,」

「單憑洪牧的片面之言,慈航心院又豈會相信,」夢蝶不解,

「因為我也出面,提供了不少證詞,」沈飛邪笑,

「你……你居然連自己親姐姐都陷害,」夢蝶怒道,

「反正她也不會有事,我怕什麼,」沈飛笑道,

夢蝶已經無話可說,

「夢蝶,我們是時候拜堂了,」沈飛笑道,

夢蝶的玉手緊捏著,已經快捏出血來,

葉峰並不知道沈飛和夢蝶在談些什麼,他看到沈飛和夢蝶即將拜堂,終於忍不住站了起來,

無論夢蝶因為什麼原因要嫁給沈飛,他都不能置之不理,他也絕不會任由夢蝶就這樣嫁給沈飛,

那兩個葯宗弟子看到葉峰站起來,急忙抽出寶器,低聲冷笑道:「別輕舉妄動,否則休怪我們不客氣,」

葉峰看也沒看他們一眼,一步走了出去,

「站住,」葯宗的兩個弟子低聲冷喝,擋住了葉峰的去路,

「滾,」葉峰冷喝,

「找死,」兩個葯宗弟子怒了,同時揮劍砍殺葉峰,

葉峰直接伸手抓住了兩人的劍,咔嚓一聲把兩人的寶器捏成了碎片,

那兩個葯宗的弟子傻眼了,這……小子究竟是什麼怪物,

旁邊,章邯等人也傻眼了,這還是人嗎,

就在葉峰打算衝上去把夢蝶搶走的時候,一道笑聲從葯宗外傳來:「沈老弟,成親這種大事,為何也不請我們,」

一群人飛入演武場,落在了沈飛和夢蝶不遠處的空地上,

來人居然是洪牧和楚霖等人,

看到這些人,沈飛心中一沉,當時自己答應他們,幫他們抓捕葉峰的時候,他們明明說過不再糾纏夢蝶的,可是現在他們居然出爾反爾了,

葉峰看到楚霖和洪牧來了,並沒有急於動手,而是靜觀其變,

「沈老弟,還記得你答應我的事嗎,」楚霖笑道,

「沈老弟,你也答應我,要給我一樣東西,你應該沒有忘記吧,」洪牧笑道,

(2015最後一天,求一張票)

本書首發來自17K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第一百二十四章 激戰

龍璇這一停頓並沒有花多久時間,所以轉播魔晶並沒有捕捉他的情況。

這個時候,比武場。隨着高懸在空中的巨型屏幕上面,很快出現了一個聖獸學院的隊員。

此名聖獸學院的隊員原本是身穿一件黃色衣衫,但是此刻他的衣服,卻是隨着周圍的景物而不停的變幻顏色,使得這名參賽者的身影在密林之中根本很難看得清楚。

往前掠了一陣之後,此名七級修爲的參賽者悄無聲息的停了下來。

前方的樹林之中,到處都結着一張張潔白色的大蜘蛛網。

“四級幻獸,森林狼蛛。”

正前方一張至少幾棵大樹範圍的白色巨網上,蹲着一個渾身長滿墨綠色毛,大概臉盆大小的巨蜘蛛。

一道紅光突然從這名參賽者的身上衣衫射出,前方那頭巨蛛剛想張口噴出點什麼,突然之間渾身一顫,周圍的巨網和樹枝上的白色網線,直接一卷,毫無抵抗能力般變小漸漸融入他的衣衫。

“五級變色地龍。幻獸附體。”

圍觀的觀衆頓時一片驚呼聲!

這頭森林狼蛛好歹也是四級的幻獸,從剛纔被紅色光芒所捲動的情形來看,這名聖獸學院的參賽者身上所擁有的幻獸肯定是罕見的變色地龍。

一片驚呼聲中,只見這名參賽者伸手撫摸一下身上衣衫,衣衫上光線一陣變幻,隱隱約約能看見一個巨型蜥蜴的頭顱,猩紅舌頭還在舔着嘴角,似乎剛纔那隻巨蛛味道還不錯的樣子。


看着這樣的景象,拉曼帝國的人名,眼中都是不由得出現了一絲得意的神色。

但就在此時,之間光幕一轉,另外一個密林之中突然出現了兩道色澤不同的光華。

“恩?”

黃色光幕飛快的閃過,驟然間一條青色身影一閃而過。這魔晶光幕掃過的途中,正好是還有一個人影。

“是日光和聖獸學院的參賽者。”

周圍的所有觀衆,頓時都是徹底的興奮了起來。

只見相鬥的雙方,是一名身穿紫衣,面孔有些狹長,此刻面上有些黑色鱗狀護甲,身材魁梧,一臉狠辣神色的聖獸學院隊員。

此刻只見紫衣隊員,正面無表情的御使一個燃燒着熊熊火焰的鱗狀護盾。而日光卻是御使着一道銀白色長劍,不停的朝着這名聖獸學院的弟子打去。

巨盾上火花四濺,讓觀衆一陣緊張,這名聖獸學院的弟子看上去大落下風,似乎只來得及御使巨盾,不停的上接下擋,根本沒有反擊之力的樣子。

黃色光幕傳來的景象之中,只見日光嚴重明顯也浮現出了得意的神色。

“喝。”

看他的嘴形,分明喝了一聲,同時一伸手,只見又是化出了條極其猙獰的異獸,悠然從上方朝着對手的頭頂吞噬而去。

但就在此時,變故陡生。


一道黑光突然從聖獸學院弟子下方的土地中衝了出來。日光得意的神色纔剛剛凝固在眼中,根本來不及御使防禦,便被這條突兀從腳下射來的黑盲打中。

日光從空中大喊一聲,明顯是受了不輕的傷。

敗了,敗在大意?還是對手實力很強呢?

很快的,日光被一陣白光傳送出去,還來不及想什麼,就消失在原地。

“哎呀,豬啊你,怎麼會輸呢?”日光身形閃現出現在山谷之外,正好被爆裂逮住,爆打一頓。

一個聖級被七級打敗,丟人啊。

轉播魔晶一轉,卻是朝着另外的方向轉去。

“哇,好可愛啊。”

光幕中一道亮麗的可人出現在所有人的直線之中。只見一名可愛無比的女孩正在逗弄一羣可愛的小白兔,顯然這就是米羅學院的菲菲。

“哇,菲菲小姐,好可愛哦。。”花癡又來了。好像現在不是比武大賽,而更像選美。

但是,突然只見,黃色光幕上的景物猛的一頓,一條紅色的身影顯現了出來。正是聖獸學院的弟子,樣子長得有點難看。相對於眼前的美女而言,簡直就是一坨糞。

“哎,大煞風景。”

現場所有的觀衆腦海之中突然又馬上浮現出了這樣的念頭。

因爲這名弟子的眼中馬上變了樣子,一副花癡的樣子,手中突然變出一束鮮花,但鮮花一出現,觀衆出奇的大吼一聲。

“喇叭花?”對,就是喇叭花,所有人驚疑不定,以爲是什麼強力殺招的時候,這名弟子終於有所行動。

“啊,這位美麗的小姐,請您接收我的愛意吧。”男子單膝跪地,伸出喇叭花居然求愛了。

“啪。”

“打得好”

菲菲一眼看到喇叭花,狠狠的給男子一巴掌,伴隨着衆多觀衆的歡呼聲,男子身上完全沒有防備,被菲菲扇出了聖獸園。

一見到這幅景象,山谷外的猿老都忍不住羞愧。

“轟!”


就在這時,一根雷光巨柱驟然出現在天空之中,巨大轟鳴聲遠遠傳出,隨即,這根雷光巨柱狠狠的砸出森林中的一處。

“雷系魔法。”

現場一片驚呼聲也響了起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