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對,我是被逼的!」馬江已經嚇破了膽,馬上應和道。

周陽低著頭,靜靜看著李巧芸,好一會兒,嘆了口氣,「你又何苦?」

男人已經這樣了,你一個女人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夠好的了,你又何苦繼續這樣?

看著李巧芸眼中的哀求,周陽不明白,猶豫了一會,道,

「死罪可免,活罪難逃!」

劍光劃過,馬江的右手跌落在地,滾到台階上。他手肘的傷口瞬間被冰霜凍結。

「啊!~」

許久,馬江才反應過來,痛苦哀嚎。

周陽看著李巧芸的感情進度條變成5%,心中一默。

他轉身欲走,不料此時台階上爛泥一般死去的王剛出現了變故。他身上浮起了灰黑的迷霧,迷霧裡影影重重,若隱若現,出現一幅幅幻影。

幻影漸漸穩定,一幅幅畫面出現。

最終停留在一幅畫面上。

那是一個洞窟,洞窟里堆滿了屍體,形成一座屍山。

屍山之下,血水淹沒了半山。

屍山頂部,惡魔般猙獰面容的王剛坐在山頂,手裡握著一具嬰兒的屍體,正在啖食。

突然,王剛仰起頭,猩紅的雙目透過灰黑的迷霧。

「吼!」

好似來自靈魂的怒吼!

灰霧瞬間消散,王剛軟泥一樣的屍體開始抖動,慢慢的,好似長了骨頭,重新站起來。

他的身上好似有無窮的血水流出,一點點擴散,從台階上流淌而下。

「劣,劣化!」

有人驚恐出聲。 夜幕下,空曠的場地上,陰風陣陣,陰氣森寒。

一道窈窕身影,一桿黑色大槍,與她身形完全不符。

近乎三米長的槍,高出她半個身子。

空中傳來氣爆聲,大槍震顫,蘊含的恐怖力量,震蕩虛空。

一槍砸落,地面龜裂,塵土飛揚,砂石四濺。

何凡看著那道虞夕,一紮一刺,所爆發的力量,都足以將他來個對穿。

窈窕瘦削的身軀,所展出的力量,卻是十分剛猛霸道。

虞夕動作很慢,用的修為也不高,和他一樣,三級後期。

何凡以為自己很強了,但一對比,同階的情況下,自己在虞夕手裡,估計走不了一招。

槍出如龍,空氣炸響。

陰森鬼氣,配合黑色大槍,在她手中,猶如那槍身上的黑龍一樣。

飛沙走石,地面開裂,陰風相隨。

何凡完全沉浸在其中,記住虞夕每一個動作。

虞夕也故意放慢了動作,怕他記不住。

一直演練了一個小時,虞夕手槍而立,周圍陰風散去,鬼氣消弭。

「全記下了?」虞夕冷聲問道。

何凡點頭道:「記住了。」

不過,這大槍,和你這小身板,看起來很不配啊。

「記住了,那就教你撼龍槍。」虞夕緩緩道。

何凡面露期待,這撼龍槍,應該是大招了吧?

「看好了,撼龍槍,等你修鍊有成之後,可撼真龍!」

虞夕右腳輕點槍身,長槍劃過虛空,整個人縱身一躍,衝天而起。

虛空之中,隱隱有龍吟之聲傳出,長槍如龍,由上而下,力扎而下。

卻見,槍頭處,萬千鬼氣迸射而出,分裂開來,宛如無數絲線,纏繞向前方。

無數鬼氣絲線,每一根細如牛毛,卻是堅硬如鋼針,泛著陰冷寒光。

下一刻,萬千絲線收縮,交織在一起,匯聚一處。

撼龍槍,也到此結束。

這裡沒有目標,虞夕只能對著虛空演練,具體威力,何凡卻是看不出。

但他能感覺出來,剛才那無數絲線,每一根絲線都能弄死他。

也就是說,剛才那一招,能殺他無數次!

「撼龍槍,以鬼氣撼龍,萬千鬼氣之槍,亦可群殺。」

虞夕飄落而下,一指點在何凡眉心,長槍已經收回體內:「你回去之後,多加練習,我敢保證,你只需要掌握,在江城所有班級內,同級無人是你對手。」

何凡腦海中,多了一段槍法運轉路線,清醒過來,連忙道:「老師所傳,肯定是頂尖絕學。只是,就這一招,是不是少了點?」

虞夕瞥了他一眼,清冷地道:「這一招,是我承認,你是我的學生,才教你的。」

「呃?」何凡有些懵:「我一直都是老師的學生啊。」

「只是授課,不算我的學生,你以後立功,會有陰界使者給你賞賜。」

虞夕淡淡道:「至於我的槍法,不會輕易教授。」

「老師,這是你家傳獨門槍法不成?」何凡猜測道。

「好了,你帶上西西,去凡間吧。」虞夕淡淡道:「你和西西都有問題,互相彌補,才能在陰界走的更遠。」

「多謝老師。」

何凡道謝一聲,轉身離開。

既然是獨門槍法,他便沒有太多想法了。

能學一招,已經不錯了。

「在陽間小心些,死了別說跟我學過槍。」

虞夕冰冷的身影,從後面傳來。

何凡撇了撇嘴,我可不會死,就算是死了,還是會下來!

老子,活人,任性!

陰氣灌注,何凡手中的黑色長槍,化作一道鬼氣,沒入體內。

還好,這長槍入體,沒有重量,否則,他會飄不動的。

來到學堂,叫上西西,前往三緣古裝店。

來到古裝店,葉紅正在喝茶。

「你倒是挺悠閑。」何凡帶著西西走了進去。

「喝杯茶也算悠閑?」

葉紅給他也倒了一杯,道:「今天我賣出去一些古裝,你放心,都是正常的,沒有問題。」

「嗯,今天的目標有了嗎?」何凡問道。

「有了,附近一個小區,等待五點鐘。」葉紅道。

何凡點了點頭:「這次記得給我開門。」

葉紅怪異地看著他:「你一個三級鬼,怎麼就不能穿門?」

「這不是你該問的。」何凡冷淡地道。

葉紅站起身來,來到何凡身邊,幾乎貼在他身上,用酥軟的聲音道:「長夜漫漫,與其枯坐等待,大人何不做點開心的事情?」

「開心的事情?」何凡沉吟。

「是啊,開心的事情。」葉紅目光迷離,手摸著何凡肩膀:「大人肯定會喜歡。」

西西一臉茫然地看著他們:「開心的事情?是一起喝可樂嗎?」

「小丫頭,你回房自己喝去。」葉紅瞪了她一眼。

「你說的有道理。」

何凡認真地點了點頭,然後,抬掌,一巴掌抽在葉紅身上。

紅衣女鬼旋轉著飛了出去。

「最開心的事情,莫過於揍鬼。」何凡面無表情地道。

「你……」

葉紅穩住身子,恨恨地瞪著他:「你還是不是男人?」

「我可是見過你那血淋淋的尊容,沒興趣。」何凡淡淡道。

葉紅冷哼一聲,走到原位,狠狠地灌了口茶。

這個何凡,真不是東西!

何凡懶得搭理他,在店內找了一根木棍,走出古裝店。

「你幹什麼去?」葉紅問道。

「練功,我在網上學了一門棍法。」何凡頭也不回地道。

「凡間的棍法?」葉紅冷嗤一聲,沒當回事。

凡間有上好的武學,但絕對不可能在網上隨便搜到。

何凡走出古裝店,這外面還算寬敞,自己也只是練習基礎槍法,夠用了。

腦海中回憶著虞夕的教學,何凡以棍為槍,演練起來。

一紮一刺,有板有眼,遠比不上虞夕,但也還算看得過去。

西西在古裝店喝可樂,葉紅喝了幾杯茶,忍不住去出去看了眼。

雖然不相信何凡在凡間找到了真正武學,但萬一,是在別處學的呢?

可看了一眼,便發現就是些基礎招式,而且,和她在網上了解的棍法也有些不同。

但不管有沒有不同,都沒什麼威力,學了也沒什麼用,純粹是浪費時間。

所以,她只是看了一眼,便沒有再關注。

何凡一遍遍練習,只是動用了些許鬼氣。

撼龍槍他不會在葉紅眼前練習,先不說她能不能學會,這可是虞夕給他的絕學,當做壓箱底用的,不能輕易示人。

一直練習到凌晨四點五十,何凡才停止下來,將棍子放回,與她前去抓鬼。

。 面對周燎的質問,白少塵自然不能實話實說了,他眉頭微微一皺,道:「我已經給嫂嫂服下解藥了,但還的需要其他的藥劑輔助,才能徹底康復!

不過你放心,不出十日,嫂嫂定然痊癒!」

周燎看著白少塵,急忙道:「是什麼藥劑,你說出來,我現在就派人去采!」

白少塵看著周燎淡淡一笑,如果他全部把實底說出來,拿自己還能活下去嗎。但是事已至此白少塵又不得不說,於是繼續開口道:「這樣也好,你只需要派人去採摘三株甄葉蓮,和兩片珍蒼葉,只要有這兩位草藥,在經過我精心的調製,嫂嫂體內的毒立刻就會藥到病除!」

其實這兩種草藥都是白少塵瞎編出來的而已,他們就算找一輩子也找不到。

「好!」肖雄一聽,心中一陣激動。立刻對身邊的人吩咐了下去,就算把整座山林翻個底朝天,也要找出這兩味草藥。

等到採藥的人走後,周燎看著白少塵,冷冷一笑,然後對身邊的人吩咐道:「來人,白兄弟,一路辛苦,帶他下去休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