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類

「小夥子不錯!不過恕我老元眼拙,不知小兄弟修鍊的是哪門拳法?」元葯試探的詢問道。

「呵呵,元前輩過獎了,我修鍊的不過是一些三流拳法不值得一提!」林洛笑呵呵的回答道。

這下元葯相信自己是看錯了,因為練武的氣血強大,都有一股爭強好勝之心,怎麼會故意貶低自己呢?但是他不知道,林洛剛剛練武不久,還沒有將自己完全當成武者的覺悟。

劉振見林洛故意收斂修為就覺得奇怪,現在見到他保持低調心中暗道「此子真是好心境!」

元成家淡淡的掃了林洛一眼,就不再理會,熟絡的走到了劉揚身邊討好的說道「阿揚,我們有幾年沒有見了吧,真是越長越漂亮了!」

「謝謝,不過我可承受不了你的誇獎!」劉揚淡淡應了一句,眼中閃過一絲厭惡之色。

「呵呵,阿揚你還是這麼有個性啊!」元成家一點也不介意,反而繼續厚著臉皮討好劉揚。

「是啊,你還這麼臉皮厚!」劉揚懶得理會元成家,扭頭就走,走到了林洛的身邊拉了拉他的衣袖「林洛,走,我們去轉轉,待著一個地方挺悶的!」

「好啊!」

看著劉揚一起離去的林洛,元成家眼中閃過一絲陰霾之色。

「學姐,我看你是不是有點討厭那個元成家啊?」走出幾步后,林洛就悄聲問道。

劉揚不滿的冷哼道「哼,這個傢伙就是一個色狼,幾年前我還在上高中,這個傢伙跟他老子一起來到我們家,居然偷看我洗澡!」

「啊,真有個性!居然敢偷看學姐洗澡,沒有被打成豬頭嗎?」林洛打趣道。

「這個小子練的猴拳,比猴子都跑的快,我追不上!」劉揚恨恨的說道。

林洛一聽不由笑了,招來了劉揚的一陣白眼。

「對了,林洛你這次來也是為了買聚元丹嗎?」劉揚忽然問道.。

「不是,我只是來見識見識的!」被這些武者看成重寶的聚元丹他可不當一回事,因為他自己都可以煉製。

「林洛,一來到這裡就把我扔下跑了,現在我終於明白了為什麼了,這位小姐可是長的太好看了!」一道聲音從聲音傳來,卻是歐陽玉嫣。

林洛和劉揚一起轉身「歐陽小姐你又開玩笑了,我給你們介紹下,這是劉揚,我的學姐,學姐,這位是歐陽小姐,勝天國際的總經理!」

「你好劉小姐!」

「你好歐陽小姐久仰大名!」

兩名美女相互矜持的打了一個招呼,並沒有想象中的閑聊起來,看來美女之間都是有一定的敵意的。

「阿揚,我們到那邊去吧!」又是一道聲音傳來,卻是元成家追了上來。

「不去!」劉揚沒好氣的回答道。

「阿揚,你知道誰在那邊嗎?」元成家故作神秘的說道。

「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

「阿揚,那可是王傲啊,練武天才啊,才二十三歲,就已經是暗勁中期的高手了!我和他是朋友,可以介紹你們認識!」

「暗勁中期有什麼了不起,不去!」劉揚毫不留情的拒絕,這下子終於讓元成家的臉有點掛不住了。

「成家!」

一道渾厚的聲音響起。

「你好王兄,我剛說過來拜見你的,沒有想到你卻先過來了!」元成家臉上露出一絲恭敬的神色。

「客氣了!對了,這兩位美女是?」所謂的王傲身形高大,長相也頗為英俊,因為練武的原因,身上散發出一股英氣,這種英氣對女孩子有著致命吸引,不過劉揚與歐陽玉嫣都不平常的女孩,會不會被吸引就不知道了。

元成家笑道「呵呵,王兄我給你介紹下,這位是阿揚,我青梅竹馬的好朋友!阿揚這就是我給你說的王兄,練武天才啊!至於這位美女我倒是不認識。」

劉揚俏目一瞪「元成家我警告你,如果你再亂說我就割了你的舌頭!」

「呵呵,成家你的朋友真是真性情啊!」

「是啊,是啊,阿揚就是這樣的!」元成家臉上的尷尬一閃而過。

「哼,林洛,歐陽小姐我們走!」劉揚對元成家是越來越不滿,轉身就走。

「好!」林洛點點頭,跟著劉揚向前而去。

「等等,這位兄弟怎麼稱呼!」王傲喊住了林洛。

「林洛!」

「原來是林兄弟,在下王傲,不知林兄弟修鍊的是哪門拳法?」王傲微笑著,等待林洛的回答,他王傲在蓉城武林中名聲很響,一般人聽到他的名字都會露出崇拜或者嫉妒的眼神,但是這個林洛聽到他的名字后,居然沒有一點反應,這讓他心中有點不爽,而且林洛在他眼中就是一個明勁期的武者,更是不值得一提。

「三流拳法,不值得一提!先告辭了!」林洛淡淡一笑說道。

「林兄弟謙虛了,說來聽聽,或者我還可以指點你一二!」林洛表現得越是淡定就越讓王傲心裡不舒服。

「王兄好意我心領了!不過我看不需要!」

王傲臉色一變,多少人求著他指點,他還不願意,這個林洛也真不知好歹,要不是為了……

「嗯,林洛你未免太狂妄了!有多少人搶著讓王兄指點,都輪不上,現在王兄能夠指點你,那是你的福份,你居然拒絕!」元成家不由冷聲說道。

「原來這樣,要不我把這個機會讓給你好了!」林洛眼中閃過一絲不屑的光芒,王傲的用意他怎麼不明白,他來到這裡,一雙目光就在劉揚和歐陽玉嫣的身上掃來掃去,他這樣做,無非就是想要抬高自己的身份,對於這樣的人他最是討厭。

「你,你簡直就是不知好歹!」元成家臉色微微一變呵斥道。

劉揚忽然倒轉而回,先是指著元成家罵道「夠了,元成家你是一個什麼東西!趨炎附勢的小人!」

隨後又用手指指著王傲說道「還有你,別以為自己是暗勁中期就了不起,有本事就來和林洛比比,看看誰厲害!」

元成家和王傲俱是臉色一變。

「阿揚,你這是什麼意思?」

「什麼意思?就是看你不爽,怎麼不服氣想要打架啊!」劉揚可不是省油的燈,其性格簡直比男孩還要彪悍,發起彪來一張小口可是得理不饒人。

元成家一時氣的渾身發抖「阿揚,你太過份了!」

王傲的眼神中閃過一絲陰翳的眼神,一步踏出就來到了林洛的正面,不屑的笑道「原來林兄弟還是一個高手,不如我們來搭搭手如何?」

在他看來,一招就足以解決林洛。

「我看沒有這個必要!」林洛面色也冷了下來,既然已經撕破了臉,他也懶得裝笑臉了。

「你是看不起我?還是不敢!」王傲又是一步踏前,體內氣血翻滾,強大的氣息撲面而來,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不屑與嘲諷。

林洛臉色微微一變,隨即一雙眸子就是一寒「不錯,就是看不起你這樣的人!自以為是,真以為自己是天下第一!」

「是不是試試就知道了!」王傲又是一步落下。

「試試就試試!」

林洛心中一動,不再壓抑體內的氣血,暗勁後期的氣血忽然綻放開來,猶如那奔騰的巨浪,瞬間就狠狠的撞向王傲。

「暗勁後期!」

猝不及防之下,王傲的氣勢瞬間被林洛壓倒,他更是忍不住蹬蹬蹬的退後了兩步才站穩了身子。

看到王傲居然無法承受林洛的氣勢而後退,元成家臉上也出現了一絲驚駭之色。

「請討教!」

王傲心思急轉,現在的他已經是騎虎難下,唯一的辦法就是打倒林洛。

「嗖!」

王傲的身體驟然急射而出,他的雙手在空中連連打出數招,一時,有一種讓人眼花繚亂的感覺,不知道對方的真正攻擊到底是哪裡?

林洛眼睛微微一眯,冷笑一聲,直到對方快要接近他,他的右手驟然出擊。

「砰!」

他的右手輕鬆的穿過幻影撞擊在了對方的胸口。

幻影消失,一聲悶哼傳來,然後王傲的身軀就飛了出去,然後跌落在地。

「哇!」

一口鮮血吐出,神色一下子就委頓了下來。

「記住,下次莫要裝逼,否則要被雷劈的!」林洛冷冷的說道。

「小子!居然出手如此之重!還歹毒的心腸。」一道人影從遠處激射而出,將王傲從地上扶起,不由怒視著林洛。

「這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別人!」林洛看出此人居然是一個暗勁巔峰的高手,但是臉上卻未有一點害怕的神色。

「哼,敢傷我王家的人,我就卸你一條胳膊作為懲罰!」中年人面色一狠,目光中殺機閃爍。

「誰敢卸我徒弟的胳膊,有本事你就動他試試!」一道猶如炸雷的聲音忽然在四區響起,然後就見到一名穿著唐裝的老者在一名白衣少女的陪同下緩緩走來。

「師父!」林洛一見,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

「是黑市的主人!」

眾人一見,頓時,臉色一變,至於那名中年卻是臉色劇變,身軀更是隱隱發抖起來。 黑市,在整個華夏大地可謂大名鼎鼎,曾經有多少人覬覦他們的巨大財力,想要動歪心思,但是最後都死的很慘。

至於黑市主人上官無畏更是在二十年前就踏入了化勁的大高手,如今二十年過去了,誰也不知道他達到了什麼樣的境界?

而且據說黑市主人最厲害的不是武功,而是他那神鬼莫測的奇門遁甲之術,據說當年他遭受數名化勁高手的圍攻,卻憑藉奇門遁甲的奇妙,生生將數人給斬殺,一時,震驚整個華夏武林。

「王沖,三江拳王王霸的二兒子!很好,你不是要卸我徒弟的胳膊,現在你就動手試試?」上官無畏緩步而行,一張臉頗為陰沉,他的聲音很是平淡,但是周圍的人一個個都很是緊張,連大氣都不敢出一下。

當然,其中認識林洛的人都很是驚訝,沒有想到林洛居然是黑市主人的徒弟,元成家更是暗自叫苦,如果林洛早點告訴他,他是黑市主人的徒弟,他巴結都來不及,怎麼會去招惹呢?

至於被林洛打飛的王傲心中卻是五味雜陳,他在蓉城武林年輕一代之中,乃是當之無愧的第一高手,但是今天卻是一招敗北,將臉丟到了姥姥家了,先前他還有報仇的心思,在知道了林洛的身份后,除了畏懼還是畏懼,報仇之心早就拋到了九霄雲外。

王沖先前還如一頭下山的猛虎,但是此刻卻化作了一隻病貓,站在那裡臉色一陣青一陣紫,最後他狠狠一咬牙,朝著上官無畏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了一個頭「上官前輩,這次是晚輩做的不對,還請原諒!」

上官無畏站定了身子,淡淡的看了一眼王沖,嘴角漸漸浮現出一絲冷笑「卸一隻胳膊,此事就算了結!」

「啊!」

王沖一聽頓時臉色一白,不過隨即心中卻是鬆了一口氣,一條胳膊能夠化解與黑市主人的恩怨也算值了,如果讓黑市主人記恨於他們王家,恐怕整個王家都會遭受滅頂之災。

「多謝上官前輩!」

再次磕頭后,王沖猛的站起,臉上露出了決然之色,然後猛的抬起了右掌,做刀狀砍向左臂。

「慢!」

一道聲音響起,王沖的手掌停滯在半空之中,用充滿期望的神色望著林洛,因為喊慢的人是林洛。

「徒兒參見師父,師父徒兒想求你一件事?」林洛幾步上前,彎身對著上官無畏就是一拜。

「說吧!」上官無畏臉上露出了微笑,對於才收下幾天的小徒弟他可是喜歡得緊啊。

「師父,徒兒想請您饒了他,誰能無過,只要他能改就行了!」林洛沉聲說道,練武之人本來就稀少,修鍊到暗勁巔峰更是鳳毛麟角,如果斷他一條手臂,他的實力勢必會大大的下降,恐怕這一生都無法向更高的境界進軍,所以林洛卻是動了惻隱之心。

王沖聽到林洛為他求情,心中卻生出一股愧疚之感。

上官無畏笑容不改「徒兒,你說饒了他就饒了吧!」

「啊!」

突來的驚喜讓王沖有點無法承受,沒有想到上官無畏這麼容易就答應了,眾所周知,黑市主人心狠手辣,凡是得罪他的人沒有一個好下場!

但是現在發生了這樣的事,那麼就只有一個原因,林洛很得黑市主人的看重。

王沖朝著林洛一拜「謝謝林公子,王某在此發誓,從此以後凡是林公子有用到我王沖的,我王沖絕對不會含糊!」

林洛本來心中還有一點猶豫,此時見到王沖真摯的表情,知道自己做對了「王前輩請起,此事不過都是一些誤會罷了,這樣,我先為王傲兄治療下吧!」

林洛扶起了王沖,然後信步向王傲走去,見林洛走來,王傲眼中閃過一絲複雜的表情。

「林公子,先前我……!」

林洛伸手阻止了對方繼續說下去「過去的就讓他過去吧,現在我為你治傷!」

先前王傲得罪了林洛,所以他的一拳卻是暗藏殺機,一拳打中對方,卻是讓真氣進入了對方體內幾個神秘的穴位。

他從身上掏出了銀針,真氣消毒之後,一針就扎在了王傲的肩頭,隨後,林洛雙手如閃電般的掃過王傲的胸口,小腹等位置。

一個閃身,他就出現在了王傲的身後,然後一掌拍下。

「哇!」

王傲一張口,就有一團淤血飛了出來,淤血飛出之後,他的氣色也隨之好了起來,林洛快速拔回了銀針說道「你的傷勢已經好了!」

「多謝林公子!」王傲運轉了一下真氣,發現在體內毫無阻礙,卻是完全恢復了,一時,對林洛那神奇的醫術讚歎得不得了。

「不必客氣!」

林洛微微一笑,然後就信步朝上官無畏走去「師父,小師姐。」

陪同在上官無畏身邊的正是他的女兒上官玉兒。

「林洛,你真是越來越厲害了!」上官玉兒一雙俏目不停的打量著林洛,並且還圍繞著他的身子走動起來。

「玉兒,不要胡鬧!」

「知道了!」上官玉兒不滿翹了翹小嘴。

「林洛,你這次做的不錯!」上官無畏誇獎道,他上官無畏縱橫一生,正如他的名字一般無所畏懼,不過隨著年齡的增長,他也明白了一些道理,林洛今天的做法就恨得他的喜歡,他卸掉王沖的胳膊卻是多了一個敵人,但是林洛救了他,卻是多了一個對他感恩的人,這其中的好壞自然是一看便知。

「見過上官前輩!」歐陽玉嫣來到了這邊,向上官無畏行禮道。

「歐陽小姐不必多禮,以前我的徒兒得到了你的不少照顧,今天你也是為聚元丹而來吧,如今我就給你十顆的量,能吃的下嗎?」

歐陽玉嫣眼中閃過一絲喜意,他歐陽家在世俗中實力很強,但是在這些武林中,地位只是一般,甚至連王家都稍稍有些不如,所以,這次她來到這裡,並沒有把握能夠買下聚元丹,現在突然得到了十顆的量,她當然不會拒絕「多謝上官前輩,晚輩感激不盡!」

「嗯!」上官無畏點點頭。

「見過上官前輩!」

「拜見上官前輩!」

卻是劉振領著女兒劉揚,元葯領著兒子元成家走了過來,他們臉上儘是敬仰與崇拜之色。

「原來是劉師傅,元師傅,幸會,幸會!」上官無畏平靜的回應道,暗勁後期的武者他還沒有怎麼放在眼裡,當然,像林洛這樣年輕的暗勁後期又另當別論了。

隨後,就有無數的武林人士來和上官無畏打招呼,林洛則與幾個年輕人走到了一邊。

一離開,劉揚就狠狠的瞪著林洛「林洛你這個傢伙隱藏得夠深啊,怎麼不告訴我,你是黑市主人的徒弟,哼,還騙我沒有師父!」

林洛不由苦笑「學姐,可不是我騙你啊!而是我也是才拜師不久,那時你問我的時候,我還真的沒有師父!對了,我給你們介紹下,這是我的小師姐上官玉兒,這是歐陽小姐,這是我的學姐劉揚!」

當林洛的目光落在元成家的身上時,對方不由緊張起來,不過林洛卻是微微一笑「這是元成家元兄!」

這讓元成家十分的激動。

幾人互相行禮后,也算是認識了。

「對了林洛,既然你是黑市的人,那你能不能便宜賣幾顆聚元丹給我啊!」劉揚有點忐忑的說道,她性格率真,不喜歡拐彎抹角。

「當然可以!」林洛輕鬆的答應了下來。

歐陽玉嫣目光中閃過一絲奇異的光輝,不過很快就消失不見。

劉揚沒有想到林洛答應的這麼爽快,不由高興的說道「啊,林洛你真是太好了!我給你說,你可不能賣的太貴哦,我們可沒有多少錢的!」

「那你打算給多少錢一顆呢?」

「一千二百萬一顆,我要三顆行不行?」

「不行!」林洛搖搖頭。

「那兩顆?」劉揚一聽有些著急。

「還是不行!」林洛再次搖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